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藏经

tripitaka

首页 / 大藏经/龙藏经(120册)
龙藏经(120册)

龙藏经,为藏文大藏经之甘珠尔部,属藏传佛教法典,内容计有秘密、般若、宝积、华严、诸经、戒律等六大部,共收1,057种经典,总集释迦牟尼之教法、律典之藏译本。由于本法典系为清孝庄皇太后决策、圣祖康熙帝支…

2018.03.01

龙藏经,为藏文大藏经之甘珠尔部,属藏传佛教法典,内容计有秘密、般若、宝积、华严、诸经、戒律等六大部,共收1,057种经典,总集释迦牟尼之教法、律典之藏译本。由于本法典系为清孝庄皇太后决策、圣祖康熙帝支持下修造,完竣后在总集宫廷收藏的艺术谱录《秘殿珠林初编》中称为《泥金写本藏文龙藏经》,简称为《龙藏经》,为清朝第一部泥金写本藏文甘珠尔经,亦是唯一以龙为名之大藏经佛典。《龙藏经》制作极为精美,现典藏于国立故宫博物院。


何谓藏文《龙藏经》

大藏经。又作一切经、一代藏经、大藏、藏经、三藏圣教。指包含三藏等之诸藏圣典。亦即以经、律、论三藏为中心之佛教典籍之总集。

“龙”在以前帝制的时代,是皇帝的代称,凡皇帝御用的或所作的,都可以加一个龙字,而且只能是皇帝专用。因此,凡是皇帝降旨派人编辑、抄写、刻印的《大藏经》,都可以叫作《龙藏经》。《大藏经》依其写刻字体的不同,可分为汉文、满文、蒙文、巴利语等各种不同语文的大藏经。此部《龙藏经》即是藏文《大藏经》。

藏文《大藏经》在藏传佛教有非常崇高的地位,它是佛、法、僧三宝之一的“法宝”,代表佛的法身舍利,为信徒顶礼、供养的对象,以及日常修行的依据,它可再分为〈甘珠尔〉和〈丹珠尔〉两大部,这两个名词都是藏文的音译,“甘”是佛陀所亲说的法语,“丹”是他人注解的释文,“珠尔”是翻译。〈甘珠尔〉是指释迦牟尼佛所亲说的佛典之藏文译本,其内容相当于汉文《大藏经》的“经”和“律”。〈丹珠尔〉是指后代论师佛弟子所作。是故在藏文《大藏经》中,又以〈甘珠尔〉为尊为主。

《龙藏经》历史缘起

清康熙朝《泥金写本藏文龙藏经》是世界上年代最久远,保存最完整的宫廷手抄本《大藏经》。康熙皇帝是开创康雍乾盛世的英主,八岁即位,平定三藩之乱,完成全国统一,奠定清朝三百年的的盛世基业,文治武功超迈前代,史称“康熙大帝”。康熙皇帝能有如是成就,多赖其祖母孝庄太皇太后辅导教养之功。

孝庄太皇太后生长在十七世纪初蒙古,是佛教发展异常迅速的年代,她自幼耳濡目染,受到熏陶,成为虔诚佛教徒。嫁与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八子皇太极,皇太极改国号为“大清国”。她先后抚辅助夫君皇太极、皇儿清世祖顺治皇帝、及皇孙清圣祖康熙帝。开创大清帝业,缔造母仪天下的美名。

某日清孝庄皇后于宫廷库房中发现一部于明代抄写之甘珠尔(*甘珠尔即释迦牟尼佛语录),见其因年久而破损不堪,觉得很可惜,然出于自身对佛教的虔诚信仰,以懿旨命康熙帝遣人重新缮抄。抄制工程直至康熙八年(1669年)完竣,并由康熙皇帝赐其名为《龙藏经》。


此部藏文《龙藏经》的制作,在当时可归纳成三个作用:

一 康熙皇帝的孝心:

清圣祖之得以即位,开创大清圣世,端赖其祖母的护持,因此康熙皇帝对太皇太后非常孝顺,不只晨昏定省,每逢祖母生日都御笔写经并命臣工抄经为她祝寿,因此此部藏文《龙藏经》制作也是对太皇太后一种孝心的表现。

二 宫廷信仰的需要:

满族未入关前,就已接触信仰了藏传佛教,定鼎中原后,内廷各个宫苑都设有藏式的佛堂,以为皇帝及皇族日常礼佛的场所,这部藏文《龙藏经》也能满足其信仰需要。

三 笼络蒙藏的目的:

满族以少数民族统治人口多它两百倍的汉人,它急需联合与它同样是少数民族的蒙族和藏族,而蒙藏两族是藏传佛教的虔诚信徒,尊崇藏传佛教就能笼络蒙藏两族的人心,因此在刚入关不久,全国尚未统一频繁用兵之际,从拮据的财政中,提拨数万两黄金来制作此部《龙藏经》,在政治上是有其特殊的需要。

大清国第一部《泥金写本藏文甘珠尔经》,也是大清国唯一称为《龙藏经》的佛典。是太皇太后倡导和决策,并在康熙皇帝大力支援下,由厄木齐等率领喇嘛、班第等于康熙六年九月十七日开始在南府动工,至康熙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抄写完竣,并于康熙八年十二月初三日经过为期五天开光活动后安供于慈宁宫花园中。从动念写经至安放至慈宁宫花园,太皇太后倾注了大量心血,除了得到康熙皇帝捐助外,也得到了来自蒙古科尔沁、巴林、苏尼特等地公主与额驸们的物力和财力支援,它也是清朝由皇帝参与,发起,抄写及刻印的藏文、蒙古文、汉文、满文《大藏经》的开篇之作。


章节简介

藏传佛教法典中,以清康熙八年(公元1669年)清宫内府写造《泥金藏文写本龙藏经》最受瞩目。内容包括秘密部、般若部、宝积部、华严部、诸经部及戒律部等六大部,一百零八函,共搜罗经典一千零五十七种,总集释迦牟尼一生所言〈教法〉和所制〈律典〉之藏文译本,为《藏文大藏经》中的《甘珠尔》部。之所以称为《内府泥金藏文写本龙藏经》,是根据清《秘殿珠林初编》卷二十四所记:“太皇太后(孝庄)钦命修造,镶崁珠宝、磁青笺、泥金书、西域字《龙藏经》一部,共一百八本,内有释迦牟尼佛口授口传诸经”这四十四字典出《龙藏经》的特色。

就经典不同的内容,依次编成

1. 秘密部(24函)

2. 般若部(24函)

3. 宝积部(6函)

4. 华严部(6函)

5. 诸经部(32函)

6. 戒律部(16函)

秘密部

二十四函七百三十一种。主要收录本续、陀罗尼等属于密教的经典,整个部数约占《龙藏经》的百分七十,是六部中经典数量最多的一部,由此也可以彰显藏传佛教的特色。这些经典按其内容、修行的次第以及翻译的先后,再细分为无上瑜伽密、瑜伽密、修密、行密以及旧译密续,其主要的经典有《最胜本初佛所出吉祥时轮本续王》、《吉祥金刚空行大本续王》、《大毗卢遮那现等觉神变加持方广经自在王法轮》、《圣上妙金光明最胜经王大乘经》等。

般若部

共二十四函三十种。本部收录有关“般若波罗蜜多”理论和实践经典,“般若波罗蜜多”义为“无上的智慧”或“究竟的智慧”,它是大乘佛教最根本的思想,阐扬“缘起性空”的教理,即世间的一切现象均是因缘合和,并没有永恒不变的实体,如能了悟,便可无所执著,断除烦恼,而获得解脱。主要的经典有《十万颂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二万五千颂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八千颂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圣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大乘经》等。

宝积部

共六函一种。宝积类经典的汇编,全书泛论大乘佛教的各种主要法门,如净土信仰、般若性空之理、密教教义、如来藏等,于阐释中复有所发展,尤其是提倡破除“空”“有”二边的“中道正观”思想,因所述均是大乘深妙之法,故谓之“宝”,将无量法门全摄其中,谓之“积”,合之为“法宝之集积”。本经全称《圣大宝积法门十万品》,包含《说三律仪大乘经》、《圣说修习无边法门大乘经》、《圣不动如来庄严大乘经》、《圣护国所问大乘经》等四十九部经典,内容与汉译《大宝积经》略同。

华严部

共六函一种。本经全称《大方广佛华严经》,又名《耳严经》,八世纪中叶,由印度论师吉纳弥特罗、甦任达罗菩提和藏族译师耶谢碟共同译出,共一三○卷四十五品,前四十四品相当于汉译八十卷《大方广佛华严经》的前三十八品,第四十五品相当于第三十九品〈入法界品〉,而比汉译本多出第二品〈如来耳严品〉及第三十二品〈普贤菩萨所说品〉。内容主要在开显毗卢遮那佛与一切圣道菩萨不可思议的事业、刹土、眷属和世界庄严,并阐述“事法界”、“理法界”、“理事无碍”、“事事无碍”的思想。

诸经部

共三十二函二六八种。主要汇集不属于上述各部的大小乘经典,全部卷帙的分量几占《甘珠尔》的三分之一,是六部中内容最庞大的一部。有宣扬唯识思想的《圣解深密大乘经》,讲说弥陀净土的《圣极乐世界庄严大乘经》,阐述三乘归一的《妙法白莲华经》,介绍贤劫千佛的《圣贤劫大圣经》,显示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的《圣大般涅槃经》,演说十善业、六趣和观身不净法门的《圣正法念住经》,以及以故事宣说因果报应、善恶贤愚的《贤愚经》等等。

戒律部

共十六函二十六种。戒律是佛弟子的行为规范和僧团日常生活及行事的纲纪,在佛教中享有特殊的地位,佛陀临涅槃时曾以“以戒为师”告诫诸弟子,而不论小乘的“戒、定、慧”修行法门,或是大乘六度中的“持戒波罗蜜多”,都强调戒律的重要,在佛典结集中被独立成“律藏”,与“经藏”、“论藏”,共同构成《大藏经》的“三藏”。本部主要辑录有关解说戒律的经典,如《毘奈耶事》、《别解脱经》、《律分别》、《比丘尼别解脱经》等。

上文介绍来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BE%8D%E8%97%8F%E7%B6%93

经文电子版下载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zjFaXyMf-l34gZJI13DPkg 密码: 2w97

 

龙藏经(120册)

龙藏经(120册)

2018-02-28

龙藏经,为藏文大藏经之甘珠尔部,属藏传佛教法典,内容计有秘密、般若、宝积、华严、诸经、戒律等六大部,共收1,057种经典,总集释迦牟尼之教法、律典之藏译本。由于本法典系为清孝庄皇太后决策、圣祖康熙帝支持下修造,完竣后在总集宫廷收藏的艺术谱录《秘殿珠林初编》中称为《泥金写本藏文龙藏经》,简称为《龙藏经》,为清朝第一部泥金写本藏文甘珠尔经,亦是唯一以龙为名之大藏经佛典。《龙藏经》制作极为精美,现典藏于国立故宫博物院。


何谓藏文《龙藏经》

大藏经。又作一切经、一代藏经、大藏、藏经、三藏圣教。指包含三藏等之诸藏圣典。亦即以经、律、论三藏为中心之佛教典籍之总集。

“龙”在以前帝制的时代,是皇帝的代称,凡皇帝御用的或所作的,都可以加一个龙字,而且只能是皇帝专用。因此,凡是皇帝降旨派人编辑、抄写、刻印的《大藏经》,都可以叫作《龙藏经》。《大藏经》依其写刻字体的不同,可分为汉文、满文、蒙文、巴利语等各种不同语文的大藏经。此部《龙藏经》即是藏文《大藏经》。

藏文《大藏经》在藏传佛教有非常崇高的地位,它是佛、法、僧三宝之一的“法宝”,代表佛的法身舍利,为信徒顶礼、供养的对象,以及日常修行的依据,它可再分为〈甘珠尔〉和〈丹珠尔〉两大部,这两个名词都是藏文的音译,“甘”是佛陀所亲说的法语,“丹”是他人注解的释文,“珠尔”是翻译。〈甘珠尔〉是指释迦牟尼佛所亲说的佛典之藏文译本,其内容相当于汉文《大藏经》的“经”和“律”。〈丹珠尔〉是指后代论师佛弟子所作。是故在藏文《大藏经》中,又以〈甘珠尔〉为尊为主。

《龙藏经》历史缘起

清康熙朝《泥金写本藏文龙藏经》是世界上年代最久远,保存最完整的宫廷手抄本《大藏经》。康熙皇帝是开创康雍乾盛世的英主,八岁即位,平定三藩之乱,完成全国统一,奠定清朝三百年的的盛世基业,文治武功超迈前代,史称“康熙大帝”。康熙皇帝能有如是成就,多赖其祖母孝庄太皇太后辅导教养之功。

孝庄太皇太后生长在十七世纪初蒙古,是佛教发展异常迅速的年代,她自幼耳濡目染,受到熏陶,成为虔诚佛教徒。嫁与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八子皇太极,皇太极改国号为“大清国”。她先后抚辅助夫君皇太极、皇儿清世祖顺治皇帝、及皇孙清圣祖康熙帝。开创大清帝业,缔造母仪天下的美名。

某日清孝庄皇后于宫廷库房中发现一部于明代抄写之甘珠尔(*甘珠尔即释迦牟尼佛语录),见其因年久而破损不堪,觉得很可惜,然出于自身对佛教的虔诚信仰,以懿旨命康熙帝遣人重新缮抄。抄制工程直至康熙八年(1669年)完竣,并由康熙皇帝赐其名为《龙藏经》。


此部藏文《龙藏经》的制作,在当时可归纳成三个作用:

一 康熙皇帝的孝心:

清圣祖之得以即位,开创大清圣世,端赖其祖母的护持,因此康熙皇帝对太皇太后非常孝顺,不只晨昏定省,每逢祖母生日都御笔写经并命臣工抄经为她祝寿,因此此部藏文《龙藏经》制作也是对太皇太后一种孝心的表现。

二 宫廷信仰的需要:

满族未入关前,就已接触信仰了藏传佛教,定鼎中原后,内廷各个宫苑都设有藏式的佛堂,以为皇帝及皇族日常礼佛的场所,这部藏文《龙藏经》也能满足其信仰需要。

三 笼络蒙藏的目的:

满族以少数民族统治人口多它两百倍的汉人,它急需联合与它同样是少数民族的蒙族和藏族,而蒙藏两族是藏传佛教的虔诚信徒,尊崇藏传佛教就能笼络蒙藏两族的人心,因此在刚入关不久,全国尚未统一频繁用兵之际,从拮据的财政中,提拨数万两黄金来制作此部《龙藏经》,在政治上是有其特殊的需要。

大清国第一部《泥金写本藏文甘珠尔经》,也是大清国唯一称为《龙藏经》的佛典。是太皇太后倡导和决策,并在康熙皇帝大力支援下,由厄木齐等率领喇嘛、班第等于康熙六年九月十七日开始在南府动工,至康熙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抄写完竣,并于康熙八年十二月初三日经过为期五天开光活动后安供于慈宁宫花园中。从动念写经至安放至慈宁宫花园,太皇太后倾注了大量心血,除了得到康熙皇帝捐助外,也得到了来自蒙古科尔沁、巴林、苏尼特等地公主与额驸们的物力和财力支援,它也是清朝由皇帝参与,发起,抄写及刻印的藏文、蒙古文、汉文、满文《大藏经》的开篇之作。


章节简介

藏传佛教法典中,以清康熙八年(公元1669年)清宫内府写造《泥金藏文写本龙藏经》最受瞩目。内容包括秘密部、般若部、宝积部、华严部、诸经部及戒律部等六大部,一百零八函,共搜罗经典一千零五十七种,总集释迦牟尼一生所言〈教法〉和所制〈律典〉之藏文译本,为《藏文大藏经》中的《甘珠尔》部。之所以称为《内府泥金藏文写本龙藏经》,是根据清《秘殿珠林初编》卷二十四所记:“太皇太后(孝庄)钦命修造,镶崁珠宝、磁青笺、泥金书、西域字《龙藏经》一部,共一百八本,内有释迦牟尼佛口授口传诸经”这四十四字典出《龙藏经》的特色。

就经典不同的内容,依次编成

1. 秘密部(24函)

2. 般若部(24函)

3. 宝积部(6函)

4. 华严部(6函)

5. 诸经部(32函)

6. 戒律部(16函)

秘密部

二十四函七百三十一种。主要收录本续、陀罗尼等属于密教的经典,整个部数约占《龙藏经》的百分七十,是六部中经典数量最多的一部,由此也可以彰显藏传佛教的特色。这些经典按其内容、修行的次第以及翻译的先后,再细分为无上瑜伽密、瑜伽密、修密、行密以及旧译密续,其主要的经典有《最胜本初佛所出吉祥时轮本续王》、《吉祥金刚空行大本续王》、《大毗卢遮那现等觉神变加持方广经自在王法轮》、《圣上妙金光明最胜经王大乘经》等。

般若部

共二十四函三十种。本部收录有关“般若波罗蜜多”理论和实践经典,“般若波罗蜜多”义为“无上的智慧”或“究竟的智慧”,它是大乘佛教最根本的思想,阐扬“缘起性空”的教理,即世间的一切现象均是因缘合和,并没有永恒不变的实体,如能了悟,便可无所执著,断除烦恼,而获得解脱。主要的经典有《十万颂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二万五千颂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八千颂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圣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大乘经》等。

宝积部

共六函一种。宝积类经典的汇编,全书泛论大乘佛教的各种主要法门,如净土信仰、般若性空之理、密教教义、如来藏等,于阐释中复有所发展,尤其是提倡破除“空”“有”二边的“中道正观”思想,因所述均是大乘深妙之法,故谓之“宝”,将无量法门全摄其中,谓之“积”,合之为“法宝之集积”。本经全称《圣大宝积法门十万品》,包含《说三律仪大乘经》、《圣说修习无边法门大乘经》、《圣不动如来庄严大乘经》、《圣护国所问大乘经》等四十九部经典,内容与汉译《大宝积经》略同。

华严部

共六函一种。本经全称《大方广佛华严经》,又名《耳严经》,八世纪中叶,由印度论师吉纳弥特罗、甦任达罗菩提和藏族译师耶谢碟共同译出,共一三○卷四十五品,前四十四品相当于汉译八十卷《大方广佛华严经》的前三十八品,第四十五品相当于第三十九品〈入法界品〉,而比汉译本多出第二品〈如来耳严品〉及第三十二品〈普贤菩萨所说品〉。内容主要在开显毗卢遮那佛与一切圣道菩萨不可思议的事业、刹土、眷属和世界庄严,并阐述“事法界”、“理法界”、“理事无碍”、“事事无碍”的思想。

诸经部

共三十二函二六八种。主要汇集不属于上述各部的大小乘经典,全部卷帙的分量几占《甘珠尔》的三分之一,是六部中内容最庞大的一部。有宣扬唯识思想的《圣解深密大乘经》,讲说弥陀净土的《圣极乐世界庄严大乘经》,阐述三乘归一的《妙法白莲华经》,介绍贤劫千佛的《圣贤劫大圣经》,显示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的《圣大般涅槃经》,演说十善业、六趣和观身不净法门的《圣正法念住经》,以及以故事宣说因果报应、善恶贤愚的《贤愚经》等等。

戒律部

共十六函二十六种。戒律是佛弟子的行为规范和僧团日常生活及行事的纲纪,在佛教中享有特殊的地位,佛陀临涅槃时曾以“以戒为师”告诫诸弟子,而不论小乘的“戒、定、慧”修行法门,或是大乘六度中的“持戒波罗蜜多”,都强调戒律的重要,在佛典结集中被独立成“律藏”,与“经藏”、“论藏”,共同构成《大藏经》的“三藏”。本部主要辑录有关解说戒律的经典,如《毘奈耶事》、《别解脱经》、《律分别》、《比丘尼别解脱经》等。

上文介绍来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BE%8D%E8%97%8F%E7%B6%93

经文电子版下载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zjFaXyMf-l34gZJI13DPkg 密码: 2w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