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生活

daily-practice

首页 / 佛化生活/弘演密藏,乘愿再来∣惠果阿阇梨入灭纪念日特别推文
弘演密藏,乘愿再来∣惠果阿阇梨入灭纪念日特别推文

生也无边,行愿莫极。

标签:
2021.01.27

惠果阿阇梨,俗姓马,唐密著名高僧,密教付法第七祖。九岁时在青龙寺圣佛院出家,依止昙贞阿阇梨。十七岁时,昙贞阿阇梨带他去拜见不空三藏。据《大唐神都青龙寺故三朝国师灌顶阿阇梨惠果和尚之碑》记载,不空三藏当时见到惠果阿阇梨就非常惊讶,“我之法教。汝其兴之也。”然后不空三藏给他传授了很多的灌顶、传承,特别是大佛顶、大随求这些真言等,还传授了《普贤行愿》《文殊赞》等偈颂。

2021年1月27日(农历十二月十五),是惠果阿阇梨入灭纪念日。阿阇梨示现圆寂时,其弟子空海大师怀着十分尊敬的心情,撰写了《大唐神都青龙寺故三朝国师灌顶阿阇黎惠果和尚之碑》。“生也无边。行愿莫极。丽天临水。分影万亿。爰有挺生,人形佛识。”值此殊胜日,特奉上此文,让我们一起缅怀祖师的恩德和功德。

大唐神都青龙寺故

三朝国师灌顶阿阇梨惠果和尚之碑

日本国学法弟子苾蒭空海撰文并书

俗之所贵者也五常。道之所重者也三明。惟忠惟孝。彫声金版。其德如天。盍藏石室乎。尝试论之。不灭者也法。不坠者也人。其法谁觉。其人何在乎。爰有神都青龙寺东塔院大阿阇梨法讳惠果和尚者也。大师拍掌法城之行崩。诞迹昭应之马氏。天纵精粹。地冶神灵。种惟凤卵。苗而龙驹。高翔择木。嚣尘之网。不能罗之。师步占居。禅林之葩。实是卜食。遂乃。就故讳大照禅师。师之事之。其大德也。则大兴善寺大广智不空三藏之入室也。昔髫乱之日。随师见三藏。三藏一目。惊异不已。窃告之曰。我之法教。汝其兴之也。既而视之如父。抚之如母。指其妙赜。教其密藏。大佛顶大随求。经耳持心。普贤行文殊¹赞。闻声止口。年登救蚁灵验处多。于时代宗皇帝闻之。有勅迎入。命之曰。朕有疑滞。请为决之。大师则依法呼召。解纷如流。皇帝叹之曰。龙子虽少能解下雨。斯言不虚。左右书绅。入瓶小师于今见矣。从尔已还。骥騄迎送。四事不缺。年满进具。孜孜照雪。三藏教海。波涛唇吻。五部观镜。照曜灵台。洪镜之响。随机卷舒。空谷之应。逐器行藏。始则四分秉法。后则三密灌顶。弥天辩锋。不能交刃。炙輠智象。谁敢极底。是故。三朝尊之。以为国师。四众礼之。以受灌顶。若乃。早魃焦叶。召那伽以滂沱。商羊决堤。驱迦罗以杲杲矣。其感不移晷。其验同在掌。皇帝皇后。崇其增益。珑枝玉叶。伏其降魔。斯乃。大师慈力之所致也。纵使。财帛接轸。田园比顷。有受无贮。不屑资生。或建大曼荼罗。或修僧伽蓝处。济贫以财。导愚以法。以不积财为心。以不吝法为性。故得若尊若卑。虚往实归。自近自远寻光集会矣。阿陵辨弘。经五天而接足。新罗惠日。涉三韩而顶戴。剑南则惟上。河北则义圆。钦风振锡。渴法负笈。若复印可绍接者。义明供奉其人也。不幸求车。满公当之也。沐一子之顾。蒙三密之教。则智璨玫壹之徒。操敏坚通之辈。并皆入三昧耶学瑜伽。持三秘密达毗钵。或作一人师。或为四众依。法灯满界流派遍域。斯盖大师之法施也。从辞亲就师。落饰入道。浮囊不借他。油钵常自持。松竹坚其心。冰霜莹其志。四仪不肃而成。三业不护而善。大师之尸罗于此尽美矣。经寒经暑。不告其苦。遇饥遇疾。不退其业。四上持念。四魔请降。十方结护十军面缚。能忍能勤。我师之所不让也。游法界宫。观胎藏之海会。入金刚界。礼遍智之麻集。百千陀罗尼。贯之一心。万亿曼荼罗布之一身。若行若坐。道场即变。在眠在觉。观智不离。是以。与朝日而惊长眠。将春雷以拔久蛰。我师之禅智。妙用在此乎。示荣贵导荣贵。现有疾。待有疾。应病投药。悲迷指南。常告门徒。曰。人之贵者。不过国王。法之最者不如密藏。策牛羊而趣道。久而始到。驾神通以跋涉。不劳而至。诸乘与密藏。岂得同日而论乎。佛法心髓。要妙斯在乎。无畏三藏。脱躧王位。金刚亲教。浮杯来传。岂徒然哉。从金刚萨埵。稽首扣寂。师师相传于今七叶矣。非冒地之难得。遇此法之不易也。是故。建胎藏之大坛。开灌顶之甘露。所期。若天若鬼。睹尊仪而洗垢。或男或女。尝法味而蕴珠。一尊一契证道之径路。一字一句。入佛之父母者也。汝等勉之勉之。我师之劝诱。妙趣在兹也。夫一明一暗天之常也。乍现乍没。圣之权也。常理寡尤。权道多益。遂乃。以永贞元年。岁在乙酉。极寒月满。住世六十。僧夏四十。结法印。而摄念。示人间以薪尽矣。呜呼哀哉。天返岁星。人失惠日。筏归彼岸。溺子一何悲哉。医王匿迹。狂儿凭谁解毒。嗟呼痛哉。简日于建寅之十七。卜茔于城邙之九泉。断肠埋玉。烂肝烧芝。泉扉永闭。愬天不及。荼蓼呜咽。吞火不灭。天云黪黪现悲色。松风飋飋含哀声。庭际绿竹叶如故。陇头松檟根新移。乌光激回恨情切。蟾影斡转攀擗新。嗟呼痛哉。奈苦何。弟子空海顾桑梓则东海之东。想行李则难中之难。波涛万万云山几千也。来非我力。归非我志。招我以钩。引我以索。泛舶之朝。数示异相。归帆之夕。缕说宿缘。和尚掩色之夜。于境界中告弟子曰。汝未知。吾与汝宿契之深乎。多生之中。相共誓愿。弘演密藏。彼此代为师资。非只一两度也。是故劝汝远涉。授我深法。受法云毕。吾愿足矣。汝西土接我足。吾也东生入汝之室。莫久迟留。吾在前去也。窃顾此言。进退非我能。去留随我师。孔宣虽泥怪异之说。而妙幢说金皷之梦。所以举一隅示同门者也。词彻骨髓。诲切心肝。一喜一悲。胸裂肠断。欲罢不能。岂敢韫默。虽凭我师之德广。还恐斯言之坠地。叹彼山海之易变。悬之日月之不朽。乃作铭曰。

生也无边。行愿莫极。丽天临水。分影万亿。
爰有挺生。人形佛识。毗尼密藏。吞并余力。
修多与论。牢笼胸臆。四分秉法。三密加持。
国师三代。万类依之。下雨止雨。不日即时。
所化缘尽。怕焉归真。惠炬已灭。法雷何春。
梁木摧矣。痛哉苦哉。松槚封闭。何劫更开。

¹此处蓝本中为“珠”,根据上下文意思,可能为“殊”。
注:依据“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电子书库”中《弘法大师全集·遍照发挥性灵集卷第二》校对。

弘演密藏,乘愿再来∣惠果阿阇梨入灭纪念日特别推文

弘演密藏,乘愿再来∣惠果阿阇梨入灭纪念日特别推文

2021.01.27

惠果阿阇梨,俗姓马,唐密著名高僧,密教付法第七祖。九岁时在青龙寺圣佛院出家,依止昙贞阿阇梨。十七岁时,昙贞阿阇梨带他去拜见不空三藏。据《大唐神都青龙寺故三朝国师灌顶阿阇梨惠果和尚之碑》记载,不空三藏当时见到惠果阿阇梨就非常惊讶,“我之法教。汝其兴之也。”然后不空三藏给他传授了很多的灌顶、传承,特别是大佛顶、大随求这些真言等,还传授了《普贤行愿》《文殊赞》等偈颂。

2021年1月27日(农历十二月十五),是惠果阿阇梨入灭纪念日。阿阇梨示现圆寂时,其弟子空海大师怀着十分尊敬的心情,撰写了《大唐神都青龙寺故三朝国师灌顶阿阇黎惠果和尚之碑》。“生也无边。行愿莫极。丽天临水。分影万亿。爰有挺生,人形佛识。”值此殊胜日,特奉上此文,让我们一起缅怀祖师的恩德和功德。

大唐神都青龙寺故

三朝国师灌顶阿阇梨惠果和尚之碑

日本国学法弟子苾蒭空海撰文并书

俗之所贵者也五常。道之所重者也三明。惟忠惟孝。彫声金版。其德如天。盍藏石室乎。尝试论之。不灭者也法。不坠者也人。其法谁觉。其人何在乎。爰有神都青龙寺东塔院大阿阇梨法讳惠果和尚者也。大师拍掌法城之行崩。诞迹昭应之马氏。天纵精粹。地冶神灵。种惟凤卵。苗而龙驹。高翔择木。嚣尘之网。不能罗之。师步占居。禅林之葩。实是卜食。遂乃。就故讳大照禅师。师之事之。其大德也。则大兴善寺大广智不空三藏之入室也。昔髫乱之日。随师见三藏。三藏一目。惊异不已。窃告之曰。我之法教。汝其兴之也。既而视之如父。抚之如母。指其妙赜。教其密藏。大佛顶大随求。经耳持心。普贤行文殊¹赞。闻声止口。年登救蚁灵验处多。于时代宗皇帝闻之。有勅迎入。命之曰。朕有疑滞。请为决之。大师则依法呼召。解纷如流。皇帝叹之曰。龙子虽少能解下雨。斯言不虚。左右书绅。入瓶小师于今见矣。从尔已还。骥騄迎送。四事不缺。年满进具。孜孜照雪。三藏教海。波涛唇吻。五部观镜。照曜灵台。洪镜之响。随机卷舒。空谷之应。逐器行藏。始则四分秉法。后则三密灌顶。弥天辩锋。不能交刃。炙輠智象。谁敢极底。是故。三朝尊之。以为国师。四众礼之。以受灌顶。若乃。早魃焦叶。召那伽以滂沱。商羊决堤。驱迦罗以杲杲矣。其感不移晷。其验同在掌。皇帝皇后。崇其增益。珑枝玉叶。伏其降魔。斯乃。大师慈力之所致也。纵使。财帛接轸。田园比顷。有受无贮。不屑资生。或建大曼荼罗。或修僧伽蓝处。济贫以财。导愚以法。以不积财为心。以不吝法为性。故得若尊若卑。虚往实归。自近自远寻光集会矣。阿陵辨弘。经五天而接足。新罗惠日。涉三韩而顶戴。剑南则惟上。河北则义圆。钦风振锡。渴法负笈。若复印可绍接者。义明供奉其人也。不幸求车。满公当之也。沐一子之顾。蒙三密之教。则智璨玫壹之徒。操敏坚通之辈。并皆入三昧耶学瑜伽。持三秘密达毗钵。或作一人师。或为四众依。法灯满界流派遍域。斯盖大师之法施也。从辞亲就师。落饰入道。浮囊不借他。油钵常自持。松竹坚其心。冰霜莹其志。四仪不肃而成。三业不护而善。大师之尸罗于此尽美矣。经寒经暑。不告其苦。遇饥遇疾。不退其业。四上持念。四魔请降。十方结护十军面缚。能忍能勤。我师之所不让也。游法界宫。观胎藏之海会。入金刚界。礼遍智之麻集。百千陀罗尼。贯之一心。万亿曼荼罗布之一身。若行若坐。道场即变。在眠在觉。观智不离。是以。与朝日而惊长眠。将春雷以拔久蛰。我师之禅智。妙用在此乎。示荣贵导荣贵。现有疾。待有疾。应病投药。悲迷指南。常告门徒。曰。人之贵者。不过国王。法之最者不如密藏。策牛羊而趣道。久而始到。驾神通以跋涉。不劳而至。诸乘与密藏。岂得同日而论乎。佛法心髓。要妙斯在乎。无畏三藏。脱躧王位。金刚亲教。浮杯来传。岂徒然哉。从金刚萨埵。稽首扣寂。师师相传于今七叶矣。非冒地之难得。遇此法之不易也。是故。建胎藏之大坛。开灌顶之甘露。所期。若天若鬼。睹尊仪而洗垢。或男或女。尝法味而蕴珠。一尊一契证道之径路。一字一句。入佛之父母者也。汝等勉之勉之。我师之劝诱。妙趣在兹也。夫一明一暗天之常也。乍现乍没。圣之权也。常理寡尤。权道多益。遂乃。以永贞元年。岁在乙酉。极寒月满。住世六十。僧夏四十。结法印。而摄念。示人间以薪尽矣。呜呼哀哉。天返岁星。人失惠日。筏归彼岸。溺子一何悲哉。医王匿迹。狂儿凭谁解毒。嗟呼痛哉。简日于建寅之十七。卜茔于城邙之九泉。断肠埋玉。烂肝烧芝。泉扉永闭。愬天不及。荼蓼呜咽。吞火不灭。天云黪黪现悲色。松风飋飋含哀声。庭际绿竹叶如故。陇头松檟根新移。乌光激回恨情切。蟾影斡转攀擗新。嗟呼痛哉。奈苦何。弟子空海顾桑梓则东海之东。想行李则难中之难。波涛万万云山几千也。来非我力。归非我志。招我以钩。引我以索。泛舶之朝。数示异相。归帆之夕。缕说宿缘。和尚掩色之夜。于境界中告弟子曰。汝未知。吾与汝宿契之深乎。多生之中。相共誓愿。弘演密藏。彼此代为师资。非只一两度也。是故劝汝远涉。授我深法。受法云毕。吾愿足矣。汝西土接我足。吾也东生入汝之室。莫久迟留。吾在前去也。窃顾此言。进退非我能。去留随我师。孔宣虽泥怪异之说。而妙幢说金皷之梦。所以举一隅示同门者也。词彻骨髓。诲切心肝。一喜一悲。胸裂肠断。欲罢不能。岂敢韫默。虽凭我师之德广。还恐斯言之坠地。叹彼山海之易变。悬之日月之不朽。乃作铭曰。

生也无边。行愿莫极。丽天临水。分影万亿。
爰有挺生。人形佛识。毗尼密藏。吞并余力。
修多与论。牢笼胸臆。四分秉法。三密加持。
国师三代。万类依之。下雨止雨。不日即时。
所化缘尽。怕焉归真。惠炬已灭。法雷何春。
梁木摧矣。痛哉苦哉。松槚封闭。何劫更开。

¹此处蓝本中为“珠”,根据上下文意思,可能为“殊”。
注:依据“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电子书库”中《弘法大师全集·遍照发挥性灵集卷第二》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