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之旅

pilgrimages

首页 / 朝圣之旅/“同行二人”,让我学会好好爱你
“同行二人”,让我学会好好爱你

“同行二人” 圆满第二次四国遍路之旅有感 文/妙恭  还记得第一次跟随“一步一弘法”华人四国遍路团踏上这段朝圣 […]

标签:
2017.10.23

“同行二人”

圆满第二次四国遍路之旅有感

文/妙恭 

还记得第一次跟随“一步一弘法”华人四国遍路团踏上这段朝圣之旅时,我还是个羞赧内向的学员,带着自己烦烦恼恼的心事上路,怀揣一些“鸡毛蒜皮”的愿望,谨慎警惕地观察着眼前的一切。

那时候的我,对弘法大师“没有感情”。他是谁?他在哪里?他做过什么?他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似乎漠不关心,我只想能跟着我的上师智广阿阇梨就好。

四国的美景、庄严的佛像、萌哒哒的加持品,让我郁郁的心渐渐地欢喜起来。但……我真的不自知,那些后知后觉、堪称天翻地覆的内心深处的改变,到底发生在什么时候,让我在某一刻,笑着笑着忽然掉下了眼泪。

好幸运,是智广阿阇梨带领我们圆满了第一次四国88灵场的遍路。一路上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围坐在上师身边,听他为我们启迪心灵智慧的开示。不止一次地想,若不是有“明师指路”,恐怕我行了万里“心碎之路”也不会有什么觉悟。

记得在遍路第一阶段“发心之旅”,有一天,我们在水面上发现了一块晶莹剔透的薄冰,阳光下闪闪发亮,美得动人。“你这块冰什么时候能融化成佛呢?”智广阿阇梨笑眯眯地对我们说。

彼时对上师的这句话,并没有太深刻的感受。直到走完这场朝圣之旅,蓦然发现自己泪点仿佛越来越低,“嗔恨心”常常变成“不忍心”;一度对他人有诸多要求,往往切换成“舍不得他/她来承受”;每听一遍祖师大德的事迹,好像是越来越感动,百听不厌,如同历历在眼前。

这颗冷冰冰、硬邦邦的心,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虽然它还没完全融化,但我知道,它见到了阳光,吸收了热量。这种光,就是佛法的光芒吧!而这种热量,就是上师的慈爱吧!我想我也许已经进入了上师所说的那个从冰到水到……的融化模式了吧?

遍路有一个关键词——同行二人这四个字印在我们随身的挎包上,写在我们戴着的斗笠上,还有每天陪伴我们前进的金刚杖上……

“同行二人”应该有很高的见解,其实它就是“上师瑜珈”。上师和弘法大师、历代传承祖师、诸佛菩萨都是同体大悲,“如母忆子”般无时无刻不牵挂着我们每一个众生,如果我们也能忆念着他们,内心与他们相应,那我们无论是遍路朝圣,还是人生旅程,亦或成佛之旅,我们始终都是“同行二人”——与上师圣者们同行,最终成为他们。

 子安大师

 子安地藏

遍路中,你是不是在一次钟声里、一偈佛语中,感悟生命的真谛?你是不是感受到身边的人、路遇的人都在给你关怀,给你启迪?你是不是在一支香、一秉烛的敬献中忽然很想像他们一样……

“同行二人”也可以是很亲民的感受,比如是与我们心心念念的人一起上路,不论这位所爱之人是否真的近在眼前。

这一路,你是不是在人群中寻找过他的身影;当他不在身边,你是不是努力拍下所有心仪的美景,恨不能充当一次他的眼睛;你是不是在本堂、大师堂、一切你认为跟他有关的佛像面前,虔诚合掌为他祈福,心甘情愿一次次掏钱为他写下一份份祈愿……

我经常看着纳经所里“爆买”的队友,买得像个土豪,买得义无反顾,却并不是为自己而买。我们认真地挑选各种各样的御守,对,我那求子的小姑子一定会喜欢这个颜色;喔,我的太太收到这款吉祥物一定会很开心;这个护眼护身符,最适合我那工作时间就对着电脑的儿子;什么?用了这筷子就有助于糖尿病痊愈?老板给我来十双!

我们不停地换位思考,不断挖掘心中牵挂的人应该会有哪些“莫须有”的人生需求,我们几乎想把眼前的一切美好,打包投递到他们面前,只为与他们分享心中的喜悦。

就这样,经过“同行二人”的这一路,我们的心变了。我们不仅越来越崇敬弘法大师和历代传承祖师,而且我们越来越与上师圣者们相应了,我们的心开始趋向于他们。

这一路,在我们一次次为他/她设身处地考虑的时候,在一遍遍因他/她敞开心扉的时候,在反反复复练习如何好好爱他/她的时候……我们的心越来越柔了、化了。

某一刻,也许你和我一样忽然热泪盈眶,忽然更加强烈地感受到原来自己正在被身边人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或者,泪眼婆娑的你忽然感应到,原来我自始至终被所有传承祖师、诸佛菩萨深沉久远地慈爱着,而这份厚重的爱,全部都凝聚在我们的大恩上师身上。

四国遍路88灵场的第60番横峰寺的大师堂上有一段御咏歌,写道:“山中雾中的横峰寺,你看不见它,它却真实地存在。”

上师对弟子们的爱,诚如斯言。不论我们是不是看见了,它一直存在;不论我们是不是感受到了,它始终存在。

在我浅显片面的感受中,最开始的“同行二人”,是假装你和我在一起;后来,是我慢慢觉得,你似乎真的正在我的身边;又过了一阵子,当我回到生活与工作中,我逐渐习惯于相信:诸佛菩萨与我同在,传承祖师始终与我二人同行,我的上师,一直和我在一起,而我,从来就不曾是一个人,不论正走在哪一段路上。

我的喜怒哀乐都是一场梦,却拥有您真实的陪伴;我的爱恨情仇皆是一场虚妄,却拥有您真实的加持。

同行二人,愿我的心再柔软一点,再融化一点,让我以“学习如何爱你”开始,随学您的广大发心,随学您的精进修行,学会爱这个世界,爱一切众生。再次感恩佛法的善巧方便,让我得以圆满第二次四国88灵场的朝圣,也让我以一颗更有爱的心,面对全新的人生。 

“同行二人”,让我学会好好爱你

“同行二人”,让我学会好好爱你

2017.10.23

“同行二人”

圆满第二次四国遍路之旅有感

文/妙恭 

还记得第一次跟随“一步一弘法”华人四国遍路团踏上这段朝圣之旅时,我还是个羞赧内向的学员,带着自己烦烦恼恼的心事上路,怀揣一些“鸡毛蒜皮”的愿望,谨慎警惕地观察着眼前的一切。

那时候的我,对弘法大师“没有感情”。他是谁?他在哪里?他做过什么?他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似乎漠不关心,我只想能跟着我的上师智广阿阇梨就好。

四国的美景、庄严的佛像、萌哒哒的加持品,让我郁郁的心渐渐地欢喜起来。但……我真的不自知,那些后知后觉、堪称天翻地覆的内心深处的改变,到底发生在什么时候,让我在某一刻,笑着笑着忽然掉下了眼泪。

好幸运,是智广阿阇梨带领我们圆满了第一次四国88灵场的遍路。一路上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围坐在上师身边,听他为我们启迪心灵智慧的开示。不止一次地想,若不是有“明师指路”,恐怕我行了万里“心碎之路”也不会有什么觉悟。

记得在遍路第一阶段“发心之旅”,有一天,我们在水面上发现了一块晶莹剔透的薄冰,阳光下闪闪发亮,美得动人。“你这块冰什么时候能融化成佛呢?”智广阿阇梨笑眯眯地对我们说。

彼时对上师的这句话,并没有太深刻的感受。直到走完这场朝圣之旅,蓦然发现自己泪点仿佛越来越低,“嗔恨心”常常变成“不忍心”;一度对他人有诸多要求,往往切换成“舍不得他/她来承受”;每听一遍祖师大德的事迹,好像是越来越感动,百听不厌,如同历历在眼前。

这颗冷冰冰、硬邦邦的心,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虽然它还没完全融化,但我知道,它见到了阳光,吸收了热量。这种光,就是佛法的光芒吧!而这种热量,就是上师的慈爱吧!我想我也许已经进入了上师所说的那个从冰到水到……的融化模式了吧?

遍路有一个关键词——同行二人这四个字印在我们随身的挎包上,写在我们戴着的斗笠上,还有每天陪伴我们前进的金刚杖上……

“同行二人”应该有很高的见解,其实它就是“上师瑜珈”。上师和弘法大师、历代传承祖师、诸佛菩萨都是同体大悲,“如母忆子”般无时无刻不牵挂着我们每一个众生,如果我们也能忆念着他们,内心与他们相应,那我们无论是遍路朝圣,还是人生旅程,亦或成佛之旅,我们始终都是“同行二人”——与上师圣者们同行,最终成为他们。

 子安大师

 子安地藏

遍路中,你是不是在一次钟声里、一偈佛语中,感悟生命的真谛?你是不是感受到身边的人、路遇的人都在给你关怀,给你启迪?你是不是在一支香、一秉烛的敬献中忽然很想像他们一样……

“同行二人”也可以是很亲民的感受,比如是与我们心心念念的人一起上路,不论这位所爱之人是否真的近在眼前。

这一路,你是不是在人群中寻找过他的身影;当他不在身边,你是不是努力拍下所有心仪的美景,恨不能充当一次他的眼睛;你是不是在本堂、大师堂、一切你认为跟他有关的佛像面前,虔诚合掌为他祈福,心甘情愿一次次掏钱为他写下一份份祈愿……

我经常看着纳经所里“爆买”的队友,买得像个土豪,买得义无反顾,却并不是为自己而买。我们认真地挑选各种各样的御守,对,我那求子的小姑子一定会喜欢这个颜色;喔,我的太太收到这款吉祥物一定会很开心;这个护眼护身符,最适合我那工作时间就对着电脑的儿子;什么?用了这筷子就有助于糖尿病痊愈?老板给我来十双!

我们不停地换位思考,不断挖掘心中牵挂的人应该会有哪些“莫须有”的人生需求,我们几乎想把眼前的一切美好,打包投递到他们面前,只为与他们分享心中的喜悦。

就这样,经过“同行二人”的这一路,我们的心变了。我们不仅越来越崇敬弘法大师和历代传承祖师,而且我们越来越与上师圣者们相应了,我们的心开始趋向于他们。

这一路,在我们一次次为他/她设身处地考虑的时候,在一遍遍因他/她敞开心扉的时候,在反反复复练习如何好好爱他/她的时候……我们的心越来越柔了、化了。

某一刻,也许你和我一样忽然热泪盈眶,忽然更加强烈地感受到原来自己正在被身边人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或者,泪眼婆娑的你忽然感应到,原来我自始至终被所有传承祖师、诸佛菩萨深沉久远地慈爱着,而这份厚重的爱,全部都凝聚在我们的大恩上师身上。

四国遍路88灵场的第60番横峰寺的大师堂上有一段御咏歌,写道:“山中雾中的横峰寺,你看不见它,它却真实地存在。”

上师对弟子们的爱,诚如斯言。不论我们是不是看见了,它一直存在;不论我们是不是感受到了,它始终存在。

在我浅显片面的感受中,最开始的“同行二人”,是假装你和我在一起;后来,是我慢慢觉得,你似乎真的正在我的身边;又过了一阵子,当我回到生活与工作中,我逐渐习惯于相信:诸佛菩萨与我同在,传承祖师始终与我二人同行,我的上师,一直和我在一起,而我,从来就不曾是一个人,不论正走在哪一段路上。

我的喜怒哀乐都是一场梦,却拥有您真实的陪伴;我的爱恨情仇皆是一场虚妄,却拥有您真实的加持。

同行二人,愿我的心再柔软一点,再融化一点,让我以“学习如何爱你”开始,随学您的广大发心,随学您的精进修行,学会爱这个世界,爱一切众生。再次感恩佛法的善巧方便,让我得以圆满第二次四国88灵场的朝圣,也让我以一颗更有爱的心,面对全新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