佛陀教言

buddha

首页 / 佛陀教言/以人傳字,不以字傳人
以人傳字,不以字傳人

潛居弘一大師,俗名李叔同(1880—1942),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師,大師為振興律宗,不畏艱苦,深入研修,嚴持戒律,著書說法,實踐躬行。他是近代佛教界倍受尊敬的大師,也是享譽海內外僧俗兩界著名的高僧,...

2015.09.24

潛居

弘一大師,俗名李叔同(18801942),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師,大師為振興律宗,不畏艱苦,深入研修,嚴持戒律,著書說法,實踐躬行。他是近代佛教界倍受尊敬的大師,也是享譽海內外僧俗兩界著名的高僧,被譽為「人天師範」。

大師一生多才多藝,詩文、詞曲、話劇、繪畫、書法、篆刻無所不能,是著名的音樂家、美術教育家、書法家、戲劇活動家。他是中國話劇的開拓者之一,出家前創立了中國最早的話劇團體「春柳社」;他撰寫了中國第一部歐洲文學史,主編了中國第一本音樂期刊;他也是最早在中國介紹西洋畫知識的人,是中國油畫之鼻祖;同時他又是中國現代版畫藝術的最早創作者和倡導者。

大師中年放棄諸藝與身外之物毅然出家。出家後,惟書法不輟,書寫佛語,廣結善緣,以度眾生。據《印光法師永懷錄》記載,弘一大師是位非常嚴謹的人,眼光很高,不會輕易地去佩服一個人,然而他對印光大師卻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印光大師為人嚴厲高潔,發願一生不當住持,不收出家徒弟,卻唯獨接受弘一大師為弟子,這絕非偶然。弘一大師多次向印祖寫信請教,印祖都給予悉心指導,並指出:「古往今來,不少人用行書草體寫經,我對此絕不贊成。想要斷煩惑、了生死、度眾生、成佛道,豈可將抄經視為兒戲,由著性子寫得游龍舞鳳的?」這段話對弘一大師觸動極大,他按照印祖的要求調整了字體,並寄給印祖鑒定,印祖回信對弘一法師的新字體表示肯定:「抄寫經文是將凡夫心識轉為如來智慧的行為,比古代進士上金殿考狀元還要嚴格恭敬,來不得半點怠慢疏忽。能這樣做的人,必定在選佛場中,得中狀元。」印祖的點撥,使弘一大師日後的書寫更加一絲不苟,他的書法被人譽為「佛書」。

弘一大師早期的書法脫胎魏碑,筆勢開張,逸宕靈動。後期則自成一體,沖淡樸野,溫婉清拔。特別是出家後的作品,更充滿了超凡的寧靜和雲鶴般的淡遠。這便是絢爛至極的平淡、雄健過後的文靜、老成之後的稚朴,恰如他自我表白的那樣:「朽人之字所示者,平淡、恬靜、沖逸之致也。」大師於1937328日在廈門南普陀佛教養正院所做演講《弘一大師最後一言——談寫字的方法》(所謂「最後一言」,系指弘一大師在廈門南普陀佛教養正院所做的最後一次講演)當中提到:「我覺得:出家人字雖然寫得不好,若是很有道德,那麼他的字是很珍貴的,結果是能夠『字以人傳』;如果對於佛法沒有研究,而是沒有道德,縱能寫得很好的字,這種人在佛教中是無足輕重的了,他的人本來是不足傳的。即能『人以字傳』——這是一樁可恥的事,就是在家人也是很可恥的。」

大師的書法樸拙圓滿、渾若天成,將中國的書道推向了極至。魯迅、郭沫若等現代文化名人都以得到大師一幅字為無上榮耀。

現網站提供大師生前手書《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下載,以饗讀者。

另附師公慧梅老和尚(本中心指導上師智廣阿闍梨為其衣缽弟子)感應事迹一則,茲令讀者了知弘一大師確為已成就之高僧。

民國三十六年,范梅僧先生(慧梅老和尚出家前俗名)對弘一法師起大信心,夢中感得弘一法師現身,賜法號律一,並言:「我有一物相贈,待明年正月初五日可於佛堂中尋之。」次年正月初五,師公於佛堂懸膽瓶中發現一串水晶手珠,佛頭中有弘一法師肖像。該感應事迹被杭州修化法師於1947年間在上海《弘化月刊》第96期撰文《夢見弘公示念珠》刊載(文章請見後附錄),1990年又有上海市佛協常務理事兼佛教居士林副林長鄭頌英老居士撰寫《摩尼一串銘師恩》一文。1950年文革來前,該念珠又憑空消失了,無所從來,亦無所去。

由此可見,慧梅法師對先賢有大信心,故得此大感應。而弘一法師也確為已經成就解脫的高僧,雖凈穢兩隔,依然能夠洞察眾生的內心,並隨緣給予加持。足見佛法之道,真實不虛。

註:慧梅法師,俗名范梅僧,字明堯,法名律一。誕生於1904117日,祖籍湖北,常居上海。出家前曾任五所學校校長,是中國第一所佛教學校興慈中學的第一任校長、上海文史館特級文史員,曾任國民黨武漢政府黨部部長。199490歲時於上海寶山凈寺剃度出家,200139日(農曆二月十五釋迦摩尼佛涅槃之日)未時示寂,享年97歲。身後五彩舍利分別供養在上海靈岩山寺、法藏講寺。

附錄:

夢見弘公示念珠

修侖著

范君梅僧,楚人也,皈依興慈老法師,現為興慈中學校長,成績卓著。民卅六年,參觀玉佛寺弘一大師紀念法會,讀大師永懷錄,深為感動!每開卷,則泫然淚下。於十二月二十八日夜,夢見大師告之曰:「我有一物相贈,待明年正月初五日可於佛堂中尋之。」言畢遂醒,知是夢也。越明年,屆期尋之不得,因思某與師,素昧平生,今忽夢之,非日有所思而夜有所感歟,且夢多幻境,依幻證實,非信之入迷者耶!意念正徘徊間,見佛堂中有一懸膽瓶,插梅花數莖已萎,欲棄除之,及出瓶時,忽發現水晶念珠一串,大如黃豆,計卅二粒,佛頭中並有弘公肖像一幀,由所嵌如芝麻大之放大鏡入,甚清晰。范君喜甚,不敢使用,恐招褻瀆,遂供佛前焉。

余於客歲九月二十五日因約赴申,是夜八旬鍾許,偕南市接引寺悟明、依寶二師,往浙江北路六十一號審美女子中學內雲社票房,謁徐朗西老居士。時范君亦在座,經介紹後,知其寓在焉,比蒙贈興慈中學第一屆畢業紀念刊各一冊。飯後四人登樓,參觀佛堂,禮佛畢,見佛前懸供水晶念珠一串,余問:「如此佳珠,何故供而不用?」范君答曰:「其中有大因緣。」問之根,究其由,范君乃如上述。余曰:「感應如此,可謂至奇!何不為文披露,以彰師德?」范君曰:「誠如所言,但恐人微德薄,自我宣傳,易啟疑謗。」余聞其言,益欽佩不已,爰此筆記之,以彰感應之道非夢幻也。范君乃篤實君子,佛教信徒,絕無妄語,如或不信,路近者,不妨親往一睹,當真所記確鑿也。

 

以人傳字,不以字傳人

以人傳字,不以字傳人

admin

2015-09-23

潛居

弘一大師,俗名李叔同(18801942),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師,大師為振興律宗,不畏艱苦,深入研修,嚴持戒律,著書說法,實踐躬行。他是近代佛教界倍受尊敬的大師,也是享譽海內外僧俗兩界著名的高僧,被譽為「人天師範」。

大師一生多才多藝,詩文、詞曲、話劇、繪畫、書法、篆刻無所不能,是著名的音樂家、美術教育家、書法家、戲劇活動家。他是中國話劇的開拓者之一,出家前創立了中國最早的話劇團體「春柳社」;他撰寫了中國第一部歐洲文學史,主編了中國第一本音樂期刊;他也是最早在中國介紹西洋畫知識的人,是中國油畫之鼻祖;同時他又是中國現代版畫藝術的最早創作者和倡導者。

大師中年放棄諸藝與身外之物毅然出家。出家後,惟書法不輟,書寫佛語,廣結善緣,以度眾生。據《印光法師永懷錄》記載,弘一大師是位非常嚴謹的人,眼光很高,不會輕易地去佩服一個人,然而他對印光大師卻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印光大師為人嚴厲高潔,發願一生不當住持,不收出家徒弟,卻唯獨接受弘一大師為弟子,這絕非偶然。弘一大師多次向印祖寫信請教,印祖都給予悉心指導,並指出:「古往今來,不少人用行書草體寫經,我對此絕不贊成。想要斷煩惑、了生死、度眾生、成佛道,豈可將抄經視為兒戲,由著性子寫得游龍舞鳳的?」這段話對弘一大師觸動極大,他按照印祖的要求調整了字體,並寄給印祖鑒定,印祖回信對弘一法師的新字體表示肯定:「抄寫經文是將凡夫心識轉為如來智慧的行為,比古代進士上金殿考狀元還要嚴格恭敬,來不得半點怠慢疏忽。能這樣做的人,必定在選佛場中,得中狀元。」印祖的點撥,使弘一大師日後的書寫更加一絲不苟,他的書法被人譽為「佛書」。

弘一大師早期的書法脫胎魏碑,筆勢開張,逸宕靈動。後期則自成一體,沖淡樸野,溫婉清拔。特別是出家後的作品,更充滿了超凡的寧靜和雲鶴般的淡遠。這便是絢爛至極的平淡、雄健過後的文靜、老成之後的稚朴,恰如他自我表白的那樣:「朽人之字所示者,平淡、恬靜、沖逸之致也。」大師於1937328日在廈門南普陀佛教養正院所做演講《弘一大師最後一言——談寫字的方法》(所謂「最後一言」,系指弘一大師在廈門南普陀佛教養正院所做的最後一次講演)當中提到:「我覺得:出家人字雖然寫得不好,若是很有道德,那麼他的字是很珍貴的,結果是能夠『字以人傳』;如果對於佛法沒有研究,而是沒有道德,縱能寫得很好的字,這種人在佛教中是無足輕重的了,他的人本來是不足傳的。即能『人以字傳』——這是一樁可恥的事,就是在家人也是很可恥的。」

大師的書法樸拙圓滿、渾若天成,將中國的書道推向了極至。魯迅、郭沫若等現代文化名人都以得到大師一幅字為無上榮耀。

現網站提供大師生前手書《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下載,以饗讀者。

另附師公慧梅老和尚(本中心指導上師智廣阿闍梨為其衣缽弟子)感應事迹一則,茲令讀者了知弘一大師確為已成就之高僧。

民國三十六年,范梅僧先生(慧梅老和尚出家前俗名)對弘一法師起大信心,夢中感得弘一法師現身,賜法號律一,並言:「我有一物相贈,待明年正月初五日可於佛堂中尋之。」次年正月初五,師公於佛堂懸膽瓶中發現一串水晶手珠,佛頭中有弘一法師肖像。該感應事迹被杭州修化法師於1947年間在上海《弘化月刊》第96期撰文《夢見弘公示念珠》刊載(文章請見後附錄),1990年又有上海市佛協常務理事兼佛教居士林副林長鄭頌英老居士撰寫《摩尼一串銘師恩》一文。1950年文革來前,該念珠又憑空消失了,無所從來,亦無所去。

由此可見,慧梅法師對先賢有大信心,故得此大感應。而弘一法師也確為已經成就解脫的高僧,雖凈穢兩隔,依然能夠洞察眾生的內心,並隨緣給予加持。足見佛法之道,真實不虛。

註:慧梅法師,俗名范梅僧,字明堯,法名律一。誕生於1904117日,祖籍湖北,常居上海。出家前曾任五所學校校長,是中國第一所佛教學校興慈中學的第一任校長、上海文史館特級文史員,曾任國民黨武漢政府黨部部長。199490歲時於上海寶山凈寺剃度出家,200139日(農曆二月十五釋迦摩尼佛涅槃之日)未時示寂,享年97歲。身後五彩舍利分別供養在上海靈岩山寺、法藏講寺。

附錄:

夢見弘公示念珠

修侖著

范君梅僧,楚人也,皈依興慈老法師,現為興慈中學校長,成績卓著。民卅六年,參觀玉佛寺弘一大師紀念法會,讀大師永懷錄,深為感動!每開卷,則泫然淚下。於十二月二十八日夜,夢見大師告之曰:「我有一物相贈,待明年正月初五日可於佛堂中尋之。」言畢遂醒,知是夢也。越明年,屆期尋之不得,因思某與師,素昧平生,今忽夢之,非日有所思而夜有所感歟,且夢多幻境,依幻證實,非信之入迷者耶!意念正徘徊間,見佛堂中有一懸膽瓶,插梅花數莖已萎,欲棄除之,及出瓶時,忽發現水晶念珠一串,大如黃豆,計卅二粒,佛頭中並有弘公肖像一幀,由所嵌如芝麻大之放大鏡入,甚清晰。范君喜甚,不敢使用,恐招褻瀆,遂供佛前焉。

余於客歲九月二十五日因約赴申,是夜八旬鍾許,偕南市接引寺悟明、依寶二師,往浙江北路六十一號審美女子中學內雲社票房,謁徐朗西老居士。時范君亦在座,經介紹後,知其寓在焉,比蒙贈興慈中學第一屆畢業紀念刊各一冊。飯後四人登樓,參觀佛堂,禮佛畢,見佛前懸供水晶念珠一串,余問:「如此佳珠,何故供而不用?」范君答曰:「其中有大因緣。」問之根,究其由,范君乃如上述。余曰:「感應如此,可謂至奇!何不為文披露,以彰師德?」范君曰:「誠如所言,但恐人微德薄,自我宣傳,易啟疑謗。」余聞其言,益欽佩不已,爰此筆記之,以彰感應之道非夢幻也。范君乃篤實君子,佛教信徒,絕無妄語,如或不信,路近者,不妨親往一睹,當真所記確鑿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