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引导

practice-guidance

首页 / 实修引导/法华大会广学竖义
法华大会广学竖义

法华大会广学竖义 求法寺武觉超 一、法华大会的历史及概要 (1)法华大会的起源 ①“法华大会”起源于宗祖传教大 […]

标签:
2016.11.21

法华大会广学竖义

求法寺武觉超

一、法华大会的历史及概要

(1)法华大会的起源

①“法华大会”起源于宗祖传教大师(766-822),以高祖天台智者大师(538-597)的忌日十一月二十四日为中心,为了表达对大师的报恩谢德之情以及钻研《法华经》,于延历十七年(798)首次进行“法华十讲”(《无量义经》一卷、《妙法莲华经》八卷、《观普贤经》一卷、此法华三部的十卷经的讲论、霜月会)后而形成的常规的行事。(《叡山大师传》传教大师全集5附录P7)

②宗祖大师圆寂后,以其一周年忌辰的弘仁十四年(823)六月四日为中心,为追念宗祖的遗德,祈祷天台佛法兴盛,由义真、圆澄、光定、圆仁等弟子们担任讲师举行了“法华十讲”(六月会)后而形成的常规行事(《叡山大师传》传教大师全集5 附录P46〜P47)。

③以上的霜月会和六月会的两法华十讲称为“法华大会”。

(2)法华大会的简史

①元龟烧讨之前

织田信长于元龟二年(1571)烧讨比叡山之前的法华大会是一年举办两次,即霜月会和六月会,分别为期十日。健保二年(1214),获赐旨以六月会为宫中御斋会(从正月初八开始历时七天,在宫中祈愿国家安稳和五谷丰登的法会),六月一日勅使(朝廷大臣平经高)登山举行了五双“番论议”(《天台座主记》P159〜P160)。此后成为惯例,现在改称为“十论匠”(明治以后为8人),在天皇使(勅使)的御前,举行“稚儿番论义”。(《释家官班记》 群书类从 24.47下)

②元龟烧讨以后

・天正十二年(1584)十二月二日,下达了重兴大会的主旨,在五年后的天正十七年(1589)九月十一日,举行了长达十天的复兴后的第一次法华大会,是自永禄十二年(1569)七月的大会以来时隔二十年的事情。

・烧讨之后的大会变成了六月会与霜月会合并举行的形式,称为“两法华会”。

・重兴以后的举办期间是:江户时期为十天,明治时期以后是五〜七天,江户中期前后以五年一会(每满四年)的形式固定了下来。

・重兴后举行的次数为:江户时期六十一回,明治时期以后是十二回,大正时期三回,昭和时期十五回,平成时期七回,此次(平成二十七年)是迎来了重兴后的第九十八回。(最多的是江户时期1741年533位竖者)

(3)法华十讲的行仪

①“两法华会”是围绕《无量义经》一卷、《妙法莲华经》八卷、《观普贤经》一卷的法华三部经十卷的论义展开,以问者向讲师(已讲)请求教义的形式来回问答。

②中日(十月四日)六月会五卷的庄严仪式在《法华经》第五卷提婆达多品第十二论义之前,举行表现提婆品中讲述的释迦前世故事的大行道的庄严仪式。

首先,以诵唱散华的声明开始,当“薪句”和着赞叹的调子唱出后,应和着此声,统一以袍裳七条袈裟正装庄严其身的一百名高僧(僧纲、凡僧)以威仪师和从仪师为先导,行道于大讲堂的周围。行道中所唱诵的“我领悟法华经的教诲是因为前世砍柴、摘菜、挑水故”的“薪句”是讴歌释尊前世侍奉名为“阿私仙”的仙人,苦练勤修之后,听法华经获得证悟的故事,赞美了释尊的苦行,并且实际设有担任“柴”“菜”和“水桶”的角色(公人)的大行道。

③法华十讲的讲师

・两法华会的讲师是由下一期探题的“已讲”(本次是菅原信海大僧正)担任。

・成为探题、已讲的步骤

长讲会(六月四日 在净土院的讲经论义 宗祖忌日)任职诸职。

户津说法(八月二十一日〜二十五日 在山麓东南寺的法华三部经说法)任职 每年一名 。

望拟讲→(以选举方式)→拟讲

别请竖义的竖者遂业

已 讲 (法华大会两法华十讲的讲师)

别请竖义之一的问勤仕

新探题

◎ “拟讲”“已讲”和“探题”因为已经达到了超越俗世间的较高境地,所以被称为“出世役”。

二、广学竖义的历史和概要

(1)广学竖义的始修

①霜月会、六月会的两法华十讲从最初开始时便附带进行竖义(考试)已是惯例(801年的霜月会上,义真担任竖者,809年圆修担任竖者),但真正获得正式的勅许使其成为了国家承认的“广学竖义”并确立了制度的是慈惠大师良源(912-985)。

◎康保三年(966)八月二十七日,成为第十八世天台座主的良源,在同年十二月,得到了应将广学竖义增加到六月会中的天皇勅令。(《天台座主记》P42)

◎康保五年(968)的六月会首次举行广学竖义。此时,山门第一代的探题(题者)是禅芸,竖者是觉圆。论题的业义是三观义,副义是因明四不同。(《天台座主记》P43)

②广学竖义是“广泛学习各宗(八宗)的教义和内外经典,树立正当的天台法华之义”的意思,意味着作为天台宗僧侣的最终考试。

(2)广学竖义的变迁

①竖者的选定

当初,平安时期的原则是一会一竖者,因一年举办六月会和霜月会两会,故一年中只认定两位竖者。

进入镰仓时期以后,在建久八年(1197)的六月会上,有六位竖者得到座主的指名,此后,一次法会上选出的竖者为5〜10名。

烧讨再兴后,废弃了竖者人数的限制,将天台宗徒志向深远者中的年轻人也可承认其达成竖义之事(《大讲堂三院众议》1601年)形成条约,意味着作为僧侣修学的最终课程。

②古仪的传承

关于广学竖义,被看作现存最古老的史料是镰仓初期、天福元年(1233)云快记的《探题记》(《门叶记》151所收 大正藏图像12),在室町时期是文安二年(1445)实助记的《探题愚记》(叡山天海藏),元龟战火之后是万治二年(1659)的《讲仪要略》(南溪藏),这些是十分重要的资料,特别是江户初期的《讲仪要略》成为了现行广学竖义的基础。

烧讨再兴后,随着竖者数量的激增虽力求探题精义及问者问疑的简略化,但是对于整体的所作及次第、活动执行等,大体上还是忠实地继承了中世以来的古仪。

广学竖义是在法华十讲(两法华会)的夕座之后紧接着进行的,所以也称为“夜仪”,要拿着提灯迎接竖者。

(3)广学竖义的概略

①它意味着作为天台宗僧侣的最终考试。参加考试者也即“竖者”必须在特别设置于大讲堂西侧的竖者口的门打开的一瞬间跃入堂内。

②一进入堂内,自报实名(法名),在从仪师的引导下行至本尊(大日如来)前一礼,此时,确认记录在算木上的由探题所出的考题(十题)。

③接着向探题一礼后登上高座,读完“表白”(阐述竖义的胜仪和意义,赞颂探题的学德和问者的博识,羞愧于竖者自身学识的浅薄)之后,由五位问者接二连三提出质问,竖者对此予以回答的形式推进论义。

④竖义是以五问十题(一问中有业和副两个问题)的形式,有竖者被问者严厉质问、边哭边回答的“泣节”,有对探题的精难作出回答的“直言”等,竖者运用独特读法及“大会节”的抑扬顿挫的曲调等古时延续下来的举止和音用进行回答。

⑤问答一结束,由探题进行更高水平的细致的精义来判定竖者合格与否。

(4)广学竖义的算题(论题)

竖义的算题(由探题出示的问题)有业义(主题)和副义(副题),从义科十六算等三十二算中出题。

《法华玄义》···教相义·十如是义·十二因缘义·二谛义·眷属妙义·十妙义·五味义

《法华文句》···三周义·一乘义·即身义·三身义·属累义

《摩诃止观》···六即义·四种三昧义·三观义·被接义·名别义通义

《维摩经疏》···佛土义

《观无量寿经疏》···九品往生义

《涅槃经疏》···佛性义

《四教义》···七圣义·菩萨义 * 内是本次的算题

(5)广学竖义合格的特典

戴缥帽子的许可源于天台大师从隋炀帝处获赐缥袖的典故,传教大师在始修霜月会时,获得桓武天皇赐予的缥帽子这一传说,合格的竖者被允许在应当衣和袍裳七条等冬衣正装上披戴“缥帽子”。

在江户时代,也曾有根据勅许,到宫中觐见天皇或参加江户城御礼的时候特许戴缥帽子的通告。(《天台宗帽子着用之事》1802 陆续群书类从 12所收)

(6)广学竖义的主要角色说明

①探题

天台论义中的最高权威者。是选定竖义的五问十题并出题的“题者”,也是对于问者与竖者间的问答加以判断,决定合格与否的“精义者”(通常称为证义者)。明治时期以后,首席探题被规定为天台座主。新探题是从中日(十月四日)的夜仪开始担任精义。本次的探题是由半田孝淳座主猊下、森川宏映猊下、大树孝启猊下、叡南觉范猊 下(新探题)四位大师担任。

②问者

是指考官,一问(本算)由首席的已讲(只有中日为拟讲)担任,二问到五问(末算)为四人,合计由五人担任。一问(本算)为现行四重(原来是五重) ①文意(端文)②立宗③难势(道理文证)会通(所立会通)④重难(道理、文证、料简、御寻、所诠这五重)、重答(所立会通)精义精难·直答、二·三问为三重,四问为二重(由立宗开始),五问为一重(只有端文)···

<初竖者的次第>

③注记 <由十六邋担任>

是记录问答内容并高声宣读的角色,也复唱探题所判定的合格与否的结果。

·“得”题‖及第 ·“略”题‖落第 ·未判‖回答不完全

④竖者

按照“竖义者传灯住位(六位)僧 某甲 天台宗专寺登高座”中探题选定的算题(论题),对于问者的质问,主张自己的观点,敬待探题的判定。(得到遂业者的头衔)

·合格者晋升为“大法师位”(三位)。

法华大会广学竖义

法华大会广学竖义

2016.11.21

法华大会广学竖义

求法寺武觉超

一、法华大会的历史及概要

(1)法华大会的起源

①“法华大会”起源于宗祖传教大师(766-822),以高祖天台智者大师(538-597)的忌日十一月二十四日为中心,为了表达对大师的报恩谢德之情以及钻研《法华经》,于延历十七年(798)首次进行“法华十讲”(《无量义经》一卷、《妙法莲华经》八卷、《观普贤经》一卷、此法华三部的十卷经的讲论、霜月会)后而形成的常规的行事。(《叡山大师传》传教大师全集5附录P7)

②宗祖大师圆寂后,以其一周年忌辰的弘仁十四年(823)六月四日为中心,为追念宗祖的遗德,祈祷天台佛法兴盛,由义真、圆澄、光定、圆仁等弟子们担任讲师举行了“法华十讲”(六月会)后而形成的常规行事(《叡山大师传》传教大师全集5 附录P46〜P47)。

③以上的霜月会和六月会的两法华十讲称为“法华大会”。

(2)法华大会的简史

①元龟烧讨之前

织田信长于元龟二年(1571)烧讨比叡山之前的法华大会是一年举办两次,即霜月会和六月会,分别为期十日。健保二年(1214),获赐旨以六月会为宫中御斋会(从正月初八开始历时七天,在宫中祈愿国家安稳和五谷丰登的法会),六月一日勅使(朝廷大臣平经高)登山举行了五双“番论议”(《天台座主记》P159〜P160)。此后成为惯例,现在改称为“十论匠”(明治以后为8人),在天皇使(勅使)的御前,举行“稚儿番论义”。(《释家官班记》 群书类从 24.47下)

②元龟烧讨以后

・天正十二年(1584)十二月二日,下达了重兴大会的主旨,在五年后的天正十七年(1589)九月十一日,举行了长达十天的复兴后的第一次法华大会,是自永禄十二年(1569)七月的大会以来时隔二十年的事情。

・烧讨之后的大会变成了六月会与霜月会合并举行的形式,称为“两法华会”。

・重兴以后的举办期间是:江户时期为十天,明治时期以后是五〜七天,江户中期前后以五年一会(每满四年)的形式固定了下来。

・重兴后举行的次数为:江户时期六十一回,明治时期以后是十二回,大正时期三回,昭和时期十五回,平成时期七回,此次(平成二十七年)是迎来了重兴后的第九十八回。(最多的是江户时期1741年533位竖者)

(3)法华十讲的行仪

①“两法华会”是围绕《无量义经》一卷、《妙法莲华经》八卷、《观普贤经》一卷的法华三部经十卷的论义展开,以问者向讲师(已讲)请求教义的形式来回问答。

②中日(十月四日)六月会五卷的庄严仪式在《法华经》第五卷提婆达多品第十二论义之前,举行表现提婆品中讲述的释迦前世故事的大行道的庄严仪式。

首先,以诵唱散华的声明开始,当“薪句”和着赞叹的调子唱出后,应和着此声,统一以袍裳七条袈裟正装庄严其身的一百名高僧(僧纲、凡僧)以威仪师和从仪师为先导,行道于大讲堂的周围。行道中所唱诵的“我领悟法华经的教诲是因为前世砍柴、摘菜、挑水故”的“薪句”是讴歌释尊前世侍奉名为“阿私仙”的仙人,苦练勤修之后,听法华经获得证悟的故事,赞美了释尊的苦行,并且实际设有担任“柴”“菜”和“水桶”的角色(公人)的大行道。

③法华十讲的讲师

・两法华会的讲师是由下一期探题的“已讲”(本次是菅原信海大僧正)担任。

・成为探题、已讲的步骤

长讲会(六月四日 在净土院的讲经论义 宗祖忌日)任职诸职。

户津说法(八月二十一日〜二十五日 在山麓东南寺的法华三部经说法)任职 每年一名 。

望拟讲→(以选举方式)→拟讲

别请竖义的竖者遂业

已 讲 (法华大会两法华十讲的讲师)

别请竖义之一的问勤仕

新探题

◎ “拟讲”“已讲”和“探题”因为已经达到了超越俗世间的较高境地,所以被称为“出世役”。

二、广学竖义的历史和概要

(1)广学竖义的始修

①霜月会、六月会的两法华十讲从最初开始时便附带进行竖义(考试)已是惯例(801年的霜月会上,义真担任竖者,809年圆修担任竖者),但真正获得正式的勅许使其成为了国家承认的“广学竖义”并确立了制度的是慈惠大师良源(912-985)。

◎康保三年(966)八月二十七日,成为第十八世天台座主的良源,在同年十二月,得到了应将广学竖义增加到六月会中的天皇勅令。(《天台座主记》P42)

◎康保五年(968)的六月会首次举行广学竖义。此时,山门第一代的探题(题者)是禅芸,竖者是觉圆。论题的业义是三观义,副义是因明四不同。(《天台座主记》P43)

②广学竖义是“广泛学习各宗(八宗)的教义和内外经典,树立正当的天台法华之义”的意思,意味着作为天台宗僧侣的最终考试。

(2)广学竖义的变迁

①竖者的选定

当初,平安时期的原则是一会一竖者,因一年举办六月会和霜月会两会,故一年中只认定两位竖者。

进入镰仓时期以后,在建久八年(1197)的六月会上,有六位竖者得到座主的指名,此后,一次法会上选出的竖者为5〜10名。

烧讨再兴后,废弃了竖者人数的限制,将天台宗徒志向深远者中的年轻人也可承认其达成竖义之事(《大讲堂三院众议》1601年)形成条约,意味着作为僧侣修学的最终课程。

②古仪的传承

关于广学竖义,被看作现存最古老的史料是镰仓初期、天福元年(1233)云快记的《探题记》(《门叶记》151所收 大正藏图像12),在室町时期是文安二年(1445)实助记的《探题愚记》(叡山天海藏),元龟战火之后是万治二年(1659)的《讲仪要略》(南溪藏),这些是十分重要的资料,特别是江户初期的《讲仪要略》成为了现行广学竖义的基础。

烧讨再兴后,随着竖者数量的激增虽力求探题精义及问者问疑的简略化,但是对于整体的所作及次第、活动执行等,大体上还是忠实地继承了中世以来的古仪。

广学竖义是在法华十讲(两法华会)的夕座之后紧接着进行的,所以也称为“夜仪”,要拿着提灯迎接竖者。

(3)广学竖义的概略

①它意味着作为天台宗僧侣的最终考试。参加考试者也即“竖者”必须在特别设置于大讲堂西侧的竖者口的门打开的一瞬间跃入堂内。

②一进入堂内,自报实名(法名),在从仪师的引导下行至本尊(大日如来)前一礼,此时,确认记录在算木上的由探题所出的考题(十题)。

③接着向探题一礼后登上高座,读完“表白”(阐述竖义的胜仪和意义,赞颂探题的学德和问者的博识,羞愧于竖者自身学识的浅薄)之后,由五位问者接二连三提出质问,竖者对此予以回答的形式推进论义。

④竖义是以五问十题(一问中有业和副两个问题)的形式,有竖者被问者严厉质问、边哭边回答的“泣节”,有对探题的精难作出回答的“直言”等,竖者运用独特读法及“大会节”的抑扬顿挫的曲调等古时延续下来的举止和音用进行回答。

⑤问答一结束,由探题进行更高水平的细致的精义来判定竖者合格与否。

(4)广学竖义的算题(论题)

竖义的算题(由探题出示的问题)有业义(主题)和副义(副题),从义科十六算等三十二算中出题。

《法华玄义》···教相义·十如是义·十二因缘义·二谛义·眷属妙义·十妙义·五味义

《法华文句》···三周义·一乘义·即身义·三身义·属累义

《摩诃止观》···六即义·四种三昧义·三观义·被接义·名别义通义

《维摩经疏》···佛土义

《观无量寿经疏》···九品往生义

《涅槃经疏》···佛性义

《四教义》···七圣义·菩萨义 * 内是本次的算题

(5)广学竖义合格的特典

戴缥帽子的许可源于天台大师从隋炀帝处获赐缥袖的典故,传教大师在始修霜月会时,获得桓武天皇赐予的缥帽子这一传说,合格的竖者被允许在应当衣和袍裳七条等冬衣正装上披戴“缥帽子”。

在江户时代,也曾有根据勅许,到宫中觐见天皇或参加江户城御礼的时候特许戴缥帽子的通告。(《天台宗帽子着用之事》1802 陆续群书类从 12所收)

(6)广学竖义的主要角色说明

①探题

天台论义中的最高权威者。是选定竖义的五问十题并出题的“题者”,也是对于问者与竖者间的问答加以判断,决定合格与否的“精义者”(通常称为证义者)。明治时期以后,首席探题被规定为天台座主。新探题是从中日(十月四日)的夜仪开始担任精义。本次的探题是由半田孝淳座主猊下、森川宏映猊下、大树孝启猊下、叡南觉范猊 下(新探题)四位大师担任。

②问者

是指考官,一问(本算)由首席的已讲(只有中日为拟讲)担任,二问到五问(末算)为四人,合计由五人担任。一问(本算)为现行四重(原来是五重) ①文意(端文)②立宗③难势(道理文证)会通(所立会通)④重难(道理、文证、料简、御寻、所诠这五重)、重答(所立会通)精义精难·直答、二·三问为三重,四问为二重(由立宗开始),五问为一重(只有端文)···

<初竖者的次第>

③注记 <由十六邋担任>

是记录问答内容并高声宣读的角色,也复唱探题所判定的合格与否的结果。

·“得”题‖及第 ·“略”题‖落第 ·未判‖回答不完全

④竖者

按照“竖义者传灯住位(六位)僧 某甲 天台宗专寺登高座”中探题选定的算题(论题),对于问者的质问,主张自己的观点,敬待探题的判定。(得到遂业者的头衔)

·合格者晋升为“大法师位”(三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