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之旅

pilgrimages

首页 / 朝圣之旅/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访谈录
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访谈录

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访谈录 采访:妙净     编辑:孝华 8月23日晚上7点30分,我们来到大经堂观摩喇荣五明 […]

标签:
2015.11.01

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访谈录

采访:妙净     编辑:孝华

8月23日晚上7点30分,我们来到大经堂观摩喇荣五明佛学院期中考试的颁奖仪式,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亲自莅临颁奖。看到这里的四众弟子发菩提心精进修学,并以优异的成绩获奖,我们万分随喜赞叹。颁奖仪式结束之后,“新加坡一乘显密佛教中心参访团”留下来单独拜见了堪布仁波切,堪布仁波切接受了《一乘》记者的采访。

《一乘》:尊敬的堪布仁波切您好!非常感恩您接受我们的采访。今天我们终于来到了仰慕已久的喇荣五明佛学院,这里的很多上师包括法王如意宝、门措空行母以及诸多堪布、活佛都是我们的传承上师,大家对学院特别有信心。首先,能不能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法王如意宝当年创办佛学院的一些事迹和他老人家的功德,以便让我们后辈能深入地了解,生起更大的信心,利于大家的修行。

索达吉堪布:正如相关授记中所说,法王如意宝是莲花生大士的一个补处,是末法时代拯救这个世界的一位高僧大德。我们并不是站在是法王弟子的立场上讲的,而是站在一个客观公正的角度说的,他对当今佛教的复兴,包括教法和证法的弘扬,在这方面的贡献有目共睹,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当年法王创办佛学院的时候只有32人,三十多年后变成了世界上公认的最大佛学院,如果他没有巨大的弘法力量,一般人是无法想象的。我们且不说他前世的修证成果,即使是今生中他所创办的佛学院的规模、教化弟子的这些教言、弘法利生的精神,都是这个时代中很多人难以相比的。虽然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有许许多多的高僧大德,但我认为法王如意宝是非常特殊的一位。他的加持力,他摄受众生的怀业自在,还有他刚好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在藏地的佛教受到灭顶之灾、奄奄一息时可以说是起到了起死回生的作用,大家稍加思维就应该明白其中的缘起和意义。

法王圆寂以后佛学院的发展,大家是可以看到的。如今藏地很多寺院的出家人越来越少,但在佛学院,出家人减少得不是很明显。虽然我们也希望能尽量少一些人,因为规模太大很难管理,但这背后有一种吸引力,很难以控制。除了我们肉眼看不到、分别念测不到的一些加持,还有法王的愿力,他弘扬佛法的一种缘起,所以这一点我们也需要思考。

《一乘》:就像刚刚您提到的“文革”结束时藏地的佛法几乎是一片废墟,法王如意宝能在这样的情况下竖起正法的法幢,有人把这段历史称为藏传佛教的再弘时期,堪比当年莲师入藏的前弘时期和阿底峡尊者的后弘时期。法王如意宝虽然示现上已经圆寂,但就像您说的,佛学院的弘法利生事业越来越广大,您认为是什么原因使法王如意宝能承办这么伟大的事业?

索达吉堪布:法王如意宝当年若没有担起这样一个如来家业,的确藏传佛教会面临着极大的危险。因为那个时候,高僧大德有些圆寂了,有些离开了家园,致使年轻一代不知道佛法到底是什么样,佛教是什么样。在这非常关键的时刻,法王披上了勇猛的铠甲,重新树立佛教法幢,他所承受的一切,是非常难以想象的。当今世间人心非常散乱、浮躁,他能给大家留下这些甘露般的正法,这背后有一个特别强大的力量。

早在一两百年前,还有七八十年前,很多大德就预言法王如意宝是莲花生大士的化身,这方面有明确的文字记载。我自己分别念比较重,学过逻辑、因明,不容易相信各种预言。但有时候独自思考,对于法王的这些授记,我还是非常相信。比如,两百多年前菩提金刚授记说,法王是莲花生大士的化身,喇荣山谷将聚集众多的四众弟子,把显宗和密宗的教法弘传于世界,凡与法王结缘的众生都将往生极乐世界……如今这些已一一应验,所以我觉得,法王应该是莲花生大士的化身,或者是莲花生大士的特殊加持融入内心的一位大德。以这样一个身份来人间度化,才有这样的力量。否则,一般世间的伟人或名人,可能在世时受万人敬仰,事业极其广大,一旦离开了人间,事业也会由此而消失。但法王圆寂之后,他的愿力使我们仍在不断续佛慧命,弘法利生的事业日益广大,这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加持,也是诸佛菩萨怀业自在、任运自成的一种表现。

《一乘》:当今世界,佛教传承有很多,有时候各派之间会有互相诽谤、诋毁的情况。对于这样的情况,法王如意宝在《怀业时语》中曾说:“切莫偏袒执着各宗派,造下毁坏自他舍法业,修持有缘本尊之法门,净观一切他宗我心语。”能不能请您就这个偈颂给我们开示一下,谈谈对佛教各大教派相处之道的看法。

索达吉堪布:法王的这个教言告诉我们:在建立自己的教派时,如果诋毁别人的教派,很可能造下弥天大罪。每一个教派的存在,都有其特定的历史和因缘,不管你选择哪一个,所修的本尊法门跟自己有缘就可以。比如说,藏传佛教中有格鲁派、萨迦派、宁玛派、噶举派等,每个教派的本尊修法显现上有所不同,但只要跟你有一种特殊的缘分,你就可以接受,没必要改变。你若学某个教派的法,那就好好学,但同时也不能排斥其他派。

其实,我们选择哪一个教派,只说明自己与它有缘。我上师如果是格鲁派的,我就学格鲁派的法;我上师如果是汉地净土宗的,我就学净土宗的法。但在此基础上,要掌握分寸,不能认为自己的教派最如法,对其他教派嗤之以鼻,乃至排斥,这是非常不合理的。法王的意思就是说,对其他教派也要观清净心。

不单是观清净心,还要有一种包容心去学习。如果你的见解和行为已经稳固,那不妨看看其他教派、其他宗教,甚至是非宗教的很多知识,这对建立自宗很有帮助。人类不同的见解之间,求同存异、互相学习、互相理解很重要。法王就是在提醒我们,不要在见解上争执不息。正是法王当年的这些教导,藏地历史上法师与法师之间、教派与教派之间的冲突,和一些不好的现象,从此就结束了。

在我们佛学院,不光是口头上这样提倡,而且发自内心地对其他教派观清净心。如果你想学修其他法门,我们也会给与很大的学习空间,非常自由。只有包容心越来越大,身边的朋友才会越来越多,否则,心太狭隘,对不同的事物一概排斥、不承许,那自己的空间也会越来越小,这是一种自然规律。

我年轻时在这方面没有太多思考,后来越来越感到:法王当年哪怕是一句话,也给后人留下了非常珍贵的思想,特别适合这样一个时代。否则,我自认为是藏传佛教的,对汉传佛教、南传佛教都非常排斥,那自己的空间就会越来越小。如果佛教各大教派不团结、不和合,佛教也没办法弘扬。

当然,我们也不能因为包容,就失去了自己教派的主导思想。今天跟这个合在一起,明天跟那个合在一起,恐怕也不是有智慧的行为。既要包容,也要有原则,这其中的微妙关系需要好好分析。

《一乘》:佛学院每年举办的四大法会:持明法会、金刚萨埵法会、普贤云供法会和极乐法会,我们“一乘”也组织道友们积极地参与共修。请您开示一下,这样共修有哪些是需要注意的?

索达吉堪布:现在是网络时代,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没有隔阂,不管是大海这边、大海那边,或是高山这边、高山那边,只要有一个共同的心愿,依靠一些便利手段就可以完成。所以,佛学院的法会基本都在网上同步直播,给大家提供一个比较方便的平台。

无论是参加法会,还是行持放生、供灯等善法,对此我们都很随喜,但在这个过程中,大家一定要注意:若有人借此平台以各种名义募款、化缘,我们佛学院是反对的。

即使你在当地做一些善行,每笔款项最好也要有明确的账目记录。我们佛学院的原则就是不介入金钱经济,纯粹是佛教的共修,这是再三强调的。否则,佛学院很大,各方面的发心人员很多,这其中有非常好的善心人士,用真诚的心做功德,但也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混进来,以前就发生过一些情况。所以,大家应时时用一种清醒的智慧来观察,在各地做善事时,也要用一颗纯正的心去做。这些道理,老的佛教徒都明白,但新来的不一定懂,希望大家能坚持这个原则和传统,这一点很重要。

《一乘》:现在很多居士在学习佛法时,往往处理不好工作、生活,包括跟家人的关系,相信您对这种现象也很了解。请问,在这样的时代中,在家居士应如何处理好佛法修行和生活、工作的关系呢?

索达吉堪布:有些人以前没有信仰,遇到佛法之后,有一种冲动,在冲动下所做的抉择,就不一定很明智。所以,刚开始学佛或者修行,不能太冲动,学佛是一件长远的事,甚至,是生生世世的事。

作为一个在家居士,如果处理不好与单位、家人、朋友的关系,对你造成的违缘是极大的。因为这是你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若没有安排好,你就不会有自由,学佛也一定会受影响。

有些人没有学佛时,特别执著孩子、爱人、父母,经常围着他们团团转,但学了佛之后,又把他们抛之脑后、不闻不问,这都不是很好,太极端。跟家人的关系,要想尽一切办法平衡,因为你的心是无常的,过了两三年,对佛教的信心淡了,跟家人的关系又闹僵了,那时就一无所有了。所以,学佛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不能得罪自己的家人,否则,等你学佛的兴趣不那么强烈了,可能想回家也进不了门了。

真正成功的修行人,会把里里外外的事情都处理好。感情也好,生活也好,工作也好,都照顾得比较周到,此外再拿出一部分时间,就可以用来学佛。学佛过后,你可能觉得以前的生活方式很无聊,这个时候需要一种安忍、需要善巧方便,至少不得罪家人,不影响工作,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的闻思修行也不受影响。

其实你最了解自己身边的人,只要肯动脑筋,就知道用什么语言可以说服他,一定要照顾到他最脆弱的点。否则,你不理他,不给他打电话,甚至狠狠地骂他、经常吵架,他带来的违缘就会很大;如果你修忍辱,经常关心他、体谅他,他也会给你提供更多顺缘。所以,有时候不一定用强硬措施,太强硬了,自己反而会变成弱者。

《一乘》:现代社会物质越来越发达,网络也很发达,但是现代人分别念炽盛,对佛法抱着怀疑、将信将疑的态度,我们也关注到您近几年在各大高校演讲,并受邀前往欧美等高校,特别对知识分子去弘扬佛法,您也参办论坛、研讨会,出版畅销书籍,办学校,参与慈善事业,还用微博、微信这样现代化的手段来弘扬佛法,好像和传统的高僧大德弘扬佛法的方式不太一样,您是不是认为在现代这样的背景下,用现代化的方式方法更能让众生接受佛法呢?

索达吉堪布:我所传播的佛法内容,跟传统的佛教老师讲的,可能没有很大差别。但我们生长在21世纪,信息爆炸化的特殊时代,大多数人沉迷在这样的环境中,如果不用网络、微信、微博这些媒介,就很难利益更多众生。其实,我对网络、微博并不是特别有兴趣,看这些对眼睛不好,无意义的信息也会成为散乱之因,但是没办法,对于这个时代的弘法工具,有时候也不能不用。

我跟高校师生、知识分子有一些交往,也没有特意联系。作为一个佛教徒,弘扬佛法是随缘的,只要有人请,不管是什么样的人,贫穷也好,高贵也好,我都尽量去。但如果没有因缘,也不会强求。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缘起,慢慢就走到了今天。以前我曾开玩笑说,想用佛法帮助政、商、学等不同领域的人,比如出版几本书、出去做些交流,希望能对他们起到一些作用。尤其是高校,我希望可以圆满100所大学讲座。不过,我当时发愿时,不要说去大学,连中学和小学也没人请。后来可能是因缘成熟了吧,个别学校让我去讲,讲完之后,就有越来越多的学校请我,这也是一种发愿吧,我随缘去。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这样交流还是很有意义,如果一个老师重视传统文化,他身边的很多学生就会受到影响。其实,现在的学生有各种苦恼,只要老师稍微指点一下,对学生的帮助特别大。等这些学生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时,就会成为时代的主人,他们年轻时受到的正面影响,对自己的生活、对将来的社会,都会起到正面的作用。

所以,后来我对去学校越来越有兴趣。不但想去学校,更想去监狱等很多地方。

总之,我的原则比较随缘。虽然今天在这里讲,明天去那里讲,白天晚上一直坐飞机,飞来飞去,有时候也比较累,但一想到佛法可以帮到这么多人,自己活在这个世上,依靠有漏的臭皮囊能做一点点,也是可以的。

我也相信,佛法的未来需要大家努力。虽然一方面人心比较复杂,很难用佛法来调化;但另一方面,很多年轻人非常有善根,很多中年人也经历过不少事情,所以懂得佛法的珍贵,就愿意接受它。尤其人在特别痛苦时,佛法就像清凉的雨水,可以熄灭各种情绪的烦躁。为什么那么多人听了佛法之后,真正有一种收获?就是因为他们用得上。如今大多数人比较现实,不讲历史,不讲传统,只讲对自己有没有用,如果有用,就感兴趣。现在,世人的欲望比较大,竞争心、攀比心特别强,佛教的理论知识和修行次第无疑可以化解身心疲劳,让人们得到真实的利益。因此,在这个时代,有这么多人对佛法感兴趣,也是一种殊胜的因缘吧。

《一乘》:非常感恩您的智慧开示。最后祝愿堪布仁波切法体安康、法轮常转、长久住世!

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访谈录

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访谈录

2015.11.01

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访谈录

采访:妙净     编辑:孝华

8月23日晚上7点30分,我们来到大经堂观摩喇荣五明佛学院期中考试的颁奖仪式,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亲自莅临颁奖。看到这里的四众弟子发菩提心精进修学,并以优异的成绩获奖,我们万分随喜赞叹。颁奖仪式结束之后,“新加坡一乘显密佛教中心参访团”留下来单独拜见了堪布仁波切,堪布仁波切接受了《一乘》记者的采访。

《一乘》:尊敬的堪布仁波切您好!非常感恩您接受我们的采访。今天我们终于来到了仰慕已久的喇荣五明佛学院,这里的很多上师包括法王如意宝、门措空行母以及诸多堪布、活佛都是我们的传承上师,大家对学院特别有信心。首先,能不能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法王如意宝当年创办佛学院的一些事迹和他老人家的功德,以便让我们后辈能深入地了解,生起更大的信心,利于大家的修行。

索达吉堪布:正如相关授记中所说,法王如意宝是莲花生大士的一个补处,是末法时代拯救这个世界的一位高僧大德。我们并不是站在是法王弟子的立场上讲的,而是站在一个客观公正的角度说的,他对当今佛教的复兴,包括教法和证法的弘扬,在这方面的贡献有目共睹,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当年法王创办佛学院的时候只有32人,三十多年后变成了世界上公认的最大佛学院,如果他没有巨大的弘法力量,一般人是无法想象的。我们且不说他前世的修证成果,即使是今生中他所创办的佛学院的规模、教化弟子的这些教言、弘法利生的精神,都是这个时代中很多人难以相比的。虽然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有许许多多的高僧大德,但我认为法王如意宝是非常特殊的一位。他的加持力,他摄受众生的怀业自在,还有他刚好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在藏地的佛教受到灭顶之灾、奄奄一息时可以说是起到了起死回生的作用,大家稍加思维就应该明白其中的缘起和意义。

法王圆寂以后佛学院的发展,大家是可以看到的。如今藏地很多寺院的出家人越来越少,但在佛学院,出家人减少得不是很明显。虽然我们也希望能尽量少一些人,因为规模太大很难管理,但这背后有一种吸引力,很难以控制。除了我们肉眼看不到、分别念测不到的一些加持,还有法王的愿力,他弘扬佛法的一种缘起,所以这一点我们也需要思考。

《一乘》:就像刚刚您提到的“文革”结束时藏地的佛法几乎是一片废墟,法王如意宝能在这样的情况下竖起正法的法幢,有人把这段历史称为藏传佛教的再弘时期,堪比当年莲师入藏的前弘时期和阿底峡尊者的后弘时期。法王如意宝虽然示现上已经圆寂,但就像您说的,佛学院的弘法利生事业越来越广大,您认为是什么原因使法王如意宝能承办这么伟大的事业?

索达吉堪布:法王如意宝当年若没有担起这样一个如来家业,的确藏传佛教会面临着极大的危险。因为那个时候,高僧大德有些圆寂了,有些离开了家园,致使年轻一代不知道佛法到底是什么样,佛教是什么样。在这非常关键的时刻,法王披上了勇猛的铠甲,重新树立佛教法幢,他所承受的一切,是非常难以想象的。当今世间人心非常散乱、浮躁,他能给大家留下这些甘露般的正法,这背后有一个特别强大的力量。

早在一两百年前,还有七八十年前,很多大德就预言法王如意宝是莲花生大士的化身,这方面有明确的文字记载。我自己分别念比较重,学过逻辑、因明,不容易相信各种预言。但有时候独自思考,对于法王的这些授记,我还是非常相信。比如,两百多年前菩提金刚授记说,法王是莲花生大士的化身,喇荣山谷将聚集众多的四众弟子,把显宗和密宗的教法弘传于世界,凡与法王结缘的众生都将往生极乐世界……如今这些已一一应验,所以我觉得,法王应该是莲花生大士的化身,或者是莲花生大士的特殊加持融入内心的一位大德。以这样一个身份来人间度化,才有这样的力量。否则,一般世间的伟人或名人,可能在世时受万人敬仰,事业极其广大,一旦离开了人间,事业也会由此而消失。但法王圆寂之后,他的愿力使我们仍在不断续佛慧命,弘法利生的事业日益广大,这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加持,也是诸佛菩萨怀业自在、任运自成的一种表现。

《一乘》:当今世界,佛教传承有很多,有时候各派之间会有互相诽谤、诋毁的情况。对于这样的情况,法王如意宝在《怀业时语》中曾说:“切莫偏袒执着各宗派,造下毁坏自他舍法业,修持有缘本尊之法门,净观一切他宗我心语。”能不能请您就这个偈颂给我们开示一下,谈谈对佛教各大教派相处之道的看法。

索达吉堪布:法王的这个教言告诉我们:在建立自己的教派时,如果诋毁别人的教派,很可能造下弥天大罪。每一个教派的存在,都有其特定的历史和因缘,不管你选择哪一个,所修的本尊法门跟自己有缘就可以。比如说,藏传佛教中有格鲁派、萨迦派、宁玛派、噶举派等,每个教派的本尊修法显现上有所不同,但只要跟你有一种特殊的缘分,你就可以接受,没必要改变。你若学某个教派的法,那就好好学,但同时也不能排斥其他派。

其实,我们选择哪一个教派,只说明自己与它有缘。我上师如果是格鲁派的,我就学格鲁派的法;我上师如果是汉地净土宗的,我就学净土宗的法。但在此基础上,要掌握分寸,不能认为自己的教派最如法,对其他教派嗤之以鼻,乃至排斥,这是非常不合理的。法王的意思就是说,对其他教派也要观清净心。

不单是观清净心,还要有一种包容心去学习。如果你的见解和行为已经稳固,那不妨看看其他教派、其他宗教,甚至是非宗教的很多知识,这对建立自宗很有帮助。人类不同的见解之间,求同存异、互相学习、互相理解很重要。法王就是在提醒我们,不要在见解上争执不息。正是法王当年的这些教导,藏地历史上法师与法师之间、教派与教派之间的冲突,和一些不好的现象,从此就结束了。

在我们佛学院,不光是口头上这样提倡,而且发自内心地对其他教派观清净心。如果你想学修其他法门,我们也会给与很大的学习空间,非常自由。只有包容心越来越大,身边的朋友才会越来越多,否则,心太狭隘,对不同的事物一概排斥、不承许,那自己的空间也会越来越小,这是一种自然规律。

我年轻时在这方面没有太多思考,后来越来越感到:法王当年哪怕是一句话,也给后人留下了非常珍贵的思想,特别适合这样一个时代。否则,我自认为是藏传佛教的,对汉传佛教、南传佛教都非常排斥,那自己的空间就会越来越小。如果佛教各大教派不团结、不和合,佛教也没办法弘扬。

当然,我们也不能因为包容,就失去了自己教派的主导思想。今天跟这个合在一起,明天跟那个合在一起,恐怕也不是有智慧的行为。既要包容,也要有原则,这其中的微妙关系需要好好分析。

《一乘》:佛学院每年举办的四大法会:持明法会、金刚萨埵法会、普贤云供法会和极乐法会,我们“一乘”也组织道友们积极地参与共修。请您开示一下,这样共修有哪些是需要注意的?

索达吉堪布:现在是网络时代,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没有隔阂,不管是大海这边、大海那边,或是高山这边、高山那边,只要有一个共同的心愿,依靠一些便利手段就可以完成。所以,佛学院的法会基本都在网上同步直播,给大家提供一个比较方便的平台。

无论是参加法会,还是行持放生、供灯等善法,对此我们都很随喜,但在这个过程中,大家一定要注意:若有人借此平台以各种名义募款、化缘,我们佛学院是反对的。

即使你在当地做一些善行,每笔款项最好也要有明确的账目记录。我们佛学院的原则就是不介入金钱经济,纯粹是佛教的共修,这是再三强调的。否则,佛学院很大,各方面的发心人员很多,这其中有非常好的善心人士,用真诚的心做功德,但也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混进来,以前就发生过一些情况。所以,大家应时时用一种清醒的智慧来观察,在各地做善事时,也要用一颗纯正的心去做。这些道理,老的佛教徒都明白,但新来的不一定懂,希望大家能坚持这个原则和传统,这一点很重要。

《一乘》:现在很多居士在学习佛法时,往往处理不好工作、生活,包括跟家人的关系,相信您对这种现象也很了解。请问,在这样的时代中,在家居士应如何处理好佛法修行和生活、工作的关系呢?

索达吉堪布:有些人以前没有信仰,遇到佛法之后,有一种冲动,在冲动下所做的抉择,就不一定很明智。所以,刚开始学佛或者修行,不能太冲动,学佛是一件长远的事,甚至,是生生世世的事。

作为一个在家居士,如果处理不好与单位、家人、朋友的关系,对你造成的违缘是极大的。因为这是你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若没有安排好,你就不会有自由,学佛也一定会受影响。

有些人没有学佛时,特别执著孩子、爱人、父母,经常围着他们团团转,但学了佛之后,又把他们抛之脑后、不闻不问,这都不是很好,太极端。跟家人的关系,要想尽一切办法平衡,因为你的心是无常的,过了两三年,对佛教的信心淡了,跟家人的关系又闹僵了,那时就一无所有了。所以,学佛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不能得罪自己的家人,否则,等你学佛的兴趣不那么强烈了,可能想回家也进不了门了。

真正成功的修行人,会把里里外外的事情都处理好。感情也好,生活也好,工作也好,都照顾得比较周到,此外再拿出一部分时间,就可以用来学佛。学佛过后,你可能觉得以前的生活方式很无聊,这个时候需要一种安忍、需要善巧方便,至少不得罪家人,不影响工作,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的闻思修行也不受影响。

其实你最了解自己身边的人,只要肯动脑筋,就知道用什么语言可以说服他,一定要照顾到他最脆弱的点。否则,你不理他,不给他打电话,甚至狠狠地骂他、经常吵架,他带来的违缘就会很大;如果你修忍辱,经常关心他、体谅他,他也会给你提供更多顺缘。所以,有时候不一定用强硬措施,太强硬了,自己反而会变成弱者。

《一乘》:现代社会物质越来越发达,网络也很发达,但是现代人分别念炽盛,对佛法抱着怀疑、将信将疑的态度,我们也关注到您近几年在各大高校演讲,并受邀前往欧美等高校,特别对知识分子去弘扬佛法,您也参办论坛、研讨会,出版畅销书籍,办学校,参与慈善事业,还用微博、微信这样现代化的手段来弘扬佛法,好像和传统的高僧大德弘扬佛法的方式不太一样,您是不是认为在现代这样的背景下,用现代化的方式方法更能让众生接受佛法呢?

索达吉堪布:我所传播的佛法内容,跟传统的佛教老师讲的,可能没有很大差别。但我们生长在21世纪,信息爆炸化的特殊时代,大多数人沉迷在这样的环境中,如果不用网络、微信、微博这些媒介,就很难利益更多众生。其实,我对网络、微博并不是特别有兴趣,看这些对眼睛不好,无意义的信息也会成为散乱之因,但是没办法,对于这个时代的弘法工具,有时候也不能不用。

我跟高校师生、知识分子有一些交往,也没有特意联系。作为一个佛教徒,弘扬佛法是随缘的,只要有人请,不管是什么样的人,贫穷也好,高贵也好,我都尽量去。但如果没有因缘,也不会强求。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缘起,慢慢就走到了今天。以前我曾开玩笑说,想用佛法帮助政、商、学等不同领域的人,比如出版几本书、出去做些交流,希望能对他们起到一些作用。尤其是高校,我希望可以圆满100所大学讲座。不过,我当时发愿时,不要说去大学,连中学和小学也没人请。后来可能是因缘成熟了吧,个别学校让我去讲,讲完之后,就有越来越多的学校请我,这也是一种发愿吧,我随缘去。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这样交流还是很有意义,如果一个老师重视传统文化,他身边的很多学生就会受到影响。其实,现在的学生有各种苦恼,只要老师稍微指点一下,对学生的帮助特别大。等这些学生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时,就会成为时代的主人,他们年轻时受到的正面影响,对自己的生活、对将来的社会,都会起到正面的作用。

所以,后来我对去学校越来越有兴趣。不但想去学校,更想去监狱等很多地方。

总之,我的原则比较随缘。虽然今天在这里讲,明天去那里讲,白天晚上一直坐飞机,飞来飞去,有时候也比较累,但一想到佛法可以帮到这么多人,自己活在这个世上,依靠有漏的臭皮囊能做一点点,也是可以的。

我也相信,佛法的未来需要大家努力。虽然一方面人心比较复杂,很难用佛法来调化;但另一方面,很多年轻人非常有善根,很多中年人也经历过不少事情,所以懂得佛法的珍贵,就愿意接受它。尤其人在特别痛苦时,佛法就像清凉的雨水,可以熄灭各种情绪的烦躁。为什么那么多人听了佛法之后,真正有一种收获?就是因为他们用得上。如今大多数人比较现实,不讲历史,不讲传统,只讲对自己有没有用,如果有用,就感兴趣。现在,世人的欲望比较大,竞争心、攀比心特别强,佛教的理论知识和修行次第无疑可以化解身心疲劳,让人们得到真实的利益。因此,在这个时代,有这么多人对佛法感兴趣,也是一种殊胜的因缘吧。

《一乘》:非常感恩您的智慧开示。最后祝愿堪布仁波切法体安康、法轮常转、长久住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