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离心

renunciation

首页 / 出离心/开启佛法
开启佛法

宗萨蒋扬钦哲卓之罗爵造论宗萨蒋扬钦哲卓之嘉措英译善慧法日汉译皈敬怙主文殊师智慧剑光遍三界挥砍割裂我见网诸佛胜慧大宝藏文殊怙主我顶礼 【佛陀之无限乘】 佛以无尽方便传下无量无边之教法,其法难解难入。然吾…

2015.09.23

宗萨蒋扬钦哲卓之罗爵造论

宗萨蒋扬钦哲卓之嘉措英译

善慧法日汉译

皈敬怙主文殊师

智慧剑光遍三界

挥砍割裂我见网

诸佛胜慧大宝藏

文殊怙主我顶礼

【佛陀之无限乘】

佛以无尽方便传下无量无边之教法,其法难解难入。然吾却欲以简短之文字来阐释其差别之处。

遍智大师、释迦族之狮子,曾转三期法轮。初转法轮乃为断除不信因果邪见之教;二转法轮乃为破除我执之邪见;三转法轮则遣除一切见执。此等为戒、定、慧三学的教法,被结集为三藏十二部。曾有人说大乘之“续部”,应立为“内对法”(即相对于一般论藏而言,“续部”乃教示内在瑜珈之教授,故名“内对法”——译者按)。然亦有说其最恰当是别立为“持明藏”(Vidyadharapitaka)

已翻译为藏文的佛典“甘珠尔经藏”(Kangyur)其数虽已超过一百函,然而仍未堪能摄尽佛语之无尽内义。而注释佛说诸经之论典甚多,例如:属小乘系统者有《大毗婆娑论》(MahavibhasaSastra)等;而属于大乘之论注,如“南赡六庄严”等诸大论师、“班智达”(大学者)所造之注述更多。而“密续”之殊胜论释及仪轨,其数量亦甚庞大。此等一切心要教示,其自性皆远离言思。但藉过去诸智者译师之大悲愿力,此等论释已被翻译成两百多函之“丹珠尔论藏”(Tangyur)。此等经论实为西藏佛教之基础所在。

于圣地印度,佛教宗派从无新旧之分。然于藏地,却由译经时间之先后,而分为“新译”与“旧译”。于译师宁青香波(RinchenZangpo958-1055A.D.)之前所译之经论乃为“旧译”(rNying-ma),而往后所翻译之文献则被称为“新译”(gSar-ma)

一切律、经、论及下三部密续(即事部、行部及瑜伽部)等经论已在早期佛法盛行于藏地时译成藏文。虽有很多无上瑜伽之密续经典在后期译出,如《胜乐轮》、《喜金刚》、《时轮》及《怖畏金刚》等,然而很多无上瑜伽续典之翻译是在旧译时期完成的。虽有一些新译之论师宣称此等旧译密续无效;然无门户之见者及对佛法有正见之智者,则推崇彼等续典是真实无谬。吾亦共许此乃如理真实。盖因此等译本精确无误地传达了佛陀之经教及其论释之深广内义,是尔我等应该殷重受持。

【宁玛系统(俗称红教)

旧密续之宁玛系统把佛法判为“九乘”,并略摄于“因乘”及“果乘”。因乘可再分为“声闻乘”及“辟支佛乘”二小乘道,以及“菩萨乘”之大乘(为共三乘)。果乘则分为外三续以及内三续之伟大方便。此等道轨之见、修、行、果义理极为广大繁多,故不可能于此分别解说。旧译宁玛诸续有“远传口耳传承”(即教传)、“伏藏近传”(即岩传)及“甚深净相传承”等三种传承系统。

【迦当系统】

新译密续传承亦名为“觉窝迦当派”(JowoKadampa)。此传承有无数之持教者,其中包括阿底峡尊者(Atisha)、圣者仲敦巴(GyalwaDromtonba)及“金刚三昆仲”(即格西布朵哇仁青舍、曾雅哇及颇充哇等三位大师——译者按)等大德。此旧迦当派后来融入成为萨迦派及噶举派之传承。  

【格鲁系统(俗称黄教)

妙音法王宗喀巴(TzongKhapa)依止旧迦当派来弘扬律、经、中观、般若及密续等教法,其系统遍覆大地之上。宗喀巴大士以其不共本尊(文殊师利)之护持,及其得自甚深智慧宝藏之睿智见地来注释经、续之内义。在其所造各种巨著中可清楚地看见彼教授之众多殊胜妙义。

【萨迦系统(俗称花教)

“萨迦派”乃由萨迦五祖所建立。彼等乃依循大瑜伽士毗鲁巴(Virupa)之教授,亦随持那洛巴(Naropa)及多杰丹巴(DorjeDenpa)(即道果祖师迦雅达拿Gayadhara——译者按)等众多印度论师及大成就者所传之经续教规。萨迦系统亦兼修旧译宁玛之某些密续法轨,如贡传统(Khon)之清净“普巴法”(YangdagPhurba)。如是许多此等殊胜之教授仍流传至今,传承未断。

萨迦班智达(SakyaPandita)是此世间诸智者之顶严,曾因于辩论中破除印土外道论师措杰嘉和(TrogjeGawo乃当时印土耆那教之大论师——译者按)之说而声名大噪。其时除此师以外未见有余人能成办此事。

继承萨迦班智达建立之传承者有三个系统:即“萨迦”(Sakya)、“峨”(Ngor)及“擦”(Tshar)。此外,“布规”(Bulug)、“爵囊”(Jonang即布顿之夏鲁派——译者按)及“波东”(Bodong)等派别之教规皆源出萨迦派,唯是各派对经续之见地,皆就其解说而略有出入。  

【噶举系统(俗称白教)

噶举系统(Kagyud)由那洛巴(Naropa)及弥哲巴(Maitripa)传出。而一切噶举传承(四大八小)皆源于马尔巴(Marpa)、密勒日巴(Milarepa)及刚布巴(Gampopa)三位大师。其中大部分之支派皆是刚布巴之弟子帕摩竹巴(PhagmoDrupa)所传出。而噶玛噶举(KarmaKagyud)、竹巴噶举(DrukpaKagyud)、止贡噶举(DrigungKagyud)及达陇噶举(TaglungKagyud)至今仍流传不断。然而其余各支派却已式微。

博学之圣者克主琼波那佐(KhedrupKhyongpoNaljor)远赴印土,亲见尼古玛(Niguma)、苏卡悉地(Sukhasiddhi)二位智慧空行母,以及罗侯罗(Rahula)、弥哲巴(Maitripa)等圣者。其把从一百五十位大成就者及大学者处获得之种种教授引入藏地而成为香巴噶举(ShangpaKagyud)。今天此传承已不再自成一派而为人所追随,然而其灌顶及口授却仍留存于萨迦及噶举传承中。(此传承后亦传入格鲁派中——译者按)

另由印度大成就者爸当巴桑杰(PadampaSangye)传出希解派(Zhije)。又其随学玛即洛津空行母(MachigLabdron)乃创立能断诸魔障之圣妙法门“爵”(即般若施身法——译者按)

西藏之密续传承极多,然其异处唯在外名,于其本义,实无分别。因彼等皆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为共同标的。

【各系统之特色】

各传承各具不共之特色。常言萨迦与甘丹(即格鲁)系统擅于经教之诠释解说,而宁玛及噶举则着重修持。事实上往昔之智者曾言:

于彼雪域西藏国土中

宁玛传承首宏佛正法

迦当持教行者有万千

弘传圆满教轨萨迦巴

噶举传承无比修持道

显耀经义法日宗喀巴

爵囊多罗拿他与夏鲁

阙为深广续义之法王

此说颇能明示诸派之精华也。  

【神圣宝藏(伏藏)

于宁玛派中,有传承之谓“伏藏”(Terma),乃源自邬金上师莲华生大士。大士于入藏后把种种共与不共教法,悉皆传与藏王(赤松德赞)及其臣民。为护持正法,利益未来末法时代之有情,他们把此等法宝结集及埋藏起来,作为“意岩”及“土岩”。复由诸殊胜化身于适时取出,以作为有情与正法之利乐生源。另于新旧密续传承中,复有甚多著名之“净相传承”及“口耳传承”。

某些学者曾对“伏藏”之真实性有所质疑,然彼等应对伏藏之功用及其必要性细作观察,便可了知此等伏藏原是正法,乃可依从三量(现量、比量、圣教量)而获得证明。故对此等教法应殷重谨慎,因为若由嗔心而谤法,乃是极大之过失,将令自身之垢障增加,变得愈厚及愈重。

正如十万颂之《般若波罗密多经》等,乃为龙树所开启之伏藏。密续之神圣宝藏皆由诸大成就者从邬金国之杜玛达那大塔中所取出。就是在圣地印度亦有伏藏被发掘。有关此等之理据甚多,于此不再赘述。  

【所有系统之要道——发起“出离心”】

如上无量法门道轨之心要,可略摄为弃舍轮回众苦之“出离心”。其根本乃是守持“七众别解脱戒”之一。

()人生难得与无常:

应思维“人身难得”,因人死后能重获如今生一般之暇满因缘,实在极之艰难。故得此有暇及义大之人身,实珍贵犹如“如意宝珠”。然而死亡必定迅速来临,至若死于老年、青年抑或中年,则无定期,且死缘极多而活缘极少。年月日时、季节、亲朋、怨敌均变幻消逝。故应数数思维一切皆变迁不定,随念“无常”。

()业力:

应知人死后并非消失于虚无中;亦不是死后,人再生为人,马再生为马。一切众生皆各由自身之行为(业力)所牵引,而受生于不同地域或形态:轮回于上趣或下趣中。我等之受用福报、资财、权势、乃至自身之胜劣等,均由业力而受生。轮回中之业果各有不同。此等各别不同之境相,皆因善、恶,或善恶和合之业力所引生之果报。而此等诸业,可分为“十善业”与“十恶业”。不论善果及恶果皆有四类:

()异熟果

()等流果

()增上果

()士用果

善业唯生善果,恶业亦唯招感恶果,故业果决定。且业不作不受,业一作必受其果,永不失坏,造业者定当自尝其果。

吾人所觉知的一切法,皆属业力所生之果报。吾人今生所作诸业之果报,可能会在此生出现,但也可能于来生或多生后方出现。有些业果是肯定会出现,但亦有不肯定的。行者可从诸经论中了知对种种业果的详细解说。

取舍抉择(适当的)因果乃是佛法之心要修行,而“四圣谛”及“十二因缘”则是佛法之甚深要义。

众生随业力而流转于六道之上三趣,或下三趣。于三界中(欲界、色界及无色界),无一微尘不是因缘所生的。故生于三界之有情,皆为苦苦、坏苦及行苦所损恼。而每一道之有情,亦各自受其道之别苦所困扰。

恶业引生苦果。作有漏善业则感生诸上善趣。而不动之“世间定”会令行者受生于上趣最高之无色界,又彼等众生虽已受生于最高善趣,但因其并未断除“无明”之轮回根本故,仍会再次受生。并于来生将会再次堕下三道内。故沉沦于生死轮回犹如居于火宅,或停留于毒蛇巢穴中一般。是尔不要希求轮回生死之乐,理应生起远离苦因之出离想,常存解脱生死轮回之念。  

【亲近善知识】

趣向涅槃法道之根本,乃是亲近承事并依止上师。堪作依止之上师者,其自身必须多闻法义,善持戒律及菩提心,具足清净正见,有大悲心,并能为他人去疑断惑。当行者由此上师处获得灌顶及三昧耶誓句后,便应依其所教,付诸实行。由行者生起净信,一切功德定当成办。故应殷重励力亲近承事一位殊胜之上师。

上师之教敕犹如无死之甘露。一切行者所闻之法悉具义理,故绝不应轻弃忘失。而应把其教敕融入自身之修行中,并观察及修习其教诫。若仅作听闻而不事修习,便如不饮水则口渴难除。是故行者应居于阿兰若(僻静)处作努力修持。

【皈依】

“皈依”是修道及一切戒律之基石,“外道”与“内学”之别亦由此而区分。受持皈依者能得一切人天所护持,一切现世及未来之功德资粮,皆由此而得以成办。行者应一心皈依三宝:依佛为师、依法护持、依僧解脱。受持皈依不应仅口顾念颂以自欺欺人,必须于皈依境引生真实净信,殷重守护一切皈依之誓句。

【发菩提心】

大乘佛法之根本正行是菩提心,乃神圣教法之醍醐精髓。若欠缺此菩提心,则行者之修持,无论是显经或密续,将欠缺精粹,犹如空心不实之芭蕉树一般。再者,行者应了知众生之数量犹如虚空,在行者无始以来所历之无数生命中,彼等众生皆曾为父母,吾人从彼等身上所受之恩惠利益实难以估量。是尔我等必须为一切众生而修习大慈悲心,对一切亲朋、怨敌及陌生人,普皆远离亲疏爱憎之执。凭藉思维利他之善心,行者发起身、语、意之善业,常持不共崇高之祈祷文。

【生清净见】

()方便:

引生正见之方便,乃是积福净障。行者若修“七支供养”,可作大礼拜绕塔、诵经、持咒。以“四力对治”(依止力、能破力、防护力、现行力)修习三十五佛忏经文等法要。藉精进行持,则一切恶业障碍、破誓犯戒罪堕,即能清净无余。并作“曼达”供养,乃积聚资粮之心要修持也。

复次,藉此一切有分别之福德与三轮体空之智慧结合,即令行者积集智慧资粮。由福德资粮成办佛之“色身”;由智慧资粮则能证取“法身”。是故若行者精进修习净障积资之法,正见便能生起。

()正定

行者为要达成“奢摩他”(寂止),须先依法渐次引生“九住心”,并以“八断行”来对治“五过”。依有所缘境或无所缘境而专一修持“奢摩他”。于甚深定境中引生乐、明、无念。然而,行者于此位中,只能暂且压伏其主要之烦恼而已。

()智慧

往后更要长养“毗婆舍那”(胜观)。无始轮回之根乃为“我执”,为根除破灭无明愚痴,必须如实观修“空性”。

“我见”乃是妄执五蕴聚合而自然生起。为能根除一切我执之见,必须仔细对彼等各别考察,依“中观”之因明抉择“诸蕴”与此“我”是“一”耶?或“异”耶?等,如是先成立“人无我”,后成立“法无我”。并于能所二取之种种不同支分作微细分析及抉择,务令自身能于“无我”空义取得定解。

复次即成办轮回涅槃诸法悉皆自性无生、一切皆平等显现之证德。

由了知诸法之所显现,实由“无生空性”中无碍自显。从而通达诸法皆因“缘生性空”。行者如是具足空性及缘起结合之胜解,不为偏执之见所混乱,即应安住于此无分别之中道正定中,如是尽力而为。  

【归结】

总括而言,止、观二法应作双运。行者由具有分别智慧故,即应专一地结合不动之寂止与思择之慧观,此即名为“正见”。此乃修持般若佛母之真义。行者由习静虑,其心即离散乱而住于此“正见”,远离八种边见及一切妄想,从而趣入殊胜及神圣之菩萨道中。如是行者即将圆证五道十地之果位而达至不厌生死、不住涅槃;任运成办自他二利之无上正等正觉。  

【不分派别的引导】

僧伽应和敬相待,不应执持门户之见。不要割裂佛法、引发诤议,须断除谤法大恶,务要舍弃宗派偏执。由于无量如海之法要教授皆为调伏行人自心而设,故身、口、意皆应常处于柔顺平和之境中。行者应当谛听善思念之。

拘缕纪王(KriKri)之梦兆显示天竺之小乘佛法当分为十八部派,令佛法于印土渐趋式微。就是于北边之西藏,此门户偏见之种子,亦撒播于萨迦、格鲁、噶举及宁玛诸系统中。宗派诤议令人们发生争执、烦恼及混乱。此等人们浪费现世及来生,并令自他堕入恶业。执着“门户之见”实毫无意义,为了护持正法,我们必须去除此等见解。

佛陀已达无畏境地,无有外人能坏其教法。但却如雪山狮子为其腹中之虫所侵食一般,经中亦曾授记,佛陀之正法将从内部而败坏。

行人应于心中忆念此教诫,应断除一切与此教诫相违之缘,而采纳任何与其相顺之事。

在家行者应供养三宝,并以利他之发心精勤修持善行。则其于今生与来世,当得快乐、完善及吉祥。

吾已年迈,离大去之期不远。虽对佛法挚爱以利众生,然而心有余而力不足。吾仍尽力诚心祈愿正法能广弘于世。愿佛法大鼓之音遍达世间有顶(即宇宙最高处,世间之巅)。谨愿诸事悉得成就。

此《开启佛法》乃由一愚蠢无知、徒具蒋扬钦哲化身转世之名的藏人卓之罗爵,应锡金国之政要所请而仓促造成,愿以此功德利益回向正法及一切漂流于轮回之有情。



 

开启佛法

开启佛法

2015-09-22

宗萨蒋扬钦哲卓之罗爵造论

宗萨蒋扬钦哲卓之嘉措英译

善慧法日汉译

皈敬怙主文殊师

智慧剑光遍三界

挥砍割裂我见网

诸佛胜慧大宝藏

文殊怙主我顶礼

【佛陀之无限乘】

佛以无尽方便传下无量无边之教法,其法难解难入。然吾却欲以简短之文字来阐释其差别之处。

遍智大师、释迦族之狮子,曾转三期法轮。初转法轮乃为断除不信因果邪见之教;二转法轮乃为破除我执之邪见;三转法轮则遣除一切见执。此等为戒、定、慧三学的教法,被结集为三藏十二部。曾有人说大乘之“续部”,应立为“内对法”(即相对于一般论藏而言,“续部”乃教示内在瑜珈之教授,故名“内对法”——译者按)。然亦有说其最恰当是别立为“持明藏”(Vidyadharapitaka)

已翻译为藏文的佛典“甘珠尔经藏”(Kangyur)其数虽已超过一百函,然而仍未堪能摄尽佛语之无尽内义。而注释佛说诸经之论典甚多,例如:属小乘系统者有《大毗婆娑论》(MahavibhasaSastra)等;而属于大乘之论注,如“南赡六庄严”等诸大论师、“班智达”(大学者)所造之注述更多。而“密续”之殊胜论释及仪轨,其数量亦甚庞大。此等一切心要教示,其自性皆远离言思。但藉过去诸智者译师之大悲愿力,此等论释已被翻译成两百多函之“丹珠尔论藏”(Tangyur)。此等经论实为西藏佛教之基础所在。

于圣地印度,佛教宗派从无新旧之分。然于藏地,却由译经时间之先后,而分为“新译”与“旧译”。于译师宁青香波(RinchenZangpo958-1055A.D.)之前所译之经论乃为“旧译”(rNying-ma),而往后所翻译之文献则被称为“新译”(gSar-ma)

一切律、经、论及下三部密续(即事部、行部及瑜伽部)等经论已在早期佛法盛行于藏地时译成藏文。虽有很多无上瑜伽之密续经典在后期译出,如《胜乐轮》、《喜金刚》、《时轮》及《怖畏金刚》等,然而很多无上瑜伽续典之翻译是在旧译时期完成的。虽有一些新译之论师宣称此等旧译密续无效;然无门户之见者及对佛法有正见之智者,则推崇彼等续典是真实无谬。吾亦共许此乃如理真实。盖因此等译本精确无误地传达了佛陀之经教及其论释之深广内义,是尔我等应该殷重受持。

【宁玛系统(俗称红教)

旧密续之宁玛系统把佛法判为“九乘”,并略摄于“因乘”及“果乘”。因乘可再分为“声闻乘”及“辟支佛乘”二小乘道,以及“菩萨乘”之大乘(为共三乘)。果乘则分为外三续以及内三续之伟大方便。此等道轨之见、修、行、果义理极为广大繁多,故不可能于此分别解说。旧译宁玛诸续有“远传口耳传承”(即教传)、“伏藏近传”(即岩传)及“甚深净相传承”等三种传承系统。

【迦当系统】

新译密续传承亦名为“觉窝迦当派”(JowoKadampa)。此传承有无数之持教者,其中包括阿底峡尊者(Atisha)、圣者仲敦巴(GyalwaDromtonba)及“金刚三昆仲”(即格西布朵哇仁青舍、曾雅哇及颇充哇等三位大师——译者按)等大德。此旧迦当派后来融入成为萨迦派及噶举派之传承。  

【格鲁系统(俗称黄教)

妙音法王宗喀巴(TzongKhapa)依止旧迦当派来弘扬律、经、中观、般若及密续等教法,其系统遍覆大地之上。宗喀巴大士以其不共本尊(文殊师利)之护持,及其得自甚深智慧宝藏之睿智见地来注释经、续之内义。在其所造各种巨著中可清楚地看见彼教授之众多殊胜妙义。

【萨迦系统(俗称花教)

“萨迦派”乃由萨迦五祖所建立。彼等乃依循大瑜伽士毗鲁巴(Virupa)之教授,亦随持那洛巴(Naropa)及多杰丹巴(DorjeDenpa)(即道果祖师迦雅达拿Gayadhara——译者按)等众多印度论师及大成就者所传之经续教规。萨迦系统亦兼修旧译宁玛之某些密续法轨,如贡传统(Khon)之清净“普巴法”(YangdagPhurba)。如是许多此等殊胜之教授仍流传至今,传承未断。

萨迦班智达(SakyaPandita)是此世间诸智者之顶严,曾因于辩论中破除印土外道论师措杰嘉和(TrogjeGawo乃当时印土耆那教之大论师——译者按)之说而声名大噪。其时除此师以外未见有余人能成办此事。

继承萨迦班智达建立之传承者有三个系统:即“萨迦”(Sakya)、“峨”(Ngor)及“擦”(Tshar)。此外,“布规”(Bulug)、“爵囊”(Jonang即布顿之夏鲁派——译者按)及“波东”(Bodong)等派别之教规皆源出萨迦派,唯是各派对经续之见地,皆就其解说而略有出入。  

【噶举系统(俗称白教)

噶举系统(Kagyud)由那洛巴(Naropa)及弥哲巴(Maitripa)传出。而一切噶举传承(四大八小)皆源于马尔巴(Marpa)、密勒日巴(Milarepa)及刚布巴(Gampopa)三位大师。其中大部分之支派皆是刚布巴之弟子帕摩竹巴(PhagmoDrupa)所传出。而噶玛噶举(KarmaKagyud)、竹巴噶举(DrukpaKagyud)、止贡噶举(DrigungKagyud)及达陇噶举(TaglungKagyud)至今仍流传不断。然而其余各支派却已式微。

博学之圣者克主琼波那佐(KhedrupKhyongpoNaljor)远赴印土,亲见尼古玛(Niguma)、苏卡悉地(Sukhasiddhi)二位智慧空行母,以及罗侯罗(Rahula)、弥哲巴(Maitripa)等圣者。其把从一百五十位大成就者及大学者处获得之种种教授引入藏地而成为香巴噶举(ShangpaKagyud)。今天此传承已不再自成一派而为人所追随,然而其灌顶及口授却仍留存于萨迦及噶举传承中。(此传承后亦传入格鲁派中——译者按)

另由印度大成就者爸当巴桑杰(PadampaSangye)传出希解派(Zhije)。又其随学玛即洛津空行母(MachigLabdron)乃创立能断诸魔障之圣妙法门“爵”(即般若施身法——译者按)

西藏之密续传承极多,然其异处唯在外名,于其本义,实无分别。因彼等皆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为共同标的。

【各系统之特色】

各传承各具不共之特色。常言萨迦与甘丹(即格鲁)系统擅于经教之诠释解说,而宁玛及噶举则着重修持。事实上往昔之智者曾言:

于彼雪域西藏国土中

宁玛传承首宏佛正法

迦当持教行者有万千

弘传圆满教轨萨迦巴

噶举传承无比修持道

显耀经义法日宗喀巴

爵囊多罗拿他与夏鲁

阙为深广续义之法王

此说颇能明示诸派之精华也。  

【神圣宝藏(伏藏)

于宁玛派中,有传承之谓“伏藏”(Terma),乃源自邬金上师莲华生大士。大士于入藏后把种种共与不共教法,悉皆传与藏王(赤松德赞)及其臣民。为护持正法,利益未来末法时代之有情,他们把此等法宝结集及埋藏起来,作为“意岩”及“土岩”。复由诸殊胜化身于适时取出,以作为有情与正法之利乐生源。另于新旧密续传承中,复有甚多著名之“净相传承”及“口耳传承”。

某些学者曾对“伏藏”之真实性有所质疑,然彼等应对伏藏之功用及其必要性细作观察,便可了知此等伏藏原是正法,乃可依从三量(现量、比量、圣教量)而获得证明。故对此等教法应殷重谨慎,因为若由嗔心而谤法,乃是极大之过失,将令自身之垢障增加,变得愈厚及愈重。

正如十万颂之《般若波罗密多经》等,乃为龙树所开启之伏藏。密续之神圣宝藏皆由诸大成就者从邬金国之杜玛达那大塔中所取出。就是在圣地印度亦有伏藏被发掘。有关此等之理据甚多,于此不再赘述。  

【所有系统之要道——发起“出离心”】

如上无量法门道轨之心要,可略摄为弃舍轮回众苦之“出离心”。其根本乃是守持“七众别解脱戒”之一。

()人生难得与无常:

应思维“人身难得”,因人死后能重获如今生一般之暇满因缘,实在极之艰难。故得此有暇及义大之人身,实珍贵犹如“如意宝珠”。然而死亡必定迅速来临,至若死于老年、青年抑或中年,则无定期,且死缘极多而活缘极少。年月日时、季节、亲朋、怨敌均变幻消逝。故应数数思维一切皆变迁不定,随念“无常”。

()业力:

应知人死后并非消失于虚无中;亦不是死后,人再生为人,马再生为马。一切众生皆各由自身之行为(业力)所牵引,而受生于不同地域或形态:轮回于上趣或下趣中。我等之受用福报、资财、权势、乃至自身之胜劣等,均由业力而受生。轮回中之业果各有不同。此等各别不同之境相,皆因善、恶,或善恶和合之业力所引生之果报。而此等诸业,可分为“十善业”与“十恶业”。不论善果及恶果皆有四类:

()异熟果

()等流果

()增上果

()士用果

善业唯生善果,恶业亦唯招感恶果,故业果决定。且业不作不受,业一作必受其果,永不失坏,造业者定当自尝其果。

吾人所觉知的一切法,皆属业力所生之果报。吾人今生所作诸业之果报,可能会在此生出现,但也可能于来生或多生后方出现。有些业果是肯定会出现,但亦有不肯定的。行者可从诸经论中了知对种种业果的详细解说。

取舍抉择(适当的)因果乃是佛法之心要修行,而“四圣谛”及“十二因缘”则是佛法之甚深要义。

众生随业力而流转于六道之上三趣,或下三趣。于三界中(欲界、色界及无色界),无一微尘不是因缘所生的。故生于三界之有情,皆为苦苦、坏苦及行苦所损恼。而每一道之有情,亦各自受其道之别苦所困扰。

恶业引生苦果。作有漏善业则感生诸上善趣。而不动之“世间定”会令行者受生于上趣最高之无色界,又彼等众生虽已受生于最高善趣,但因其并未断除“无明”之轮回根本故,仍会再次受生。并于来生将会再次堕下三道内。故沉沦于生死轮回犹如居于火宅,或停留于毒蛇巢穴中一般。是尔不要希求轮回生死之乐,理应生起远离苦因之出离想,常存解脱生死轮回之念。  

【亲近善知识】

趣向涅槃法道之根本,乃是亲近承事并依止上师。堪作依止之上师者,其自身必须多闻法义,善持戒律及菩提心,具足清净正见,有大悲心,并能为他人去疑断惑。当行者由此上师处获得灌顶及三昧耶誓句后,便应依其所教,付诸实行。由行者生起净信,一切功德定当成办。故应殷重励力亲近承事一位殊胜之上师。

上师之教敕犹如无死之甘露。一切行者所闻之法悉具义理,故绝不应轻弃忘失。而应把其教敕融入自身之修行中,并观察及修习其教诫。若仅作听闻而不事修习,便如不饮水则口渴难除。是故行者应居于阿兰若(僻静)处作努力修持。

【皈依】

“皈依”是修道及一切戒律之基石,“外道”与“内学”之别亦由此而区分。受持皈依者能得一切人天所护持,一切现世及未来之功德资粮,皆由此而得以成办。行者应一心皈依三宝:依佛为师、依法护持、依僧解脱。受持皈依不应仅口顾念颂以自欺欺人,必须于皈依境引生真实净信,殷重守护一切皈依之誓句。

【发菩提心】

大乘佛法之根本正行是菩提心,乃神圣教法之醍醐精髓。若欠缺此菩提心,则行者之修持,无论是显经或密续,将欠缺精粹,犹如空心不实之芭蕉树一般。再者,行者应了知众生之数量犹如虚空,在行者无始以来所历之无数生命中,彼等众生皆曾为父母,吾人从彼等身上所受之恩惠利益实难以估量。是尔我等必须为一切众生而修习大慈悲心,对一切亲朋、怨敌及陌生人,普皆远离亲疏爱憎之执。凭藉思维利他之善心,行者发起身、语、意之善业,常持不共崇高之祈祷文。

【生清净见】

()方便:

引生正见之方便,乃是积福净障。行者若修“七支供养”,可作大礼拜绕塔、诵经、持咒。以“四力对治”(依止力、能破力、防护力、现行力)修习三十五佛忏经文等法要。藉精进行持,则一切恶业障碍、破誓犯戒罪堕,即能清净无余。并作“曼达”供养,乃积聚资粮之心要修持也。

复次,藉此一切有分别之福德与三轮体空之智慧结合,即令行者积集智慧资粮。由福德资粮成办佛之“色身”;由智慧资粮则能证取“法身”。是故若行者精进修习净障积资之法,正见便能生起。

()正定

行者为要达成“奢摩他”(寂止),须先依法渐次引生“九住心”,并以“八断行”来对治“五过”。依有所缘境或无所缘境而专一修持“奢摩他”。于甚深定境中引生乐、明、无念。然而,行者于此位中,只能暂且压伏其主要之烦恼而已。

()智慧

往后更要长养“毗婆舍那”(胜观)。无始轮回之根乃为“我执”,为根除破灭无明愚痴,必须如实观修“空性”。

“我见”乃是妄执五蕴聚合而自然生起。为能根除一切我执之见,必须仔细对彼等各别考察,依“中观”之因明抉择“诸蕴”与此“我”是“一”耶?或“异”耶?等,如是先成立“人无我”,后成立“法无我”。并于能所二取之种种不同支分作微细分析及抉择,务令自身能于“无我”空义取得定解。

复次即成办轮回涅槃诸法悉皆自性无生、一切皆平等显现之证德。

由了知诸法之所显现,实由“无生空性”中无碍自显。从而通达诸法皆因“缘生性空”。行者如是具足空性及缘起结合之胜解,不为偏执之见所混乱,即应安住于此无分别之中道正定中,如是尽力而为。  

【归结】

总括而言,止、观二法应作双运。行者由具有分别智慧故,即应专一地结合不动之寂止与思择之慧观,此即名为“正见”。此乃修持般若佛母之真义。行者由习静虑,其心即离散乱而住于此“正见”,远离八种边见及一切妄想,从而趣入殊胜及神圣之菩萨道中。如是行者即将圆证五道十地之果位而达至不厌生死、不住涅槃;任运成办自他二利之无上正等正觉。  

【不分派别的引导】

僧伽应和敬相待,不应执持门户之见。不要割裂佛法、引发诤议,须断除谤法大恶,务要舍弃宗派偏执。由于无量如海之法要教授皆为调伏行人自心而设,故身、口、意皆应常处于柔顺平和之境中。行者应当谛听善思念之。

拘缕纪王(KriKri)之梦兆显示天竺之小乘佛法当分为十八部派,令佛法于印土渐趋式微。就是于北边之西藏,此门户偏见之种子,亦撒播于萨迦、格鲁、噶举及宁玛诸系统中。宗派诤议令人们发生争执、烦恼及混乱。此等人们浪费现世及来生,并令自他堕入恶业。执着“门户之见”实毫无意义,为了护持正法,我们必须去除此等见解。

佛陀已达无畏境地,无有外人能坏其教法。但却如雪山狮子为其腹中之虫所侵食一般,经中亦曾授记,佛陀之正法将从内部而败坏。

行人应于心中忆念此教诫,应断除一切与此教诫相违之缘,而采纳任何与其相顺之事。

在家行者应供养三宝,并以利他之发心精勤修持善行。则其于今生与来世,当得快乐、完善及吉祥。

吾已年迈,离大去之期不远。虽对佛法挚爱以利众生,然而心有余而力不足。吾仍尽力诚心祈愿正法能广弘于世。愿佛法大鼓之音遍达世间有顶(即宇宙最高处,世间之巅)。谨愿诸事悉得成就。

此《开启佛法》乃由一愚蠢无知、徒具蒋扬钦哲化身转世之名的藏人卓之罗爵,应锡金国之政要所请而仓促造成,愿以此功德利益回向正法及一切漂流于轮回之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