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简介

our-teacher

首页 / 导师简介/《仁增》杂志采访智广阿阇梨访谈录
《仁增》杂志采访智广阿阇梨访谈录

记者:慈诚《仁增》杂志:这次我们采访的主要内容就是想要了解一下仁波切的生平以及您所做的事业等等这些方面的情况。 智广阿阇梨:好的。我从小身体就不好,患有一种比较严重的疾病叫做美尼尔氏综合症,这种病发作…

标签:
2016.02.22

记者:慈诚


《仁增》杂志:这次我们采访的主要内容就是想要了解一下仁波切的生平以及您所做的事业等等这些方面的情况。

智广阿阇梨:好的。我从小身体就不好,患有一种比较严重的疾病叫做美尼尔氏综合症,这种病发作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去上学,医生说这种病是很难治愈的,医学上面没有很好的方法,所以当时应该是比较痛苦的。

后来我遇到一位善知识,他跟我说:“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可以念念《大悲咒》,因为《大悲心陀罗尼经》里面曾经说过这个大悲咒可以治八万四千种病,你可以尝试一下。”

我家的隔壁刚好就有一个寺院——七塔寺,我就去寺院里面请教法师学习这个《大悲咒》,这个寺院刚好也是一个观世音菩萨的道场,我在那里请了一本观世音菩萨的经典,学习了《大悲咒》,然后每天早上起来念七遍,很奇怪的事情就是,从此以后这个病就再也没有了。

这个对我来说是一大震撼,因为以前我们所受的教育认为佛教都是属于封建迷信的东西,但是事实上现代科学治不好的病,被“封建迷信”给治好了。所以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影响很大,完全颠覆了以前的观念,因此我就很想探究为什么佛法能够有这么大的作用,我就开始去拜访很多高僧大德,向他们请教问题,解决我的疑问。

当时那个时代还有很多文化大革命前留下来的老前辈,他们还在世,所以我去请教他们,那个时候这些老前辈们其实很少有人去亲近他们,因为文革刚结束,基本上他们很清闲,很少有人学佛。他们有的时候也会有一些很小型的传法,在某个居士家里面,讲法的是一位年纪很大的老人家,听法的基本上都是老太太,只有我一个年纪比较轻的,所以我就很被重视,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看到了佛教的未来、佛教的希望,所以我在这些大师们面前就特别受到优待,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做不了太多弘扬佛法的事情,所以他们会比较有空,我需要请教什么问题或想要求什么法,都非常的方便。

我是一个问题特别多的人,因为对佛教、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不了解,所以我的问题特别多。通过这些善知识的教导,完全颠覆了我以前的理念,让我对佛法生起了很大的信心,从此以后我就走上了一条闻思修行的道路。在后面的十多年里面,我拜访了汉传佛教的很多寺院,拜访了三十多位汉传佛教的高僧大德,跟随他们闻思、修行、闭关,学习了汉传佛教各大宗派的佛法,其中天台宗、禅宗、净土宗等宗派都做了比较深入的学修。

1993年,我得到一些高僧大德的授权开始传讲佛法,从那个时候开始基本上就在寺院里面帮助做一些工作,主要工作过的寺院第一个是上海的宝山净寺,第二个是奉化的雪窦寺,在这两个寺院里面工作了比较长的时间。

在宝山净寺慧梅阿阇梨面前得到比较多的汉传密宗(天台密教传承)的教授,也在他的指导之下做了密宗的闭关实修,我被他认为是最后一位嗣法弟子。他那个时候应该是有九十多岁了。他是一位很神奇的老人,是具足神通的大成就者。我在接受他传法以及闭关的时候被认为有很多修行的验相,他是最早授予我金刚阿阇梨位的上师。

当时我有很多的传法活动,在传法的时候肯定会有很多的人提问题,然后就会有人提到关于藏传佛教的问题,但是那个时候我在藏传佛教方面只是跟清定上师学修过一点,清定上师被认为是具有汉地的禅宗以及藏传佛教格鲁派传承的一位上师,所以那个时候我对藏传佛教的了解并不太多。另外一位跟密宗有关系的善知识就是黄念祖上师,他是一位金刚上师,我没有跟他见过面,但是我几乎学习过他的全部著作。当时我汉地的很多善知识都非常推崇他,他对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都非常精通,在藏传佛教方面他应该是有宁玛派和噶举派的传承。

在这之后,有一件比较特别的事情,我做梦的时候三次梦见莲花生大士,在梦中,莲师三次以不同的形象出现,所以我想我应该是跟藏传佛教比较有缘分的。当时清定上师跟法王如意宝关系非常好,因为我对清定上师非常有信心,我相信清定上师他所认可的法王如意宝也应该是非常了不起的。

当时我就有想去西藏求法的意愿。去西藏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当时很多汉地的人对藏传佛教不了解,甚至有很多误解,所以我非常想正确地了解藏传佛教。我想,我一定要去西藏亲自深入地学习,才能了解真正的藏传佛教;第二个想去西藏求法的原因是,希望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之间能够做一些沟通,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桥梁。在汉地当时有两种不正确的观点,一种是认为藏传佛教完全是歪门邪道,汉传佛教是最好的;另一种是认为藏传佛教是最最好的,汉传佛教已经不行了。到现在为止,这两种思想在汉地都还是存在。

我从1996年已经开始比较深入地学习藏传佛教,到19974月份我第一次去藏区喇荣五明佛学院。在这之后的岁月中,我在喇荣五明佛学院学了很多年。

当时,我在喇荣五明佛学院买了一间房子,三千块钱,是一个很好的地段,就在喇嘛经堂的后面,每天去上课非常方便。但那个时候生活非常艰苦,因为我还是保持素食,所以说没什么东西可以吃的,有一次整整四个月吃的都是土豆,除了土豆以外,其它吃得最多的就是方便面。当时恩师丹增拉巴堪布曾经跟我讲:“我们两个如果闭关的话就很方便,我一袋糌粑就可以了,你一箱方便面就可以了。”

那段时间主要是在喇荣五明佛学院,接受了大量的法王如意宝的灌顶、传承、窍诀,非常非常多。那段时间法王如意宝大部分的传承应该我都听受了,他老人家的著作的大部分传承,特别是所有的大圆满部分的传承,我都得到了。当然在喇荣五明佛学院除了法王如意宝以外,法王如意宝所有这些重要的心子们也是我经常去请教的对象。

基本上在法王如意宝圆寂之前我很多的时间都在五明佛学院,我在藏传佛教里面最为深入学习的部分其实就是法王如意宝他老人家的传承,从这个角度来讲,法王如意宝他老人家对我的恩德是无与伦比的。我在五明佛学院修学的阶段,有的时候也会回来汉地,出来的原因主要是钱用光了,就会出来想一些办法赚钱,赚到了一些钱就再回学院。

去了喇荣五明佛学院以后,我才开始对藏传佛教有更加深入的了解,在这个期间也拜访了很多藏传佛教其他的高僧大德,但这些高僧大德大部分也是跟五明佛学院有很紧密的联系,其中在新龙的喇嘛安久仁波切对我恩德比较大,我在他面前听过《列绕朗巴大师全集》、《白玛邓灯全集》全部的灌顶传承,以及《法王如意宝全集》中的大部分灌顶传承,还有其它非常多的教法。后来也去了很多其它的寺院学习,包括噶陀寺、亚青寺、竹庆寺,尤其在扎嘉寺学习得更多。在扎嘉寺我最早依止的善知识是更桑旺姆空行母,我在她老人家面前也得到过很多的灌顶传承。

 我在那个时候认识了第五世华智仁波切,我们一起接受灌顶。那个时候扎嘉寺条件非常非常差,吃的住的都非常不好,后来华智仁波切看到我们太可怜了,就请我们到他家里去吃饭,我记得第一次去他家里,华智仁波切亲自给我们下面条,之后跟华智仁波切就有更加深入的联系了,然后在华智仁波切面前听受了非常多的教法,特别是包括龙钦饶降巴很多的教法,《四心滴》、《七宝藏》等等,还有噶玛朗巴的《寂忿密意自解脱》全部的灌顶传承,还有《晋美朗巴大师全集》的大部分。同时华智仁波切也带领我们做了很多闭关修行,特别是亲自指导和带领我们实修了《益西喇嘛》全部的修法,后来我们在华智仁波切闭关的山洞前专门修建了一个闭关中心,几乎每年我都会带道友们过去接受华智仁波切的传法和做一些短期的闭关修行。

基本上我在西藏依止的善知识全部加起来也有三十多位高僧大德,大部分都是宁玛派的,还有一些是噶举派、萨迦派和格鲁派的。当然,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在不断学习和修行,这是我自己学习藏传佛教的一些简单的经历。


《仁增》杂志:按照有一些资料上面说,在中国汉地修行学习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的人非常的广泛,据说有四亿人都是修行者,我专门问了,不是佛教徒,是修行者,有这样的说法。那么,照这样的一个数字的话,您觉得在中国,佛教修行人这个比例会增加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您的展望是怎样的?

智广阿阇梨:具体的数字确实我不是很了解,但是中国人对佛教的需求是非常大的。

《仁增》杂志:听说在中国各地有很多人是跟随一些假的上师或假的大师们在学习,他们只是专注于他们的神通,这些大师自称自己有神通、有证悟。可是那些追随者也没有真正找到或想要找到这种我们说的真正有证悟的大师,您对这种情况是怎么看的?

智广阿阇梨:这种情况确实是存在的,我也对这些情况比较担心,如果这种情况越来越多的话,肯定会变成摧毁藏传佛教的一个原因。网上有一种说法,说光北京朝阳区就有三十万个仁波切。这也许是一种比较调侃的说法,不一定是正式的统计数据,但应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藏传佛教在汉地发展的一些可能的隐忧。

所以我的很多上师们也是非常担心这种事情,在很早的时候我也被授权希望能在汉地传播一些比较正确的藏传佛教,自从有了这些高僧大德的授权以后,我也在尽我的力量把这些清净的传承、正确的藏传佛教的教法尽可能地传播给大家。在中国大陆,以及在海外很多的地区,我们也很希望尽力来改变这样的一个状况。我们所有传授的这些内容,都是来自于这些高僧大德很清净的传承,没有一点点是我们自己加上去的,而且从实际上来讲,这些教法的威力确实也是相当巨大,大家的反应都是非常好的,到今年为止,在我的弟子当中修完五加行的应该有超过两百多位,当然还有一些更精进的,不止修完了一遍,两遍、三遍、四遍的都有。

《仁增》杂志:因为现在有很多藏传佛教的上师们到汉地来传法,当然这也利益到很多的众生,但同样也有刚才提到的很多假的上师在传法,导致对藏传佛教产生了很大的摧毁作用,想问一下您觉得这两样相较起来,哪一种可能会更加占上风或者会有更多的力量?

智广阿阇梨:目前来说,我觉得藏传佛教在汉地的弘扬方面,喇荣五明佛学院是做得最好的,我觉得他们的力量应该是目前最大的。主要是三位大堪布:索达吉堪布、益西彭措堪布、慈诚罗珠堪布,他们在汉地弘法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这三位堪布因为直接可以讲汉语,而且他们下面有很多的辅导法师,所以他们在汉地的推广应该是做得比较好的,当我看到这几位堪布的事业的时候,我觉得很有信心,我觉得藏传佛教应该是会越来越好,而我自己也尽量要给这几位大堪布做做广告。虽然我可能是法王如意宝的弟子里最差劲的一个,但是我也很希望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弘法事业能够越来越广大。对喇荣五明佛学院的教法,根据我自己所知道的,也尽量去弘扬。我们现在所传授的很多教法都是来自于喇荣五明佛学院的传承,我觉得喇荣五明佛学院对我们汉族人做的最大的贡献就是翻译了大量的藏传佛教的经论法本。

但是每当我听到一些负面的消息的时候,我有的时候也是会很担心,会不会藏传佛教又会受到打击?听说在成都也有很多很多这种藏传佛教负面的消息出来,确确实实如果这些事情越来越多的话,也许会对藏传佛教有很大的损害。

《仁增》杂志:当今时代中国社会在全世界有更大的影响力,因为人口、文化方面的影响,所以整个世界的走向,在很多方面是由中国左右和影响的。是往好的地方走还是往坏的地方走,都受到中国情况的很大影响。如果在中国传播佛法的话,肯定会让中国对整个世界有正面的影响,那么仁波切您觉得我们能够做些什么事情,来加速或者促进佛法在中国的传播,让中国对世界的影响更加正面?

智广阿阇梨:首先我觉得现在的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主席,在他的多次讲话中,对佛教还是比较正面肯定的,他认为佛教也是中华文化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这几年我们在国内也做了很多的工作,我从1995年开始担任雪窦寺弘法组的负责人,后来在河南的大准提寺担任显密讲修院的院长,我们也做了很多关于弘扬佛法的工作,去年开始在无锡的显云寺也成立了一个显密讲修院,不断在做弘扬佛法的事情。

从整个情况来看,我觉得中国弘扬佛法的整体情况应该是在往上走的。但是负面情况也有不少,所以我自己能做的就是尽我的努力把所得到的清净传承的教法尽量地去弘扬,对中国的佛教有多少促进作用,这就不太清楚了,我们的力量很小。

其实在这个时代应该说弘扬佛法的困难还是相当多的,所以我自己个人的话可能更喜欢闭关修行,但是很多我的上师们并不同意我完全这样做。

《仁增》杂志:在整个世界宗教人口的比例中,佛教徒只是占第四位的,有些人说是因为佛教的传统就是让大家去出家,所以大家在这个世俗社会中就不是那么活跃。而像基督教号称有三十亿的信徒,其实大部分都是一些在家信徒,所以想问一下仁波切,未来是不是要同时以出家和在家的两种教法来进行弘扬佛法才是比较好?

智广阿阇梨:这个问题我觉得非常的重要,因为佛陀本来就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这四众弟子的,所以我觉得这四众弟子我们都要重视。

传统的佛教一般来说都比较注重出家人,但是我觉得在现代社会,出家人当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但是就像刚才您讲的,很多的宗教其实是在社会大众当中普及的,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佛教还是比较薄弱一点。

我们能努力的主要是两个方向:一个方向就是让我们学佛的人走向深入解脱成佛的道路,一步一步,从开始的出离心、菩提心到最后导归大圆满、导归净土,这是一个方向;那另一个方向就是尽量在社会上推广一些比较简单易懂的佛法,让大家都能跟佛法结上善缘。这是我们弘法利生工作的两个方向。对根器成熟的人,我们会让他更加深入地去学修佛法,对大部分的人来说,他们对佛教其实并不了解,所以我们尽量会用一些比较浅显的方式来让他们能够认识佛教乃至于跟佛教结上缘分。

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我在欧洲理事会Amicale中心的一个演讲,他们给的题目就是“幸福的秘诀”,然后我讲佛教怎么能够让大家获得幸福的方法,他们的网站上报名爆满,而且大家听了以后反应也很好,他们大多数人应该是没有任何佛教背景的。然后他们的领导人听了我的演讲以后,认为这样的内容应该长期持续地来讲授,每年都要举办这样的演讲。而且她说最好是让各国领导人都来听,也许对世界和平会有很大的促进。

我觉得佛教要在全世界普及一定要发扬大乘菩萨的精神,而且要以众生喜欢的方式去传播佛法,比如说这种通俗的讲座、慈善事业、文化艺术的方式,茶道、花道、歌舞等,还有在各个地方造更多的佛塔,这样的话大家对佛教就会有更多的认识,他只要真正认识佛教,我相信他一定会来进一步学习。这些也是我们一直在做的。

《仁增》杂志:因为您接受我们杂志采访,想听听您想通过我们的杂志对整个的宁玛修行者、宁玛修行的这些团体,您有什么想要传达的信息?

智广阿阇梨:首先我个人其实也没有什么要讲的,但是我想法王如意宝有一个很好的观点,我觉得可以跟大家一起来分享,法王如意宝曾经有一个开示说“切莫偏袒执著各宗派,造下毁坏自他舍法业。修持有缘本尊之法门,净观一切他宗我心语。”就是说,我们对自宗应该完全具备信心,但是对其它任何的宗派我们也要尊重和了解。

法王如意宝弘法利生的风格,虽然主要是弘扬宁玛派,但是他对其他的很多宗派也是非常地尊重,同时也做了很多的弘扬。在五明佛学院大幻化网坛城的周围有很多的佛殿,法王如意宝所主张的是,对所有的宗派都非常地尊重,为每一个教派都设立了一间佛殿,里面专门有一间是汉传佛教的佛殿。法王如意宝说对自宗要完全具备信心,但同时对其它的宗派要尊重、包容和互相交流,我觉得这个精神是非常好的。藏传佛教在历史上也有很多的高僧大德秉持这样的观点,比如说蒋扬钦哲仁波切、麦彭仁波切、华智仁波切,他们其实都是有这样的观点。

可以说,我自己虽然力量是非常小的,但我也是尽量致力于按照法王如意宝这样的教言去实践。特别是近几年,我们也做了很多促进南传佛教、汉传佛教、藏传佛教、日本佛教互相沟通交流的很多活动。就像您刚才讲的,在整个世界当中我们佛教的信众本来就不太多,所以我们更应该互相团结一起来弘扬佛法、利益众生,而不应该每天互相搞矛盾,这就是我一点比较肤浅的想法。

《仁增》杂志:因为在文章中要介绍您,在介绍到您身份的时候,我想问一下,您现在的身份是怎么样的? 比方说到底受的是哪种戒律?

智广阿阇梨:是这样的,我的身份比较复杂一点,因为我学习过很多的传承的佛法。

一开始的时候我学习了汉传佛教十多年,然后学藏传佛教,藏传佛教从1996年到现在一直在学习,其间,我从2004年开始去日本,学习以前从汉地传到日本的一些在汉地已经濒临失传的密宗的教法。

唐密从唐代传到日本以后,一直到现在还保存得非常完好,这个教法在中国可以说是已经非常地衰微了,大部分都已经失传了。从民国开始,汉地的佛教界就一直想致力于把唐密的传承恢复起来,中国也有很多信徒希望能够学习唐密,我了解到日本具有非常完整的、清净的唐密传承以后,决定去日本学习唐密的教法,希望能把唐密传回到中国来。唐密是被认为是大日如来、金刚萨埵、龙树菩萨所传下来的教法。

2012年的时候我正式被许可,可以去学习日本的唐密。但是有一个问题,唐密传承到日本的两大宗派——真言宗和天台宗,都规定所有的密法不传给在家人,所以我要学习唐密第一步先要成为他们宗派的僧侣,之后我在日本的真言宗醍醐寺派得度,成为他们寺院的僧侣,接受了他们正式的、所有的密法的传承和训练,最后获得真言宗传法灌顶阿阇梨的资格。


我在日本的天台宗学习天台密教也是同样,首先要成为他们寺院——比叡山延历寺的僧侣,然后再接受他们严格的训练,最后也是得到了天台密教灌顶传法阿阇梨的资格。据我所知,我是中国兼具这两个宗派的僧侣身份,还有包括传法灌顶阿阇梨身份的第一个人,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在日本是正式注册的合法的僧侣。




日本的僧侣受的戒律和汉传佛教、藏传佛教是不一样的。就我所知,全世界所有的僧侣传承主要有四种,我去过斯里兰卡,了解学习过南传佛教,发现南传佛教的绝大部分僧侣只受小乘的别解脱戒,没有大乘的戒律,也没有金刚乘的戒律;汉传佛教的僧侣,一般来说受小乘的别解脱戒跟大乘的菩萨戒,以这两种戒律为主;藏传佛教的僧侣一般来说都会具备三种戒律:小乘的别解脱戒、大乘的菩萨戒和金刚乘的三昧耶戒;那么我在日本所接受的日本僧侣的戒律,一般来说他们在小乘的别解脱戒里面只受十善戒,然后他们在这上面再受大乘菩萨戒,然后再之上就是密宗的三昧耶戒。我所在的真言宗和天台宗僧侣所受的戒律基本就是这样。所以日本真言宗和天台宗僧侣所受的戒律跟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僧侣所受的戒律其实是不一样的,我所经历的情况就是这样,我在日本就必须以僧侣的形象出现,因为你如果不成为他们的僧侣,他们不可能给你传授很系统完整的密法。


《仁增》杂志:谢谢,很抱歉花了您很多时间,而且让您讲了这么多,非常感谢您!如果能够报道一位像您这样的汉族身份背景的佛教大师,对我们杂志来说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尤其是在文章里面要说明仁波切是把唐密要带回到中国的事情,这个是要特别浓墨重彩地写一写。

智广阿阇梨:我去日本求学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第十五世大宝法王以前有这样一个预言。

当时有一个不丹的弟子供养第十五世大宝法王一个象牙的雕塑,里面雕着佛陀的故事。供养给第十五世噶玛巴时,说这个雕塑是来自于日本,而且给他讲述了日本的情况。他说,日本的佛教是非常兴旺的,几乎大部分的民众都是信仰佛教的,而且他跟大宝法王介绍说日本是西藏地区以外少有的密宗很兴盛的地方。第十五世大宝法王就感到非常地惊讶,他专门花了三天的时间修法诵经回向发愿,然后他做了一个预言,他说,在未来,如果日本密教与藏传密教能够结合,世界上的佛教将会融合与兴盛。

日本有十三个真言宗的派别,他们联合办了一个大学叫种智院大学。他们专门请我去做过一个讲座,我讲座的题目就是《西藏密教和日本密教的关系初探》。我在这个演讲里面专门讲到了这个预言,我在这篇演讲里面介绍藏传佛教时,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宁玛派。因此他们对宁玛派就很有兴趣,我后来还送给他们一整套喇荣五明佛学院的书籍和光盘。我在日本除了种智院大学以外,在天台宗的延历寺和日本真言宗的醍醐寺,也给他们分别送了一整套喇荣五明佛学院的书籍和光盘,我给宁玛派做做广告。然后,我把日本《真言宗全集》和《天台宗全集》各送了一套给喇荣五明佛学院。希望佛教各个宗派之间有更多的互相了解。

《仁增》杂志: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会如实地将之分享给我们的读者。非常感恩!

智广阿阇梨:谢谢您!

 

《仁增》杂志采访智广阿阇梨访谈录

《仁增》杂志采访智广阿阇梨访谈录

2016-02-21

记者:慈诚


《仁增》杂志:这次我们采访的主要内容就是想要了解一下仁波切的生平以及您所做的事业等等这些方面的情况。

智广阿阇梨:好的。我从小身体就不好,患有一种比较严重的疾病叫做美尼尔氏综合症,这种病发作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去上学,医生说这种病是很难治愈的,医学上面没有很好的方法,所以当时应该是比较痛苦的。

后来我遇到一位善知识,他跟我说:“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可以念念《大悲咒》,因为《大悲心陀罗尼经》里面曾经说过这个大悲咒可以治八万四千种病,你可以尝试一下。”

我家的隔壁刚好就有一个寺院——七塔寺,我就去寺院里面请教法师学习这个《大悲咒》,这个寺院刚好也是一个观世音菩萨的道场,我在那里请了一本观世音菩萨的经典,学习了《大悲咒》,然后每天早上起来念七遍,很奇怪的事情就是,从此以后这个病就再也没有了。

这个对我来说是一大震撼,因为以前我们所受的教育认为佛教都是属于封建迷信的东西,但是事实上现代科学治不好的病,被“封建迷信”给治好了。所以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影响很大,完全颠覆了以前的观念,因此我就很想探究为什么佛法能够有这么大的作用,我就开始去拜访很多高僧大德,向他们请教问题,解决我的疑问。

当时那个时代还有很多文化大革命前留下来的老前辈,他们还在世,所以我去请教他们,那个时候这些老前辈们其实很少有人去亲近他们,因为文革刚结束,基本上他们很清闲,很少有人学佛。他们有的时候也会有一些很小型的传法,在某个居士家里面,讲法的是一位年纪很大的老人家,听法的基本上都是老太太,只有我一个年纪比较轻的,所以我就很被重视,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看到了佛教的未来、佛教的希望,所以我在这些大师们面前就特别受到优待,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做不了太多弘扬佛法的事情,所以他们会比较有空,我需要请教什么问题或想要求什么法,都非常的方便。

我是一个问题特别多的人,因为对佛教、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不了解,所以我的问题特别多。通过这些善知识的教导,完全颠覆了我以前的理念,让我对佛法生起了很大的信心,从此以后我就走上了一条闻思修行的道路。在后面的十多年里面,我拜访了汉传佛教的很多寺院,拜访了三十多位汉传佛教的高僧大德,跟随他们闻思、修行、闭关,学习了汉传佛教各大宗派的佛法,其中天台宗、禅宗、净土宗等宗派都做了比较深入的学修。

1993年,我得到一些高僧大德的授权开始传讲佛法,从那个时候开始基本上就在寺院里面帮助做一些工作,主要工作过的寺院第一个是上海的宝山净寺,第二个是奉化的雪窦寺,在这两个寺院里面工作了比较长的时间。

在宝山净寺慧梅阿阇梨面前得到比较多的汉传密宗(天台密教传承)的教授,也在他的指导之下做了密宗的闭关实修,我被他认为是最后一位嗣法弟子。他那个时候应该是有九十多岁了。他是一位很神奇的老人,是具足神通的大成就者。我在接受他传法以及闭关的时候被认为有很多修行的验相,他是最早授予我金刚阿阇梨位的上师。

当时我有很多的传法活动,在传法的时候肯定会有很多的人提问题,然后就会有人提到关于藏传佛教的问题,但是那个时候我在藏传佛教方面只是跟清定上师学修过一点,清定上师被认为是具有汉地的禅宗以及藏传佛教格鲁派传承的一位上师,所以那个时候我对藏传佛教的了解并不太多。另外一位跟密宗有关系的善知识就是黄念祖上师,他是一位金刚上师,我没有跟他见过面,但是我几乎学习过他的全部著作。当时我汉地的很多善知识都非常推崇他,他对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都非常精通,在藏传佛教方面他应该是有宁玛派和噶举派的传承。

在这之后,有一件比较特别的事情,我做梦的时候三次梦见莲花生大士,在梦中,莲师三次以不同的形象出现,所以我想我应该是跟藏传佛教比较有缘分的。当时清定上师跟法王如意宝关系非常好,因为我对清定上师非常有信心,我相信清定上师他所认可的法王如意宝也应该是非常了不起的。

当时我就有想去西藏求法的意愿。去西藏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当时很多汉地的人对藏传佛教不了解,甚至有很多误解,所以我非常想正确地了解藏传佛教。我想,我一定要去西藏亲自深入地学习,才能了解真正的藏传佛教;第二个想去西藏求法的原因是,希望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之间能够做一些沟通,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桥梁。在汉地当时有两种不正确的观点,一种是认为藏传佛教完全是歪门邪道,汉传佛教是最好的;另一种是认为藏传佛教是最最好的,汉传佛教已经不行了。到现在为止,这两种思想在汉地都还是存在。

我从1996年已经开始比较深入地学习藏传佛教,到19974月份我第一次去藏区喇荣五明佛学院。在这之后的岁月中,我在喇荣五明佛学院学了很多年。

当时,我在喇荣五明佛学院买了一间房子,三千块钱,是一个很好的地段,就在喇嘛经堂的后面,每天去上课非常方便。但那个时候生活非常艰苦,因为我还是保持素食,所以说没什么东西可以吃的,有一次整整四个月吃的都是土豆,除了土豆以外,其它吃得最多的就是方便面。当时恩师丹增拉巴堪布曾经跟我讲:“我们两个如果闭关的话就很方便,我一袋糌粑就可以了,你一箱方便面就可以了。”

那段时间主要是在喇荣五明佛学院,接受了大量的法王如意宝的灌顶、传承、窍诀,非常非常多。那段时间法王如意宝大部分的传承应该我都听受了,他老人家的著作的大部分传承,特别是所有的大圆满部分的传承,我都得到了。当然在喇荣五明佛学院除了法王如意宝以外,法王如意宝所有这些重要的心子们也是我经常去请教的对象。

基本上在法王如意宝圆寂之前我很多的时间都在五明佛学院,我在藏传佛教里面最为深入学习的部分其实就是法王如意宝他老人家的传承,从这个角度来讲,法王如意宝他老人家对我的恩德是无与伦比的。我在五明佛学院修学的阶段,有的时候也会回来汉地,出来的原因主要是钱用光了,就会出来想一些办法赚钱,赚到了一些钱就再回学院。

去了喇荣五明佛学院以后,我才开始对藏传佛教有更加深入的了解,在这个期间也拜访了很多藏传佛教其他的高僧大德,但这些高僧大德大部分也是跟五明佛学院有很紧密的联系,其中在新龙的喇嘛安久仁波切对我恩德比较大,我在他面前听过《列绕朗巴大师全集》、《白玛邓灯全集》全部的灌顶传承,以及《法王如意宝全集》中的大部分灌顶传承,还有其它非常多的教法。后来也去了很多其它的寺院学习,包括噶陀寺、亚青寺、竹庆寺,尤其在扎嘉寺学习得更多。在扎嘉寺我最早依止的善知识是更桑旺姆空行母,我在她老人家面前也得到过很多的灌顶传承。

 我在那个时候认识了第五世华智仁波切,我们一起接受灌顶。那个时候扎嘉寺条件非常非常差,吃的住的都非常不好,后来华智仁波切看到我们太可怜了,就请我们到他家里去吃饭,我记得第一次去他家里,华智仁波切亲自给我们下面条,之后跟华智仁波切就有更加深入的联系了,然后在华智仁波切面前听受了非常多的教法,特别是包括龙钦饶降巴很多的教法,《四心滴》、《七宝藏》等等,还有噶玛朗巴的《寂忿密意自解脱》全部的灌顶传承,还有《晋美朗巴大师全集》的大部分。同时华智仁波切也带领我们做了很多闭关修行,特别是亲自指导和带领我们实修了《益西喇嘛》全部的修法,后来我们在华智仁波切闭关的山洞前专门修建了一个闭关中心,几乎每年我都会带道友们过去接受华智仁波切的传法和做一些短期的闭关修行。

基本上我在西藏依止的善知识全部加起来也有三十多位高僧大德,大部分都是宁玛派的,还有一些是噶举派、萨迦派和格鲁派的。当然,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在不断学习和修行,这是我自己学习藏传佛教的一些简单的经历。


《仁增》杂志:按照有一些资料上面说,在中国汉地修行学习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的人非常的广泛,据说有四亿人都是修行者,我专门问了,不是佛教徒,是修行者,有这样的说法。那么,照这样的一个数字的话,您觉得在中国,佛教修行人这个比例会增加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您的展望是怎样的?

智广阿阇梨:具体的数字确实我不是很了解,但是中国人对佛教的需求是非常大的。

《仁增》杂志:听说在中国各地有很多人是跟随一些假的上师或假的大师们在学习,他们只是专注于他们的神通,这些大师自称自己有神通、有证悟。可是那些追随者也没有真正找到或想要找到这种我们说的真正有证悟的大师,您对这种情况是怎么看的?

智广阿阇梨:这种情况确实是存在的,我也对这些情况比较担心,如果这种情况越来越多的话,肯定会变成摧毁藏传佛教的一个原因。网上有一种说法,说光北京朝阳区就有三十万个仁波切。这也许是一种比较调侃的说法,不一定是正式的统计数据,但应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藏传佛教在汉地发展的一些可能的隐忧。

所以我的很多上师们也是非常担心这种事情,在很早的时候我也被授权希望能在汉地传播一些比较正确的藏传佛教,自从有了这些高僧大德的授权以后,我也在尽我的力量把这些清净的传承、正确的藏传佛教的教法尽可能地传播给大家。在中国大陆,以及在海外很多的地区,我们也很希望尽力来改变这样的一个状况。我们所有传授的这些内容,都是来自于这些高僧大德很清净的传承,没有一点点是我们自己加上去的,而且从实际上来讲,这些教法的威力确实也是相当巨大,大家的反应都是非常好的,到今年为止,在我的弟子当中修完五加行的应该有超过两百多位,当然还有一些更精进的,不止修完了一遍,两遍、三遍、四遍的都有。

《仁增》杂志:因为现在有很多藏传佛教的上师们到汉地来传法,当然这也利益到很多的众生,但同样也有刚才提到的很多假的上师在传法,导致对藏传佛教产生了很大的摧毁作用,想问一下您觉得这两样相较起来,哪一种可能会更加占上风或者会有更多的力量?

智广阿阇梨:目前来说,我觉得藏传佛教在汉地的弘扬方面,喇荣五明佛学院是做得最好的,我觉得他们的力量应该是目前最大的。主要是三位大堪布:索达吉堪布、益西彭措堪布、慈诚罗珠堪布,他们在汉地弘法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这三位堪布因为直接可以讲汉语,而且他们下面有很多的辅导法师,所以他们在汉地的推广应该是做得比较好的,当我看到这几位堪布的事业的时候,我觉得很有信心,我觉得藏传佛教应该是会越来越好,而我自己也尽量要给这几位大堪布做做广告。虽然我可能是法王如意宝的弟子里最差劲的一个,但是我也很希望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弘法事业能够越来越广大。对喇荣五明佛学院的教法,根据我自己所知道的,也尽量去弘扬。我们现在所传授的很多教法都是来自于喇荣五明佛学院的传承,我觉得喇荣五明佛学院对我们汉族人做的最大的贡献就是翻译了大量的藏传佛教的经论法本。

但是每当我听到一些负面的消息的时候,我有的时候也是会很担心,会不会藏传佛教又会受到打击?听说在成都也有很多很多这种藏传佛教负面的消息出来,确确实实如果这些事情越来越多的话,也许会对藏传佛教有很大的损害。

《仁增》杂志:当今时代中国社会在全世界有更大的影响力,因为人口、文化方面的影响,所以整个世界的走向,在很多方面是由中国左右和影响的。是往好的地方走还是往坏的地方走,都受到中国情况的很大影响。如果在中国传播佛法的话,肯定会让中国对整个世界有正面的影响,那么仁波切您觉得我们能够做些什么事情,来加速或者促进佛法在中国的传播,让中国对世界的影响更加正面?

智广阿阇梨:首先我觉得现在的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主席,在他的多次讲话中,对佛教还是比较正面肯定的,他认为佛教也是中华文化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这几年我们在国内也做了很多的工作,我从1995年开始担任雪窦寺弘法组的负责人,后来在河南的大准提寺担任显密讲修院的院长,我们也做了很多关于弘扬佛法的工作,去年开始在无锡的显云寺也成立了一个显密讲修院,不断在做弘扬佛法的事情。

从整个情况来看,我觉得中国弘扬佛法的整体情况应该是在往上走的。但是负面情况也有不少,所以我自己能做的就是尽我的努力把所得到的清净传承的教法尽量地去弘扬,对中国的佛教有多少促进作用,这就不太清楚了,我们的力量很小。

其实在这个时代应该说弘扬佛法的困难还是相当多的,所以我自己个人的话可能更喜欢闭关修行,但是很多我的上师们并不同意我完全这样做。

《仁增》杂志:在整个世界宗教人口的比例中,佛教徒只是占第四位的,有些人说是因为佛教的传统就是让大家去出家,所以大家在这个世俗社会中就不是那么活跃。而像基督教号称有三十亿的信徒,其实大部分都是一些在家信徒,所以想问一下仁波切,未来是不是要同时以出家和在家的两种教法来进行弘扬佛法才是比较好?

智广阿阇梨:这个问题我觉得非常的重要,因为佛陀本来就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这四众弟子的,所以我觉得这四众弟子我们都要重视。

传统的佛教一般来说都比较注重出家人,但是我觉得在现代社会,出家人当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但是就像刚才您讲的,很多的宗教其实是在社会大众当中普及的,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佛教还是比较薄弱一点。

我们能努力的主要是两个方向:一个方向就是让我们学佛的人走向深入解脱成佛的道路,一步一步,从开始的出离心、菩提心到最后导归大圆满、导归净土,这是一个方向;那另一个方向就是尽量在社会上推广一些比较简单易懂的佛法,让大家都能跟佛法结上善缘。这是我们弘法利生工作的两个方向。对根器成熟的人,我们会让他更加深入地去学修佛法,对大部分的人来说,他们对佛教其实并不了解,所以我们尽量会用一些比较浅显的方式来让他们能够认识佛教乃至于跟佛教结上缘分。

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我在欧洲理事会Amicale中心的一个演讲,他们给的题目就是“幸福的秘诀”,然后我讲佛教怎么能够让大家获得幸福的方法,他们的网站上报名爆满,而且大家听了以后反应也很好,他们大多数人应该是没有任何佛教背景的。然后他们的领导人听了我的演讲以后,认为这样的内容应该长期持续地来讲授,每年都要举办这样的演讲。而且她说最好是让各国领导人都来听,也许对世界和平会有很大的促进。

我觉得佛教要在全世界普及一定要发扬大乘菩萨的精神,而且要以众生喜欢的方式去传播佛法,比如说这种通俗的讲座、慈善事业、文化艺术的方式,茶道、花道、歌舞等,还有在各个地方造更多的佛塔,这样的话大家对佛教就会有更多的认识,他只要真正认识佛教,我相信他一定会来进一步学习。这些也是我们一直在做的。

《仁增》杂志:因为您接受我们杂志采访,想听听您想通过我们的杂志对整个的宁玛修行者、宁玛修行的这些团体,您有什么想要传达的信息?

智广阿阇梨:首先我个人其实也没有什么要讲的,但是我想法王如意宝有一个很好的观点,我觉得可以跟大家一起来分享,法王如意宝曾经有一个开示说“切莫偏袒执著各宗派,造下毁坏自他舍法业。修持有缘本尊之法门,净观一切他宗我心语。”就是说,我们对自宗应该完全具备信心,但是对其它任何的宗派我们也要尊重和了解。

法王如意宝弘法利生的风格,虽然主要是弘扬宁玛派,但是他对其他的很多宗派也是非常地尊重,同时也做了很多的弘扬。在五明佛学院大幻化网坛城的周围有很多的佛殿,法王如意宝所主张的是,对所有的宗派都非常地尊重,为每一个教派都设立了一间佛殿,里面专门有一间是汉传佛教的佛殿。法王如意宝说对自宗要完全具备信心,但同时对其它的宗派要尊重、包容和互相交流,我觉得这个精神是非常好的。藏传佛教在历史上也有很多的高僧大德秉持这样的观点,比如说蒋扬钦哲仁波切、麦彭仁波切、华智仁波切,他们其实都是有这样的观点。

可以说,我自己虽然力量是非常小的,但我也是尽量致力于按照法王如意宝这样的教言去实践。特别是近几年,我们也做了很多促进南传佛教、汉传佛教、藏传佛教、日本佛教互相沟通交流的很多活动。就像您刚才讲的,在整个世界当中我们佛教的信众本来就不太多,所以我们更应该互相团结一起来弘扬佛法、利益众生,而不应该每天互相搞矛盾,这就是我一点比较肤浅的想法。

《仁增》杂志:因为在文章中要介绍您,在介绍到您身份的时候,我想问一下,您现在的身份是怎么样的? 比方说到底受的是哪种戒律?

智广阿阇梨:是这样的,我的身份比较复杂一点,因为我学习过很多的传承的佛法。

一开始的时候我学习了汉传佛教十多年,然后学藏传佛教,藏传佛教从1996年到现在一直在学习,其间,我从2004年开始去日本,学习以前从汉地传到日本的一些在汉地已经濒临失传的密宗的教法。

唐密从唐代传到日本以后,一直到现在还保存得非常完好,这个教法在中国可以说是已经非常地衰微了,大部分都已经失传了。从民国开始,汉地的佛教界就一直想致力于把唐密的传承恢复起来,中国也有很多信徒希望能够学习唐密,我了解到日本具有非常完整的、清净的唐密传承以后,决定去日本学习唐密的教法,希望能把唐密传回到中国来。唐密是被认为是大日如来、金刚萨埵、龙树菩萨所传下来的教法。

2012年的时候我正式被许可,可以去学习日本的唐密。但是有一个问题,唐密传承到日本的两大宗派——真言宗和天台宗,都规定所有的密法不传给在家人,所以我要学习唐密第一步先要成为他们宗派的僧侣,之后我在日本的真言宗醍醐寺派得度,成为他们寺院的僧侣,接受了他们正式的、所有的密法的传承和训练,最后获得真言宗传法灌顶阿阇梨的资格。


我在日本的天台宗学习天台密教也是同样,首先要成为他们寺院——比叡山延历寺的僧侣,然后再接受他们严格的训练,最后也是得到了天台密教灌顶传法阿阇梨的资格。据我所知,我是中国兼具这两个宗派的僧侣身份,还有包括传法灌顶阿阇梨身份的第一个人,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在日本是正式注册的合法的僧侣。




日本的僧侣受的戒律和汉传佛教、藏传佛教是不一样的。就我所知,全世界所有的僧侣传承主要有四种,我去过斯里兰卡,了解学习过南传佛教,发现南传佛教的绝大部分僧侣只受小乘的别解脱戒,没有大乘的戒律,也没有金刚乘的戒律;汉传佛教的僧侣,一般来说受小乘的别解脱戒跟大乘的菩萨戒,以这两种戒律为主;藏传佛教的僧侣一般来说都会具备三种戒律:小乘的别解脱戒、大乘的菩萨戒和金刚乘的三昧耶戒;那么我在日本所接受的日本僧侣的戒律,一般来说他们在小乘的别解脱戒里面只受十善戒,然后他们在这上面再受大乘菩萨戒,然后再之上就是密宗的三昧耶戒。我所在的真言宗和天台宗僧侣所受的戒律基本就是这样。所以日本真言宗和天台宗僧侣所受的戒律跟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僧侣所受的戒律其实是不一样的,我所经历的情况就是这样,我在日本就必须以僧侣的形象出现,因为你如果不成为他们的僧侣,他们不可能给你传授很系统完整的密法。


《仁增》杂志:谢谢,很抱歉花了您很多时间,而且让您讲了这么多,非常感谢您!如果能够报道一位像您这样的汉族身份背景的佛教大师,对我们杂志来说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尤其是在文章里面要说明仁波切是把唐密要带回到中国的事情,这个是要特别浓墨重彩地写一写。

智广阿阇梨:我去日本求学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第十五世大宝法王以前有这样一个预言。

当时有一个不丹的弟子供养第十五世大宝法王一个象牙的雕塑,里面雕着佛陀的故事。供养给第十五世噶玛巴时,说这个雕塑是来自于日本,而且给他讲述了日本的情况。他说,日本的佛教是非常兴旺的,几乎大部分的民众都是信仰佛教的,而且他跟大宝法王介绍说日本是西藏地区以外少有的密宗很兴盛的地方。第十五世大宝法王就感到非常地惊讶,他专门花了三天的时间修法诵经回向发愿,然后他做了一个预言,他说,在未来,如果日本密教与藏传密教能够结合,世界上的佛教将会融合与兴盛。

日本有十三个真言宗的派别,他们联合办了一个大学叫种智院大学。他们专门请我去做过一个讲座,我讲座的题目就是《西藏密教和日本密教的关系初探》。我在这个演讲里面专门讲到了这个预言,我在这篇演讲里面介绍藏传佛教时,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宁玛派。因此他们对宁玛派就很有兴趣,我后来还送给他们一整套喇荣五明佛学院的书籍和光盘。我在日本除了种智院大学以外,在天台宗的延历寺和日本真言宗的醍醐寺,也给他们分别送了一整套喇荣五明佛学院的书籍和光盘,我给宁玛派做做广告。然后,我把日本《真言宗全集》和《天台宗全集》各送了一套给喇荣五明佛学院。希望佛教各个宗派之间有更多的互相了解。

《仁增》杂志: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会如实地将之分享给我们的读者。非常感恩!

智广阿阇梨: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