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lose
最新要闻

记者  朱晓琳

“是为法事也,何惜身命?诸人不去,我即去耳。”位于奈良的悠悠千年古刹唐招提寺,在松林阡陌的掩映下,一千二百年来一直见证着唐朝鉴真大师东渡日本大雄无畏的弘法精神。

2019年6月8日(农历五月初六),值此鉴真大师圆寂纪念日,日本京都四明山一乘院院主(住持)、全球一乘显密佛教中心导师智广阿阇梨和一乘院首座慧智师带领在日华人参访团朝圣唐招提寺,并于一乘院奈良闭关中心举行一乘院鉴真大师圆寂纪念日法会,一起缅怀祖师的恩德,追随祖师的足迹,随学祖师的精神。

智广阿阇梨一行朝圣唐招提寺

据了解,在日本,按照阳历将每年的6月6日定为纪念鉴真大师圆寂日;而在中国,根据汉传佛教的传统,每年的农历五月初六为鉴真大师圆寂纪念日。所以当一乘院朝圣团来到唐招提寺时,寺里刚刚结束了为期三天(6月5日—7日)的开山忌舍利会。


先达慧智师介绍唐招提寺

步入唐招提寺的南大门,首先由先达慧智师给大家介绍这座寺院。慧智师是日本第一位获得四国遍路先达资格的中国大陆人士,他介绍说,唐招提寺是由鉴真大师于759年亲手兴建的,之后成为日本最初弘扬律宗的道场,是日本律宗的总本山。由于大师学识渊博、德高望重,唐招提寺也成为当时日本佛学界的最高学府,出家人都必须来此学习受戒。


智广阿阇梨给大家作讲解

接着智广阿阇梨给大家介绍了鉴真大师。中国盛唐时期的鉴真大师,幼年出家专学戒律,学成后于扬州大明寺十余年辛勤传教,传戒弟子达四万余人,成为律宗一代高僧。当时佛教虽已传入日本,但因缺乏戒师,所以在戒律方面比较混乱。鉴于此,鉴真大师慨然应允日本僧人荣睿、普照的恳请,不畏海难危险,甚至五次出航失败、最终双目失明亦不退缩,毅然东渡日本,传戒弘法。因此,天皇授予大师“传灯大法师”的尊号。


唐招提寺金堂

阿阇梨领众随后来到气势恢宏的金堂,它是盛唐建筑风格的典范。金堂里的本尊为卢舍那佛,东边是药师如来,西边是千手观音菩萨,皆为日本国宝。周边有梵天、帝释天和四天王等护法神,从而表现了九尊曼陀罗坛城。阿阇梨开示说,三身佛中,法身佛是毗卢遮那佛,报身佛是卢舍那佛,化身佛是释迦牟尼佛。汉传佛教最重要的一个戒律“梵网经菩萨戒”的本尊即为卢舍那佛。阿阇梨早年在中国和在日本天台宗受的“圆顿大戒”皆为此戒。


慧智师(左)智广阿阇梨 (中) 慧如师(右)

在戒坛前合影

位于金堂西侧的戒坛,是为僧侣举行受戒仪式的场所,因只残留了三段石阶,在上面修建了模仿印度古塔的宝塔。阿阇梨说,鉴真大师来之前,日本佛教界因为缺乏能够传授正规戒律的戒师,僧人们很多都是在佛前自誓受戒,所以在戒律方面很不规范。因此日本非常希望能请来当时大唐最有权威的能够传戒的律师鉴真来规范日本佛教的戒律。在这样的背景下,大师历经千难险阻,来到日本设戒坛传戒。从此,日本僧人才开始正式登坛受戒。


鉴真大师像

参拜完讲堂,朝圣团一行来到幽静古朴的开山堂,这里供奉的是日本律宗的开山祖师鉴真大师坐像。大师像结跏趺坐,闭目含笑,从容安详。据说,大师生前由其同来日本的中国弟子根据他当时的模样制作而成的干漆木质像原作现在供奉在御影堂,每年在纪念大师圆寂的三天法会中开放供众人瞻仰,而这尊开山堂的坐像即为其复制品。感恩这位弟子以其精湛的技艺还原了大师真实的容貌,为后世留下了珍贵的大师圣像。1200多年以来,日本历史风云变幻,安坐于此的鉴真大师像,一直源源不断地受人朝拜、瞻仰,由此可见大师在日本的崇高地位。


智广阿阇梨在鉴真大师像前献花

阿阇梨在大师像前合十献花,领众修法念经。此时正值初夏雨季,原本阴霾的天空这时忽然放晴,仿佛大师特殊的加持,静谧的阳光透过苍松翠柏遍洒在每个人的身上。在开山堂前,阿阇梨给大家作了殊胜的开示,介绍大师的一生以及这次朝圣的意义。阿阇梨说,鉴真大师一生不计任何个人的得失荣辱,为弘法不惜生命。我们中国人,应该好好地来参拜鉴真大师的这座寺院,来学习鉴真大师的大乘佛教的菩萨精神。我们要把大师的精神融入到自己的生命中,过有意义的人生,像大师一样发菩提心,广学多闻,利益众生。


智广阿阇梨领众祭拜鉴真大师墓

唐招提寺最深处是偏居一隅的鉴真大师墓,大师墓旁建有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之碑,以纪念他为促进两国佛教界的往来和中日文化交流所作的贡献。墓园内松林葱翠,苍苔遍地,墓旁还种植了来自大师故乡扬州的琼花。墓园内有一块显著的大石头,上面刻有“天平之甍”四个字。阿阇梨介绍说,日本人民称鉴真大师为“天平之甍”,意思是他的成就足以代表天平时代文化的屋脊。智广阿阇梨在大师墓前合十献花,以缅怀大师的恩德。大众修法念经,并念诵大师圣号“南无鉴真大师”,虔诚祈祷大师的加持。

鉴真大师墓前合影

下午,智广阿阇梨一行来到一乘院奈良闭关中心,举行鉴真大师圆寂纪念日法会。法会中,阿阇梨对全球道友进行了网络直播的殊胜开示——《鉴真东渡的意义》。阿阇梨在开示中介绍了鉴真大师的一生对日本佛教及文化的影响,并开示如何随学大师的精神。

阿阇梨说,鉴真大师来到日本,不负众望,严格规范了各项佛教戒律,在东大寺开设戒坛为日本僧人正式受戒,并开创了日本律宗。同时也把天台宗传到了日本,为佛教成为日本国教作出了巨大的贡献。阿阇梨强调,戒律是一切佛法的基础,日本佛教后来的兴旺发展与戒律规范有关。阿阇梨再次强调了前段时间讲解的蕅益大师《净社铭》中的四句学修旨要:善友为依,持戒为本,观心为要,净土为归。

由鉴真大师传到日本的,还有一整套来自大唐的先进文化知识体系,包括医学、建筑、雕刻、绘画、文学、书法各个方面。比如说,鉴真大师本人就精通医学,将一系列中国中草药引入日本,成为如今日本汉方药的奠基人。由于已经双目失明,通过耳听的方式帮助日本僧人校正了大批佛经,又用舌尝的方式为日本修正了药典。他还将大唐最流行的建筑模式也带入日本。由于鉴真东渡发生在日本的天平年间,这一建筑样式在日本被称作是“天平样”,而唐招提寺就是“天平样”建筑中最杰出的代表。书法方面,大师带入日本的有王羲之、王献之的行书真迹,促进了日本书道的建立。

阿阇梨赞叹大师是真正践行了大乘佛教的菩萨精神,不分国界,不畏艰险,哪里的众生有需要,就去哪里利益众生。就像传教大师最澄所说:“忘我利他,慈悲之极。”因为大师的大愿和坚强的意志,才能在多次受挫中坚持到最后。阿阇梨鼓励大家要多看祖师传记,学习他们的精神,从他们那里获得激励。大师坚强的毅力是以崇高的理想和菩提心作为原动力和支撑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取得多高的成就,取决于他的心有多大。鉴真大师终其一生,都在发菩提心,他走到哪里都在利益当地众生。“国宝何物。宝道心也。有道心人。名为国宝。”一个有菩提心的人才是真正的国宝。一个国家是否有希望,会兴旺,来自于是否有具有菩提心的人。


阿阇梨在一乘院奈良闭关中心给大家开示《鉴真东渡的意义》

智广阿阇梨最后重申:“这个世界有很多的矛盾,很多的互相伤害。我以前曾经讲过一句话:如果所有的中国人都能够像鉴真大师一样,所有的日本人都能像传教大师、弘法大师一样,中日两国之间就永远会和平了。‘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我们要随学鉴真大师的大乘佛教的菩萨精神,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应该发心利益当地的众生。自觉觉他,自利利他,最后觉行圆满,这样的人生才是最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