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要闻

lastest

首页 / 最新要闻/唐密回传 继往开来·比叡山篇
唐密回传 继往开来·比叡山篇

——智广阿阇梨比叡山行院修习纪实特约通讯员:慧智 慧华 默雷2014年4月25至6月23日,智广阿阇梨(以下简称“阿阇梨”)在日本比叡山行院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闭关修习。陪同阿阇梨一同修习的还有助手慧智…

2015.10.11

——智广阿阇梨比叡山行院修习纪实

特约通讯员:慧智 慧华 默雷

2014年4月25至6月23日,智广阿阇梨(以下简称“阿阇梨”)在日本比叡山行院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闭关修习。陪同阿阇梨一同修习的还有助手慧智及日语翻译慧华。此次的行院修习,是阿阇梨继2013年10月15日在比叡山得度成为日本天台宗僧侣之后的进阶修习,也是整个“唐密回传”事业的重要里程碑之一,两位陪同阿阇梨学习的同修,很有幸共同见证了这段具有历史意义的历程。

一、比叡山、行院及开院式

日本赫赫有名的比叡山风景秀美,历来被视为日本佛教的母亲之山,自从1200多年前日本最澄大师入唐求法归国驻锡以来,培养出无数人才乃至开宗立派的祖师,例如:慈觉大师圆仁、智证大师圆珍、建立大师相应、慈惠大师良源、惠心僧都源信以及日本净土宗祖师法然上人源空、日本净土真宗祖师见真大师亲鸾、日本临济祖师千光国师荣西、曹洞宗祖师承阳大师道元等,都是比叡山培养出来的。能有如此成效,跟在比叡山开创日本天台宗的传教大师¹秉持中国天台宗“教观双美”的优良传统,以理论和实践并举的方式培养人才是分不开的,他在《山家学生式》中写道:“国宝何物?宝道心也。有道心人名为国宝。故古人言:径寸十枚非是国宝,照于一隅此为国宝。古哲又云:能言不能行,国之师也;能行不能言,国之用也,能行能言,国之宝也。”这种培养“国宝”型人才的优良传统至今仍然保留着。这在阿阇梨于比叡山行院修习的过程中可见一斑。


智广阿阇梨在比叡山行院门前

比叡山行院被誉为日本最严酷的修行道场,修行非常艰苦,一旦迈入行院大门,就要严格遵守统一的修习安排,直至修满60天终了。期间不允许擅自下山,如果途中下山,就只能等以后再有机会时从头开始重新修行。据说几乎每一期行院的学生中,都有因无法堪受行院的严酷、艰苦而中途退出的。而在日本天台宗的传统中,要担任日本天台宗寺院的住持及住持以上职位,或想进行深入的灌顶、修行,都需要行院两个月修习满行后才有资格。


 时任延历寺执行的武觉超大僧正
在行院开院式上开示

据时任比叡山延历寺执行的武觉超大僧正说,智广阿阇梨是一千二百多年以来首位在比叡山得度,以及在比叡山行院修习的中国大陆人士。

在行院开院式上,武觉超大僧正在发表讲话时向所有在场人员特别介绍了智广阿阇梨,肯定和赞扬了阿阇梨“唐密回传中国乃至弘扬到全世界”的心愿和决心。整个仪式的庄严、肃穆和隆重,让笔者深深感受到了阿阇梨此行的深远意义及良苦用心。一千二百多年前,传教大师等日本的高僧们历经千难万险,把佛法带回了日本。在而后的一千二百多年中,日本人用他们特有的严谨,把前辈祖师们在大唐求取的佛法几乎完整地保留下来。如今,阿阇梨东渡来此求法,实现“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宏愿,不禁令人唏嘘。

开院式的前一日,阿阇梨在为我们的开示中谈到,佛陀所有的教法都是无比珍贵的,我们作为佛弟子,有责任将每一种珍贵的教法继承下来。末法时代的众生痛苦太多,需要用不同的佛法“良药”方能医治。作为末法时代的佛法学习和弘扬者,也需要学习不同的法门,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能有更多的“药方”利益到更多人。阿阇梨还说到,密教在日本非常盛行,一千多年来利益了无量的众生,而如此殊胜的教法传承自中国的唐密,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份,但现在华人世界的唐密教法却非常衰微,很多对唐密有信心的众生很难学习到清净、纯正传承的唐密教法,所以阿阇梨发心要让唐密教法重新回传至华人地区乃至全世界,让更多和唐密有因缘的众生得到佛法的殊胜利益。

阿阇梨的悲心令随行的弟子们都深受感动。也正是阿阇梨有如此广大圆满的发心,才能够排除万难圆满这两个月堪称“炼狱”的苦行。

二、比叡山行院修学介绍

在比叡山行院的修行一般一年有春、夏、秋三期,每期为60天,分为前后两个半期。前半期每天从早晨五点起床至夜里十点熄灯,期间,清晨打扫卫生、整理内务,早晚的勤行²练习台宗课诵日常功课作法,还要学习天台宗的教义、佛教史、传教大师发愿文、山家学生式、御遗诫等以及常用法仪、法式作法、法华三昧忏法等。还配合学习读经、抄经作法、坐禅止观作法、食事作法、声明、詠讚道等实习,日程编排得非常紧凑。两个月学习的开始和结束时还各安排了一次类似“千日回峰行”的三塔巡拜。

在修学的间歇,还常常安排砍护摩木(为四度加行中的护摩供做准备)、擦拭法器、打扫行院内外的卫生、整理庭院、拔草等劳作,所以每一天到就寝为止身心皆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中。

吃饭也是行院修行中重要的一环。饭前饭后都要念食事作法仪轨,辅导员还要训话。开始吃饭时,要等两边的院长、监院、辅导员和助手们先吃,中间坐着的学员们才能动筷子吃饭。不仅要吃得非常快,还不能发出一丁点声音,边吃边要观察两边的尊长们,必须在他们吃完之前先要吃完自己所有的饭菜。一顿饭往往只有5分钟吃饭时间,而且一旦喝汤、放筷子等发出声音,马上就会被大声痛骂,所以心情极为紧张。翻译慧华每每回忆起这两个月的吃饭时都心有余悸:“没有一顿饭不是跑着去的,没有一顿饭不被噎着的,没有一顿饭不听呵斥的。”比叡山行院前院长横山照泰阿阇梨在他所著的《比叡山延历寺最初的佛道修行》一书中如是记载:“在这修行中,负担最大的实际上是吃饭。虽说是早、午、晚三餐,但因为必须要遵从严格的作法与内容来用餐,对于尚未习惯者来说如同经受地狱之苦。”


智广阿阇梨在行院开院式上与行院同学一同诵经

在前半课程期间,每个科目都要进行考试,一旦某一科考试不合格就要终止学习下山。就连学习唱诵歌曲的詠讚道也要严格考试,詠讚道考试时不少同学也显得颇为紧张,唱诵的声音都在发抖,因为考试不通过也意味着要下山。

前半期和后半期之间特别安排三千佛礼拜行。所谓三千佛礼拜行是礼拜过去、现在、未来各一千佛。期间,需要一边念诵每一位佛的名号一边五体投地顶礼,每天完成一千拜,三天圆满。

礼佛三千要求声嘶力竭地大声喊诸佛名号、伴随敲磬统一礼拜,旁边有老师监督每个礼拜是否都重重地把头磕下去以示恭敬,第三天不少行院生额头都磕破皮出血。

后半期的修行内容是以密教作法³为中心的四度加行,分别是十八道加行和正行、胎藏界、金刚界、护摩供,期间还配合取水、沐浴、如厕等诸多生活中的修法。在后半期修习过程中,需要不断的手结印、口诵真言、心里观想,以三密相应,达致即身成就。

四度加行的日程是,凌晨一点多起床,两点开始用冰冷刺骨的冷水沐浴净身,然后黑灯瞎火打着手电列队去山中取水。每天需要修三座修法,时间分别是凌晨二点至早上六点、上午八点至中午十二点、下午一点至五点。下座后往往还要继续上课学习新的内容,时间安排得相当紧凑,基本没有片刻的休息时间,由此可见,在行院学习有着非同寻常的修行压力。

翻译慧华曾问智广阿阇梨为什么要花如此大的代价、承受如此的辛苦,来行院修习,智广阿阇梨说:“佛陀的每一句教法都是弥足珍贵的,为了求取珍贵的佛法,无论付出多么大的艰辛都是值得的。”

作为此次“唐密回传”事业的一位见证者,笔者除了记录下一些事件的过程和感悟外,并不能更多地做些什么。我想唯有自己更好、更快地成长,才是对阿阇梨及所有传承祖师、诸佛菩萨以及诸多良师益友最好的感恩和回报吧!愿殊胜的唐密教法能早日完成回传、重兴并广弘于世,利益一切有缘众生!

附注:惭愧弟子智慧浅陋,仓促成文,若有错谬之处诚向三宝忏悔!并恳请阿阇梨及良师益友多多批评指正!若有少分功德,回向一切众生离苦得乐、解脱成佛!

搁笔之时,恰阅楞严偈颂(节录):
  愿今得果成宝王,还度如是恒沙众。
  将此深心奉尘剎,是则名为报佛恩。
  伏请世尊为证明,五浊恶世誓先入。
  如一众生未成佛,终不于此取泥洹。

录之自勉之!!!

注¹:即最澄大师。
注²:即一起诵经等做早晚功课。
注³:即密教手结印、口诵真言、心里观想等实修的方法。

 比叡山行院满行后的合影
(从左至右依次为日语翻译慧华、智广阿阇梨、助手慧智)

 

唐密回传 继往开来·比叡山篇

唐密回传 继往开来·比叡山篇

2015-10-10

——智广阿阇梨比叡山行院修习纪实

特约通讯员:慧智 慧华 默雷

2014年4月25至6月23日,智广阿阇梨(以下简称“阿阇梨”)在日本比叡山行院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闭关修习。陪同阿阇梨一同修习的还有助手慧智及日语翻译慧华。此次的行院修习,是阿阇梨继2013年10月15日在比叡山得度成为日本天台宗僧侣之后的进阶修习,也是整个“唐密回传”事业的重要里程碑之一,两位陪同阿阇梨学习的同修,很有幸共同见证了这段具有历史意义的历程。

一、比叡山、行院及开院式

日本赫赫有名的比叡山风景秀美,历来被视为日本佛教的母亲之山,自从1200多年前日本最澄大师入唐求法归国驻锡以来,培养出无数人才乃至开宗立派的祖师,例如:慈觉大师圆仁、智证大师圆珍、建立大师相应、慈惠大师良源、惠心僧都源信以及日本净土宗祖师法然上人源空、日本净土真宗祖师见真大师亲鸾、日本临济祖师千光国师荣西、曹洞宗祖师承阳大师道元等,都是比叡山培养出来的。能有如此成效,跟在比叡山开创日本天台宗的传教大师¹秉持中国天台宗“教观双美”的优良传统,以理论和实践并举的方式培养人才是分不开的,他在《山家学生式》中写道:“国宝何物?宝道心也。有道心人名为国宝。故古人言:径寸十枚非是国宝,照于一隅此为国宝。古哲又云:能言不能行,国之师也;能行不能言,国之用也,能行能言,国之宝也。”这种培养“国宝”型人才的优良传统至今仍然保留着。这在阿阇梨于比叡山行院修习的过程中可见一斑。


智广阿阇梨在比叡山行院门前

比叡山行院被誉为日本最严酷的修行道场,修行非常艰苦,一旦迈入行院大门,就要严格遵守统一的修习安排,直至修满60天终了。期间不允许擅自下山,如果途中下山,就只能等以后再有机会时从头开始重新修行。据说几乎每一期行院的学生中,都有因无法堪受行院的严酷、艰苦而中途退出的。而在日本天台宗的传统中,要担任日本天台宗寺院的住持及住持以上职位,或想进行深入的灌顶、修行,都需要行院两个月修习满行后才有资格。


 时任延历寺执行的武觉超大僧正
在行院开院式上开示

据时任比叡山延历寺执行的武觉超大僧正说,智广阿阇梨是一千二百多年以来首位在比叡山得度,以及在比叡山行院修习的中国大陆人士。

在行院开院式上,武觉超大僧正在发表讲话时向所有在场人员特别介绍了智广阿阇梨,肯定和赞扬了阿阇梨“唐密回传中国乃至弘扬到全世界”的心愿和决心。整个仪式的庄严、肃穆和隆重,让笔者深深感受到了阿阇梨此行的深远意义及良苦用心。一千二百多年前,传教大师等日本的高僧们历经千难万险,把佛法带回了日本。在而后的一千二百多年中,日本人用他们特有的严谨,把前辈祖师们在大唐求取的佛法几乎完整地保留下来。如今,阿阇梨东渡来此求法,实现“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宏愿,不禁令人唏嘘。

开院式的前一日,阿阇梨在为我们的开示中谈到,佛陀所有的教法都是无比珍贵的,我们作为佛弟子,有责任将每一种珍贵的教法继承下来。末法时代的众生痛苦太多,需要用不同的佛法“良药”方能医治。作为末法时代的佛法学习和弘扬者,也需要学习不同的法门,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能有更多的“药方”利益到更多人。阿阇梨还说到,密教在日本非常盛行,一千多年来利益了无量的众生,而如此殊胜的教法传承自中国的唐密,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份,但现在华人世界的唐密教法却非常衰微,很多对唐密有信心的众生很难学习到清净、纯正传承的唐密教法,所以阿阇梨发心要让唐密教法重新回传至华人地区乃至全世界,让更多和唐密有因缘的众生得到佛法的殊胜利益。

阿阇梨的悲心令随行的弟子们都深受感动。也正是阿阇梨有如此广大圆满的发心,才能够排除万难圆满这两个月堪称“炼狱”的苦行。

二、比叡山行院修学介绍

在比叡山行院的修行一般一年有春、夏、秋三期,每期为60天,分为前后两个半期。前半期每天从早晨五点起床至夜里十点熄灯,期间,清晨打扫卫生、整理内务,早晚的勤行²练习台宗课诵日常功课作法,还要学习天台宗的教义、佛教史、传教大师发愿文、山家学生式、御遗诫等以及常用法仪、法式作法、法华三昧忏法等。还配合学习读经、抄经作法、坐禅止观作法、食事作法、声明、詠讚道等实习,日程编排得非常紧凑。两个月学习的开始和结束时还各安排了一次类似“千日回峰行”的三塔巡拜。

在修学的间歇,还常常安排砍护摩木(为四度加行中的护摩供做准备)、擦拭法器、打扫行院内外的卫生、整理庭院、拔草等劳作,所以每一天到就寝为止身心皆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中。

吃饭也是行院修行中重要的一环。饭前饭后都要念食事作法仪轨,辅导员还要训话。开始吃饭时,要等两边的院长、监院、辅导员和助手们先吃,中间坐着的学员们才能动筷子吃饭。不仅要吃得非常快,还不能发出一丁点声音,边吃边要观察两边的尊长们,必须在他们吃完之前先要吃完自己所有的饭菜。一顿饭往往只有5分钟吃饭时间,而且一旦喝汤、放筷子等发出声音,马上就会被大声痛骂,所以心情极为紧张。翻译慧华每每回忆起这两个月的吃饭时都心有余悸:“没有一顿饭不是跑着去的,没有一顿饭不被噎着的,没有一顿饭不听呵斥的。”比叡山行院前院长横山照泰阿阇梨在他所著的《比叡山延历寺最初的佛道修行》一书中如是记载:“在这修行中,负担最大的实际上是吃饭。虽说是早、午、晚三餐,但因为必须要遵从严格的作法与内容来用餐,对于尚未习惯者来说如同经受地狱之苦。”


智广阿阇梨在行院开院式上与行院同学一同诵经

在前半课程期间,每个科目都要进行考试,一旦某一科考试不合格就要终止学习下山。就连学习唱诵歌曲的詠讚道也要严格考试,詠讚道考试时不少同学也显得颇为紧张,唱诵的声音都在发抖,因为考试不通过也意味着要下山。

前半期和后半期之间特别安排三千佛礼拜行。所谓三千佛礼拜行是礼拜过去、现在、未来各一千佛。期间,需要一边念诵每一位佛的名号一边五体投地顶礼,每天完成一千拜,三天圆满。

礼佛三千要求声嘶力竭地大声喊诸佛名号、伴随敲磬统一礼拜,旁边有老师监督每个礼拜是否都重重地把头磕下去以示恭敬,第三天不少行院生额头都磕破皮出血。

后半期的修行内容是以密教作法³为中心的四度加行,分别是十八道加行和正行、胎藏界、金刚界、护摩供,期间还配合取水、沐浴、如厕等诸多生活中的修法。在后半期修习过程中,需要不断的手结印、口诵真言、心里观想,以三密相应,达致即身成就。

四度加行的日程是,凌晨一点多起床,两点开始用冰冷刺骨的冷水沐浴净身,然后黑灯瞎火打着手电列队去山中取水。每天需要修三座修法,时间分别是凌晨二点至早上六点、上午八点至中午十二点、下午一点至五点。下座后往往还要继续上课学习新的内容,时间安排得相当紧凑,基本没有片刻的休息时间,由此可见,在行院学习有着非同寻常的修行压力。

翻译慧华曾问智广阿阇梨为什么要花如此大的代价、承受如此的辛苦,来行院修习,智广阿阇梨说:“佛陀的每一句教法都是弥足珍贵的,为了求取珍贵的佛法,无论付出多么大的艰辛都是值得的。”

作为此次“唐密回传”事业的一位见证者,笔者除了记录下一些事件的过程和感悟外,并不能更多地做些什么。我想唯有自己更好、更快地成长,才是对阿阇梨及所有传承祖师、诸佛菩萨以及诸多良师益友最好的感恩和回报吧!愿殊胜的唐密教法能早日完成回传、重兴并广弘于世,利益一切有缘众生!

附注:惭愧弟子智慧浅陋,仓促成文,若有错谬之处诚向三宝忏悔!并恳请阿阇梨及良师益友多多批评指正!若有少分功德,回向一切众生离苦得乐、解脱成佛!

搁笔之时,恰阅楞严偈颂(节录):
  愿今得果成宝王,还度如是恒沙众。
  将此深心奉尘剎,是则名为报佛恩。
  伏请世尊为证明,五浊恶世誓先入。
  如一众生未成佛,终不于此取泥洹。

录之自勉之!!!

注¹:即最澄大师。
注²:即一起诵经等做早晚功课。
注³:即密教手结印、口诵真言、心里观想等实修的方法。

 比叡山行院满行后的合影
(从左至右依次为日语翻译慧华、智广阿阇梨、助手慧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