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述集锦

words-collections

首页 / 论述集锦/五台山文殊信仰对唐密重兴之重要意义
五台山文殊信仰对唐密重兴之重要意义

五台山文殊信仰对唐密重兴之重要意义 本文作者智广阿阇梨 顶礼上师曼殊室利童子! 【内容摘要】本文论述了五台山是 […]

标签:
2016.08.31

五台山文殊信仰对唐密重兴之重要意义

本文作者智广阿阇梨

顶礼上师曼殊室利童子!

【内容摘要】本文论述了五台山是佛教之圣地,更为密教圣地,其文殊信仰对密教之弘扬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历史缔造的多元、融合与包容的佛教环境,更使得五台山具备了唐密重兴之殊胜因缘。

【关键字】五台山 密教 文殊信仰 唐密重兴

五台山位于山西省忻州市五台县境内,位列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为文殊之圣地。与观音、地藏、普贤之圣地浙江普陀山、安徽九华山、四川峨眉山共称“中国佛教四大名山”。

五台山由东南西北中五峰组成,五座台顶分别供奉五方文殊:五台山的东台望海峰,主供聪明文殊;南台锦绣峰,主供智慧文殊;西台挂月峰,主供狮子吼文殊;北台叶斗峰,主供无垢文殊;中台翠岩峰,主供孺童文殊。

五台代表了文殊菩萨之五智:大圆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成所作智,法界体性智;也代表了唐密金刚界之五方佛:东方阿閦佛,南方宝生佛,西方阿弥陀佛,北方不空成就佛,中央毗卢遮那佛。

一、五台山文殊信仰之历史

《佛说文殊师利法宝藏陀罗尼经》授记:“尔时世尊复告金刚密迹主菩萨言。我灭度后于此赡部洲东北方。有国名大振那。其国中有山号曰五顶。文殊师利童子游行居住。为诸众生于中说法。及有无量诸天龙神夜叉罗刹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围绕供养恭敬。”

《华严经·菩萨住处品》云:“东方有处名清凉山,从昔以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文殊师利,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一万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

《大唐神州感通录》云:“代州东南,有五台山者,古称神仙之宅也。山方五百里,势极崇峻。上有五台,其顶不生草木。松柏茂林,森于谷底。其山极寒,南号清凉山,山下有清凉府。经中明说,文殊将五百仙人住清凉雪山,即斯地也。所以,古来求道之士,多游此山。灵踪遗窟,奄然在目,不徒设也。”

据明代释镇澄著《清凉山志》卷四载《五髻仙人传》云:“汉明以前,声教未至,台山圣境,闻者尚希,况造者乎!当是时,五百里内,林木茂密,虎豹纵横,五峰无路,人迹罕通。其川原之处,皆黄冠所居。每望五峰之间,祥光焕发,神灯夜流,皆以为神人之都。自古相传,有仙人者,发结五髻,衣挂三铢。或独一无侣,或群儿相逐,游行五顶间,望之俨然,近之则失。或出或入,人莫追寻。或云周时即在此山,或云莫穷其始。后来人迹渐繁,其出渐少。当时黄冠,目为素衣仙。及腾兰开山后,遂不复现。《三晋异记》云:‘无恤登常山,西瞻紫云之瑞,疑雁代间有王气。因猎于五台之阿,倏而云淡若水,见神人焉。衣素,容若金,俨若熙若。占之,蔬祭吉,遂罢猎而返。’后《宝藏经》至,乃知五髻童子,文殊化身也。”

五台山圣地之地位于佛教中仅次于印度菩提伽耶金刚座,自古以来就是世界各地诸多高僧向往之圣地,印度高僧迦叶摩腾、竺法兰、佛陀波利等皆朝圣五台山。

永平十一年,天竺高僧迦叶摩腾、竺法兰从洛阳来到五台山(当时叫清凉山)。以天眼神通观之,即知此山乃文殊菩萨演教及居住之地,兼有阿育王所置佛舍利塔,并在大塔左侧,有释迦牟尼佛所遗足迹。又营坊村这座山山势奇伟,气象非凡,与印度灵鹫山相似,故二人决定在此建寺。寺院落成命名为灵鹫寺,由当时的汉明帝刘庄加“大孚”两字,全名即大孚灵鹫寺(今显通寺前身)。从那时起,五台山开始成为中国佛教的中心,五台山的大孚灵鹫寺与洛阳白马寺同为中国最早的寺院。

佛陀波利,梵名Buddha -pa^la ,意译觉护,唐代译经家,北印度罽宾国人。闻文殊菩萨在清凉山,于唐高宗仪凤元年(676年)朝礼五台山,遇文殊所化之神异老翁,点化其重返印度,取梵本《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复来京师。先由唐高宗敕令日照及杜行顗译之,译成之后,置于宫中;后由佛陀波利持梵本往五台山西明寺,与精通梵语之僧顺贞共译为《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此译本流通甚广,经中所载之佛顶尊胜陀罗尼,自古灵验甚多,为古来密教行者朝夕勤行、超度亡灵所必诵者。到唐代宗时代,更敕令全国僧尼每日诵《佛顶尊胜陀罗尼经》21遍,以为国消灾祈福。

二、五台山文殊信仰与密教之关系

1.印度密教与五台山文殊信仰之关系

据大兴善寺三藏沙门大广智不空所译《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中记载,文殊是毗卢遮那如来之师、金刚界五方如来之师,亦是释迦牟尼佛之师,授予甚深密法,故为一切密法之源。

《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云:“是时毗卢遮那如来。则告牟尼世尊及千释迦千百亿化释迦言。吾从往昔修持金刚秘密菩提法教者。是大圣曼殊室利菩萨摩诃萨是吾先师。”说明文殊乃是毗卢遮那如来传授密法之师。

经中又云:“又大士曼殊室利言语五仁者。佛说我心无主身亦无所。名曰摩诃金刚般若波罗蜜多。为身心性具足一切法。亦等同于如来智身法身。何以故身如性相同体无别。常住首楞严三昧性三摩地。性净清彻。是故如来说。善男子亦复如是。如汝五仁大丈夫便立其名号者。则得随名解说于意云何。一者大丈夫名曰毗卢遮那。身心清净性智菩提得圆满是。二者大丈夫名曰阿閦。身心无动性亦无相。大圜镜智菩提圜通是。三者大丈夫名曰宝生。身心平等性智菩提一静一性是。四者大丈夫名曰观自在王。身心清净妙观察智。圣慧通达金刚菩提是。五者大丈夫。名曰不空成就。身心智量性等虚空形同法界。圣性圣慧成所作智。自在神通悉地成就一切菩提解脱是。尔时如来说言。如五仁大丈夫智性。须假大士曼殊室利菩萨金刚般若慧为身心主。成就一切法圣智性。能与五仁大丈夫身心成熟。慧性圆明法满成就。乃能证得无上正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所以曼殊室利大士菩萨。能成熟五仁大丈夫。五智金刚般若波罗蜜多。同一切诸佛五智性金刚菩提故。”说明文殊乃是金刚界五方如来传授密法之师。

经中又云:

“是时释迦牟尼如来言。吾于过去无量劫来。修行如是瑜伽圣智诸佛金刚三摩地法秘密菩提甚深三密如来法教。尔时世尊于祇园精舍。向大道场众会之中。告诸菩萨摩诃萨众。及诸声闻大梵天王。并诸天梵众龙神八部。四众弟子诸善男子善女人等。吾从往昔于毗卢遮那世尊。听受瑜伽秘密金刚菩提三密三摩地法圣性之教。曼殊室利导引于吾及诸菩萨为于上首。令成佛道得阿耨菩提。是故世尊释迦如来。告示一切菩萨一切诸天大梵王等。一切天龙八部诸神鬼众。一切声闻四部弟子众。释迦牟尼言。吾曾因地往昔以前。向于曼殊室利菩萨初发菩提之心修行三摩地金刚菩提三密之行。今得成佛号为释迦牟尼如来。如是大会诸大菩萨众一切梵王诸天梵释等龙王八部四众人等。同共启请曼殊室利菩萨。与汝大众为师上首。当引大众总皆成佛。吾于当来末世之时。亦助曼殊广化群品。”说明文殊亦是释迦牟尼佛传授密法之师。

2.汉传密教与五台山文殊信仰之关系

汉传密教之三大祖师——开元三大士善无畏、金刚智和不空三藏,在唐代翻译并盛传密教。密宗认为文殊是密宗传法的源流,有许多密教真言乃文殊所传。不空三藏说:“文殊圣者,即诸佛祖师,大悲弘愿,不取正觉,大乘引导,利乐无期。”[1]又说:“大圣文殊师利菩萨,大乘密教皆因流演。”[2]可见密法的流传与文殊菩萨的关系甚为密切。文殊信仰贯穿唐代密宗发展与兴盛的全过程,对唐密的弘传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唐密祖师开元三大士的生平也都与文殊菩萨渊源深厚。

善无畏是唐密胎藏界教法的祖师。他在游历大唐西境时,夜有神人告知:“此非弟子界也。文殊师利,保护中州。”[3]意为:大唐是文殊菩萨的教化之地。胎藏界教法的根本经典《大日经》是善无畏翻译的,他的弟子一行禅师在《大日经疏》卷五中讲到了文殊五使者:

文殊五使者,一名髻设尼,二名优波髻设尼,三名质多罗,四名地慧,五名请召,于妙吉祥左右次第列之,盖各持文殊一智也。髻设尼是发端严义;邬波是其亚者,文殊以五髻征表五智,故此使者,亦以美发为名;质多罗是杂色义。其五使者下,各作一奉教者,皆跪向使者,如承受音告之形,悉是文殊三昧。[4]

据《大毗卢遮那经供养次第法疏》记载,唐代密宗胎藏仪轨的典范《大日经次第供养法》是善无畏在干陀罗国金粟王塔边为国王祈请供养方法时,文殊菩萨亲自显灵赐授的。其文曰:

此《供养法》忽现空中,金字炳燃。和上一遍略读,分明记著。仰空曰:“谁所造也?”,云:“我造也。”云:“谁我也?”云:“我是文殊师利也。”即唤书人遂便写取即与其王一本,自写一本,随行将行,流通四方也。[5]

后来的胎藏仪轨都模仿《大日经次第供养法》而造。

金刚智来华弘传的是唐密金刚界的教法。据《金刚智行记》记载,是观音菩萨指点他来中国礼谒文殊师利菩萨。其文曰:

国南近海有观自在菩萨寺,门侧有尼枸陀树,先已枯瘁。和上七日断食行道,树再滋茂。菩萨应现而作是言:“汝之所学今已成就,可往师子国瞻礼佛牙,登楞伽山礼拜佛迹,回来可往中国礼谒文殊师利菩萨。彼国于汝有缘,宜往传教济度群生。”闻是语已不胜忻慰。[6]

金刚智笃信文殊,这从他翻译文殊类经典中亦能了知。其中有唐密金刚界教法的根本经典《金刚顶经》中的《金刚顶曼殊室利菩萨五字心陀罗尼品》;另外还有《宗睿录》中所记的《文殊瑜伽五字念诵经》一卷,《金刚顶曼殊室利五字心陀罗尼品》一卷;《宗睿外录》中还记有《文殊师利耶曼德迦咒法》一卷等。这都说明文殊信仰与这位密宗大师关系密切。

而不空三藏则是推动文殊信仰弘传功劳最大的一位密宗祖师。他是南天竺狮子国人(今斯里兰卡),自幼入唐,15岁时落发为僧,法名智藏,拜金刚智为师,学修梵文经典。20岁受具足戒,参与译场,传五部密法,开始弘传文殊信仰。

不空十分注重文殊信仰的弘扬,自己也长年诵文殊愿,亦有文殊显现的感应,《大唐故大德赠司空大辨正广智不空三藏行状》中云:“讨习声论十二年功六月而毕。诵文殊愿,一载之限,再夕而终……”,“入曼茶罗,对本尊像,金刚三密以加持,念诵经行。未瑜旬日,文殊师利现身。”

不空精通华语文化,与鸠摩罗什、真谛、玄奘,并称为中国佛教之“四大译师”。据圆照《贞元新贞释教录》记载,不空三藏所译显密经典共110部,143卷,其中大部分为密教经典,为汉传密教的建立和弘扬作出了巨大贡献。其中,他翻译了大量文殊类的典籍。

《大正藏》中,直接以文殊冠名的经典有73部,唐代译出的有35部。其中,不空翻译14部,26卷。显教类3部,5卷;密教类11部,21卷,为唐代翻译文殊类经典最多之人。

不空翻译文殊类经典,显教类为:《佛说大方广曼殊室利经》一卷、《大圣文殊师利菩萨佛刹功德庄严经》三卷、《文殊问经字母品第十四》一卷。密教类为:《曼殊室利童子菩萨五字瑜伽法》一卷、《文殊师利菩萨根本大教王经金翅鸟王品》一卷、《文殊师利菩萨及诸仙所说吉凶时日善恶宿曜经》二卷、《大圣文殊师利菩萨赞佛法身礼》一卷、《圣阎曼德迦威怒王立成大神验念诵法》一卷、《八大菩萨曼荼罗经》一卷、《金刚顶经瑜伽文殊师利菩萨法》一卷、《金刚顶超胜三界经说文殊五字真言胜相》一卷、《五字陀罗尼经颂》一卷、《金刚顶经瑜伽文殊师利菩萨供养仪轨》一卷、《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十卷。

文殊般若智慧是密宗思想之核心,文殊诸尊的本尊修法也是密宗之重要修法。

金刚智和不空所译的《金刚顶经》,是密宗金刚界所依根本经典,文殊法在其中占有重要地位。不空三藏尤其重视五髻文殊法的传译。五髻文殊法,也称五字文殊法,是以五髻文殊为本尊,念诵“阿、罗、波、左、那”五字真言,以求聪明智慧之法。此文殊形象身呈黄色,顶结五髻,以表如来五智。在《金刚顶经》《大日经》中,圆满五智象征五佛,而五佛分住五方,在胎藏界住莲花中台八叶院,在金刚界住须弥山顶五峰宝楼阁。

不空三藏翻译文殊经典,传译五髻文殊法,对五台山文殊信仰之传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不空深知五台山是《华严经》和《佛说文殊师利法宝藏陀罗尼经》中所说的文殊化现之地,所以,他就把五台山作为密宗之主要道场。

永泰二年(766年),不空三藏上书朝廷在五台山祈建金阁寺获准。由弟子含光主持修建,天竺那烂陀寺纯陀等设计,将该寺建成一座三层九间的大阁,铸铜为瓦,瓦上涂金,故名金阁寺。

金阁寺第一层供奉的是骑着青毛狮子的金色文殊像,第二层供奉的是金刚瑜伽王像,第三层供奉的是顶轮王瑜伽会五佛金像,墙上画的是曼荼罗。此是五台山第一座密宗道场。后又修玉花寺和六处普通供养舍等。不几年,经过金阁寺住持含光和玉花寺住持行满等师徒的开坛灌顶,弘法布道,利益了广大众生,也培养出了不少密宗高僧。

汉传密宗在唐代达到极盛,不空三藏功不可没。他把弘法与护国结合起来,充分发挥密教之护国思想,不论是建坛作法,还是译经传教,一切佛教活动大多以护国安民为中心。在金阁寺等各寺院派僧人为国家常转《仁王护国经》《密严经》《法华经》等护国三经,旨在“上资邦国,息灭灾厄”。因而,不空三藏在玄、肃、代三朝被尊为“国师”。

为扩大五台山文殊信仰的影响,在大历二年(767),不空三藏派弟子含光在五台山清凉寺造大圣文殊阁。大历四年(769),从五台山诸寺开始,在天下寺院的食堂中于宾头卢上首安置文殊为上座,普贤、观音居于文殊之后。如此,文殊菩萨就居于中国佛教四大菩萨之首。

不空三藏是唐密祖师,亦是五台山密宗之开创者。他借助唐王朝支持,使五台山文殊信仰得到大力弘扬。不空三藏圆寂后,其弟子秉承遗志,继续在五台山弘扬文殊信仰,并将之传扬到四川、广州、云南等地。

可以说,不空三藏及其弟子对于五台山文殊信仰之兴盛和弘扬功垂青史,也将唐密推向了鼎盛。从唐密开元三大士,尤其是不空三藏一生弘法功业来看,五台山文殊信仰与汉传密教之发展密切相关,五台山曾是文殊菩萨、历代祖师培育的唐密生长壮大的沃土。

3.藏传密教与五台山文殊信仰之关系

藏传佛教认为五台山为文殊菩萨常住之圣地,汉地众生是文殊菩萨之所化。故藏传佛教中极为重视圣地五台山。

五台山与大圆满法脉有甚深渊源。大圆满传承祖师西日桑哈(汉族,又音译为室利僧哈、师利僧哈,意为吉祥狮子)、莲花生大师、布玛莫扎等皆曾在五台山修行弘法。

《普贤上师言教》讲到大圆满阿底约嘎在人间之起源传承,由密主金刚手传嘎绕多吉,嘎绕多吉传蒋华西宁,蒋华西宁传西日桑哈,西日桑哈尊者有智者嘉纳思扎、大班智达布玛莫扎、莲师、大译师贝诺扎纳四位心子。西日桑哈尊者成就之后长住五台山直至示寂,他的法子们求法、修道、依止上师的很多事迹,皆发生于五台山。因为此一段过往,五台山与大圆满法之延续、发扬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公元八世纪时,布玛莫扎尊者(无垢友祖师)应藏王赤松德赞邀请在西藏弘法十三年。之后来到五台山,于贤劫千佛的教法隐没之前,他将一直以虹光身住在五台山,每隔一百年化身去西藏一次,在佛法衰微之际维系和弘扬大圆满法门。若信眼清净者,便可在五台山亲见无垢友祖师。

据智慧海王(益西措嘉)所著《莲花生传》载,莲师从吉祥师子学大圆满法后,曾到中国五台山学习天文历数。他的上师佛吉祥智也曾立志朝礼五台。

萨迦派教主八思巴对五台山情有独钟,因萨迦派特别尊奉文殊菩萨,而五台山又是文殊菩萨之道场。出于对文殊菩萨之倾慕,也为了给忽必烈祈福消灾,于公元 1257年八思巴亲往五台山朝礼文殊圣容,并用千金铸为佛像奉祀于五台山。八思巴在五台山住了将近一年,在五台山期间,不仅在佛学造诣上大有长进,而且还创作了赞颂文殊菩萨及五台山的美妙佳文。

格鲁派章嘉国师曾在五台山静修,他说:“法王宗喀巴大师的传记中说:‘宗喀巴大师转生在五台山以班智达的形象出现,上午对许多学经弟子说法,下午对许多持金刚师讲说密法。’所以宗喀巴大师的戏乐化身一定住在五台山这里。”土官活佛问章嘉国师,宗喀巴大师住在五台山的何处。他说:“宗喀巴大师在此并无一定的住处,但是现在大约住在叫庆宁寺的和尚庙中。”由这些谈话看来,章嘉国师不仅在梦中见过宗喀巴大师的化现身,而且一定亲眼见到过宗喀巴大师。

当代宁玛派大德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上师也莅临朝礼过五台山。法王如意宝朝拜五台山,与大圆满法日后的广弘密切相关。他之前在定境中见到文殊菩萨和布玛莫扎尊者共同来迎请,这其中亦自有深意。

《晋美彭措法王传》中记载,1987年,法王率领一万余僧俗朝礼五台山。大白塔数度放光,于善财洞亲见文殊菩萨,当下于心中显现了《上师亲见文殊之金刚歌》。舍利塔前,法王领万余僧俗至诚同发普贤行愿,文殊菩萨在空中显现身像。同时空中现出各种咒语、各色光圈、彩色祥云等瑞相。大众亲眼目睹了这些奇景。

法王带领众弟子在五台山住锡一百多天,为汉藏四众弟子传授了《七宝藏》等诸多显密深法。并且为了利益将来的众生,将许多伏藏品交付与护法神以种种方式隐藏于此圣地,待未来时机成熟有缘者来开取,那时将饶益无边汉地众生。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上师还在五台山建造了几百尊佛像,其中供奉在菩萨顶祖师殿中央的一尊莲师像,法王尤其重视。这尊莲师像的心口放了一尊小小的伏藏品莲师——此像由华智仁波切和麦彭仁波切亲自加持过,具有不可思议的加持力。列绕朗巴大师取出这尊莲师像时,佛像开口说:“我与莲师无二无别”。法王如意宝亲口预言:“如果我们能在菩萨顶塑一尊庄严的莲师像,同时在其它寺院也塑许多莲师像,以后无上密法就会在汉地广弘,并进而在全世界广弘,无量众生将得到解脱。”

4.日本、韩国与五台山文殊信仰的关系

文殊信仰向日本的传播

公元七世纪初至九世纪末约两个半世纪里,日本先后向唐朝派出十几次遣唐使团。向大唐学习求取内外经教及传戒,在这个过程中,唐密教法、文殊信仰等殊胜法流及汉唐文化大量传入日本。以传教大师最澄、弘法大师空海等日本留学僧为代表的“入唐八家”不畏艰难险阻,取得真经回国,把唐密的法流传到日本,后在日本渐渐发展为天台密教和真言密教两大流派,一千两百余年以来,传承不绝、兴盛不衰。而五台山作为当时密教、天台宗的教学中学,成为日本各宗入唐留学僧朝拜、巡礼的首选圣地,五台山文殊信仰也在日本普遍流传。

从历史上来看,日本与文殊菩萨亦有甚深因缘。日本佛教徒入唐时曾流播关于圣德太子为中国南岳慧思和尚托生转世的故事。南天竺僧菩提仙拿入日传戒谒见日本天皇时,也说了赴日前朝礼五台山的经历:(菩提)遥闻支那五台山文殊师利灵应,发本朝,驾小舟入唐,即等五台山,山中逢一老翁,问曰:“法师何之?”提曰:“山顶拜文殊。”翁曰:“文殊不在也,现托生日本国。”语已翁不见。提乃赴本朝。[7]这个故事暗示了日本天皇就是五台山文殊菩萨的化生。于是,为了寻日本佛教血脉之根,引进文殊信仰,日本“白璧天皇二十四年,遣二僧灵仙、行贺入唐,礼五台山学佛法。” [8]

编于公元810—823年的《日本灵异记》,也记述了“中国五台山文殊菩萨即日本国奈良时代僧人行基”的佛教传说。另有记载,灵仙与空海、最澄同时入唐,由宪宗皇帝赐予三藏称号,灵仙是入唐求法的日本僧人中最为杰出的人物之一,但遗憾的是过早圆寂于五台山南台灵境寺,未能达成求法回国的愿望。

天台宗继传教大师最澄之后,慈觉大师圆仁亦入唐十年,著有《入唐求法巡礼行记》,用日记体的形式详细记录了瞻礼五台山文殊菩萨的见闻,还著有《入唐新求圣教目录》,其中文殊类经典最多,以不空译籍为主,共十五部。圆仁还把《清凉山略传》在开成四年(839)带回日本。之后还有圆觉、慧萼、慧云、宗叡等入唐僧都曾追随灵仙足迹,朝礼五台,学修文殊信仰。

到宋代,前往五台山瞻仰文殊圣迹的有奝然、寂昭、成寻、戒觉等。奝然带回日本宋太宗所赐《开宝敕版大藏经》481函5048卷、新译经典41卷,回国后还向朝廷奏请在京都嵯峨爱宕山模仿五台山建造了五台山清凉寺。成寻著有《参天台五台山记》。

到五台山求法的日本僧人,还有宽建、宽补、超会、宽延、澄觉等。他们把五台山文殊信仰带回日本,使文殊信仰在日本生根、开花、结果。

日本有许多模仿五台山修建的寺院,如:兹贺县比睿山延历寺文殊楼、京都市嵯峨五台山清凉寺、京都府九世户天桥山智恩寺、高知县五台山金色院竹林寺等。

在日本国内有许多保存完好的“五台山文殊”佛像,呈现着当年“五台山文殊”造像盛行之历史。而“入唐八家”迎请珍藏于日本之文殊类经典仪轨多达80多部,在真言宗醍醐派经轨论疏秘记口诀之汇总《醍醐乳味钞》二十五卷中文殊法也多达40多个。

文殊信仰向韩朝的传播

韩朝的佛教,也是由我国传入的。从《广清凉传》的记载来看,千钵文殊在宋之前就传到了韩朝,密宗的影响也渗透到各个宗派中。

五台山文殊信仰在韩朝广为流传,来五台山朝拜求学的韩朝留学僧历史上也有很多,他们回国后大力弘扬文殊信仰,还仿效中国五台山,把本国的白头山大根脉也叫做五台山。

到中国五台山巡礼求法的著名韩朝僧人有:慧超、行寂、崇济、郎智等。其中,慧超还成为不空三藏“六哲”弟子之一。

三、五台山文殊信仰的多元与包容

五台山为汉藏佛教交融之处,是中国唯一一个青庙、黄庙交相辉映的佛教道场,汉、蒙、藏等民族在此和谐共处。

五台山之佛教寺院按传承不同,分为青庙和黄庙。青庙为汉传佛教寺院,僧侣大都为汉族,一般穿青灰色僧衣,称青衣僧。黄庙属于藏传佛教。五台山藏传佛教均属宗喀巴大师创立的格鲁派,信教喇嘛均穿黄衣,戴黄帽,称黄衣僧。明永乐年间,五台山始有青庙改成黄庙。清康熙时,敕令将罗睺寺、寿宁寺、三泉寺、玉花池、七佛寺、金刚窟、善财洞、普庵寺、台麓寺、涌泉寺等10寺改为黄庙。于是,青衣僧改为黄衣僧,汉喇嘛由此产生。五台山有黄庙8处,即菩萨顶、罗睺寺、广仁寺、万佛阁、镇海寺、广化寺、观音洞、上善财洞。

关于汉藏密教之融合,第十五世大宝法王噶玛巴有一则预言授记:

噶举派嘉察仁波切说,在第十五世大宝法王之时,曾有一不丹弟子送第十五世大宝法王一个日本的象牙雕刻,上刻佛陀成道故事。当时大宝法王看到这个象牙,听说有日本这么一个岛国,佛法非常兴盛,他当时非常惊讶,在这么遥远的一个地方佛法居然这么昌隆,因此他非常高兴,花了三天的时间修法诵经回向发愿,他授记说,在未来,如果日密(唐密传承)与藏密结合之时,世界上的佛教将会融合与兴盛。

结语

唐密是中国唐代汉传佛教的重要宗派之一,自印度传入大唐,在中华佛教史上曾写下辉煌的篇章,尤其是对国家的内外安定、民生安乐曾起到重要的作用。唐密也流传到了日本、韩国等国家和地区,千百年来慈悲护佑了各国人民。

尤其在五浊末世,准提法、药师法等佛陀特别为末法而传授的殊胜教法是利益众生最好的甘露妙药,而密宗教法中最殊胜的即身成就之捷径道,是救度众生解脱成佛之光明圣道。唐密重兴乃众生渴仰之福祉,实为三宝子弟理应肩荷之使命!

虽然,千百年来因历史原因,唐密教法在中华大地法流衰微,但并没有完全失传,更没有灭绝。在今天汉传的寺庙里,早课之首楞严咒、大悲咒、十小咒,晚课之蒙山施食,还有瑜伽焰口等都是真言密教的殊胜法要,许多唐密修法如秽迹金刚法、准提法等都传承了下来。

近百年来致力于唐密回传的仁人志士一直在作不懈的努力,念念不忘唐密法乳之恩的日本真言密教、天台密教诸高僧大德们也以手捧法流之姿真诚回应着当今华人佛子东渡求法的赤诚之心。唐密回传之内外因缘正在成熟。

当前,与唐密传承密切相关之汉传密教、日本密教(东密、台密)与藏传密教皆呈欣欣向荣之势,故知唐密之重兴在望。

五台山堪称佛教之第二圣地,其地位仅次于印度菩提金刚座。从开元三大士与五台山文殊信仰的密切关系可以看出,五台山曾经孕育滋养汉传密教达致鼎盛的历史渊源,五台山文殊信仰作为汉传密教的重要法流也随着唐密的东渡,在日、韩等国弘扬不衰。五台山文殊信仰对密教的弘扬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历史缔造的多元、融合与包容的佛教环境,更使得五台山具备了唐密重兴的殊胜因缘,愿密教的融合与昌隆使正法久住、广利众生。并祈愿唐密以五台山文殊道场为殊胜缘起,在中华大地弘扬重兴。

以上浅见,抛砖引玉,恳请各位高僧大德, 一起努力,以开放的心胸互相交流、学习,促使佛法的复兴,利益一切众生!

注解出处:
[1](唐)圆照,《代宗朝赠司空大辨正广智三藏和上表制集》卷三,《大正藏》第52册,第841页下。
[2](唐)圆照,《代宗朝赠司空大辨正广智三藏和上表制集》卷二,《大正藏》第52册,第837页中。
[3](宋)赞宁撰,范祥雍点校,《宋高僧传》,中华书局,1987年8月,第19页。
[4](唐)一行,《大毗卢遮那成佛经疏》,《大正藏》第39册,第635页中。
[5]《大正藏》第39册,第790页中。
[6](唐)吕向,《金刚智行记》,《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大正藏》第55册,第875页。
[7] 虎关师錬,元亨释书(新订增补国史大系):第31卷【M】。东京:吉川弘文馆.平成十二年(2000)。
[8] 脱脱,等,宋史·日本传【M】。北京:中华书局标点本.1977。

五台山文殊信仰对唐密重兴之重要意义

五台山文殊信仰对唐密重兴之重要意义

2016.08.31

五台山文殊信仰对唐密重兴之重要意义

本文作者智广阿阇梨

顶礼上师曼殊室利童子!

【内容摘要】本文论述了五台山是佛教之圣地,更为密教圣地,其文殊信仰对密教之弘扬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历史缔造的多元、融合与包容的佛教环境,更使得五台山具备了唐密重兴之殊胜因缘。

【关键字】五台山 密教 文殊信仰 唐密重兴

五台山位于山西省忻州市五台县境内,位列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为文殊之圣地。与观音、地藏、普贤之圣地浙江普陀山、安徽九华山、四川峨眉山共称“中国佛教四大名山”。

五台山由东南西北中五峰组成,五座台顶分别供奉五方文殊:五台山的东台望海峰,主供聪明文殊;南台锦绣峰,主供智慧文殊;西台挂月峰,主供狮子吼文殊;北台叶斗峰,主供无垢文殊;中台翠岩峰,主供孺童文殊。

五台代表了文殊菩萨之五智:大圆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成所作智,法界体性智;也代表了唐密金刚界之五方佛:东方阿閦佛,南方宝生佛,西方阿弥陀佛,北方不空成就佛,中央毗卢遮那佛。

一、五台山文殊信仰之历史

《佛说文殊师利法宝藏陀罗尼经》授记:“尔时世尊复告金刚密迹主菩萨言。我灭度后于此赡部洲东北方。有国名大振那。其国中有山号曰五顶。文殊师利童子游行居住。为诸众生于中说法。及有无量诸天龙神夜叉罗刹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围绕供养恭敬。”

《华严经·菩萨住处品》云:“东方有处名清凉山,从昔以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文殊师利,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一万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

《大唐神州感通录》云:“代州东南,有五台山者,古称神仙之宅也。山方五百里,势极崇峻。上有五台,其顶不生草木。松柏茂林,森于谷底。其山极寒,南号清凉山,山下有清凉府。经中明说,文殊将五百仙人住清凉雪山,即斯地也。所以,古来求道之士,多游此山。灵踪遗窟,奄然在目,不徒设也。”

据明代释镇澄著《清凉山志》卷四载《五髻仙人传》云:“汉明以前,声教未至,台山圣境,闻者尚希,况造者乎!当是时,五百里内,林木茂密,虎豹纵横,五峰无路,人迹罕通。其川原之处,皆黄冠所居。每望五峰之间,祥光焕发,神灯夜流,皆以为神人之都。自古相传,有仙人者,发结五髻,衣挂三铢。或独一无侣,或群儿相逐,游行五顶间,望之俨然,近之则失。或出或入,人莫追寻。或云周时即在此山,或云莫穷其始。后来人迹渐繁,其出渐少。当时黄冠,目为素衣仙。及腾兰开山后,遂不复现。《三晋异记》云:‘无恤登常山,西瞻紫云之瑞,疑雁代间有王气。因猎于五台之阿,倏而云淡若水,见神人焉。衣素,容若金,俨若熙若。占之,蔬祭吉,遂罢猎而返。’后《宝藏经》至,乃知五髻童子,文殊化身也。”

五台山圣地之地位于佛教中仅次于印度菩提伽耶金刚座,自古以来就是世界各地诸多高僧向往之圣地,印度高僧迦叶摩腾、竺法兰、佛陀波利等皆朝圣五台山。

永平十一年,天竺高僧迦叶摩腾、竺法兰从洛阳来到五台山(当时叫清凉山)。以天眼神通观之,即知此山乃文殊菩萨演教及居住之地,兼有阿育王所置佛舍利塔,并在大塔左侧,有释迦牟尼佛所遗足迹。又营坊村这座山山势奇伟,气象非凡,与印度灵鹫山相似,故二人决定在此建寺。寺院落成命名为灵鹫寺,由当时的汉明帝刘庄加“大孚”两字,全名即大孚灵鹫寺(今显通寺前身)。从那时起,五台山开始成为中国佛教的中心,五台山的大孚灵鹫寺与洛阳白马寺同为中国最早的寺院。

佛陀波利,梵名Buddha -pa^la ,意译觉护,唐代译经家,北印度罽宾国人。闻文殊菩萨在清凉山,于唐高宗仪凤元年(676年)朝礼五台山,遇文殊所化之神异老翁,点化其重返印度,取梵本《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复来京师。先由唐高宗敕令日照及杜行顗译之,译成之后,置于宫中;后由佛陀波利持梵本往五台山西明寺,与精通梵语之僧顺贞共译为《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此译本流通甚广,经中所载之佛顶尊胜陀罗尼,自古灵验甚多,为古来密教行者朝夕勤行、超度亡灵所必诵者。到唐代宗时代,更敕令全国僧尼每日诵《佛顶尊胜陀罗尼经》21遍,以为国消灾祈福。

二、五台山文殊信仰与密教之关系

1.印度密教与五台山文殊信仰之关系

据大兴善寺三藏沙门大广智不空所译《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中记载,文殊是毗卢遮那如来之师、金刚界五方如来之师,亦是释迦牟尼佛之师,授予甚深密法,故为一切密法之源。

《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云:“是时毗卢遮那如来。则告牟尼世尊及千释迦千百亿化释迦言。吾从往昔修持金刚秘密菩提法教者。是大圣曼殊室利菩萨摩诃萨是吾先师。”说明文殊乃是毗卢遮那如来传授密法之师。

经中又云:“又大士曼殊室利言语五仁者。佛说我心无主身亦无所。名曰摩诃金刚般若波罗蜜多。为身心性具足一切法。亦等同于如来智身法身。何以故身如性相同体无别。常住首楞严三昧性三摩地。性净清彻。是故如来说。善男子亦复如是。如汝五仁大丈夫便立其名号者。则得随名解说于意云何。一者大丈夫名曰毗卢遮那。身心清净性智菩提得圆满是。二者大丈夫名曰阿閦。身心无动性亦无相。大圜镜智菩提圜通是。三者大丈夫名曰宝生。身心平等性智菩提一静一性是。四者大丈夫名曰观自在王。身心清净妙观察智。圣慧通达金刚菩提是。五者大丈夫。名曰不空成就。身心智量性等虚空形同法界。圣性圣慧成所作智。自在神通悉地成就一切菩提解脱是。尔时如来说言。如五仁大丈夫智性。须假大士曼殊室利菩萨金刚般若慧为身心主。成就一切法圣智性。能与五仁大丈夫身心成熟。慧性圆明法满成就。乃能证得无上正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所以曼殊室利大士菩萨。能成熟五仁大丈夫。五智金刚般若波罗蜜多。同一切诸佛五智性金刚菩提故。”说明文殊乃是金刚界五方如来传授密法之师。

经中又云:

“是时释迦牟尼如来言。吾于过去无量劫来。修行如是瑜伽圣智诸佛金刚三摩地法秘密菩提甚深三密如来法教。尔时世尊于祇园精舍。向大道场众会之中。告诸菩萨摩诃萨众。及诸声闻大梵天王。并诸天梵众龙神八部。四众弟子诸善男子善女人等。吾从往昔于毗卢遮那世尊。听受瑜伽秘密金刚菩提三密三摩地法圣性之教。曼殊室利导引于吾及诸菩萨为于上首。令成佛道得阿耨菩提。是故世尊释迦如来。告示一切菩萨一切诸天大梵王等。一切天龙八部诸神鬼众。一切声闻四部弟子众。释迦牟尼言。吾曾因地往昔以前。向于曼殊室利菩萨初发菩提之心修行三摩地金刚菩提三密之行。今得成佛号为释迦牟尼如来。如是大会诸大菩萨众一切梵王诸天梵释等龙王八部四众人等。同共启请曼殊室利菩萨。与汝大众为师上首。当引大众总皆成佛。吾于当来末世之时。亦助曼殊广化群品。”说明文殊亦是释迦牟尼佛传授密法之师。

2.汉传密教与五台山文殊信仰之关系

汉传密教之三大祖师——开元三大士善无畏、金刚智和不空三藏,在唐代翻译并盛传密教。密宗认为文殊是密宗传法的源流,有许多密教真言乃文殊所传。不空三藏说:“文殊圣者,即诸佛祖师,大悲弘愿,不取正觉,大乘引导,利乐无期。”[1]又说:“大圣文殊师利菩萨,大乘密教皆因流演。”[2]可见密法的流传与文殊菩萨的关系甚为密切。文殊信仰贯穿唐代密宗发展与兴盛的全过程,对唐密的弘传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唐密祖师开元三大士的生平也都与文殊菩萨渊源深厚。

善无畏是唐密胎藏界教法的祖师。他在游历大唐西境时,夜有神人告知:“此非弟子界也。文殊师利,保护中州。”[3]意为:大唐是文殊菩萨的教化之地。胎藏界教法的根本经典《大日经》是善无畏翻译的,他的弟子一行禅师在《大日经疏》卷五中讲到了文殊五使者:

文殊五使者,一名髻设尼,二名优波髻设尼,三名质多罗,四名地慧,五名请召,于妙吉祥左右次第列之,盖各持文殊一智也。髻设尼是发端严义;邬波是其亚者,文殊以五髻征表五智,故此使者,亦以美发为名;质多罗是杂色义。其五使者下,各作一奉教者,皆跪向使者,如承受音告之形,悉是文殊三昧。[4]

据《大毗卢遮那经供养次第法疏》记载,唐代密宗胎藏仪轨的典范《大日经次第供养法》是善无畏在干陀罗国金粟王塔边为国王祈请供养方法时,文殊菩萨亲自显灵赐授的。其文曰:

此《供养法》忽现空中,金字炳燃。和上一遍略读,分明记著。仰空曰:“谁所造也?”,云:“我造也。”云:“谁我也?”云:“我是文殊师利也。”即唤书人遂便写取即与其王一本,自写一本,随行将行,流通四方也。[5]

后来的胎藏仪轨都模仿《大日经次第供养法》而造。

金刚智来华弘传的是唐密金刚界的教法。据《金刚智行记》记载,是观音菩萨指点他来中国礼谒文殊师利菩萨。其文曰:

国南近海有观自在菩萨寺,门侧有尼枸陀树,先已枯瘁。和上七日断食行道,树再滋茂。菩萨应现而作是言:“汝之所学今已成就,可往师子国瞻礼佛牙,登楞伽山礼拜佛迹,回来可往中国礼谒文殊师利菩萨。彼国于汝有缘,宜往传教济度群生。”闻是语已不胜忻慰。[6]

金刚智笃信文殊,这从他翻译文殊类经典中亦能了知。其中有唐密金刚界教法的根本经典《金刚顶经》中的《金刚顶曼殊室利菩萨五字心陀罗尼品》;另外还有《宗睿录》中所记的《文殊瑜伽五字念诵经》一卷,《金刚顶曼殊室利五字心陀罗尼品》一卷;《宗睿外录》中还记有《文殊师利耶曼德迦咒法》一卷等。这都说明文殊信仰与这位密宗大师关系密切。

而不空三藏则是推动文殊信仰弘传功劳最大的一位密宗祖师。他是南天竺狮子国人(今斯里兰卡),自幼入唐,15岁时落发为僧,法名智藏,拜金刚智为师,学修梵文经典。20岁受具足戒,参与译场,传五部密法,开始弘传文殊信仰。

不空十分注重文殊信仰的弘扬,自己也长年诵文殊愿,亦有文殊显现的感应,《大唐故大德赠司空大辨正广智不空三藏行状》中云:“讨习声论十二年功六月而毕。诵文殊愿,一载之限,再夕而终……”,“入曼茶罗,对本尊像,金刚三密以加持,念诵经行。未瑜旬日,文殊师利现身。”

不空精通华语文化,与鸠摩罗什、真谛、玄奘,并称为中国佛教之“四大译师”。据圆照《贞元新贞释教录》记载,不空三藏所译显密经典共110部,143卷,其中大部分为密教经典,为汉传密教的建立和弘扬作出了巨大贡献。其中,他翻译了大量文殊类的典籍。

《大正藏》中,直接以文殊冠名的经典有73部,唐代译出的有35部。其中,不空翻译14部,26卷。显教类3部,5卷;密教类11部,21卷,为唐代翻译文殊类经典最多之人。

不空翻译文殊类经典,显教类为:《佛说大方广曼殊室利经》一卷、《大圣文殊师利菩萨佛刹功德庄严经》三卷、《文殊问经字母品第十四》一卷。密教类为:《曼殊室利童子菩萨五字瑜伽法》一卷、《文殊师利菩萨根本大教王经金翅鸟王品》一卷、《文殊师利菩萨及诸仙所说吉凶时日善恶宿曜经》二卷、《大圣文殊师利菩萨赞佛法身礼》一卷、《圣阎曼德迦威怒王立成大神验念诵法》一卷、《八大菩萨曼荼罗经》一卷、《金刚顶经瑜伽文殊师利菩萨法》一卷、《金刚顶超胜三界经说文殊五字真言胜相》一卷、《五字陀罗尼经颂》一卷、《金刚顶经瑜伽文殊师利菩萨供养仪轨》一卷、《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十卷。

文殊般若智慧是密宗思想之核心,文殊诸尊的本尊修法也是密宗之重要修法。

金刚智和不空所译的《金刚顶经》,是密宗金刚界所依根本经典,文殊法在其中占有重要地位。不空三藏尤其重视五髻文殊法的传译。五髻文殊法,也称五字文殊法,是以五髻文殊为本尊,念诵“阿、罗、波、左、那”五字真言,以求聪明智慧之法。此文殊形象身呈黄色,顶结五髻,以表如来五智。在《金刚顶经》《大日经》中,圆满五智象征五佛,而五佛分住五方,在胎藏界住莲花中台八叶院,在金刚界住须弥山顶五峰宝楼阁。

不空三藏翻译文殊经典,传译五髻文殊法,对五台山文殊信仰之传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不空深知五台山是《华严经》和《佛说文殊师利法宝藏陀罗尼经》中所说的文殊化现之地,所以,他就把五台山作为密宗之主要道场。

永泰二年(766年),不空三藏上书朝廷在五台山祈建金阁寺获准。由弟子含光主持修建,天竺那烂陀寺纯陀等设计,将该寺建成一座三层九间的大阁,铸铜为瓦,瓦上涂金,故名金阁寺。

金阁寺第一层供奉的是骑着青毛狮子的金色文殊像,第二层供奉的是金刚瑜伽王像,第三层供奉的是顶轮王瑜伽会五佛金像,墙上画的是曼荼罗。此是五台山第一座密宗道场。后又修玉花寺和六处普通供养舍等。不几年,经过金阁寺住持含光和玉花寺住持行满等师徒的开坛灌顶,弘法布道,利益了广大众生,也培养出了不少密宗高僧。

汉传密宗在唐代达到极盛,不空三藏功不可没。他把弘法与护国结合起来,充分发挥密教之护国思想,不论是建坛作法,还是译经传教,一切佛教活动大多以护国安民为中心。在金阁寺等各寺院派僧人为国家常转《仁王护国经》《密严经》《法华经》等护国三经,旨在“上资邦国,息灭灾厄”。因而,不空三藏在玄、肃、代三朝被尊为“国师”。

为扩大五台山文殊信仰的影响,在大历二年(767),不空三藏派弟子含光在五台山清凉寺造大圣文殊阁。大历四年(769),从五台山诸寺开始,在天下寺院的食堂中于宾头卢上首安置文殊为上座,普贤、观音居于文殊之后。如此,文殊菩萨就居于中国佛教四大菩萨之首。

不空三藏是唐密祖师,亦是五台山密宗之开创者。他借助唐王朝支持,使五台山文殊信仰得到大力弘扬。不空三藏圆寂后,其弟子秉承遗志,继续在五台山弘扬文殊信仰,并将之传扬到四川、广州、云南等地。

可以说,不空三藏及其弟子对于五台山文殊信仰之兴盛和弘扬功垂青史,也将唐密推向了鼎盛。从唐密开元三大士,尤其是不空三藏一生弘法功业来看,五台山文殊信仰与汉传密教之发展密切相关,五台山曾是文殊菩萨、历代祖师培育的唐密生长壮大的沃土。

3.藏传密教与五台山文殊信仰之关系

藏传佛教认为五台山为文殊菩萨常住之圣地,汉地众生是文殊菩萨之所化。故藏传佛教中极为重视圣地五台山。

五台山与大圆满法脉有甚深渊源。大圆满传承祖师西日桑哈(汉族,又音译为室利僧哈、师利僧哈,意为吉祥狮子)、莲花生大师、布玛莫扎等皆曾在五台山修行弘法。

《普贤上师言教》讲到大圆满阿底约嘎在人间之起源传承,由密主金刚手传嘎绕多吉,嘎绕多吉传蒋华西宁,蒋华西宁传西日桑哈,西日桑哈尊者有智者嘉纳思扎、大班智达布玛莫扎、莲师、大译师贝诺扎纳四位心子。西日桑哈尊者成就之后长住五台山直至示寂,他的法子们求法、修道、依止上师的很多事迹,皆发生于五台山。因为此一段过往,五台山与大圆满法之延续、发扬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公元八世纪时,布玛莫扎尊者(无垢友祖师)应藏王赤松德赞邀请在西藏弘法十三年。之后来到五台山,于贤劫千佛的教法隐没之前,他将一直以虹光身住在五台山,每隔一百年化身去西藏一次,在佛法衰微之际维系和弘扬大圆满法门。若信眼清净者,便可在五台山亲见无垢友祖师。

据智慧海王(益西措嘉)所著《莲花生传》载,莲师从吉祥师子学大圆满法后,曾到中国五台山学习天文历数。他的上师佛吉祥智也曾立志朝礼五台。

萨迦派教主八思巴对五台山情有独钟,因萨迦派特别尊奉文殊菩萨,而五台山又是文殊菩萨之道场。出于对文殊菩萨之倾慕,也为了给忽必烈祈福消灾,于公元 1257年八思巴亲往五台山朝礼文殊圣容,并用千金铸为佛像奉祀于五台山。八思巴在五台山住了将近一年,在五台山期间,不仅在佛学造诣上大有长进,而且还创作了赞颂文殊菩萨及五台山的美妙佳文。

格鲁派章嘉国师曾在五台山静修,他说:“法王宗喀巴大师的传记中说:‘宗喀巴大师转生在五台山以班智达的形象出现,上午对许多学经弟子说法,下午对许多持金刚师讲说密法。’所以宗喀巴大师的戏乐化身一定住在五台山这里。”土官活佛问章嘉国师,宗喀巴大师住在五台山的何处。他说:“宗喀巴大师在此并无一定的住处,但是现在大约住在叫庆宁寺的和尚庙中。”由这些谈话看来,章嘉国师不仅在梦中见过宗喀巴大师的化现身,而且一定亲眼见到过宗喀巴大师。

当代宁玛派大德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上师也莅临朝礼过五台山。法王如意宝朝拜五台山,与大圆满法日后的广弘密切相关。他之前在定境中见到文殊菩萨和布玛莫扎尊者共同来迎请,这其中亦自有深意。

《晋美彭措法王传》中记载,1987年,法王率领一万余僧俗朝礼五台山。大白塔数度放光,于善财洞亲见文殊菩萨,当下于心中显现了《上师亲见文殊之金刚歌》。舍利塔前,法王领万余僧俗至诚同发普贤行愿,文殊菩萨在空中显现身像。同时空中现出各种咒语、各色光圈、彩色祥云等瑞相。大众亲眼目睹了这些奇景。

法王带领众弟子在五台山住锡一百多天,为汉藏四众弟子传授了《七宝藏》等诸多显密深法。并且为了利益将来的众生,将许多伏藏品交付与护法神以种种方式隐藏于此圣地,待未来时机成熟有缘者来开取,那时将饶益无边汉地众生。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上师还在五台山建造了几百尊佛像,其中供奉在菩萨顶祖师殿中央的一尊莲师像,法王尤其重视。这尊莲师像的心口放了一尊小小的伏藏品莲师——此像由华智仁波切和麦彭仁波切亲自加持过,具有不可思议的加持力。列绕朗巴大师取出这尊莲师像时,佛像开口说:“我与莲师无二无别”。法王如意宝亲口预言:“如果我们能在菩萨顶塑一尊庄严的莲师像,同时在其它寺院也塑许多莲师像,以后无上密法就会在汉地广弘,并进而在全世界广弘,无量众生将得到解脱。”

4.日本、韩国与五台山文殊信仰的关系

文殊信仰向日本的传播

公元七世纪初至九世纪末约两个半世纪里,日本先后向唐朝派出十几次遣唐使团。向大唐学习求取内外经教及传戒,在这个过程中,唐密教法、文殊信仰等殊胜法流及汉唐文化大量传入日本。以传教大师最澄、弘法大师空海等日本留学僧为代表的“入唐八家”不畏艰难险阻,取得真经回国,把唐密的法流传到日本,后在日本渐渐发展为天台密教和真言密教两大流派,一千两百余年以来,传承不绝、兴盛不衰。而五台山作为当时密教、天台宗的教学中学,成为日本各宗入唐留学僧朝拜、巡礼的首选圣地,五台山文殊信仰也在日本普遍流传。

从历史上来看,日本与文殊菩萨亦有甚深因缘。日本佛教徒入唐时曾流播关于圣德太子为中国南岳慧思和尚托生转世的故事。南天竺僧菩提仙拿入日传戒谒见日本天皇时,也说了赴日前朝礼五台山的经历:(菩提)遥闻支那五台山文殊师利灵应,发本朝,驾小舟入唐,即等五台山,山中逢一老翁,问曰:“法师何之?”提曰:“山顶拜文殊。”翁曰:“文殊不在也,现托生日本国。”语已翁不见。提乃赴本朝。[7]这个故事暗示了日本天皇就是五台山文殊菩萨的化生。于是,为了寻日本佛教血脉之根,引进文殊信仰,日本“白璧天皇二十四年,遣二僧灵仙、行贺入唐,礼五台山学佛法。” [8]

编于公元810—823年的《日本灵异记》,也记述了“中国五台山文殊菩萨即日本国奈良时代僧人行基”的佛教传说。另有记载,灵仙与空海、最澄同时入唐,由宪宗皇帝赐予三藏称号,灵仙是入唐求法的日本僧人中最为杰出的人物之一,但遗憾的是过早圆寂于五台山南台灵境寺,未能达成求法回国的愿望。

天台宗继传教大师最澄之后,慈觉大师圆仁亦入唐十年,著有《入唐求法巡礼行记》,用日记体的形式详细记录了瞻礼五台山文殊菩萨的见闻,还著有《入唐新求圣教目录》,其中文殊类经典最多,以不空译籍为主,共十五部。圆仁还把《清凉山略传》在开成四年(839)带回日本。之后还有圆觉、慧萼、慧云、宗叡等入唐僧都曾追随灵仙足迹,朝礼五台,学修文殊信仰。

到宋代,前往五台山瞻仰文殊圣迹的有奝然、寂昭、成寻、戒觉等。奝然带回日本宋太宗所赐《开宝敕版大藏经》481函5048卷、新译经典41卷,回国后还向朝廷奏请在京都嵯峨爱宕山模仿五台山建造了五台山清凉寺。成寻著有《参天台五台山记》。

到五台山求法的日本僧人,还有宽建、宽补、超会、宽延、澄觉等。他们把五台山文殊信仰带回日本,使文殊信仰在日本生根、开花、结果。

日本有许多模仿五台山修建的寺院,如:兹贺县比睿山延历寺文殊楼、京都市嵯峨五台山清凉寺、京都府九世户天桥山智恩寺、高知县五台山金色院竹林寺等。

在日本国内有许多保存完好的“五台山文殊”佛像,呈现着当年“五台山文殊”造像盛行之历史。而“入唐八家”迎请珍藏于日本之文殊类经典仪轨多达80多部,在真言宗醍醐派经轨论疏秘记口诀之汇总《醍醐乳味钞》二十五卷中文殊法也多达40多个。

文殊信仰向韩朝的传播

韩朝的佛教,也是由我国传入的。从《广清凉传》的记载来看,千钵文殊在宋之前就传到了韩朝,密宗的影响也渗透到各个宗派中。

五台山文殊信仰在韩朝广为流传,来五台山朝拜求学的韩朝留学僧历史上也有很多,他们回国后大力弘扬文殊信仰,还仿效中国五台山,把本国的白头山大根脉也叫做五台山。

到中国五台山巡礼求法的著名韩朝僧人有:慧超、行寂、崇济、郎智等。其中,慧超还成为不空三藏“六哲”弟子之一。

三、五台山文殊信仰的多元与包容

五台山为汉藏佛教交融之处,是中国唯一一个青庙、黄庙交相辉映的佛教道场,汉、蒙、藏等民族在此和谐共处。

五台山之佛教寺院按传承不同,分为青庙和黄庙。青庙为汉传佛教寺院,僧侣大都为汉族,一般穿青灰色僧衣,称青衣僧。黄庙属于藏传佛教。五台山藏传佛教均属宗喀巴大师创立的格鲁派,信教喇嘛均穿黄衣,戴黄帽,称黄衣僧。明永乐年间,五台山始有青庙改成黄庙。清康熙时,敕令将罗睺寺、寿宁寺、三泉寺、玉花池、七佛寺、金刚窟、善财洞、普庵寺、台麓寺、涌泉寺等10寺改为黄庙。于是,青衣僧改为黄衣僧,汉喇嘛由此产生。五台山有黄庙8处,即菩萨顶、罗睺寺、广仁寺、万佛阁、镇海寺、广化寺、观音洞、上善财洞。

关于汉藏密教之融合,第十五世大宝法王噶玛巴有一则预言授记:

噶举派嘉察仁波切说,在第十五世大宝法王之时,曾有一不丹弟子送第十五世大宝法王一个日本的象牙雕刻,上刻佛陀成道故事。当时大宝法王看到这个象牙,听说有日本这么一个岛国,佛法非常兴盛,他当时非常惊讶,在这么遥远的一个地方佛法居然这么昌隆,因此他非常高兴,花了三天的时间修法诵经回向发愿,他授记说,在未来,如果日密(唐密传承)与藏密结合之时,世界上的佛教将会融合与兴盛。

结语

唐密是中国唐代汉传佛教的重要宗派之一,自印度传入大唐,在中华佛教史上曾写下辉煌的篇章,尤其是对国家的内外安定、民生安乐曾起到重要的作用。唐密也流传到了日本、韩国等国家和地区,千百年来慈悲护佑了各国人民。

尤其在五浊末世,准提法、药师法等佛陀特别为末法而传授的殊胜教法是利益众生最好的甘露妙药,而密宗教法中最殊胜的即身成就之捷径道,是救度众生解脱成佛之光明圣道。唐密重兴乃众生渴仰之福祉,实为三宝子弟理应肩荷之使命!

虽然,千百年来因历史原因,唐密教法在中华大地法流衰微,但并没有完全失传,更没有灭绝。在今天汉传的寺庙里,早课之首楞严咒、大悲咒、十小咒,晚课之蒙山施食,还有瑜伽焰口等都是真言密教的殊胜法要,许多唐密修法如秽迹金刚法、准提法等都传承了下来。

近百年来致力于唐密回传的仁人志士一直在作不懈的努力,念念不忘唐密法乳之恩的日本真言密教、天台密教诸高僧大德们也以手捧法流之姿真诚回应着当今华人佛子东渡求法的赤诚之心。唐密回传之内外因缘正在成熟。

当前,与唐密传承密切相关之汉传密教、日本密教(东密、台密)与藏传密教皆呈欣欣向荣之势,故知唐密之重兴在望。

五台山堪称佛教之第二圣地,其地位仅次于印度菩提金刚座。从开元三大士与五台山文殊信仰的密切关系可以看出,五台山曾经孕育滋养汉传密教达致鼎盛的历史渊源,五台山文殊信仰作为汉传密教的重要法流也随着唐密的东渡,在日、韩等国弘扬不衰。五台山文殊信仰对密教的弘扬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历史缔造的多元、融合与包容的佛教环境,更使得五台山具备了唐密重兴的殊胜因缘,愿密教的融合与昌隆使正法久住、广利众生。并祈愿唐密以五台山文殊道场为殊胜缘起,在中华大地弘扬重兴。

以上浅见,抛砖引玉,恳请各位高僧大德, 一起努力,以开放的心胸互相交流、学习,促使佛法的复兴,利益一切众生!

注解出处:
[1](唐)圆照,《代宗朝赠司空大辨正广智三藏和上表制集》卷三,《大正藏》第52册,第841页下。
[2](唐)圆照,《代宗朝赠司空大辨正广智三藏和上表制集》卷二,《大正藏》第52册,第837页中。
[3](宋)赞宁撰,范祥雍点校,《宋高僧传》,中华书局,1987年8月,第19页。
[4](唐)一行,《大毗卢遮那成佛经疏》,《大正藏》第39册,第635页中。
[5]《大正藏》第39册,第790页中。
[6](唐)吕向,《金刚智行记》,《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大正藏》第55册,第875页。
[7] 虎关师錬,元亨释书(新订增补国史大系):第31卷【M】。东京:吉川弘文馆.平成十二年(2000)。
[8] 脱脱,等,宋史·日本传【M】。北京:中华书局标点本.1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