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lose
佛化生活

一乘小编

《善生经》是佛陀对善生的教诲。佛陀讲给善生的每一句话,其实,也是讲给我们每一个人听的。

正是父亲节,请收下佛爸爸的这份厚礼,虽然跨越了千年,但,这份礼物的字里行间,尽是佛爸爸深沉厚重的爱。

《善生经》

姚秦三藏法师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罗阅祇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到时着衣持钵入城乞食。时罗阅祇城内有长者子名曰善生。清旦出城诣园游观。初沐浴讫举身皆湿向诸方礼。东西南北上下诸方皆悉周遍。尔时世尊见长者子善生诣园游观。初沐浴讫举身皆湿。向诸方礼。世尊见已。即诣其所告善生言。汝以何缘清旦出城。于园林中举身皆湿。向诸方礼。尔时善生白佛言。我父临命终时。遗敕我言。汝欲礼者。当先礼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我奉承父教不敢违背。故澡浴讫先叉手东面向东方礼。南西北方上下诸方皆悉周遍。尔时世尊告善生曰。长者子有此方名耳。非为不有。然我贤圣法中。非礼此六方以为恭敬。善生白佛言。唯愿世尊。善为我说贤圣法中礼六方法。佛告长者子。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善生对曰唯然。愿乐欲闻。

佛告善生。若长者长者子知四结业。不于四处而作恶行。又复能知六损财业。是谓善生。若长者长者子离四恶行礼敬六方。今世亦善后获善报。今世根基后世根基。于现法中智者所称。获三十一果身坏命终生天善处。善生当知四结行者。一者杀生。二者盗窃。三者淫泆。四者妄语。是四结行。云何为四处。一者欲二者恚三者怖四者痴。若长者长者子于此四处而作恶者则有损耗。佛说是已复作颂曰。

欲嗔及怖痴  有此四法者

名誉日损减  如月向于晦

佛告善生。若长者长者子于此四处不为恶者则有增益。尔时世尊重作颂曰。

于欲恚怖痴  不为恶行者

名誉日增广  如月向上满

佛告善生。六损财业者。一者耽湎于酒。二者博戏。三者放荡。四者迷于妓乐。五者恶友相得。六者懈惰。是为六损财业。善生若长者长者子解知四结行。不于四处而为恶行。复知六损财业。是谓善生。于四处得离供养六方。今善后善今世根基后世根基。于现法中智者所誉。获三十一果。身坏命终生天善处。

善生当知饮酒有六失。一者失财。二者生病。三者斗诤。四者恶名流布。五者恚怒暴生。六者智慧日损。善生若彼长者长者子饮酒不已。其家产业日日损减。

善生博戏有六失。云何为六。一者财产日耗。二者虽胜生怨。三者智者所责。四者人不敬信。五者为人疏外。六者生盗窃心。善生是为博戏六失。若长者长者子博戏不已。其家产业日日损减。

放荡有六失。一者不自护身。二者不护财货。三者不护子孙。四者常自惊惧。五者诸苦恶法当自缠身。六者喜生虚妄。是为放荡六失。若长者长者子放荡不已。其家财产日日损减。

善生迷于妓乐复有六失。一者求歌。二者求舞。三者求琴瑟。四者波内卑。五者多罗槃。六者首呵那。是为妓乐六失。若长者长者子妓乐不已。其家财产日日损减。

恶友相得复有六失。一者方便生欺。二者好喜屏处。三者诱他家人。四者图谋他物。五者财利自向。六者好发他过。是为恶友六失。若长者长者子习恶友不已。其家财产日日损减。

懈惰有六失。一者富乐不肯作务。二者贫穷不肯勤修。三者寒时不肯勤修。四者热时不肯勤修。五者时早不肯勤修。六者时晚不肯勤修。是为懈惰六失。若长者长者子懈惰不已。其家财业日日损减。

佛说是已复作颂曰。

迷惑于酒者  还有酒伴党

财产正聚集  随已复散尽

饮酒无节度  常喜歌舞戏

昼则游他家  因此自陷坠

随恶友不改  诽谤出家人

邪见世所嗤  行秽人所黜

好博着外色  但论胜负事

亲恶无反复  行秽人所黜

为酒所荒迷  贫穷不自量

轻财好奢用  破家致祸患

掷博群饮酒  共伺他淫女

玩习卑鄙行  如月向于晦

行恶能受恶  与恶友同事

今世及后世  终始无所获

昼则好睡眠  夜觉多悕望

独昏无善友  不能修家务

朝夕不肯作  寒暑复懈惰

所为事不究  亦复毁成功

若不计寒暑  朝夕勤修务

事业无不成  至终无忧患

佛告善生有四怨如亲。汝当觉知。何谓为四。一者畏伏。二者美言。三者敬顺。四者恶友。佛告善生畏伏有四事。云何为四。一者先与后夺。二者与少望多。三者畏故强亲。四者为利故亲。是为畏伏四事。佛告善生。美言亲复有四事。云何为四。一者善恶斯顺。二者有难舍离。三者外有善来密遮止之。四者见有危事便排挤之。是为美言亲四事。敬顺亲复有四事。云何为四。一者先诳。二者后诳。三者现诳。四者见有小过便加杖之。是为敬顺亲四事。恶友亲复有四事。云何为四。一者饮酒时为友。二者博戏时为友。三者淫泆时为友。四者歌舞时为友。是为恶友亲四事。世尊说此已复作颂曰。

畏伏而强亲  美言亲亦尔

敬顺虚诳亲  恶友为恶亲

此亲不可恃  智者常觉知

宜速远离之  如避于险道

佛告善生有四亲可亲。多所饶益为人救护。云何为四。一者止非。二者慈愍。三者利人。四者同事。是为四亲可亲。多所饶益为人救护。当亲近之。善生止非有四事。多所饶益为人救护。云何为四。一者见人为恶则能遮止。二者示人正直。三者慈心愍念。四者示人大[1]路。是为四止非多所饶益为人救护。复次慈愍有四事。一者见利代喜。二者见恶代忧。三者称誉人德。四者见人说恶便能抑制。是为四慈愍。多所饶益为人救护。利益有四。云何为四。一者护彼不令放逸。二者护彼放逸失财。三者护彼使不恐怖。四者屏相教戒。是为四利人。多所饶益为人救护。同事有四。云何为四。一者为彼不惜身命。二者为彼不惜财宝。三者为彼济其恐怖。四者为彼屏相教戒。是为四同事多所饶益为人救护。世尊说是已复作颂曰。

制非防恶亲  慈愍存他亲

利人益彼亲  同事齐己亲

此亲乃可亲  智者所附近

亲中无等亲  如慈母亲子

若欲亲可亲  当亲坚固亲

亲者戒具足  如火光照人

佛告善生当知六方。云何为六。父母为东方。师长为南方。妻妇为西方。亲党为北方。僮仆为下方。沙门婆罗门诸高行者为上方。

善生夫为人子。当以五事敬顺父母。云何为五。一者供奉能使无乏。二者凡有所为先白父母。三者父母所为恭顺不逆。四者父母正令不敢违背。五者不断父母所为正业。善生夫为人子。当以此五事敬顺父母。父母复以五事敬视其子。云何为五。一者制子不听为恶。二者指授示其善处。三者慈爱入骨彻髓。四者为子求善婚娶。五者随时供给所须。善生子于父母敬顺恭奉。则彼方安隐无有忧畏。

善生弟子敬奉师长复有五事。云何为五。一者给侍所须。二者礼敬供养。三者尊重戴仰。四者师有教敕敬顺无违。五者从师闻法善持不忘。善生夫为弟子。当以此五法敬事师长。师长复以五事敬视弟子。云何为五。一者顺法调御。二者诲其未闻。三者随其所闻。令善义解。四者示其善友。五者尽己所知诲授不吝。善生弟子于师长敬顺恭奉。则彼方安隐无有忧畏。

善生夫之敬妻亦有五事。云何为五。一者相待以礼。二者威严不阙。三者衣食随时。四者庄严以时。五者委付家内。善生夫以此五事敬待于妻。妻复以五事恭敬于夫。云何为五。一者先起。二者后坐。三者和言。四者敬顺。五者先意承旨。善生是为妻之于夫敬待如是。则彼方安隐无有忧畏。

善生夫为人者。当以五事亲敬亲族。云何为五。一者给施。二者善言。三者利益。四者同利。五者不欺。善生是为五事亲敬亲族。亲族亦以五事亲敬于人。云何为五。一者护放逸。二者护放逸失财。三者护恐怖。四者屏相教戒。五者常相称叹。善生如是敬亲亲族。则彼方安隐无有忧畏。

善生主于僮使。以五事教授。云何为五。一者随能使役。二者饮食随时。三者赐劳随时。四者病与医药。五者纵其休暇。善生是为五事教授僮使。僮使复以五事奉事其主。云何为五。一者早起。二者为事周密。三者不与不取。四者作务以次。五者称扬主名。是为主待僮使。则彼方安隐无有忧畏。

善生檀越当以五事供奉沙门婆罗门。云何为五。一者身行慈。二者口行慈。三者意行慈。四者以时施。五者门不制止。善生若檀越以此五事供奉沙门婆罗门。沙门婆罗门当复以六事而教授之。云何为六。一者防护不令为恶。二者指授善处。三者教怀善心。四者使未闻者闻。五者已闻能使善解。六者开示天路。善生如是檀越恭奉沙门婆罗门。则彼方安隐无有忧畏。

世尊说已。重说偈曰。

父母为东方  师长为南方

妻妇为西方  亲族为北方

僮使为下方  沙门为上方

诸有长者子  礼敬于诸方

敬顺不失时  死皆得生天

惠施及软言  利人多所益

同利等彼已  所有与人共

此四多负荷  任重如车轮

世间无此四  则无有孝养

此法在世间  智者所选择

行则获大果  名称远流布

严饰于床座  供设上饮食

供给所当得  名称远流布

亲旧不相遗  示以利益事

上下常和同  于此得善誉

先当习技艺  然后获财业

财业既已具  宜当自守护

出财未至奢  当选择前人

欺诳抵突者  宁乞未举与

积财从小起  如蜂集众花

财宝日滋息  至终无损耗

一食知止足  二修业勿怠

三当先储积  以拟于空乏

四耕田商贾  择地而置牧

五当起塔庙  六立僧房舍

在家勤六业  善修勿失时

如是修业者  则家无损减

财宝日滋长  如海吞众流

尔时善生白世尊言。甚善世尊。实过本望逾我父教。能使覆者得仰。闭者得开。迷者得悟。冥室燃灯有目得视。如来所说亦复如是。以无数方便开悟愚冥。现清白法。所以者何。佛为如来至真正觉故能开示。为世明导。今我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唯愿世尊。听我于正法中为优婆塞。自今日始尽形寿。不杀不盗不淫不欺不饮酒。尔时善生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备注

1、 [1] 《大正藏》第一册·P71,此字为“天”。

2、根据《龙藏》第三十八册·N541《佛说长阿含经》P192《第二分善生经第十二》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