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生活

daily-practice

首页 / 佛化生活/慧思尊者的神奇传记︱慧思大师圆寂纪念日特别推荐
慧思尊者的神奇传记︱慧思大师圆寂纪念日特别推荐

一乘小编: 慧思大师不仅神通广大,而且证得法华三昧。他一生当中有很多很神奇的故事,是汉传佛教历史上非常稀有难得的一位大成就者。2019年7月24日(农历六月二十二),是南岳慧思大师圆寂纪念日,特别从《…

2019.07.23

一乘小编:

慧思大师不仅神通广大,而且证得法华三昧。他一生当中有很多很神奇的故事,是汉传佛教历史上非常稀有难得的一位大成就者。2019年7月24日(农历六月二十二),是南岳慧思大师圆寂纪念日,特别从《天台九祖传》中节选出三祖南岳慧思尊者的传记,以飨读者,忆念祖师之功德。

三祖南岳尊者。讳慧思。姓李氏。武津人也。少以宽慈。顶生肉髻。耳有重轮。象视牛行。胜相庄严。与世自异。尝梦梵僧勉令出俗。骇悟斯瑞。辞亲入道。奉持守素。梵行清洁。及禀具戒。日唯一食。不受别施。回栖幽静。杜绝将迎。诵法华等经。所至小庵被人所焚。随显疠(音例。疫病)疾。求诚乞忏。还创草室。持经如故。其患平复。仍梦。梵僧数百形服 瑰(公回切。大也)异祈请师僧。加羯磨法。具足成就。惊寤方知梦受。勤务更深。无弃昏晓。又梦。弥勒与诸眷属同会龙华。心自惟曰。我于释迦末法。受持法华。今值慈尊。感伤悲泣。豁然觉悟。转复精进。灵瑞重沓(达合切)供养严备。若有天童侍卫因读妙胜定经叹禅功德。发心修定。时北齐禅师聚徒数百。众法清肃道俗高尚。乃往归依从受正法。性乐苦节。营僧为业。冬夏供养不惮劳苦。昼夜摄心。理事筹(音俦。算也)度。 讫此两时。未有所证。又于来夏。束身长坐。系念在前。始三七日发少静观。见一生善恶业相。倍复勇猛。遂动八触。发本初禅。禅障忽起。四肢缓弱。不胜行步。身不随心。即自观察。我今病者。皆从业生。业由心起。本无外境。反见心源。业非可得。身如云影。相有体空。如是观已。颠倒想灭。心性淸净。所苦消除。又发空定。心境廓然。夏竟受岁。 慨(口概切。太息也)无所获。自伤昏沉。生为空过。深怀惭愧。放身倚壁。背未至间。霍(忽郭切。挥霍也)尔开悟。法华三昧。大乘法门。一念明达。十六特胜。背舍徐入。便自通彻。不由他悟。研练愈久。前观转增。名行远闻。四方钦德。学徒日盛。机悟实繁。乃以大小乘中定慧等法。敷扬引喻。用摄自他。众杂精粗。是非由起。怨嫉鸩(直禁切。以毛历饮食能杀人)毒。毒所不伤。异道兴谋。谋不为害。乃顾徒属曰。大圣在世。不免流言。况吾无德。岂逃此责。责是宿作。时至须受。此私事也。然我佛法不久应灭。当往何方以避此难。时空声曰。若欲修定。可往武当南岳。是入道山也。以齐武平之初。背此嵩阳。领徒南逝。初至光州。値梁孝元倾覆国乱。前路梗塞。权止大苏山。数岁之间。归从如市。每示众曰。道源不远。性海非遥。但向己求。莫从他觅。觅亦不得。得亦非真。由是供以事资。诲以理味。秖欲学者悟自本心。因以道俗福施。造金字般若金字法华琉璃宝函。众请讲二经。即时玄叙随文造尽。莫非幽赜。后命大师代讲金经。至一心具万行处。大师有疑。师曰。汝向所疑。此乃大品次第意耳。未是法华圆顿旨也。吾昔一心顿发诸法。吾既身证。不劳致疑。遂咨受法华行法三七境界。大领玄旨。又咨师位即十地耶。曰非也。吾十信铁轮位耳。然其谦退言难见实。本迹叵详。后在大苏。弊于烽警(上音峰。烽燧候表也。边有警则举火。昼曰燧。夜曰烽)山侣栖遑不安其地。将四十余僧径趣南岳。时陈光大二年岁次戊子夏六月二十二日也。至即告曰。吾止此满十年耳。先是梁僧慧海居衡岳寺。及见师欣如旧识。以寺请师止之。海迁他所。师复徙众方广。灵迹懋异具如别记。尝曰。吾前世曾履此处。因游岳顶。迟立林泉。其处竦净。若有所忆。寻指岩丛曰。吾前身于此入定。贼斩吾首。众共掘之。获聚骨。果无首。今名一生岩者是也。复指盘石曰。此下亦吾前世骸骨。众举石验。果得红白骨。联若钩锁。即其地累石瘗(于罽切。埋也)骨。 危其巅为二生塔。徘徊东上见石门窅隩(上音杳)曰。此灵岩幽户过者必增道力。乃古寺也。吾先亦尝捿托。因斧蒙密处。果得僧用器皿堂宇层甓(并的切。砖也)之基。其地爽垲(高明之地曰爽垲。左传曰。请更诸爽垲。文选曰。处高泉而爽垲)适大岳心。于是筑台。为众说般若。因号三生藏。事验非一。陈朝硕学莫不归宗。时有异道。怀嫉密告陈主。诬师北僧阴受齐券掘断岳心。勅使至山。见两虎咆愤。惊骇而退。数日复进召师。师谓使曰。尊使先行贫道续来。师飞锡而往至京。四门俱见师入。监使同时共奏。帝惊异引见。勅承灵应。乃迎下都。止栖玄寺。一无所问。先有小蜂。飞螫师额。寻有大蜂。咬杀小者。衔首师前。飞扬而去。不久谋罔一人暴死。 二为猘(居例切。狂犬。宋书曰。张收甞为猘犬所伤。食虾蟆鲙而愈)狗啮死。蜂相所征。 于是验矣。师往瓦官。遇雨不湿。履泥不污。 僧正慧暠(音杲)与诸学徒相逢于路曰。此神异人如何至此。举朝属目道俗倾仰。大都督吴明彻敬重之至。奉以犀枕。别将夏侯孝威往寺礼觐。 在道默念吴仪同所奉枕。欲得一见。比至师所。将行致敬。师便语威。欲见犀枕。可往视之。又于一日忽有声告。洒扫庭宇。圣人寻至。即如其语。须臾师到。威怀仰之。言于道俗。故贵贱皂素悉归向之。趣归南岳。不敢延留。帝饯以殊礼。目为大禅师。人舡供给送到江渚。师曰。寄迹南岳。止十年耳。期满当移。时众不识其旨。及还山。每岁陈主三信参劳。供施众积。荣盛莫加。说法倍常。神异难测。或现形大小。或寂示藏身。或异香奇色祥瑞乱举。临将终时。从山顶下。半山道场大集门学。连日说法。苦切呵责。闻者寒心。告众曰。若有十人不惜身命。常修法华般舟念佛三昧方等忏悔。行是行者。随有所须。吾自供给。必相利益。如无。吾当远离。苦行事难。竟无答者。因屏众敛念。泯然命尽。小僧灵辩见师气绝。号吼大叫。师便开目曰。汝是恶魔。我将欲去。众圣相迎。论受生处。何意惊动。妨乱吾耶。痴人出去。因更摄心。谛坐至尽。咸闻异香满室。顶暖身软。色如生。春秋六十有四。 即陈太建九年岁次丁酉六月二十二日也。取验十年。宛然符合。师平日服布素。寒则实以艾。徒属服章率皆如此。凡有著作。口授成章。无所删改。四十二字门两卷。无诤行门两卷。 释论玄随自意安乐行次第禅要三智观门等五部各一卷。并行于世。南山律师赞曰。自江东佛法弘重义门。至于禅法。盖蔑如也。而南岳尊者慨思南服。定慧双开。昼谈义理。夜便思择。故所发言无非致远。因定发慧。此旨不虚。南北禅宗罕不承绪。然而身相挺特能自胜持。见者回心。不觉倾伏。善识人心。鉴照冥机。讷于言过。方便诲引。行大慈悲。奉菩萨戒。至如缯纩皮革。多由损生。故其徒服章率皆以布。寒则艾。衲用犯风霜。自佛法东流。几六百载。唯斯南岳慈行可归。余尝参传译。屡睹梵经。讨问所被法衣。至今都无蚕服。纵加受法。不云得成。若乞若得。蚕绵作衣。准律结科。斩舍定矣。约情贪附。何由纵之。唯南岳独断高遵圣检(居奄切。书检印窠封题也)者也

备注:节选自《大正新修大正藏经》第51卷·史传部No.2069《天台九祖传》
 

慧思尊者的神奇传记︱慧思大师圆寂纪念日特别推荐

慧思尊者的神奇传记︱慧思大师圆寂纪念日特别推荐

2019-07-22

一乘小编:

慧思大师不仅神通广大,而且证得法华三昧。他一生当中有很多很神奇的故事,是汉传佛教历史上非常稀有难得的一位大成就者。2019年7月24日(农历六月二十二),是南岳慧思大师圆寂纪念日,特别从《天台九祖传》中节选出三祖南岳慧思尊者的传记,以飨读者,忆念祖师之功德。

三祖南岳尊者。讳慧思。姓李氏。武津人也。少以宽慈。顶生肉髻。耳有重轮。象视牛行。胜相庄严。与世自异。尝梦梵僧勉令出俗。骇悟斯瑞。辞亲入道。奉持守素。梵行清洁。及禀具戒。日唯一食。不受别施。回栖幽静。杜绝将迎。诵法华等经。所至小庵被人所焚。随显疠(音例。疫病)疾。求诚乞忏。还创草室。持经如故。其患平复。仍梦。梵僧数百形服 瑰(公回切。大也)异祈请师僧。加羯磨法。具足成就。惊寤方知梦受。勤务更深。无弃昏晓。又梦。弥勒与诸眷属同会龙华。心自惟曰。我于释迦末法。受持法华。今值慈尊。感伤悲泣。豁然觉悟。转复精进。灵瑞重沓(达合切)供养严备。若有天童侍卫因读妙胜定经叹禅功德。发心修定。时北齐禅师聚徒数百。众法清肃道俗高尚。乃往归依从受正法。性乐苦节。营僧为业。冬夏供养不惮劳苦。昼夜摄心。理事筹(音俦。算也)度。 讫此两时。未有所证。又于来夏。束身长坐。系念在前。始三七日发少静观。见一生善恶业相。倍复勇猛。遂动八触。发本初禅。禅障忽起。四肢缓弱。不胜行步。身不随心。即自观察。我今病者。皆从业生。业由心起。本无外境。反见心源。业非可得。身如云影。相有体空。如是观已。颠倒想灭。心性淸净。所苦消除。又发空定。心境廓然。夏竟受岁。 慨(口概切。太息也)无所获。自伤昏沉。生为空过。深怀惭愧。放身倚壁。背未至间。霍(忽郭切。挥霍也)尔开悟。法华三昧。大乘法门。一念明达。十六特胜。背舍徐入。便自通彻。不由他悟。研练愈久。前观转增。名行远闻。四方钦德。学徒日盛。机悟实繁。乃以大小乘中定慧等法。敷扬引喻。用摄自他。众杂精粗。是非由起。怨嫉鸩(直禁切。以毛历饮食能杀人)毒。毒所不伤。异道兴谋。谋不为害。乃顾徒属曰。大圣在世。不免流言。况吾无德。岂逃此责。责是宿作。时至须受。此私事也。然我佛法不久应灭。当往何方以避此难。时空声曰。若欲修定。可往武当南岳。是入道山也。以齐武平之初。背此嵩阳。领徒南逝。初至光州。値梁孝元倾覆国乱。前路梗塞。权止大苏山。数岁之间。归从如市。每示众曰。道源不远。性海非遥。但向己求。莫从他觅。觅亦不得。得亦非真。由是供以事资。诲以理味。秖欲学者悟自本心。因以道俗福施。造金字般若金字法华琉璃宝函。众请讲二经。即时玄叙随文造尽。莫非幽赜。后命大师代讲金经。至一心具万行处。大师有疑。师曰。汝向所疑。此乃大品次第意耳。未是法华圆顿旨也。吾昔一心顿发诸法。吾既身证。不劳致疑。遂咨受法华行法三七境界。大领玄旨。又咨师位即十地耶。曰非也。吾十信铁轮位耳。然其谦退言难见实。本迹叵详。后在大苏。弊于烽警(上音峰。烽燧候表也。边有警则举火。昼曰燧。夜曰烽)山侣栖遑不安其地。将四十余僧径趣南岳。时陈光大二年岁次戊子夏六月二十二日也。至即告曰。吾止此满十年耳。先是梁僧慧海居衡岳寺。及见师欣如旧识。以寺请师止之。海迁他所。师复徙众方广。灵迹懋异具如别记。尝曰。吾前世曾履此处。因游岳顶。迟立林泉。其处竦净。若有所忆。寻指岩丛曰。吾前身于此入定。贼斩吾首。众共掘之。获聚骨。果无首。今名一生岩者是也。复指盘石曰。此下亦吾前世骸骨。众举石验。果得红白骨。联若钩锁。即其地累石瘗(于罽切。埋也)骨。 危其巅为二生塔。徘徊东上见石门窅隩(上音杳)曰。此灵岩幽户过者必增道力。乃古寺也。吾先亦尝捿托。因斧蒙密处。果得僧用器皿堂宇层甓(并的切。砖也)之基。其地爽垲(高明之地曰爽垲。左传曰。请更诸爽垲。文选曰。处高泉而爽垲)适大岳心。于是筑台。为众说般若。因号三生藏。事验非一。陈朝硕学莫不归宗。时有异道。怀嫉密告陈主。诬师北僧阴受齐券掘断岳心。勅使至山。见两虎咆愤。惊骇而退。数日复进召师。师谓使曰。尊使先行贫道续来。师飞锡而往至京。四门俱见师入。监使同时共奏。帝惊异引见。勅承灵应。乃迎下都。止栖玄寺。一无所问。先有小蜂。飞螫师额。寻有大蜂。咬杀小者。衔首师前。飞扬而去。不久谋罔一人暴死。 二为猘(居例切。狂犬。宋书曰。张收甞为猘犬所伤。食虾蟆鲙而愈)狗啮死。蜂相所征。 于是验矣。师往瓦官。遇雨不湿。履泥不污。 僧正慧暠(音杲)与诸学徒相逢于路曰。此神异人如何至此。举朝属目道俗倾仰。大都督吴明彻敬重之至。奉以犀枕。别将夏侯孝威往寺礼觐。 在道默念吴仪同所奉枕。欲得一见。比至师所。将行致敬。师便语威。欲见犀枕。可往视之。又于一日忽有声告。洒扫庭宇。圣人寻至。即如其语。须臾师到。威怀仰之。言于道俗。故贵贱皂素悉归向之。趣归南岳。不敢延留。帝饯以殊礼。目为大禅师。人舡供给送到江渚。师曰。寄迹南岳。止十年耳。期满当移。时众不识其旨。及还山。每岁陈主三信参劳。供施众积。荣盛莫加。说法倍常。神异难测。或现形大小。或寂示藏身。或异香奇色祥瑞乱举。临将终时。从山顶下。半山道场大集门学。连日说法。苦切呵责。闻者寒心。告众曰。若有十人不惜身命。常修法华般舟念佛三昧方等忏悔。行是行者。随有所须。吾自供给。必相利益。如无。吾当远离。苦行事难。竟无答者。因屏众敛念。泯然命尽。小僧灵辩见师气绝。号吼大叫。师便开目曰。汝是恶魔。我将欲去。众圣相迎。论受生处。何意惊动。妨乱吾耶。痴人出去。因更摄心。谛坐至尽。咸闻异香满室。顶暖身软。色如生。春秋六十有四。 即陈太建九年岁次丁酉六月二十二日也。取验十年。宛然符合。师平日服布素。寒则实以艾。徒属服章率皆如此。凡有著作。口授成章。无所删改。四十二字门两卷。无诤行门两卷。 释论玄随自意安乐行次第禅要三智观门等五部各一卷。并行于世。南山律师赞曰。自江东佛法弘重义门。至于禅法。盖蔑如也。而南岳尊者慨思南服。定慧双开。昼谈义理。夜便思择。故所发言无非致远。因定发慧。此旨不虚。南北禅宗罕不承绪。然而身相挺特能自胜持。见者回心。不觉倾伏。善识人心。鉴照冥机。讷于言过。方便诲引。行大慈悲。奉菩萨戒。至如缯纩皮革。多由损生。故其徒服章率皆以布。寒则艾。衲用犯风霜。自佛法东流。几六百载。唯斯南岳慈行可归。余尝参传译。屡睹梵经。讨问所被法衣。至今都无蚕服。纵加受法。不云得成。若乞若得。蚕绵作衣。准律结科。斩舍定矣。约情贪附。何由纵之。唯南岳独断高遵圣检(居奄切。书检印窠封题也)者也

备注:节选自《大正新修大正藏经》第51卷·史传部No.2069《天台九祖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