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述集锦

words-collections

首页 / 论述集锦/直揭密法成就要诀,你看出来了吗? (上)
直揭密法成就要诀,你看出来了吗? (上)

农历三月十六是准提佛母圣诞,一乘连载智广阿阇黎准提论著,......

标签:
2017.04.11

天台圆教和准提密法的融合

——《准提三昧行法》研究

摘要
中国天台宗历来有教观并重、显密圆融的传统,甚至中国天台宗传承到日本之后,其创立者最澄更加突出了密教的特色,形成了天台密教——台密。

本文以《准提三昧行法》为对象,从天台宗圆教的角度对准提密法进行了特殊的诠释。《准提三昧行法》在诸多准提密法的传承中,形成了一个独具一格的修法流派,值得我们去探究、实践。

关键词
天台宗 圆教 准提密法 融合

作者简介
智广,一乘显密佛教中心(新加坡、澳洲)指导上师,日本真言宗、天台宗传法灌顶阿阇梨。

简介详见:http://www.estbc.org/?p=24

正文目次

一      天台宗与密法的渊源关系
二      天台密法的特点
三      天台圆教和准提密法融合的典范——《准提三昧行法》
四      《准提三昧行法》与《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修法之比较[1]
五      结论

一 、天台宗与密法的渊源关系
天台宗的优良传统就是教观并重、显密圆融。教与观都非常齐全完备。而且,天台宗高祖龙树菩萨、慧思大师、智者大师、性澄大师、四明知礼大师、灵峰蕅益大师、天溪受登大师等很多高僧大德都是显密融合一体而修持的。以最澄大师为创教祖师的日本天台宗更是以“台密”为名,充分体现了天台宗与密教融合的特点。

首先,天台宗最主要的所依经典是《妙法莲华经》。此经特点就是一乘了义、纯圆独妙、显密具足。

《妙法莲华经》是否具足金刚乘密法的内容呢?

宋金银书画《妙法莲华经》

《法华经述要》[1]中记载:
此法华经,为释尊七十二岁以来八年间之说法,故此经之原本,因之亦颇浩繁,如《法华传》云:“八载结集之文,尚充一由旬城,若广结集,无所容受。”……

同传又云:“西方相传,佛说法华,有不可说品,品有多偈。”

又法华经之异译本《萨昙芬陀利经》中云:“佛在四辈弟子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中,说萨昙芬陀利(此云法华),无央数偈。”

由此以观,《法华经》之原本,也是汪洋浩瀚,绝非如中土传译之七卷本(罗什译之《妙法莲华经》,法护译之《正法华经》),或十卷本(阇那崛多,达磨笈多共译之《添品法华经》)之数也。在如来最初成道三七日中所说之《华严经》,其略本译出,尚为六十卷或八十卷,四十卷等,又最后双林一日一夜中所说之《涅槃经》,尚译出为四十卷或三十六卷,今此历八年之久以说之本经,故绝非仅七卷或十卷可知。

然而译此经者,不能以一己之私意,而节略“一由旬城”之梵本也。盖当日所流行于印度者,即已为全部《法华》之略本,而非其广本,至传来中土,实亦此经之略本,故仅有七卷或十卷耳。

……又本经之广本中,多真言陀罗尼印契仪轨等,如不空译之《成就妙法莲华经王瑜伽观智仪轨》卷一,及《法华十罗刹法》卷一等者,即其一部分也。

夫《华严经》,有恒本、大本、上本、中本、下本等之十类,又如《大日经》,亦有常恒本、分流本之二种,而此《法华经》之原本,则亦有常恒本、大本、广本、略本之四本焉。

常恒本,即十方三世不断常说之《法华经》是也。如《法华经·如来寿量品》云:“我常在此娑婆世界,说法教化,亦于余处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导利众生。”

又同品偈云:“无量百千万,亿载阿僧祇,常说法教化,无数亿众生,令入于佛道,尔来无量劫,为度众生故,方便现涅槃,而实不灭度,常住此说法。”

大本,谓往昔大通智佛之《法华经》,有恒河沙偈(化城喻品),威音王佛之《法华经》,有二十千万亿偈(常不轻品);宿王智佛之《法华经》,有八百千万亿那由他甄迦罗频婆罗阿閦婆等偈(药王品),今释尊有无央数偈(《萨昙芬陀利经》),此皆大本之《法华经》也。

广本,谓即佛弟子结集所成之一由旬城之梵本是也。此广本之全部,今何处,尚不可知,然有谓与诸大乘经共藏龙宫去。

略本,即于前一由旬城之广本中,节略而成者,即今流行世间之《正法华》《妙法华》等经之原本也。

所以,广义《法华经》,包含《妙法莲华曼荼罗经》《成就妙法莲华经王瑜伽观智仪轨》等,在这些经轨中完全具足曼荼罗(坛城)、灌顶以及修法仪轨,故当属密法。

此笔者曾专门请教过喇荣五明佛学院慈诚罗珠大堪布,堪布云:具足灌顶,即属密法。

天台宗的历代传承祖师、高僧大德中有许多都是显密圆融的成就者。

天台宗高祖龙树菩萨本身就是唐密之初祖,同时又是印度金刚乘无上密法大手印八十四大成就者之一。其具体事迹可以参看唐密之祖师传记与《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传》。

龙树菩萨

而且,在准提密法的传承中,龙树菩萨也有很重要的地位。

准提密法中不可或缺的著名祈请文:“稽首皈依苏悉帝,头面顶礼七俱胝,我今称赞大准提,唯愿慈悲垂加护。”就是龙树菩萨亲自撰写的,用来祈请准提佛母降临坛场,加持行者。诚心念诵此首偈语,准提佛母及其各部护法圣众,就会立刻受请降临。

又龙树《持准提明藏偈》[2]云:

常以大慈悲,调伏诸众生,成福功德海,是故我赞礼。

真如纯一理,离欲坏诸趣,利生住寂静,是故我赞礼。

坚固持净戒,证入解脱门,住最功德刹,是故我赞礼。

准提功德聚,寂静心常持,一切诸大难,无能侵害者,

天上及人间,受福如佛等,遇此如意宝,定获大菩提。

这也是准提密法中非常著名的赞叹偈颂。

当时法身大日如来把所传承下来的密法藏在南天竺一个隐秘的铁塔中交付给金刚萨埵;后龙树菩萨就用法力以芥子打开南天竺铁塔拜见金刚萨埵,金刚萨埵就将所有密法传承给龙树菩萨。龙树菩萨是密藏的传持者。龙树菩萨深通准提大法,后来示现证初地欢喜地菩萨果位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其实龙树菩萨本身早已成佛,佛号是“妙云相如来”,亦名“妙云自在王如来”。

天台宗三祖慧思大师则修习方等忏法达七年之久,智者大师也久修方等忏法。智者大师门人灌顶所撰的《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中记载:

“年十有八……仍摄以北度诣慧旷律师,兼通《方等》,故北面事焉。后诣大贤山,诵《法华经》《无量义经》《普贤观经》,历涉二旬,三部究竟。进修方等忏,心净行勤,胜相现前……时有慧思禅师,武津人也,名高嵩岭,行深伊洛。十年常诵,七载方等,九旬常坐,一时圆证。”

智者大师曾系统整理编撰了慧旷、慧思等大师所传承的许多修法,《法华三昧忏仪》《请观音经忏法》《金光明忏法》《方等三昧行法》(《方等忏法》)等。其中,《请观音经忏法》《方等三昧行法》(《方等忏法》)都属于密咒的修法。

《方等忏法》即《方等三昧忏法》,是依《大方等陀罗尼经》所制立之三昧行法。智顗曾作《方等三昧行法》(简称《方等行法》,《大正藏》册46,页943-948),后亦纳入《摩诃止观》“四种三昧”的“半行半坐三昧”修法中。具体的修行方法是:于闲静之处严治道场,奉请二十四尊像,延请娴熟毗尼之戒师,受持二十四戒及陀罗尼咒。每日洁净衣衫,三时沐浴,长斋七日。日日三请三宝,供养礼拜,以虔敬心,陈悔罪咎,诵持咒语,旋绕一百二十匝,一旋一咒;旋绕持咒毕,却坐思惟,观实相中道之正空。观讫,又起而旋咒;旋咒竟,复却坐思惟,如是反复修持。(智顗,《摩诃止观》卷2上,《大正藏》册46,页13中。北凉‧法众译,《大方等陀罗尼经》,《大正藏》册21,页641上-661 上。)

所以,慧思大师与智者大师,除了读诵《妙法莲华经》等经典以外,最主要修持的就是密法——方等忏法,而且都是因此而“胜相现前”“一时圆证”,获得一定的成就。

智者大师还将天台宗止观修持的方法总结为四种三昧,即:常坐、常行、半行半坐、非行非坐。包括了汉传佛教中般若空观、法华一乘实相观、坐禅、念佛和忏悔等各种修行法门,因而被认作是天台宗的精髓。从藏传佛教金刚乘的角度来看,天台圆教的见地、《摩诃止观》四种三昧的修法也包含了甚深密咒的修持以及部分无上密法大手印、大圆满的修法内容。


智者大师和四明知礼大师(又称四明法智尊者)

到了北宋初年,佛教得到朝廷的重视,天台教典也从高丽回传本国。有知礼大师和遵式大师等复兴本宗,遂使天台宗修持方法,在实践操作方面有了不少改观。

四明知礼大师一生精进弘法,非讲即禅。除了研讲天台教观和持戒修观之外,其主要的修行方法,如《佛祖统纪》卷八[3]说:

“修法华忏,三七期五遍;光明忏,七日期二十遍;弥陀忏,七日期五十遍;请观音忏,七七期八遍;大悲忏,三七期十遍。结十僧修法华忏,长期三年;十僧修大悲忏,三年。然三指供佛。造弥陀、观音、势至、普贤、大悲天台祖师像,二十躯。印写教乘,满一万卷……”

其中“请观音忏、大悲忏”等忏法都属于密法。而且,在修持当中与“实相”相应,每一种忏法的中心都是以“观心”为关键所在。

此外,知礼大师撰《千手千眼大悲心咒行法》一卷[4],更加明白地告诉世人,这是他从少年的时候就已经能够口诵了,及至修学天台教观之后,方知可以作成专门“观慧、事仪”,所以就建立这种忏仪,并且指出这是属于四种三昧之一“随自意三昧”的行法。如他说:

“此大陀罗尼,忝自髫年便能口诵,且罔谙持法。后习天台教观,寻其经文,观慧事仪足可行用,故略出之,诚堪自轨。……若据此经,不制专坐,唯行及以相半,亦非纵任三性,于中觉察,而令三七日依法诵持。盖随自意中,依经行法也。”

这就把“随自意三昧”的操作更加具体化了,但他并不是说随自意三昧必须这样修习,而是说明了这种“大悲忏”可以判属于随自意的范围之内,这就应了湛然大师的“四种三昧摄一切行”的指导思想。

这个大悲忏法的修习方法,分为十个部分:一严道场、二净三业、三结界、四修供养、五请三宝诸天、六赞叹申诚、七作礼、八发愿持咒、九忏悔、十修观行,并以“法华三昧补助观想,注于事仪之下”。由此可知,本忏仪还融摄了法华三昧的内容在里面。

遵式大师作为知礼大师的同门法兄弟,并为宋朝复兴天台的两位主要高僧。知礼大师主要是在对天台思想义理方面的巨大贡献,而遵式大师则着重于实践方法上的卓越成就,成为北宋初年对于天台教学重新整合的完美体现,使“教观双美”的特色以全新的面貌屹立于佛教社会当中。故有“慈云忏主”之尊称。

遵式大师还撰有《请观世音菩萨消伏毒害陀罗尼三昧仪》《炽盛光道场念诵仪》等密法仪轨,把唐宋之际传译到我国的密教修法,与天台教法融合,其念诵仪轨充满了密教的特色。但是,其观心的实质性内容,又都是属于天台的观法内容,这对丰富天台宗的修持方法,具有重大而深刻的意义。

遵式大师根据《国清百录》卷一所载的《请观世音忏法》和《金光明最胜忏仪》而整理出《请观世音菩萨消伏毒害陀罗尼三昧仪》一卷[5],详细讨论了“观法”的重要性,遵式大师在叙缘起第一中说:

“应知大乘三种忏悔,必以理观为主。止观云,观慧之本,不可阙也。辅行释云,若无观慧,乃成无益苦行故也。禅波罗蜜云,一切大乘经中明忏悔法,悉以此观为主,若离此观,则不得名大乘方等忏也。”

全文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叙缘起;第二部分是明正意(正修忏悔之法),分为十科:一庄严道场、二作礼法、三烧香散华、四系念数息、五召请、六具杨枝净水、七诵三咒、八披陈忏悔、九礼拜、十诵经;第三部分是劝修。

主体部分就是第二部分的正修十科,大师说:

“然此十意。各具事理皆通感应。俱遍三业。悉净三障咸会三德。解脱要道一何坦然。故约事即今十科事行。约理惟二。一顺陀罗尼中道正观。二历事修观。”[6]

凡是行法之中,操作、观想、寓意、表法等等,都依《国清百录》《摩诃止观》《辅行》等祖师之著述,详加说明,回归“……即实相正观为体。非空非有遮二边恶业。持中道正善具足三德。不纵不横诸佛秘要不可思议”。[7]此忏法经遵式大师亲自实践,为期四十九日,得到莫大利益,所以大师特别关注,极力提倡。

遵式大师还根据密宗经典《佛说炽盛光大威德消灾吉祥陀罗尼经》撰《炽盛光道场念诵仪》[8]一卷。此《念诵仪》共分为七科:

第一设坛场供养,详细地介绍了如何选择净处、设立坛场、道具供养。

第二示方法,讲述了念诵炽盛光大威德陀罗尼的遍数和表法等情况。

第三拣众清净,讲了旧行清净和入道场清净的两种身仪和修道人的情况。

第四诵咒法,介绍了念诵陀罗尼的方法。

第五三业供养,讲述了“礼请陈意”等七个方面的行仪中心内容:一者三业供养,二者奉请三宝,三者赞叹三宝,四者作法持咒,五者礼佛,六者忏悔,七者行道,这是整个忏仪的具体操作部分,也同样融入了“顺逆十心”等天台观法的精要在内。

第六释疑,解释了用梵文之读音念诵密咒的必要。

第七诫劝檀越,指出檀越信众应具五事,方能具备福慧胜因。所谓五事就是:第一,欲陈法会,家中长幼,尽须同心,去其酒肉,五辛等物。施主每日,随僧礼佛,陈吐忏悔。第二,当斋僧次,躬须给侍,不得坐于僧上,称是主人,放纵谈笑。第三,佛前供养,须倍于僧,凡圣等心,事事精细。第四,尽其所惜,施佛及僧,勿得隐细用粗,世世招失意果报。第五,道场缓急,不得使僧,此是福田,翻为僮仆,岂得然乎。

元代中国由蒙古族统治,以敬奉藏传佛教为主,汉传佛教也遭到不小的挫折,整个汉传佛教的理论和修持方法都处于低谷的状态。在统治者的护持下,藏传密教在汉地流传开来,而且比汉传佛教更具优势。相比之下,整个汉传佛教已经到了奄奄一息的惨状,只余净土宗简约的持名念佛一法,维系着汉传佛教的一丝命脉。天台宗的修持法门方面,除了在宋朝就已经与净土合流的念佛之外,自身也是处于惨淡经营之中。

在这样的特殊历史环境中,天台祖师有感于“以一实相为依据的融摄性”之原则,接纳新的修学方法。于是当时著名的性澄大师怀着复兴天台祖业的热情,积极配合新时代的潮流,专志于藏传密教的研习,师随当时的国师胆巴上师(1230~1303)禀受密戒,并入其室。不久又从哈尊上师学藏传密法,穷究其宗旨。遂将密法摄入于台宗教学之内,开辟了天台宗史上天台教法与藏传密法融合的新途径,这是元代出现的天台宗新趋势。

但是,性澄大师到底作了怎样的融合?其摄入到天台教法之后,形成了什么样的修持方法呢?并无足够史料可资查考。似乎性澄大师的天台密教修法并未得到弘传,非常遗憾!然而,此一史实,足资我们开阔佛法弘扬的视野,尤其是在修持方法上,应该秉持佛法的根本立场,坚守天台圆教的“诸法实相论”,建立乃至吸收的其他宗派的有效行法,契合时机的需要,为当时当处的佛法行人、社会大众提供相应的修持方法,这已经成为天台历史上不争的事实。

蕅益大师

到了明清时期,明末四大高僧之一,天台宗灵峰派的开创者蕅益大师,虽然以念佛求生净土为归,却也广修各种法门,特别是对于天台宗的学修以及密咒的修持尤为用力,此可以于大师《年谱》中看到。而且,大师广阅《大藏》,著有《阅藏知津》,对密宗经典有深入的了解与研究。

大师在《教观纲宗》化仪四教的秘密教中,区分了秘密教与秘密咒,将一切密咒陀罗尼章句收于秘密咒下,这也是对台宗旧有教判的发展。

大师对密法有非常深入的学修和认识。在《祖堂幽栖禅寺大悲坛记》[9]中曾云:

“如来显密二教,并具四种悉檀,而密教尤重坛仪。盖全理成事,全事摄理,直以事境为谛观,本非仅托事表法而已。观世音菩萨,慈遍刹海,于娑婆世界更有大因缘,其所说咒,藏中最多,唯大悲心咒,流通独盛。有宋四明尊者,法智大师,佛子罗睺再来,专修密行,依天台教观,创立大悲三昧行法,十科行道,十乘观心,并是佛祖秘要,万法总持。”

这是大师对密法以及四明尊者大悲心咒仪轨的赞叹。

又大师于《示念日》[10]中开示了显密之关系以及要点:

“显密圆通,皆以解行双进为要。解者,达我现前一念心性,全体三德秘藏,与诸佛所证,众生所具,毫无差别。十方三世,显密契经,惟为发明此一念心性。达此一念心性,即显密二诠之体,从此起于显密二行。显行依经修观,广如二十五圆通法门,略则惟心识观,真如实观,二种收尽。二十五境,各具二观,且约耳根言之,先从征心处破妄,惟心识观也。圆解既开,即于闻中入圆通常流,真如实观也。密行亦具二观,达字字句句无非法界者,真如实观也。心无异缘,专持此咒,悟知音声如响,能持之心如幻者,惟心识观也。由惟心识,进真如实。密行成,显行亦圆满矣。”

又于《法海观澜自序》[11]云:

“密宗唯大乘法,身入坛结密印,口诵密言,意专密观,名三密法门。若论初修之者,必先持净戒,发菩提心,解法界理,方许入坛,克期取证……今约诸佛所说神咒,不许翻译,唯令持者,立地证入,又令闻者,乃至遇影蒙尘,皆成究竟解脱种子。”

大师曾经发十二大愿,在身上燃香十二炷,持准提咒一百二十万,并撰写《持准提咒愿文》[12]云:

“智旭向以十二愿,然香十二炷,散持准提咒一百二十万。今束为三愿,然香三炷,结坛持三十万。一愿毗尼实义,昭揭中天,教观禅那,尽除流弊,灵山共睹俨然,净土同期托质。二愿修治大藏,昭佛祖之慧命,救赎众生,普法界之慈缘。三愿学无边法门,穷正觉心源,竟法海涯底,折举一废余之魔见,导万有不齐之群机。赞戒赞闻,无人不秉真说。巨集禅巨集净,无处不转正轮。如此三愿,不为自图名利安乐,出生死,证菩提,普为法界众生,同具如来十号,证涅槃四德,至究竟安隐处,超二种生死苦,圆四智菩提果,居上上寂光土。仰唯法界三宝,大准提王,速如所愿,尽未来际,行普贤妙行,披地藏誓铠,众生不度尽,不取般涅槃。”

可见大师对于准提密法的信心与修持都是非常深入的。而且,大师还专门写过一个准提密法的修持仪轨——《准提持法》,但好像已经失传了,非常可惜。

大约明末清初时期,灵峰蕅益大师之后,天台宗有《准提三昧行法》一卷(卍续藏2乙.2.1、嘉兴藏续374),题“天溪比丘受登集”。此行法乃天台忏法系统之准提密法,成书于康熙四年(1665)以前,作者受登又名天溪景惇。受登又著有《药师三昧行法》一卷(卍续藏2乙.2.1、嘉兴藏续373)。关于天溪受登大师与《准提三昧行法》在后面会专门探讨。

民国时期被誉为“道德第一”的天台宗高僧兴慈法师,教弘天台,行归净土,学通教观,行解并进。对于密法尤其有深入研究,他编著的《二课合解》一书,内容涉及显密、禅净、大小乘各种经典奥义,以及天文、地理知识。其中对于二课中的密法内容有详尽的解释。除此以外,尚著有专门阐述瑜伽密法的《蒙山施食仪轨》。兴慈法师的重要弟子慧梅上人,则传承了天台宗与密法圆融无别修持的传统,于密法尤其有很高深的证悟,乃至在三昧净相中得到不少密法的传授,为天台密法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笔者就是在慧梅上人处得到了许多显密教法的传承。

笔者的另一位天台宗恩师——新昌大佛寺方丈悟道法师,亦非常重视密咒的修持,除了曾大力弘扬念佛法门、传授天台止观心要之外,还广泛传授大悲心陀罗尼神咒、准提神咒、六字大明咒、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等密咒,并且常常亲书梵文六字大明咒、阿弥陀佛往生咒等赠送有缘。

由此可见,天台宗历来就有显密圆融的优良传统。

(未完待续)

[1]《法华经述要》顾净缘讲授 吴信如编著 出自:《法华奥义》吴信如编著—北京:中国藏学出版社.2005ISBN7—80057—489—X
[2] 引自:《卍新续藏》第 74 册 No. 1481《准提三昧行法》天溪比丘 受登 集
[3] 引自:《日本续藏经》 第一辑第二编 《佛祖统纪》第四套 第一册 第八卷
[4] 引自:《大正藏》第46册No. 1950千手眼大悲心咒行法 四明沙门知礼集
[5] 引自:《大正藏》第46册No. 1949请观世音菩萨消伏毒害陀罗尼三昧仪 宋东山沙门遵式始于天台国清集于四明大靁山兰若再治
[6] 引自:《大正藏》第46册No. 1949请观世音菩萨消伏毒害陀罗尼三昧仪 宋东山沙门遵式始于天台国清集于四明大靁山兰若再治
[7] 引自:《大正藏》第46册No. 1949 请观世音菩萨消伏毒害陀罗尼三昧仪 宋东山沙门遵式始于天台国清集于四明大靁山兰若再治
[8] 引自:《大正藏》第46册No. 1951炽盛光道场念诵仪 宋天竺寺传天台教观沙门遵式撰
[9] 引自:明蕅益大师文选 宝静法师监订
[10] 引自:《嘉兴藏》第36册No. B348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 古歙门人成时编辑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卷第二之二
[11] 引自:《嘉兴藏》第36册No. B348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 古歙门人成时编辑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卷第六之四
[12]出自:《嘉兴藏》第36册No. B348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 古歙门人成时编辑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卷第一之一

直揭密法成就要诀,你看出来了吗? (上)

直揭密法成就要诀,你看出来了吗? (上)

2017.04.11

天台圆教和准提密法的融合

——《准提三昧行法》研究

摘要
中国天台宗历来有教观并重、显密圆融的传统,甚至中国天台宗传承到日本之后,其创立者最澄更加突出了密教的特色,形成了天台密教——台密。

本文以《准提三昧行法》为对象,从天台宗圆教的角度对准提密法进行了特殊的诠释。《准提三昧行法》在诸多准提密法的传承中,形成了一个独具一格的修法流派,值得我们去探究、实践。

关键词
天台宗 圆教 准提密法 融合

作者简介
智广,一乘显密佛教中心(新加坡、澳洲)指导上师,日本真言宗、天台宗传法灌顶阿阇梨。

简介详见:http://www.estbc.org/?p=24

正文目次

一      天台宗与密法的渊源关系
二      天台密法的特点
三      天台圆教和准提密法融合的典范——《准提三昧行法》
四      《准提三昧行法》与《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修法之比较[1]
五      结论

一 、天台宗与密法的渊源关系
天台宗的优良传统就是教观并重、显密圆融。教与观都非常齐全完备。而且,天台宗高祖龙树菩萨、慧思大师、智者大师、性澄大师、四明知礼大师、灵峰蕅益大师、天溪受登大师等很多高僧大德都是显密融合一体而修持的。以最澄大师为创教祖师的日本天台宗更是以“台密”为名,充分体现了天台宗与密教融合的特点。

首先,天台宗最主要的所依经典是《妙法莲华经》。此经特点就是一乘了义、纯圆独妙、显密具足。

《妙法莲华经》是否具足金刚乘密法的内容呢?

宋金银书画《妙法莲华经》

《法华经述要》[1]中记载:
此法华经,为释尊七十二岁以来八年间之说法,故此经之原本,因之亦颇浩繁,如《法华传》云:“八载结集之文,尚充一由旬城,若广结集,无所容受。”……

同传又云:“西方相传,佛说法华,有不可说品,品有多偈。”

又法华经之异译本《萨昙芬陀利经》中云:“佛在四辈弟子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中,说萨昙芬陀利(此云法华),无央数偈。”

由此以观,《法华经》之原本,也是汪洋浩瀚,绝非如中土传译之七卷本(罗什译之《妙法莲华经》,法护译之《正法华经》),或十卷本(阇那崛多,达磨笈多共译之《添品法华经》)之数也。在如来最初成道三七日中所说之《华严经》,其略本译出,尚为六十卷或八十卷,四十卷等,又最后双林一日一夜中所说之《涅槃经》,尚译出为四十卷或三十六卷,今此历八年之久以说之本经,故绝非仅七卷或十卷可知。

然而译此经者,不能以一己之私意,而节略“一由旬城”之梵本也。盖当日所流行于印度者,即已为全部《法华》之略本,而非其广本,至传来中土,实亦此经之略本,故仅有七卷或十卷耳。

……又本经之广本中,多真言陀罗尼印契仪轨等,如不空译之《成就妙法莲华经王瑜伽观智仪轨》卷一,及《法华十罗刹法》卷一等者,即其一部分也。

夫《华严经》,有恒本、大本、上本、中本、下本等之十类,又如《大日经》,亦有常恒本、分流本之二种,而此《法华经》之原本,则亦有常恒本、大本、广本、略本之四本焉。

常恒本,即十方三世不断常说之《法华经》是也。如《法华经·如来寿量品》云:“我常在此娑婆世界,说法教化,亦于余处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导利众生。”

又同品偈云:“无量百千万,亿载阿僧祇,常说法教化,无数亿众生,令入于佛道,尔来无量劫,为度众生故,方便现涅槃,而实不灭度,常住此说法。”

大本,谓往昔大通智佛之《法华经》,有恒河沙偈(化城喻品),威音王佛之《法华经》,有二十千万亿偈(常不轻品);宿王智佛之《法华经》,有八百千万亿那由他甄迦罗频婆罗阿閦婆等偈(药王品),今释尊有无央数偈(《萨昙芬陀利经》),此皆大本之《法华经》也。

广本,谓即佛弟子结集所成之一由旬城之梵本是也。此广本之全部,今何处,尚不可知,然有谓与诸大乘经共藏龙宫去。

略本,即于前一由旬城之广本中,节略而成者,即今流行世间之《正法华》《妙法华》等经之原本也。

所以,广义《法华经》,包含《妙法莲华曼荼罗经》《成就妙法莲华经王瑜伽观智仪轨》等,在这些经轨中完全具足曼荼罗(坛城)、灌顶以及修法仪轨,故当属密法。

此笔者曾专门请教过喇荣五明佛学院慈诚罗珠大堪布,堪布云:具足灌顶,即属密法。

天台宗的历代传承祖师、高僧大德中有许多都是显密圆融的成就者。

天台宗高祖龙树菩萨本身就是唐密之初祖,同时又是印度金刚乘无上密法大手印八十四大成就者之一。其具体事迹可以参看唐密之祖师传记与《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传》。

龙树菩萨

而且,在准提密法的传承中,龙树菩萨也有很重要的地位。

准提密法中不可或缺的著名祈请文:“稽首皈依苏悉帝,头面顶礼七俱胝,我今称赞大准提,唯愿慈悲垂加护。”就是龙树菩萨亲自撰写的,用来祈请准提佛母降临坛场,加持行者。诚心念诵此首偈语,准提佛母及其各部护法圣众,就会立刻受请降临。

又龙树《持准提明藏偈》[2]云:

常以大慈悲,调伏诸众生,成福功德海,是故我赞礼。

真如纯一理,离欲坏诸趣,利生住寂静,是故我赞礼。

坚固持净戒,证入解脱门,住最功德刹,是故我赞礼。

准提功德聚,寂静心常持,一切诸大难,无能侵害者,

天上及人间,受福如佛等,遇此如意宝,定获大菩提。

这也是准提密法中非常著名的赞叹偈颂。

当时法身大日如来把所传承下来的密法藏在南天竺一个隐秘的铁塔中交付给金刚萨埵;后龙树菩萨就用法力以芥子打开南天竺铁塔拜见金刚萨埵,金刚萨埵就将所有密法传承给龙树菩萨。龙树菩萨是密藏的传持者。龙树菩萨深通准提大法,后来示现证初地欢喜地菩萨果位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其实龙树菩萨本身早已成佛,佛号是“妙云相如来”,亦名“妙云自在王如来”。

天台宗三祖慧思大师则修习方等忏法达七年之久,智者大师也久修方等忏法。智者大师门人灌顶所撰的《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中记载:

“年十有八……仍摄以北度诣慧旷律师,兼通《方等》,故北面事焉。后诣大贤山,诵《法华经》《无量义经》《普贤观经》,历涉二旬,三部究竟。进修方等忏,心净行勤,胜相现前……时有慧思禅师,武津人也,名高嵩岭,行深伊洛。十年常诵,七载方等,九旬常坐,一时圆证。”

智者大师曾系统整理编撰了慧旷、慧思等大师所传承的许多修法,《法华三昧忏仪》《请观音经忏法》《金光明忏法》《方等三昧行法》(《方等忏法》)等。其中,《请观音经忏法》《方等三昧行法》(《方等忏法》)都属于密咒的修法。

《方等忏法》即《方等三昧忏法》,是依《大方等陀罗尼经》所制立之三昧行法。智顗曾作《方等三昧行法》(简称《方等行法》,《大正藏》册46,页943-948),后亦纳入《摩诃止观》“四种三昧”的“半行半坐三昧”修法中。具体的修行方法是:于闲静之处严治道场,奉请二十四尊像,延请娴熟毗尼之戒师,受持二十四戒及陀罗尼咒。每日洁净衣衫,三时沐浴,长斋七日。日日三请三宝,供养礼拜,以虔敬心,陈悔罪咎,诵持咒语,旋绕一百二十匝,一旋一咒;旋绕持咒毕,却坐思惟,观实相中道之正空。观讫,又起而旋咒;旋咒竟,复却坐思惟,如是反复修持。(智顗,《摩诃止观》卷2上,《大正藏》册46,页13中。北凉‧法众译,《大方等陀罗尼经》,《大正藏》册21,页641上-661 上。)

所以,慧思大师与智者大师,除了读诵《妙法莲华经》等经典以外,最主要修持的就是密法——方等忏法,而且都是因此而“胜相现前”“一时圆证”,获得一定的成就。

智者大师还将天台宗止观修持的方法总结为四种三昧,即:常坐、常行、半行半坐、非行非坐。包括了汉传佛教中般若空观、法华一乘实相观、坐禅、念佛和忏悔等各种修行法门,因而被认作是天台宗的精髓。从藏传佛教金刚乘的角度来看,天台圆教的见地、《摩诃止观》四种三昧的修法也包含了甚深密咒的修持以及部分无上密法大手印、大圆满的修法内容。


智者大师和四明知礼大师(又称四明法智尊者)

到了北宋初年,佛教得到朝廷的重视,天台教典也从高丽回传本国。有知礼大师和遵式大师等复兴本宗,遂使天台宗修持方法,在实践操作方面有了不少改观。

四明知礼大师一生精进弘法,非讲即禅。除了研讲天台教观和持戒修观之外,其主要的修行方法,如《佛祖统纪》卷八[3]说:

“修法华忏,三七期五遍;光明忏,七日期二十遍;弥陀忏,七日期五十遍;请观音忏,七七期八遍;大悲忏,三七期十遍。结十僧修法华忏,长期三年;十僧修大悲忏,三年。然三指供佛。造弥陀、观音、势至、普贤、大悲天台祖师像,二十躯。印写教乘,满一万卷……”

其中“请观音忏、大悲忏”等忏法都属于密法。而且,在修持当中与“实相”相应,每一种忏法的中心都是以“观心”为关键所在。

此外,知礼大师撰《千手千眼大悲心咒行法》一卷[4],更加明白地告诉世人,这是他从少年的时候就已经能够口诵了,及至修学天台教观之后,方知可以作成专门“观慧、事仪”,所以就建立这种忏仪,并且指出这是属于四种三昧之一“随自意三昧”的行法。如他说:

“此大陀罗尼,忝自髫年便能口诵,且罔谙持法。后习天台教观,寻其经文,观慧事仪足可行用,故略出之,诚堪自轨。……若据此经,不制专坐,唯行及以相半,亦非纵任三性,于中觉察,而令三七日依法诵持。盖随自意中,依经行法也。”

这就把“随自意三昧”的操作更加具体化了,但他并不是说随自意三昧必须这样修习,而是说明了这种“大悲忏”可以判属于随自意的范围之内,这就应了湛然大师的“四种三昧摄一切行”的指导思想。

这个大悲忏法的修习方法,分为十个部分:一严道场、二净三业、三结界、四修供养、五请三宝诸天、六赞叹申诚、七作礼、八发愿持咒、九忏悔、十修观行,并以“法华三昧补助观想,注于事仪之下”。由此可知,本忏仪还融摄了法华三昧的内容在里面。

遵式大师作为知礼大师的同门法兄弟,并为宋朝复兴天台的两位主要高僧。知礼大师主要是在对天台思想义理方面的巨大贡献,而遵式大师则着重于实践方法上的卓越成就,成为北宋初年对于天台教学重新整合的完美体现,使“教观双美”的特色以全新的面貌屹立于佛教社会当中。故有“慈云忏主”之尊称。

遵式大师还撰有《请观世音菩萨消伏毒害陀罗尼三昧仪》《炽盛光道场念诵仪》等密法仪轨,把唐宋之际传译到我国的密教修法,与天台教法融合,其念诵仪轨充满了密教的特色。但是,其观心的实质性内容,又都是属于天台的观法内容,这对丰富天台宗的修持方法,具有重大而深刻的意义。

遵式大师根据《国清百录》卷一所载的《请观世音忏法》和《金光明最胜忏仪》而整理出《请观世音菩萨消伏毒害陀罗尼三昧仪》一卷[5],详细讨论了“观法”的重要性,遵式大师在叙缘起第一中说:

“应知大乘三种忏悔,必以理观为主。止观云,观慧之本,不可阙也。辅行释云,若无观慧,乃成无益苦行故也。禅波罗蜜云,一切大乘经中明忏悔法,悉以此观为主,若离此观,则不得名大乘方等忏也。”

全文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叙缘起;第二部分是明正意(正修忏悔之法),分为十科:一庄严道场、二作礼法、三烧香散华、四系念数息、五召请、六具杨枝净水、七诵三咒、八披陈忏悔、九礼拜、十诵经;第三部分是劝修。

主体部分就是第二部分的正修十科,大师说:

“然此十意。各具事理皆通感应。俱遍三业。悉净三障咸会三德。解脱要道一何坦然。故约事即今十科事行。约理惟二。一顺陀罗尼中道正观。二历事修观。”[6]

凡是行法之中,操作、观想、寓意、表法等等,都依《国清百录》《摩诃止观》《辅行》等祖师之著述,详加说明,回归“……即实相正观为体。非空非有遮二边恶业。持中道正善具足三德。不纵不横诸佛秘要不可思议”。[7]此忏法经遵式大师亲自实践,为期四十九日,得到莫大利益,所以大师特别关注,极力提倡。

遵式大师还根据密宗经典《佛说炽盛光大威德消灾吉祥陀罗尼经》撰《炽盛光道场念诵仪》[8]一卷。此《念诵仪》共分为七科:

第一设坛场供养,详细地介绍了如何选择净处、设立坛场、道具供养。

第二示方法,讲述了念诵炽盛光大威德陀罗尼的遍数和表法等情况。

第三拣众清净,讲了旧行清净和入道场清净的两种身仪和修道人的情况。

第四诵咒法,介绍了念诵陀罗尼的方法。

第五三业供养,讲述了“礼请陈意”等七个方面的行仪中心内容:一者三业供养,二者奉请三宝,三者赞叹三宝,四者作法持咒,五者礼佛,六者忏悔,七者行道,这是整个忏仪的具体操作部分,也同样融入了“顺逆十心”等天台观法的精要在内。

第六释疑,解释了用梵文之读音念诵密咒的必要。

第七诫劝檀越,指出檀越信众应具五事,方能具备福慧胜因。所谓五事就是:第一,欲陈法会,家中长幼,尽须同心,去其酒肉,五辛等物。施主每日,随僧礼佛,陈吐忏悔。第二,当斋僧次,躬须给侍,不得坐于僧上,称是主人,放纵谈笑。第三,佛前供养,须倍于僧,凡圣等心,事事精细。第四,尽其所惜,施佛及僧,勿得隐细用粗,世世招失意果报。第五,道场缓急,不得使僧,此是福田,翻为僮仆,岂得然乎。

元代中国由蒙古族统治,以敬奉藏传佛教为主,汉传佛教也遭到不小的挫折,整个汉传佛教的理论和修持方法都处于低谷的状态。在统治者的护持下,藏传密教在汉地流传开来,而且比汉传佛教更具优势。相比之下,整个汉传佛教已经到了奄奄一息的惨状,只余净土宗简约的持名念佛一法,维系着汉传佛教的一丝命脉。天台宗的修持法门方面,除了在宋朝就已经与净土合流的念佛之外,自身也是处于惨淡经营之中。

在这样的特殊历史环境中,天台祖师有感于“以一实相为依据的融摄性”之原则,接纳新的修学方法。于是当时著名的性澄大师怀着复兴天台祖业的热情,积极配合新时代的潮流,专志于藏传密教的研习,师随当时的国师胆巴上师(1230~1303)禀受密戒,并入其室。不久又从哈尊上师学藏传密法,穷究其宗旨。遂将密法摄入于台宗教学之内,开辟了天台宗史上天台教法与藏传密法融合的新途径,这是元代出现的天台宗新趋势。

但是,性澄大师到底作了怎样的融合?其摄入到天台教法之后,形成了什么样的修持方法呢?并无足够史料可资查考。似乎性澄大师的天台密教修法并未得到弘传,非常遗憾!然而,此一史实,足资我们开阔佛法弘扬的视野,尤其是在修持方法上,应该秉持佛法的根本立场,坚守天台圆教的“诸法实相论”,建立乃至吸收的其他宗派的有效行法,契合时机的需要,为当时当处的佛法行人、社会大众提供相应的修持方法,这已经成为天台历史上不争的事实。

蕅益大师

到了明清时期,明末四大高僧之一,天台宗灵峰派的开创者蕅益大师,虽然以念佛求生净土为归,却也广修各种法门,特别是对于天台宗的学修以及密咒的修持尤为用力,此可以于大师《年谱》中看到。而且,大师广阅《大藏》,著有《阅藏知津》,对密宗经典有深入的了解与研究。

大师在《教观纲宗》化仪四教的秘密教中,区分了秘密教与秘密咒,将一切密咒陀罗尼章句收于秘密咒下,这也是对台宗旧有教判的发展。

大师对密法有非常深入的学修和认识。在《祖堂幽栖禅寺大悲坛记》[9]中曾云:

“如来显密二教,并具四种悉檀,而密教尤重坛仪。盖全理成事,全事摄理,直以事境为谛观,本非仅托事表法而已。观世音菩萨,慈遍刹海,于娑婆世界更有大因缘,其所说咒,藏中最多,唯大悲心咒,流通独盛。有宋四明尊者,法智大师,佛子罗睺再来,专修密行,依天台教观,创立大悲三昧行法,十科行道,十乘观心,并是佛祖秘要,万法总持。”

这是大师对密法以及四明尊者大悲心咒仪轨的赞叹。

又大师于《示念日》[10]中开示了显密之关系以及要点:

“显密圆通,皆以解行双进为要。解者,达我现前一念心性,全体三德秘藏,与诸佛所证,众生所具,毫无差别。十方三世,显密契经,惟为发明此一念心性。达此一念心性,即显密二诠之体,从此起于显密二行。显行依经修观,广如二十五圆通法门,略则惟心识观,真如实观,二种收尽。二十五境,各具二观,且约耳根言之,先从征心处破妄,惟心识观也。圆解既开,即于闻中入圆通常流,真如实观也。密行亦具二观,达字字句句无非法界者,真如实观也。心无异缘,专持此咒,悟知音声如响,能持之心如幻者,惟心识观也。由惟心识,进真如实。密行成,显行亦圆满矣。”

又于《法海观澜自序》[11]云:

“密宗唯大乘法,身入坛结密印,口诵密言,意专密观,名三密法门。若论初修之者,必先持净戒,发菩提心,解法界理,方许入坛,克期取证……今约诸佛所说神咒,不许翻译,唯令持者,立地证入,又令闻者,乃至遇影蒙尘,皆成究竟解脱种子。”

大师曾经发十二大愿,在身上燃香十二炷,持准提咒一百二十万,并撰写《持准提咒愿文》[12]云:

“智旭向以十二愿,然香十二炷,散持准提咒一百二十万。今束为三愿,然香三炷,结坛持三十万。一愿毗尼实义,昭揭中天,教观禅那,尽除流弊,灵山共睹俨然,净土同期托质。二愿修治大藏,昭佛祖之慧命,救赎众生,普法界之慈缘。三愿学无边法门,穷正觉心源,竟法海涯底,折举一废余之魔见,导万有不齐之群机。赞戒赞闻,无人不秉真说。巨集禅巨集净,无处不转正轮。如此三愿,不为自图名利安乐,出生死,证菩提,普为法界众生,同具如来十号,证涅槃四德,至究竟安隐处,超二种生死苦,圆四智菩提果,居上上寂光土。仰唯法界三宝,大准提王,速如所愿,尽未来际,行普贤妙行,披地藏誓铠,众生不度尽,不取般涅槃。”

可见大师对于准提密法的信心与修持都是非常深入的。而且,大师还专门写过一个准提密法的修持仪轨——《准提持法》,但好像已经失传了,非常可惜。

大约明末清初时期,灵峰蕅益大师之后,天台宗有《准提三昧行法》一卷(卍续藏2乙.2.1、嘉兴藏续374),题“天溪比丘受登集”。此行法乃天台忏法系统之准提密法,成书于康熙四年(1665)以前,作者受登又名天溪景惇。受登又著有《药师三昧行法》一卷(卍续藏2乙.2.1、嘉兴藏续373)。关于天溪受登大师与《准提三昧行法》在后面会专门探讨。

民国时期被誉为“道德第一”的天台宗高僧兴慈法师,教弘天台,行归净土,学通教观,行解并进。对于密法尤其有深入研究,他编著的《二课合解》一书,内容涉及显密、禅净、大小乘各种经典奥义,以及天文、地理知识。其中对于二课中的密法内容有详尽的解释。除此以外,尚著有专门阐述瑜伽密法的《蒙山施食仪轨》。兴慈法师的重要弟子慧梅上人,则传承了天台宗与密法圆融无别修持的传统,于密法尤其有很高深的证悟,乃至在三昧净相中得到不少密法的传授,为天台密法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笔者就是在慧梅上人处得到了许多显密教法的传承。

笔者的另一位天台宗恩师——新昌大佛寺方丈悟道法师,亦非常重视密咒的修持,除了曾大力弘扬念佛法门、传授天台止观心要之外,还广泛传授大悲心陀罗尼神咒、准提神咒、六字大明咒、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等密咒,并且常常亲书梵文六字大明咒、阿弥陀佛往生咒等赠送有缘。

由此可见,天台宗历来就有显密圆融的优良传统。

(未完待续)

[1]《法华经述要》顾净缘讲授 吴信如编著 出自:《法华奥义》吴信如编著—北京:中国藏学出版社.2005ISBN7—80057—489—X
[2] 引自:《卍新续藏》第 74 册 No. 1481《准提三昧行法》天溪比丘 受登 集
[3] 引自:《日本续藏经》 第一辑第二编 《佛祖统纪》第四套 第一册 第八卷
[4] 引自:《大正藏》第46册No. 1950千手眼大悲心咒行法 四明沙门知礼集
[5] 引自:《大正藏》第46册No. 1949请观世音菩萨消伏毒害陀罗尼三昧仪 宋东山沙门遵式始于天台国清集于四明大靁山兰若再治
[6] 引自:《大正藏》第46册No. 1949请观世音菩萨消伏毒害陀罗尼三昧仪 宋东山沙门遵式始于天台国清集于四明大靁山兰若再治
[7] 引自:《大正藏》第46册No. 1949 请观世音菩萨消伏毒害陀罗尼三昧仪 宋东山沙门遵式始于天台国清集于四明大靁山兰若再治
[8] 引自:《大正藏》第46册No. 1951炽盛光道场念诵仪 宋天竺寺传天台教观沙门遵式撰
[9] 引自:明蕅益大师文选 宝静法师监订
[10] 引自:《嘉兴藏》第36册No. B348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 古歙门人成时编辑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卷第二之二
[11] 引自:《嘉兴藏》第36册No. B348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 古歙门人成时编辑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卷第六之四
[12]出自:《嘉兴藏》第36册No. B348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 古歙门人成时编辑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卷第一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