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离心

renunciation

首页 / 出离心/《密宗断惑论》连载【五】
《密宗断惑论》连载【五】

索达吉堪布 【密宗行为与小乘戒】有人认为藏地修密者别解脱戒并不清净,这种观念实是很大的误解。藏地虽然密法兴盛,但僧人所行持的主要还是清净的小乘戒律。明朗仁波切也曾根据续部说:在吃毒不致中毒时,方可行持…

2016.01.08

索达吉堪布

密宗行为与小乘戒

有人认为藏地修密者别解脱戒并不清净,这种观念实是很大的误解。藏地虽然密法兴盛,但僧人所行持的主要还是清净的小乘戒律。明朗仁波切也曾根据续部说:在吃毒不致中毒时,方可行持密宗行为。无论何种续部与论典,都没有对凡夫俗子开许双运、降伏、饮酒等。《时轮金刚》云:“凡夫人不能做瑜伽士的行为,瑜伽士不能做大成就者的行为,大成就者不能做佛陀的行为。”阿日大班智达云:“无论声缘乘、菩萨乘与密乘都未开许自相烦恼(即未有方便法所摄之贪嗔痴等)。”

藏王赤松德赞当时作了规定:“藏地僧俗今后见解依龙树菩萨,行为依静命大堪布。”麦彭仁波切也曾说:“稀奇萨霍堪布之行为,无比具德龙树之见二,钦定双融传承之教规,祈愿莲生大师教法兴。”在历史上,旧密的祖庭拉萨桑耶寺曾集会七千余持清净小乘戒律的僧众,历来也经常有聚集数千持小乘戒僧众的寺院。1982年法王如意宝在整顿四川、青海一带藏区的佛教时,教诫说:“夜空的星星虽然繁多,但启明星只有一颗,除大瑜伽师和大成就者外,所有僧尼必须以别解脱戒律为首,破别解脱根本戒者不得与僧团共住。”在如今的密法中心喇荣五明佛学院,六千余僧众也皆是持清净的小乘戒律。世俗中因果不虚,莲花生大师给我们作了极好的教言:“是故见比虚空高,取舍因果较粉细。”若没有相应证悟的凡夫人也行持密宗行为,其结果唯堕落而已。学密宗的人中出现几个相续中没有证悟,但平日又渴望有家室等的僧人,应知是这些人没有如理行持,而不是密法的过失,这些现象在显宗中也同样不可避免。我们不应把人的过失加在法上,《弥勒请问经》云:“不以憎嫉人故而憎嫉于法,不以人过失故而于法生过,不以于人怨故而于法亦怨。”

显密圆融是成佛的捷径,莲花生大师教诫说:“外面行为依小乘经部道,此有细致取舍因果的必要;内在行为依无上密咒道,此有生起次第与圆满次第双运的必要;密行为应依大密大圆满法,此有即生成就虹身的必要。”以此教证可以了知密宗并没有说学密就不必守小乘戒律,密宗行者乃至成就前都会受持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或居士等戒律。如果已证得成就,则可以作各种方便示现。莲花生大师在有些众生面前显现小乘比丘相,在有些众生前显现密乘瑜伽师相。不丹的国师蒋扬钦哲仁波切出家后,又娶有空行母,一生显现了极大的事业与成就。龙树菩萨的上师萨哈娶了空行母后,说今天以前还不是比丘,今天起正式成了比丘,然后给龙树菩萨传了比丘戒。帝洛巴祖师是位乞丐,常吃活鱼。十世班禅大师也娶有空行母,同时享有崇高的威望,一生为国家为佛教作出了巨大贡献。布瓦巴饮酒不醉,且饮后酒又从其指尖流出。大成就者大译师饶在娶空行母后,传了比丘戒等,做种种梵行。同样根据《五灯会元》等禅宗典籍记载,汉地禅宗二祖慧可大师晚年经常到酒肆、屠场去,有人不解,二祖便说,“我自调心,何关汝事?”后来有禅师经常到妓院去调化众生。又如赵州禅师不喜闻“佛”字,南泉斩猫、丹霞烧佛等也都是一般人以浅显之见难以接受的行为。又根据《晋书》等史料记载,鸠摩罗什大师晚年时另辟居所,置有妻室,有弟子欲效仿,一日大师上堂,手持一碗,碗里装满小针,并说有谁若能像我一样将针吞下,即可学我行为。大师说罢将针悉数吞下,并又一一从全身毛孔中出来,于是众人愧服。还有济公和尚吃肉喝酒、不守清规,金山活佛行为诡异、常现神通,但也都受到大德们的推崇。

他们的双运、降伏等因以智慧摄持,故不成障碍,酒饮得再多,也不会对神智有丝毫影响(关于藏地僧人食肉,已于《放生功德甘露妙雨》中作了论述),但凡夫不能简单地效仿,如孔雀吃毒物越多羽毛反而更加鲜艳,但乌鸦食毒无疑只会丧失性命。

【摸顶与灌顶】

有法师说∶“若真的摸摸头就可以得度了,当初佛陀何必讲经说法呢?四十九年说法是何等的艰辛,他老人家给人摸摸头岂不轻松省事?所以诸位千万不要迷信,不要被人骗了。”

佛陀度化众生有无量的方便法门,摸顶便是其中一种,佛经中经常可见到佛给弟子摸顶的例子。《华严经》中善财童子在参访文殊菩萨时,“是时文殊师利遥伸右手,过一百一十由旬,按善财顶。”《法华经‧嘱累品》中云:“释迦牟尼佛从法座起,现大神力,以右手摩无量菩萨摩诃萨顶。”《楞严经》中也有数处摸顶加持的记载,如在阿难遇摩登伽女,行将破戒,佛敕文殊师利持神咒将两人提来后,“尔时世尊在大众中,舒金色臂,摩阿难顶”,并开演了大佛顶首楞严王三摩地,后又有“于狮子座,摩阿难顶”,“至第七日,十方如来一时出现,镜交光处,承佛摩顶”及“十方如来持此咒心,能于十方摩顶授记”。宣化上人在解释摩顶时说:“摩顶在佛教里是表示慈悲爱护之意,并使其消除魔障。”乔美仁波切的《极乐愿文》云:“尔时阿弥陀,伸右手摩顶,愿受菩提记。”麦彭仁波切在《净土教言》中云:“佛经云:‘阿难陀,成熟业感,现行业力,皆可得不可思议,如来出有坏之诸善根、诸神变、诸加持等亦是不可思议,谁亦不能行衡量彼边、了知彼量及思维彼理,否则如来之境非不可思议也。’如是所说。譬如行者以密咒而成就天尊时,其天尊之手,置于行者之顶,于此刹那,行者即获得诸神通。”上师身体有无量的坛城和空行护法,摸顶是给弟子加持的一种方式。历史上就曾经有具足信心的弟子,合掌祈求上师摸顶而开悟,麦彭仁波切就是通过上师蒋扬钦哲旺波的摸顶而证悟。也有些精神病患者通过有修证人的摸顶而霍然痊愈。以前十世班禅大师经常以这种方式给众生加持,1986年前后,十世班禅大师视察四川、青海、云南等地的藏族地区时,经常举行大法会并给信众摸顶。授记中班禅大师是阿弥陀佛的化身,岂有佛菩萨做骗人的事情?又出此言者的上师也经常给人摸顶加持,那是否他也骗了众生?一位做弟子的给师父的行为作出了这种结论,又会给人以何种感想?又如果广泛提倡只念一句佛号,那佛说法不也就没有必要了吗?他老人家给人念念佛号,岂不轻松省事?四十九年说法何等辛苦呀!但本人不敢如是承认,念佛、摸顶都是度众的方便法。

以前也曾有一位大德说过:“如今噶玛巴到处灌顶灌脚。”言下之意密法并非有如此殊胜,这也应属于一种未经观察的偏执之词。密宗当然没有灌脚仪式,灌顶是密宗的一种最殊胜的仪式,《大幻化网总说光明藏论》中云:“依甚深之密咒灌顶仪轨,即能驱散或洗净弟子之三门及平等俱之诸障垢,于自相续中注入或种植能显现智慧之力,并令成熟四金刚也。”在历史上记载,释迦牟尼佛给恩扎布德国王灌顶后,立即证悟本性,获得佛位。续部中云:“灌顶后,不修亦成就。”其实灌顶在显宗中也屡见不鲜,如《十地经》中说,十地菩萨最后获得十方诸佛的大光明灌顶而证正等觉。《集密意经》也云:“若证佛陀之密意,复次明示于他众,此乃一切胜灌顶,彼得三有诸灌顶。”又《无量寿经》在开篇介绍与会的十六大菩萨的功德时,也有“升灌顶阶,受菩提记”之说。《楞伽经》云:“一切佛刹,所有如来,皆舒其手,如转轮王子灌顶之法而灌其顶,超佛子地获自证法,成就如来自证法身。”若听到灌顶的字眼便心怀不悦,则不免造下舍法罪,而无法解脱。

【社会流弊】

随着密法在汉地的逐渐兴起,以及唯利是图之风的逐渐蔓延,不少人将致富成名的眼光转到无上密宗,在社会上借助密宗而谋利的现象层出不穷。

有人从未得到过任何灌顶,也未依止过密乘金刚上师,而只是搜罗了一些密法书籍,以研究考证的方式编写密法书籍,书中内容也多是密宗的不共极密修法,并公开出版,使成千上万从未皈依佛法的人,也能轻易得到一本。此泄密的罪过,谁能承当?本来密宗的历史和道理可以讲与他人,但是密法的不共甚深见解、行为、修法等,只有获得了金刚上师的四种灌顶、圆满修完加行、对密乘具有不共信心的弟子才能听闻,除此以外,于他人不能随意宣说。其实一般的读者仅仅是看书也不可能得到成就,因为修密法必须得到上师的传承和窍诀,否则,如同阅读小说那样怎能证悟无上菩提?又有不少以借密宗之名,行以气功追名逐利之实。还有不少人不择手段抬高自己的身价,吹嘘他的修证已超越了诸佛菩萨的无上智慧,真是邪说无边,罪业无尽。

现在汉地营建佛教景观,藉以招揽游客的做法蔚然成风,其中有按佛教规定而建的,也有存在着不少急功近利,草草上马,结果所表现的已与佛教完全违背的现象。比较典型的是四川乐山东方万佛城,在那里的天乐宫中看到有许多赤身裸体的男女拥抱像,打的却是密宗的旗号,旁边的石碑上还赫然写着“信欲派”、“对生殖器的崇拜”等等字样,真让人感到既可笑又可怜。佛教中对塑造佛像有严格的尺寸比例要求,显密都有这方面的专门经续,这些不着衣装的男女像,虽然套上了神圣密宗的名号,却与庄严的佛像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这在间接上也违反了国家宗教法规。又“信欲派”、“对生殖器崇拜”这些强加在密宗头上的字眼是从哪里找来的?是你们发明的,还是你们本身就是崇拜生殖器的信欲派?

要介绍一件事物,首先必须了解事物本身,尤其是介绍博大精深的密宗,必须求教于密宗典籍以及如法修持密宗的人,而不应该凭自我想像或依靠那些外行人的评论,否则难免漏洞百出,与事实不符。所有的密续以及历代传承祖师都从未讲过密宗崇尚性欲以及对生殖器的崇拜,恰恰相反,这些庸俗的世间执著正是学密人必须以无上方便加以对治净化的,否则耽著于其中,怎能生起修道的功德,证得无上的佛果?这是每个学密人所深知的道理。佛教是神圣的,佛像是圣洁的,借佛像敛财的做法必须受到谴责,尤其像天乐宫那样的不顾佛门教理,粗制滥造的做法必须予以制止。天乐宫的“密宗佛像”已引起了以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为主的广大佛教弟子的强烈不满,此风不止,势必造成难以估量的恶劣影响。

随着西方文明的东进,以及人们对传统文化修养的不足,有不少人把佛教等同于迷信看待。其实即使从西方哲学来看,佛教也是一门深奥莫测的学问。黑格尔的辩证思想,弗洛伊德等精神分析学说,就已经受到了佛法的影响。又恩格斯曾说:人类到释迦牟尼佛时代,辩证思维才得以成熟。由此也可见佛教是真正的智慧。还有社会上经常有人干涉他人信教自由,对此国家法律早已作出规定,例如《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非法剥夺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密宗的功德】

佛在显宗第二转法轮中着重宣说诸法的般若空性,在显宗第三转法轮中宣说了空性基础上的光明,但是多采取隐含、譬喻的方式。密乘的见解是在综合了显宗的第二、三转法轮的基础上,进而以直接、详细、广大的方式把诸法实相和盘托出,并且在具体修行上增加了显宗中所不具的许多方便。《三相灯论》总结密宗的特点云:“一义亦不昧,不难方便多,是为利根故,极胜秘密乘。”又据《诸天积聚续》中说:五浊越炽盛,时代越趋末法,无上密法的加持就越强烈。噶托度达仁波切云:“五浊黑暗越深之时,莲师加持之月越明。”众多的续部、论部与诸多大德的教言都曾宣说,末法时期,众生烦恼炽盛时,其余八乘(外三乘:声闻、缘觉、菩萨乘;内三乘:事部、行部、瑜伽部;以及密三乘中的玛哈约嘎与阿努约嘎)已无力调伏,唯有九乘之巅无上密法大圆满才能调伏。如法王仁波切的《忠言心之明点》中说:在五浊黑暗极为深重的末法时代,前八乘犹如星光,很难遣除众生的烦恼,而大圆满则如丽日中天,最善对治众生烦恼。我们通过自己的修行实践也可了知,当烦恼生起时,其他许多对治法不能直接断除,而以密法的最深窍诀,不需勤作,直观心的本性,一切烦恼顷刻消散于法界中。而这些殊胜窍诀,也只有对上师生起正信的人才能运用自如。进入密乘后只要自己没有退失信心并严持密乘戒律,纵然今生没有证悟实相,但以听闻加持力也能尽快成就。无垢光尊者云:“若男若女已入此胜密,并获得传承教言,虽其未证悟,然以听闻之功德力,决定速疾解脱,因彼相遇无上果法之故。”《日月吻合续》中云:“学密利根者即生成就,中根者中阴,下根者来世幻化界得解脱。”确确实实密宗里有见解脱、闻解脱、系解脱等一般凡夫所无法想像的众多方便加持法。因此莲花生大士也云:“现见画物即成佛,身触彼者即成佛,听闻彼声即成佛。”甚至旁生听闻密法也照样能得到成就,譬如前几年,法王在给一只老山羊传了《七宝藏》等的传承,老山羊临终后便往生到了东方现喜刹土。密宗祖师极喜金刚云:“若仅听受此密法,七世之前定解脱。”

又有人认识到密法的殊胜性后,对自己是否有福报与缘份修学无上密法产生了疑惧。其实这完全属于不必要的非理犹豫,《胜乘宝藏论》已对此作了明确的答复:“凡是相遇无上极密乘的人,往昔必定已供养过无数佛陀,并成过普贤王如来的眷属。”因此,已经受到了无上灌顶的人,必定已有殊胜的宿业因缘,应对自己也生起坚定的自信心,此世认真修学无上密乘,必能迅速证果,早日完成度生大愿。

总之,宗喀巴大师曾云:“若知异宗无相违,一切经论知窍诀,则易证悟佛密意。”我的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一生中最深的窍诀是在善良的人格、远离世间盛事的出离心、广度有情的菩提心三者的基础上,勤修无上大圆满密法,最后一齐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普愿天下有情,共遵此道,同趋无上菩提。

有缘修行密宗者,为断彼等诸疑惑,

造此拙论奉信众,或许能成正信因。

此善回向诸有情,愿我生生世世中,

不离上师深密法,广度邪见愚昧众。

以上所作简略论述,并非出自破斥他宗之发心,而实欲救度众多蒙昧之人于欲堕之间,并澄清密宗的一些难题。依据教理辩论是佛教里拨开迷雾、遣除疑惑的殊胜方便。若仍认为密宗有不应理处,待日后再作探讨论辩。密宗弟子索达吉著于普贤大乐宫。愿增吉祥!

一九九八年三月十日

(全文连载完毕)

注:此文乃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亲自授权刊登。

 

《密宗断惑论》连载【五】

《密宗断惑论》连载【五】

admin

2016-01-07

索达吉堪布

密宗行为与小乘戒

有人认为藏地修密者别解脱戒并不清净,这种观念实是很大的误解。藏地虽然密法兴盛,但僧人所行持的主要还是清净的小乘戒律。明朗仁波切也曾根据续部说:在吃毒不致中毒时,方可行持密宗行为。无论何种续部与论典,都没有对凡夫俗子开许双运、降伏、饮酒等。《时轮金刚》云:“凡夫人不能做瑜伽士的行为,瑜伽士不能做大成就者的行为,大成就者不能做佛陀的行为。”阿日大班智达云:“无论声缘乘、菩萨乘与密乘都未开许自相烦恼(即未有方便法所摄之贪嗔痴等)。”

藏王赤松德赞当时作了规定:“藏地僧俗今后见解依龙树菩萨,行为依静命大堪布。”麦彭仁波切也曾说:“稀奇萨霍堪布之行为,无比具德龙树之见二,钦定双融传承之教规,祈愿莲生大师教法兴。”在历史上,旧密的祖庭拉萨桑耶寺曾集会七千余持清净小乘戒律的僧众,历来也经常有聚集数千持小乘戒僧众的寺院。1982年法王如意宝在整顿四川、青海一带藏区的佛教时,教诫说:“夜空的星星虽然繁多,但启明星只有一颗,除大瑜伽师和大成就者外,所有僧尼必须以别解脱戒律为首,破别解脱根本戒者不得与僧团共住。”在如今的密法中心喇荣五明佛学院,六千余僧众也皆是持清净的小乘戒律。世俗中因果不虚,莲花生大师给我们作了极好的教言:“是故见比虚空高,取舍因果较粉细。”若没有相应证悟的凡夫人也行持密宗行为,其结果唯堕落而已。学密宗的人中出现几个相续中没有证悟,但平日又渴望有家室等的僧人,应知是这些人没有如理行持,而不是密法的过失,这些现象在显宗中也同样不可避免。我们不应把人的过失加在法上,《弥勒请问经》云:“不以憎嫉人故而憎嫉于法,不以人过失故而于法生过,不以于人怨故而于法亦怨。”

显密圆融是成佛的捷径,莲花生大师教诫说:“外面行为依小乘经部道,此有细致取舍因果的必要;内在行为依无上密咒道,此有生起次第与圆满次第双运的必要;密行为应依大密大圆满法,此有即生成就虹身的必要。”以此教证可以了知密宗并没有说学密就不必守小乘戒律,密宗行者乃至成就前都会受持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或居士等戒律。如果已证得成就,则可以作各种方便示现。莲花生大师在有些众生面前显现小乘比丘相,在有些众生前显现密乘瑜伽师相。不丹的国师蒋扬钦哲仁波切出家后,又娶有空行母,一生显现了极大的事业与成就。龙树菩萨的上师萨哈娶了空行母后,说今天以前还不是比丘,今天起正式成了比丘,然后给龙树菩萨传了比丘戒。帝洛巴祖师是位乞丐,常吃活鱼。十世班禅大师也娶有空行母,同时享有崇高的威望,一生为国家为佛教作出了巨大贡献。布瓦巴饮酒不醉,且饮后酒又从其指尖流出。大成就者大译师饶在娶空行母后,传了比丘戒等,做种种梵行。同样根据《五灯会元》等禅宗典籍记载,汉地禅宗二祖慧可大师晚年经常到酒肆、屠场去,有人不解,二祖便说,“我自调心,何关汝事?”后来有禅师经常到妓院去调化众生。又如赵州禅师不喜闻“佛”字,南泉斩猫、丹霞烧佛等也都是一般人以浅显之见难以接受的行为。又根据《晋书》等史料记载,鸠摩罗什大师晚年时另辟居所,置有妻室,有弟子欲效仿,一日大师上堂,手持一碗,碗里装满小针,并说有谁若能像我一样将针吞下,即可学我行为。大师说罢将针悉数吞下,并又一一从全身毛孔中出来,于是众人愧服。还有济公和尚吃肉喝酒、不守清规,金山活佛行为诡异、常现神通,但也都受到大德们的推崇。

他们的双运、降伏等因以智慧摄持,故不成障碍,酒饮得再多,也不会对神智有丝毫影响(关于藏地僧人食肉,已于《放生功德甘露妙雨》中作了论述),但凡夫不能简单地效仿,如孔雀吃毒物越多羽毛反而更加鲜艳,但乌鸦食毒无疑只会丧失性命。

【摸顶与灌顶】

有法师说∶“若真的摸摸头就可以得度了,当初佛陀何必讲经说法呢?四十九年说法是何等的艰辛,他老人家给人摸摸头岂不轻松省事?所以诸位千万不要迷信,不要被人骗了。”

佛陀度化众生有无量的方便法门,摸顶便是其中一种,佛经中经常可见到佛给弟子摸顶的例子。《华严经》中善财童子在参访文殊菩萨时,“是时文殊师利遥伸右手,过一百一十由旬,按善财顶。”《法华经‧嘱累品》中云:“释迦牟尼佛从法座起,现大神力,以右手摩无量菩萨摩诃萨顶。”《楞严经》中也有数处摸顶加持的记载,如在阿难遇摩登伽女,行将破戒,佛敕文殊师利持神咒将两人提来后,“尔时世尊在大众中,舒金色臂,摩阿难顶”,并开演了大佛顶首楞严王三摩地,后又有“于狮子座,摩阿难顶”,“至第七日,十方如来一时出现,镜交光处,承佛摩顶”及“十方如来持此咒心,能于十方摩顶授记”。宣化上人在解释摩顶时说:“摩顶在佛教里是表示慈悲爱护之意,并使其消除魔障。”乔美仁波切的《极乐愿文》云:“尔时阿弥陀,伸右手摩顶,愿受菩提记。”麦彭仁波切在《净土教言》中云:“佛经云:‘阿难陀,成熟业感,现行业力,皆可得不可思议,如来出有坏之诸善根、诸神变、诸加持等亦是不可思议,谁亦不能行衡量彼边、了知彼量及思维彼理,否则如来之境非不可思议也。’如是所说。譬如行者以密咒而成就天尊时,其天尊之手,置于行者之顶,于此刹那,行者即获得诸神通。”上师身体有无量的坛城和空行护法,摸顶是给弟子加持的一种方式。历史上就曾经有具足信心的弟子,合掌祈求上师摸顶而开悟,麦彭仁波切就是通过上师蒋扬钦哲旺波的摸顶而证悟。也有些精神病患者通过有修证人的摸顶而霍然痊愈。以前十世班禅大师经常以这种方式给众生加持,1986年前后,十世班禅大师视察四川、青海、云南等地的藏族地区时,经常举行大法会并给信众摸顶。授记中班禅大师是阿弥陀佛的化身,岂有佛菩萨做骗人的事情?又出此言者的上师也经常给人摸顶加持,那是否他也骗了众生?一位做弟子的给师父的行为作出了这种结论,又会给人以何种感想?又如果广泛提倡只念一句佛号,那佛说法不也就没有必要了吗?他老人家给人念念佛号,岂不轻松省事?四十九年说法何等辛苦呀!但本人不敢如是承认,念佛、摸顶都是度众的方便法。

以前也曾有一位大德说过:“如今噶玛巴到处灌顶灌脚。”言下之意密法并非有如此殊胜,这也应属于一种未经观察的偏执之词。密宗当然没有灌脚仪式,灌顶是密宗的一种最殊胜的仪式,《大幻化网总说光明藏论》中云:“依甚深之密咒灌顶仪轨,即能驱散或洗净弟子之三门及平等俱之诸障垢,于自相续中注入或种植能显现智慧之力,并令成熟四金刚也。”在历史上记载,释迦牟尼佛给恩扎布德国王灌顶后,立即证悟本性,获得佛位。续部中云:“灌顶后,不修亦成就。”其实灌顶在显宗中也屡见不鲜,如《十地经》中说,十地菩萨最后获得十方诸佛的大光明灌顶而证正等觉。《集密意经》也云:“若证佛陀之密意,复次明示于他众,此乃一切胜灌顶,彼得三有诸灌顶。”又《无量寿经》在开篇介绍与会的十六大菩萨的功德时,也有“升灌顶阶,受菩提记”之说。《楞伽经》云:“一切佛刹,所有如来,皆舒其手,如转轮王子灌顶之法而灌其顶,超佛子地获自证法,成就如来自证法身。”若听到灌顶的字眼便心怀不悦,则不免造下舍法罪,而无法解脱。

【社会流弊】

随着密法在汉地的逐渐兴起,以及唯利是图之风的逐渐蔓延,不少人将致富成名的眼光转到无上密宗,在社会上借助密宗而谋利的现象层出不穷。

有人从未得到过任何灌顶,也未依止过密乘金刚上师,而只是搜罗了一些密法书籍,以研究考证的方式编写密法书籍,书中内容也多是密宗的不共极密修法,并公开出版,使成千上万从未皈依佛法的人,也能轻易得到一本。此泄密的罪过,谁能承当?本来密宗的历史和道理可以讲与他人,但是密法的不共甚深见解、行为、修法等,只有获得了金刚上师的四种灌顶、圆满修完加行、对密乘具有不共信心的弟子才能听闻,除此以外,于他人不能随意宣说。其实一般的读者仅仅是看书也不可能得到成就,因为修密法必须得到上师的传承和窍诀,否则,如同阅读小说那样怎能证悟无上菩提?又有不少以借密宗之名,行以气功追名逐利之实。还有不少人不择手段抬高自己的身价,吹嘘他的修证已超越了诸佛菩萨的无上智慧,真是邪说无边,罪业无尽。

现在汉地营建佛教景观,藉以招揽游客的做法蔚然成风,其中有按佛教规定而建的,也有存在着不少急功近利,草草上马,结果所表现的已与佛教完全违背的现象。比较典型的是四川乐山东方万佛城,在那里的天乐宫中看到有许多赤身裸体的男女拥抱像,打的却是密宗的旗号,旁边的石碑上还赫然写着“信欲派”、“对生殖器的崇拜”等等字样,真让人感到既可笑又可怜。佛教中对塑造佛像有严格的尺寸比例要求,显密都有这方面的专门经续,这些不着衣装的男女像,虽然套上了神圣密宗的名号,却与庄严的佛像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这在间接上也违反了国家宗教法规。又“信欲派”、“对生殖器崇拜”这些强加在密宗头上的字眼是从哪里找来的?是你们发明的,还是你们本身就是崇拜生殖器的信欲派?

要介绍一件事物,首先必须了解事物本身,尤其是介绍博大精深的密宗,必须求教于密宗典籍以及如法修持密宗的人,而不应该凭自我想像或依靠那些外行人的评论,否则难免漏洞百出,与事实不符。所有的密续以及历代传承祖师都从未讲过密宗崇尚性欲以及对生殖器的崇拜,恰恰相反,这些庸俗的世间执著正是学密人必须以无上方便加以对治净化的,否则耽著于其中,怎能生起修道的功德,证得无上的佛果?这是每个学密人所深知的道理。佛教是神圣的,佛像是圣洁的,借佛像敛财的做法必须受到谴责,尤其像天乐宫那样的不顾佛门教理,粗制滥造的做法必须予以制止。天乐宫的“密宗佛像”已引起了以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为主的广大佛教弟子的强烈不满,此风不止,势必造成难以估量的恶劣影响。

随着西方文明的东进,以及人们对传统文化修养的不足,有不少人把佛教等同于迷信看待。其实即使从西方哲学来看,佛教也是一门深奥莫测的学问。黑格尔的辩证思想,弗洛伊德等精神分析学说,就已经受到了佛法的影响。又恩格斯曾说:人类到释迦牟尼佛时代,辩证思维才得以成熟。由此也可见佛教是真正的智慧。还有社会上经常有人干涉他人信教自由,对此国家法律早已作出规定,例如《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非法剥夺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密宗的功德】

佛在显宗第二转法轮中着重宣说诸法的般若空性,在显宗第三转法轮中宣说了空性基础上的光明,但是多采取隐含、譬喻的方式。密乘的见解是在综合了显宗的第二、三转法轮的基础上,进而以直接、详细、广大的方式把诸法实相和盘托出,并且在具体修行上增加了显宗中所不具的许多方便。《三相灯论》总结密宗的特点云:“一义亦不昧,不难方便多,是为利根故,极胜秘密乘。”又据《诸天积聚续》中说:五浊越炽盛,时代越趋末法,无上密法的加持就越强烈。噶托度达仁波切云:“五浊黑暗越深之时,莲师加持之月越明。”众多的续部、论部与诸多大德的教言都曾宣说,末法时期,众生烦恼炽盛时,其余八乘(外三乘:声闻、缘觉、菩萨乘;内三乘:事部、行部、瑜伽部;以及密三乘中的玛哈约嘎与阿努约嘎)已无力调伏,唯有九乘之巅无上密法大圆满才能调伏。如法王仁波切的《忠言心之明点》中说:在五浊黑暗极为深重的末法时代,前八乘犹如星光,很难遣除众生的烦恼,而大圆满则如丽日中天,最善对治众生烦恼。我们通过自己的修行实践也可了知,当烦恼生起时,其他许多对治法不能直接断除,而以密法的最深窍诀,不需勤作,直观心的本性,一切烦恼顷刻消散于法界中。而这些殊胜窍诀,也只有对上师生起正信的人才能运用自如。进入密乘后只要自己没有退失信心并严持密乘戒律,纵然今生没有证悟实相,但以听闻加持力也能尽快成就。无垢光尊者云:“若男若女已入此胜密,并获得传承教言,虽其未证悟,然以听闻之功德力,决定速疾解脱,因彼相遇无上果法之故。”《日月吻合续》中云:“学密利根者即生成就,中根者中阴,下根者来世幻化界得解脱。”确确实实密宗里有见解脱、闻解脱、系解脱等一般凡夫所无法想像的众多方便加持法。因此莲花生大士也云:“现见画物即成佛,身触彼者即成佛,听闻彼声即成佛。”甚至旁生听闻密法也照样能得到成就,譬如前几年,法王在给一只老山羊传了《七宝藏》等的传承,老山羊临终后便往生到了东方现喜刹土。密宗祖师极喜金刚云:“若仅听受此密法,七世之前定解脱。”

又有人认识到密法的殊胜性后,对自己是否有福报与缘份修学无上密法产生了疑惧。其实这完全属于不必要的非理犹豫,《胜乘宝藏论》已对此作了明确的答复:“凡是相遇无上极密乘的人,往昔必定已供养过无数佛陀,并成过普贤王如来的眷属。”因此,已经受到了无上灌顶的人,必定已有殊胜的宿业因缘,应对自己也生起坚定的自信心,此世认真修学无上密乘,必能迅速证果,早日完成度生大愿。

总之,宗喀巴大师曾云:“若知异宗无相违,一切经论知窍诀,则易证悟佛密意。”我的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一生中最深的窍诀是在善良的人格、远离世间盛事的出离心、广度有情的菩提心三者的基础上,勤修无上大圆满密法,最后一齐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普愿天下有情,共遵此道,同趋无上菩提。

有缘修行密宗者,为断彼等诸疑惑,

造此拙论奉信众,或许能成正信因。

此善回向诸有情,愿我生生世世中,

不离上师深密法,广度邪见愚昧众。

以上所作简略论述,并非出自破斥他宗之发心,而实欲救度众多蒙昧之人于欲堕之间,并澄清密宗的一些难题。依据教理辩论是佛教里拨开迷雾、遣除疑惑的殊胜方便。若仍认为密宗有不应理处,待日后再作探讨论辩。密宗弟子索达吉著于普贤大乐宫。愿增吉祥!

一九九八年三月十日

(全文连载完毕)

注:此文乃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亲自授权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