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师传记

biographies

首页 / 祖师传记/法王晋美彭措传(摘略版上)
法王晋美彭措传(摘略版上)

我没有什么传记可写的,但有一点,凡是我所依止过的上师,我从未做过令他们不欢喜的事。对任何一位上师都是恭恭敬敬,谨遵师教,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传记。——法王晋美彭措多世中的化身法王在多生累劫中,示现了种种…

2016.01.09

我没有什么传记可写的,但有一点,凡是我所依止过的上师,我从未做过令他们不欢喜的事。对任何一位上师都是恭恭敬敬,谨遵师教,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传记。

——法王晋美彭措

多世中的化身

法王在多生累劫中,示现了种种不同的形象利益有情。

据历史记载:

法王曾是普贤王如来于密严刹土法界宫殿中转无上光明大圆满法轮时的结集者,金刚藏菩萨;

三十三天大圆满教主,德瓦桑炯天子;

金刚持尊前结集密宗者,智藏菩萨;

大圆满十二本师前结集三内密续者,金刚藏菩萨;

吾等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姨母,众生主母大爱道比丘尼;

大持明者嘎绕多吉降临人间弘扬大圆满时的母亲,德丹旺母;

阿阇黎蒋花西宁的首座弟子,如意贤婆罗门;

莲花生大士在人间时,于印度八大尸林传无上密法,其继承者法太子释迦莫扎,尼泊尔的哲纳麦扎,藏地二十五大弟子之一的降魔金刚;

后弘时期的措普大译师;

大持明者郭吉得澈坚;

大持明者乐旦多吉;

阿革旺波(语自在);

伏藏大师班玛陈列;

伏藏大师列绕朗巴。

为了调化不同根基的众生、弘扬各宗各派的教法,法王还曾在印藏化现为各大宗派的教主。法界金刚大师的伏藏品中授记:

昔日印度罗汉萨革拉,莲师座下降魔金刚尊,

萨迦派法王根嘎嘉村,格鲁派中给洛华桑尊,

木纳地方根桑秋扎等。

明确地指出法王曾是印度阿罗汉萨革拉(《戒律花鬘论》的作者);莲师座下的持明者降魔金刚;文殊菩萨化身的萨迦法王萨迦班智达根嘎嘉村;格鲁派教主宗喀巴大师两大弟子之一给洛华桑(克主杰);木纳地方的根桑秋扎(《入行论大疏》的作者)。

又据伏藏大师离垢觉性金刚的伏藏品记载:

“尊者昔日是帕思巴法王、明朗教主、道孚大智者拉龙华多、列绕朗巴等。列绕朗巴再过五世成为时轮金刚军队的主帅,统领五万眷属降临人间消灭外道。凡与之结缘者,均可往生香巴拉刹土。”

转世的授记

法王如意宝是本师释迦牟尼佛早在2500多年前就于《文殊根本续》中授记的大德。此续云:

名为阿字大德者,受持佛陀之正法,

具慧功德诸尊敬,授记获证正等觉,

将悟我之诸菩提。

其中的梵文“阿”,即是指法王晋美彭措(梵文全名阿白拉江)。

对于法王的名字,1200多年前,持明大师莲花生又更进一步地加以说明了。他在《甚深幻镜》中预言:

我子降魔金刚者,将于康区新龙地,

潺潺缓流江河畔,巍巍三峰雪山前,

龙年降生密咒师,成为列绕朗巴尊,

修持无上密乘道,开取诸多伏藏品,

倘若缘起自然聚,遣除浊世诸灾难,

广弘显密之教法,伏藏大师于人间,

住世八十一周年,七位弟子证佛果,

一百五十名眷属,获得中等之成就,

结缘众生四千余。尔后转世之灵童,

鸡年诞生于多康,名有阿字通三藏,

教法住世三千年,九百获得大成就,

随行瑜伽六千余,结缘众生有七万,

大师年寿八十六。后世降生于卫藏,

虎年诞生名吉祥,住世三十三周年,

教法住期二百年,三名弟子得成就,

结缘有情千余众。此世再过三世后,

又于康藏交界处,龙年生在富贵家,

具足善巧之方便,名为无碍金刚力,

成为一切伏藏主,广行弘法利生事。

萨玛雅!

这其中已对法王的前一世、现世、后两世,作了明确授记。

伏藏大师列绕朗巴本人也指出了自己转世灵童的七种标记。他在《未来授记文》中写道:

降魔金刚之化身,鸡年降生法源地,

父亲之名为莲花,母亲名为璁玉海,

手掌具有空行纹,传授如海之三藏,

证悟法身之本面。

神奇的诞生

佛陀在《无垢称经》中亲自授记、邬金第二佛莲花生大士等许多大持明者加持、大慈大悲怙主观音菩萨的所化刹土——藏地雪域的多康交界地带,有一个景色宜人的地方,名为法源圣地多科紫媚曲列(今青海省班玛县境内)。

在这美丽的地方,住有藏族五大尊贵种姓之一的嘉贡宗族。这一家族世代沿袭,到了嘉贡阿单这一代,生下了两个儿子。长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大圆满瑜伽士——一世敦珠法王,次子嘉贡秋吉有一男孩名为尼穹。

嘉贡尼穹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巴德(莲花)。巴德渐渐地长大,他仪表堂堂,十分出众,与生俱来正直勇敢、忠厚诚实的秉性非常明显,并具有一定的修证功德。

在色达洛若地方,十三代连续涌现高僧大德的一宗族中有一妙龄淑女,芳名意措(璁玉海)。她心地善良、纯洁无瑕,并且虔信三宝、慈爱众生,当地人都交口称赞她品貌双全。

巴德与意措二人共同生活,相敬如宾,仅以放牧少量牛羊维持生计。尽管生活十分清苦,却常常供奉三宝、慷慨济贫,过着自由自在、清净快乐的草原生活。

1932年,万物复苏的阳春三月,意措怀孕后,出现了许多不同以往的感受,心情异常舒畅,对有情更加慈悲。同时,巴德也有许多吉祥梦兆,而且室内经常散发出扑鼻的妙香。并且,周围的人们也常常听到从他们的帐篷里传出美妙的声音等,有各种各样的奇特征象。

翌年(即1933年),释迦牟尼佛显示神变降伏六外道本师之佳节——藏历一月初三的吉祥日,意措临盆了:婴儿头部朝上出母胎,随即身体端直金刚跏趺而坐。他睁开双眼,目光炯炯,面带微笑地注视着人们,将胎盘像披法衣一样甩到左肩,口中朗朗念诵文殊心咒“嗡阿Ra巴扎纳德”七遍。

在场的忠泽等众人被这一奇特的情景惊呆了,闻名当时的莲花金刚大师(巴多活佛)听后喜出望外,说:“这孩子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高僧大德的转世灵童。”

后来,伏藏大师旺修、大成就者阿亨拉贡等许多大德,根据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的授记及他出生时的稀有标志,准确无误地认定法王是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的转世。


彻证大圆满

随着时间的流逝,法王长成了一位英俊潇洒的少年,浓浓眉宇间透出超凡脱俗的气质,深沉敏锐的双目已看破世间一切。虽然家族中的人对他寄予厚望,可是他已下定决心绝世离俗,14岁在扎宗堪布索南仁亲前剃发出家,受沙弥戒,法名善说贤。

他依止数位具足法相的善知识,广泛闻思显密教法,背诵五部大论为主的经论,每天不下三百偈颂,智慧如潮水般难以抑制。就像全知无垢光尊者14岁时开始广转法轮一样,法王从这时开始也相合时宜,不断地为有缘者转妙法轮。

当时,以自然觉性中流露的智慧,撰著了不少词句优美、意义深奥的论典。只可惜,除了《麦彭仁波切之修法仪轨》,以《文殊智慧宝剑内外密赞》、《八辩才修法窍诀》为主包罗万象的许多论典都已遗失。

15岁时法王对无上光明大圆满产生了无以言表的信心,一心一意祈祷麦彭仁波切,短期内就念诵了一百万遍麦彭仁波切祈祷文:

觉空文殊童子加持力,密意界中获得八辩才,

教证法藏海洋胜尊主,恭敬祈祷麦彭南嘉尊。

深入研阅了他所著的大圆满窍诀精髓《直指心性》一万遍。这时,心性已与以往截然不同,觉空赤裸的自性,脱落了所有贪执觉受、分别念的糠秕,骤然显露出来,心坎深处完全解开了一切是非的桎梏,恍然大悟。毫不夸张地说,即使成千上万的大成就者降临,一同否定他的定解,他也不会动摇分毫。真实文殊菩萨化现的麦彭仁波切以幻化身摄受法王,并赐予“阿旺罗珠宗美”的美名。大持明者达贤尊曾预言:

护持佛法精通密藏义,金刚降魔化身名阿旺,

具有威力成就大威德。

法王的这一圣名,伏藏大师秋嘉朗巴也作过授记:

名有阿旺身着红法衣,声誉远播康区卫藏等,

广弘显密佛法遍十方。

法王当时的证悟境界,记录在《大圆满直指心性注疏》中。16岁时又在自然觉性中撰著了《大圆满实修秘诀》。

尽管证悟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但为了在所化众生面前显示正法难得、依止善知识的重要性,法王又如理依止了下列数位具相善知识。

远离故土

16岁那一年,他听到托嘎如意宝的尊名时,与昔日米拉日巴尊者初闻马尔巴译师圣名相仿,周身汗毛悉竖,泪水溢流,心中暗自思筹:无论如何一定要去谒见依止他老人家。

到了第二年,生育养育自己的母亲悄然离世,他内心十分悲伤,心想:父亲英年故去,母亲未到不惑之年也离我而逝,从今以后,除了正法我再无有其他的依恋,我应当寻访具相的善知识。

法王与土巴背着包袱,一路上翻山越岭,忍饥挨饿,终于抵达目的地——石渠江玛佛学院。

他不顾旅途劳顿,立刻去觐见上师。托嘎如意宝身材修长,体格清瘦,却十分硬朗,慈眉善目又不失威严,身穿陈旧的僧衣。一见到上师的尊颜,法王顿时生起了无比信心,一切粗大的分别念全然消失,立即上前礼拜,并默默发愿:我一定恭恭敬敬终生以三喜依止上师。之后在恩师前认真全面地接受显密教法,尤其是大圆满的灌顶、传承、窍诀。

他和普通僧人一样,一丝不苟精进求学。住的是十分简陋的草坯房,只能勉强容身、遮风避雨,遇到狂风暴雨就摇摇欲坠,大雪纷飞时,全部被埋在雪中像个大雪堆;无论天寒地冻还是酷暑炎炎,一年四季身上穿的是从尸陀林捡来的破布做成的粪扫衣;止渴果腹的是僧团中分下来的少量酸奶,本来十八九岁的少年正是身体需要营养的时候,法王却仅以此果腹,就像无垢光尊者依止恩师革玛燃匝一样,追随前辈高僧大德的足迹求学。他当时所经历的苦行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江玛佛学院的僧人看他竟能如此吃苦,都十分钦佩。

依师广闻如海法

除了依止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听闻显密法要之外,还在如下诸位上师前听受了五部大论为主的如海教法。

在观音上师班玛斯德前,听受本来清净、任运自成的窍诀和中阴法门;于大成就者南堪晋美前,聆听《上师心滴》,得受一百本尊的灌顶;依止竹庆堪布云丹贡布,恭听《四心滴》、《时轮金刚》大灌顶;于堪布嘉措前,闻受《中论》、《四百论》、《入中论》等中观为主的法要;在才嘎上师前,倾听《俱舍大疏》为主的俱舍法门及《大藏经》的传承;在堪布邬金衮布前,听取《三百颂》、《律藏根本论疏》等戒律法;在拉智仁波切前,听闻《现观庄严论》、因明、历算以及文法等共同文化。此外,于大瑜伽士嘎秋喇嘛、班玛洛吾活佛、堪布达哦、根登达吉上师、索南仁亲、罗珠洛桑、哦洛等善知识座下闻过许多正法。

总而言之,共依止过十余位上师,在他们面前谛听数不胜数的显密法要。无论依止哪一位上师,均是诚心诚意,表里如一地依教奉行。

曾经有弟子请求法王如意宝写自传,法王说:“我没有什么传记可写的,但有一点,凡是我所依止过的上师,我从未做过令他们不欢喜的事。对任何一位上师都是恭恭敬敬,谨遵师教,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传记。”

尤其对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信心和恭敬心更是不言而喻。法王曾多次对徒众说:“我从最初见上师到他老人家圆寂之间,一刹那也没有将他看成是凡夫人。从上师本人注重持戒及眷属净护戒律这两方面来看,根据《入中论》中‘犹如大海与死尸,亦如吉祥与黑耳,如是持戒诸大士,不乐与犯戒杂居’的教证,我一直认为他是戒度圆满的二地菩萨。当亲眼目睹上师圆寂时出现的种种瑞相,方知他成就了究竟佛果。”

法王又说:“我依止托嘎如意宝六年期间,从未扰乱过上师的心,就像如来芽尊者依止智悲光尊者那样,甚至没做过一件令上师怒目而视不欢喜的事。只是有一次,我怕影响闻思修行不愿意去俗人家做经忏,托嘎如意宝得知后说:‘难道你不想利益众生了吗?’当时我非常害怕,吓哭了。对上师的所作所为从未起过邪见,就算是开玩笑,我也觉得有深深的密意,视为善妙教言。每次上师给我摸顶,或者与我碰头加持,我都会连续几天兴奋不已、数数欢喜。”

为成千上万的眷属传法过程中,法王每每提到或忆起托嘎如意宝,都是声泪俱下,对恩师的怀念之情不可言表。这一点凡是在法王座下闻过法的人,都会深有感触。

拒纳空行母

在石渠苦行求学六年的法王回到洛若寺,当时刚满24岁。他的归来给寺庙带来空前的朝气,人们欢喜之情溢于言表,为他举行了隆重盛大的坐床典礼。自此,法王开始住持该寺,广转法轮。

一日,法王面前来了一位名叫法界母的芳龄少女,她典雅秀丽、冰肌玉骨,宛如出水芙蓉般亭亭玉立,毫未修饰却给人一种清新、高贵的感觉,言谈举止落落大方。她对法王说:“我是具相的空行母,您我二人有宿世的缘分,若能结为伉俪,一定会对弘法利众事业大有利益。”

法王暗自沉思:本来,具相明妃对远离世间八法的密宗大持明者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正如《威猛根本续》中所说:“一切幻化中,女幻最殊胜。”然而,在如今五浊恶世中,许多无有任何修证功德的凡夫人以密宗为借口,完全以自相贪心恣意妄行双运,严重地玷污了三戒。为了抵制这种弊端,我应以清净的比丘形象弘扬显密正法。想到这里,便毅然拒绝了。

后来,他将此事原原本本地向罗珠上师呈述。罗珠上师听后伤感地说:“藏人的福报实在太浅薄了,你此番断然拒绝接纳空行母,对你将来的事业,尤其是开掘伏藏方面会有很大影响。不过,你今后常诵空行母咒,在僧众中多讲双运降伏赞,晚年时也会眷属云集,事业广大。那时,你可广传全知无垢光尊者、麦彭仁波切的著作。”听了这话,他沉默不语。

罗珠上师之所以如此惋惜,是因为莲花生大士曾亲口授记:

彼二十六七岁时,有位具相空行母,

名为甘露法界母,百般劝请结伉俪。

若能欣然接受彼,则可顺利而开启,

五大甚深伏藏门,遣除藏地动荡难,

璀璨之日高升起,人们享受无比乐。

当时授记的时间已到,但因藏地的人们福报有限,法王一口回绝了接纳具相明妃,否则,雪域不至于遭受那样惨无人道的战乱。

枪声中的讲经

法王26岁时,由于众生的共业所感,藏地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战乱。

令人很难想象,就在狮堡静处,法王搭起茅棚建立道场。周围驻扎着许多军营,但他每天坚持为六十几位眷属传讲《七宝藏》为主的显密法要。雪山雄狮般的岩石作为他们的堡垒,郁郁葱葱的森林作为他们的屏障。战火冲天,枪声不断,有时子弹落在身边,有时击在树上,打得树叶七零八落,可法王却神态自若地传讲佛法,不为所动。座下听法的弟子却各不相同,有些颇有定力的人,信心稳固,效仿上师凝神专注;有些三心二意的人则忐忑不安,心有余悸。极为奇妙的是,周围的军队来来往往、川流不息,有时昼夜巡逻,却丝毫没有发现法王传法的场面。

在那样的乱世,接二连三的饥荒,饿死的现象随处可见,整个藏地成了饿鬼世界一般。当时,保持高尚行为的人极为罕见。法王说过:“在那样的危难时期,我也从来没有做过杀生、偷盗等非法行。如果有迫在眉睫的需要,就修财神法,结果所需之物轻易获得;有时修摄生术,连续十几日不用进食。”

金鹰展翅腾飞

历经了千锤百炼,法王的利生壮志丝毫未减,反而更加意气风发。此时佛教处于百废待兴之际。

1980年(铁猴年)10月10日,在清水碧山的喇荣山谷,喇荣五明佛学院落成了。自此,法王如意宝正式树起佛教之胜幢,开始了蒸蒸日上的宏伟事业。

一百多年前,一世敦珠法王在此建立密宗道场,有一百余座修行茅棚,十三位弟子获得虹身成就。后来这里逐渐成了人迹罕至的荒谷。尼敦秋杰宁玛活佛在《莲花深藏》对此早有授记:

怀业山沟莲花开,洛若金鹰空中翔,

洪亮声音传十方,飞禽皆集彼羽下。

大持明者具力金刚的授记中也说:“色达地方法鼓之声震天动地,悦耳动听的妙音引来四面八方的蜜蜂云集于此。”

诚如所授记的那样,从法王建立佛学院时起,弟子便如潮水般涌至。从最初的十几个人,发展到如今的庞大僧团——1993年《纽约世界报》登载:“喇荣五明佛学院是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

“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法王如意宝怜悯不知取舍的可怜众生,发大菩提心,广摄有缘弟子。几十年来不辞劳苦,不间断广转法轮,为他们传授显宗的五部大论,密宗甚深修部、顶乘大圆满窍诀续部注疏,现已培养出一大批堪为中流砥柱的高僧大德,甚多学而有成的弟子正在世界各地吹大法螺、击大法鼓,广利群生。

此外,具足真修实证、示现成就验相的弟子也颇为众多。比如,曾在法王前聆听过《大圆胜慧》密法的果庆喇嘛获无余虹身成就,《密宗虹身成就略记》中提及的秋巴堪布、嘎巴堪布、金旺堪布等在圆寂时均有身体缩小、出现金刚舍利等瑞相,还有闻学大圆满法六个月获成就的汉族比丘尼明慧等,往生极乐世界等清净刹土者更是数不胜数。而且,在法王传法或举行法会期间,天降舍利等瑞相也是屡见不鲜。

好似当年的那烂陀寺又再现于世,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真正体会到这一点。


面见三大文殊

在藏地,人们共称有三大文殊,即格鲁派的宗喀巴大师,萨迦派的萨迦班智达根嘎嘉村,宁玛派的全知无垢光尊者。法王以不可言说的修持力一一面见文殊三大化身的尊颜,并在他们面前聆听法要传承,获得灌顶加持。

当年在石渠求学,初学因明《量理宝藏论》时,对有些深奥的因明术语略微觉得难懂,就一缘专注猛厉祈祷上师本尊。一天晚上光明梦境中,萨迦班智达显现,为他传授了一遍《真实名经》并赐予殊胜加持。醒来以后,对显密一切法要无所不知,尤其是因明的所有问题迎刃而解。

1981年(木鸡年)冬天,为佛学院数以千计的弟子传授密续《大幻化网》期间,也是屡次出现吉兆瑞相。一日,法王在寝室中闭目沉思,蓦然间睁开双目,只见五彩的光芒中,全知无垢光尊者与益西措嘉佛母飘然降落,赐予他“大幻化网”甚深灌顶,完毕后腾空而去。法王欣喜之余,立即将灌顶仪轨全部记录下来,现收集于他的作品中。

1986年(火虎年)7月20日,法王安闲地坐在床榻上,突然眼前掠过一道刺眼的白光,一位头带班智达黄色长耳帽、身着三衣、面如冠玉的大士降临在面前。他马上认出这位尊者是宗喀巴大师,于是上前见礼。大师为他传授《三主要道论》后,微笑着说:“我今在至尊弥勒菩萨座下,名为文殊藏。如今你的弟子中若有人背诵我的《三主要道论》法要,受持八关斋戒,以法性力的加持,暂时一定可以转生到兜率天享受法乐,将来我成佛为狮子吼如来时,成为我的首座眷属。”说罢化光而逝。法王将此经历讲述给弟子们听,之后道孚、炉霍等地格鲁派的大格西、僧人们纷纷前来求法。遵照宗喀巴大师所说,背诵《三主要道论》、守持净戒的人与日俱增。

因为法王曾亲自面见各派教主,致使如今藏传佛教中鼎足而立的格鲁、萨迦、宁玛等各大教派友好团结,关系十分融洽。

亲睹文殊菩萨

1986年一日上午,进行“文殊幻化网”灌顶时,法王诵到迎请天尊仪轨之际,突然从法座上腾空而起,尔后又徐徐落到法座上。入定良久后,法王平静地对大众说:“刚才,在我感觉中,汉地五台山的文殊菩萨、布玛莫扎亲自来此迎请我们。我从现在开始与汉地众生结缘,度化他们。以后我们佛学院可能会有许许多多的汉族弟子前来求法、修学,并将显密佛法弘传到世界各地……”

1987年藏历四月六日,法王率众眷属启程朝拜五台山。随行眷属有一万多藏人,声势浩大。此时的五台山柳枝泛绿,和风吹拂,处处透露着春天的气息。来自四川、青海、西藏等各省的藏族弟子信徒纷纷而至,身着红色僧衣的僧人几乎遍满整个五台山,给这一举世闻名的圣地增添了前所未有的风采。

汉地各地的善男信女也慕名而来,观者如云。各方面的缘起均十分吉祥,瑞相随处可见。

法王为汉、蒙为主的信众传授了《菩提道次第摄颂》、《佛子行》等法要。在佛舍利塔前,为度化一切众生,与随行眷众一起念诵《普贤行愿品》,并且发愿:凡与我结缘的众生都往生极乐世界。

尤其为使宁玛教法得以广弘,在五台山的五十多所寺院中塑造了宁玛派教主邬金莲花生大士像。此外,还修建了文殊宝殿、宗喀巴大师殿等。自此开始正式摄受汉族为主的眷属。

本来,法王到五台山后一直住在菩萨顶。一天,为成千上万的信众传法后,到了下午时分,毫无准备地搬到了善财洞。到后不久,突然不知从何处来了七个孩童。他们在法王前恭敬聆听佛法,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后法王严格地闭关21天。4月29日,在清净的显现中,清晰了然地现见了三世诸佛智慧的本体——文殊菩萨。他身色金黄,头带五佛冠,一面二臂,左手执持书函,右手高举宝剑,双足金刚跏趺坐,圆满报身装束,以寂静姿态而住。法王欢喜不已,信心倍增,随即以金刚歌的形式唱道:“我就像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孩渴望见到母亲,以猛烈的信心日日夜夜到处寻找您的踪影,可是在此之前,却根本不知您身在何方。今日我与数以万计的弟子不远万里、不辞辛劳,从藏地来到此地,完全是为了寻觅您……”

并在文殊菩萨面前立下誓愿:生生世世度化沉溺于轮回中的一切苦难众生,使他们摆脱业惑的枷锁,获得无上的安乐,趋入究竟的法界。在此期间,还以自然觉性中流露出的智慧,撰著了开显殊胜窍诀的《忠言心之明点》等诸多论典。

之后,前往《华严经》中授记文殊菩萨安住的那罗延窟山洞中闭关14天。法王亲口说:“在此期间,我日日夜夜都处于光明境界之中。”通过文殊菩萨智慧的加持,造了《文殊静修大圆满•手中持佛》等殊胜论典。与之同时,格萨尔王等护法神纷纷发誓,竭力护持协助法王弘法利生。

随行弟子也随其缘分现量见到了文殊菩萨的手印、文字(心咒)、宝剑等《五台山志》中所说文殊菩萨色身的各种标志。更为可喜的是,有些利根者全然现见了自心了义的文殊怙主。


摄受四众弟子

一天,在善财童子洞,法王对众弟子说:“我曾经在梦中三次来过此圣地。有一次,我在中台金刚寺附近的一棵树下,发现了一尊破损的文殊菩萨石像,现在你们去寻找试试。”随从立即前往中台,果然在那里发现了一尊破损的文殊像。后来将此像请回佛学院,今供奉在心宝山的文殊殿中。

在众人依依不舍之情中,法王一行挥手告别了晨雾笼罩宛如仙境的五台山。与来时不同的是,法王身后多了一支身着北传佛教僧衣的汉族僧团队伍,他们随同法王一同返回了藏地,来到喇荣五明佛学院,开创了汉族僧团入藏的历史先河。

自此,各地汉僧接连不断地步入喇荣,畅游在佛法的大海中。从最初的几个人,逐渐增多,如今已成了僧才济济的庞大僧团。

1988年,法王在大众中说:“本来,吾等本师释迦牟尼佛已慈悲开许女众享有与男众同等出家的机会,但由于种种原因,藏地一直未有过大规模的尼众僧团。为令可怜的女子有摆脱尘世的机会,不再虚度人身,从现在开始,我将广摄尼众,建立尼众僧团。”

令人惊讶的是,此金刚语一出,藏族的女子纷纷弃俗出家,尼众已由几十个迅速增加到数千余。不仅仅是数量上居首,每年都会涌现出一批品学兼优的女尼,接受法王亲授堪姆学位,之后赴各地讲经说法等。此外,法王还摄受了海内外大量的汉族尼众。此举在藏地前所未有,如今已成为世界之最。

与班禅大师的会晤

历代班禅大师,被公认为阿弥陀佛的化身。在藏族人的心目中,他是佛陀慈悲智慧的化现,被尊崇为至高无上的第二精神领袖。

1985年夏,十世班禅大师视察藏区时,来到色达会晤法王。班禅大师诚恳深切地说:“您在佛法再弘时期,树立起了再兴佛法的丰碑,为佛教所做的卓越贡献有目共睹,尤其在如今浊世,能大刀阔斧地创建佛学院,在这神山圣地建立道场,培养僧才,实在可喜可贺。我衷心地希望佛学院不断发展壮大,名扬天下。”

1987年4月,法王携眷属朝礼五台山,途经北京时,两位大师再次会晤。班禅大师对法王重新振兴佛法、高举佛教法幢,整顿僧团内部的弊端等,予以高度赞叹,并诚挚地说:“您真不愧为藏地雪域的明日,完全扭转了昏天暗地的局面,使藏族人民重新沐浴在佛法的雨露中……”4月15日,二位尊者满面春风地来到位于北京的佛牙塔,举行隆重的开光仪式,众人共诵兴盛佛教广弘佛法的吉祥愿文。

1988年,班禅大师亲自来函,诚挚邀请法王赴京,到他创办的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讲经说法,法王也欣然应允。抵京后,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法王为宁玛、格鲁、萨迦等各教派的高僧大德传授了以《定解宝灯论》为主的法要,并为他们赐予甚深灌顶修要及窍诀。所有听受者均感受益匪浅,为能聆听到此次传法而深感荣幸。班禅大师更是再三表达了他的钦佩之意与感激之情,频频赞叹法王深邃的智慧不可比拟。

黑山羊的故事

法王不仅以正法饶益了无数的人类,而且经常在身边的小狗、旱獭、鸽子、山兔耳畔宣说法要,使它们获得解脱。

有一只黑色的羊羔降生后,就形影不离跟着法王,对主人俯首贴耳,十分温顺,晚上一直卧在枕边过夜。暑往寒来,它长成一只大山羊,始终忠心耿耿,无论法王去哪里,都心甘情愿地驮运物资。

法王对它十分慈爱,经常为它传一些显密法要,哪怕是密法中最深奥的《四心滴》、《七宝藏》,也给它完整地念了传承。山羊跟随他十六年之久后,安详离世了。之后,法王多次念及,不知它转生到了哪里。

1989年(土蛇年)1月24日凌晨5点左右,法王起床静坐,眼前突然出现五彩缤纷的光芒,光中一位头挽发髻、身着白衣、伶俐可爱的童子轻捷地来到面前,恭敬礼拜,随即口中诵道:

无畏讲辩著之语自在,圆满一切三学胜智慧,

无边利乐之源如意宝,无等具德师前吾顶礼。

念完三遍之后说:“您认识我吗?我就是您以前的那只黑山羊啊!昔日您时常在我耳边传讲显密甚深法要,加上您大慈大悲的加持力,我死后就转生到了香巴拉刹土,变成了十分聪明、通晓两种语言的鹦鹉,并且能够听懂法王玛嘎巴传讲的所有教言。在一个月之前,我已往生到了东方现喜刹土,在救畏菩萨座下,他就是麦彭仁波切。我这次前来拜见您,愿您长久住世,事业遍满十方。”说罢化作一团光消失了。

法王生起了极大的信心与欢喜心,唯恐日久会淡忘,于是立即执笔写下颂文:

今闻东方现喜刹,无等大恩麦彭尊,

已成怙主救畏身,无量净眷菩萨中,

开示深广之教法。然吾沉于轮回城,

业劣异生所化中,恒受病魔祸违缘,

一心思维此理时,心生悲喜交加情,

内心深处常向往。唯有利众弘佛法,

务必成办利众生,尊岂不知我无力?

如今雪山此处境,虽有众多讲修法,

实则唯行世八法,修正法者如晨星,

一思此事发心疾。地上所住诸有情,

难忍苦担所压伏,尚恒行于痛苦因,

具悲怙主岂堪忍?与吾结缘诸有情,

祈求引导净刹土,五浊极盛此显现,

愿转昔时圆满劫。今起生生世世中,

父汝欢喜摄受吾,适合有情之意乐,

愿设深法之喜宴。

为使众弟子对听闻佛法产生强烈兴趣和信心,法王在大众中叙说了此事经过。

在尼泊尔的山洞

尼泊尔,是一个佛教圣地,宁玛派祖师莲花生大士等许多大持明者都在这里修持、弘扬过密法。尤其扬烈修地方的阿斯热山洞,是莲师修行并获得大手印持明果位的圣地。

1990年,应贝诺法王的再三邀请,法王与随行赴印,途经尼泊尔。

在景色宜人的尼泊尔境内,法王先后应邀在二世敦珠法王的邬金寺和不丹国师顶果钦哲仁波切的钦哲寺等处灌顶、传法。此后又朝拜了腾布哈日殿堂。据说,这是阿底峡尊者亲自创建的,寺内供奉有龙树菩萨从龙宫请到人间的四部般若经。

这一天,法王及随从七人在许多信徒簇拥之下,来到了扬烈修地方。这里环境幽雅、赏心悦目,法王触景生情,当下处于无取无舍、等净无二的光明境界中,面对着许多肤色黝黑、性情豪放的尼泊尔人和一些藏族的信众,即兴唱了一支欢乐的歌:

诸佛事业总集文殊尊,住于心间童子瓶身界,

加持殊胜智慧光永存,祈愿证悟传承之密意。

至尼泊尔扬烈修圣地,不净迷现如虹消法界,

并非有勤修道天尊身,现见了义幻化网本面。

诸法觉空一味清净性,希疑贪执轮涅皆解脱,

无迷乱瑜伽士安睡时,顿启辩才总持慧百门。

希求今生安乐在家众,寻求来世乐果出家者,

犹如金链毛绳缚相等,摆脱此二桎梏有困难。

昔日如敌五毒分别念,今日净住觉空本性中,

徒劳无义四座平等舍,幻瑜伽士欲眠舒适处。

据说往昔莲师于此处,现前大手印之持明果,

如今儿我亦追随父亲,不求其他窍诀自解脱。

此处集聚七轮宝数众,享用先辈持明之佳肴,

如同大鹏至四持明地,成为引导无边众商主。

在阿斯热山洞,顿时一切显现全部成为清净,彻见了诸法大净等的本性,自己前世成为尼泊尔大臣则纳莫扎时的情景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并且当时莲师在此赐予殊胜法要《金刚橛降伏法》的场面也是了然在心。于是立即从智慧的宝海中取出意伏藏《项戴金刚橛修法》。实际上,这一金刚橛法门是莲花生大士亲自所造,是遣除违缘最殊胜的法门。昔日莲花生大士就曾授记:“自生我莲花生,将一切金刚橛续部究竟心要,仅此托付汝则纳莫扎(法王的前世),勿忘失修持。未来末法时,汝之化身圣者将面晤此法弘扬之。萨玛雅!”后来,贡萨遍知尊者在印度对此金刚橛修法作了《传承祈祷文》。

殊胜的宿缘

佛教界中被公认为观音菩萨化身的贡萨遍知尊者,宿世中与法王如意宝有着不同寻常的缘分。

据《王朝明镜史》中记载:“历代贡萨遍知尊者兴盛事业、遣除违缘,必须依靠莲花生大士之密法及伏藏大师们所取之伏藏品。五世尊者拜明朗伏藏大师为经师,班玛陈列尊者(法王前世)作为法主。七世尊者依止了达波卓德伏藏大师,他们依此缘起,得以住世久长、事业圆满。后来,因为吐蕃政府中某些官员以宗派偏袒之心极力反对尊者依止宁玛派经师,崇尚宁玛派密法。致使以后连续几世中尊者的世寿、事业都遇到了严重违缘。到了十三世尊者时,他了解这一缘起后依止了伏藏大师列绕朗巴(法王上一世),得受甚深灌顶,在他面前恭听宁玛密法,并着重弘扬其伏藏品《金刚极密宝剑》。十六胜生周土龙年(1928年),伏藏大师从一金刚岩中取出金刚亥母、马头明王的魂石如意宝,供养十三世尊者。以此缘起,他住世期得以延长,利生事业也颇为广大,法政犹如日月的光芒普照雪域。”

十分巧合的是,当时轮转到第十七胜生周年的土龙年(1988年),法王如意宝在藏地为上千僧众传授金刚乘甚深密法时,智慧觉性中顿然现出一意义深刻的偈颂:

一旦空中雷声响,地上孔雀起舞时,

愿您作传喜讯雨,令叶繁茂结硕果。

又特意为来自印度的南卓堪布献上一洁白的哈达。他从雪域返回后,在印度哲蚌寺将法王的一部著作呈献给第十四世尊者。他非常欢喜,双手承接,以头顶戴,并且祈祷:愿我很快能与晋美彭措大尊者见面。

一日,他对印度南方高级佛学院的院长贝诺法王说:“十三世尊者的经师伏藏大师列绕朗巴尊者的化身晋美彭措法王,如今在藏地雪域弘扬佛法,您若能迎请他赴印,必将对弘法利生的事业大有利益。我本人也要在尊者前求灌顶、闻法要。您是一位具有信心、本性善良、戒律清净的大德,又是我忠诚的密友,这件事就完全委托您承办了。”贝诺法王欣然应许。

随后贝诺法王立即派人来藏地迎请法王如意宝。可是因法务繁忙、法体欠佳等缘故,没有能够即时前往。1990年,依靠三宝的加持,一切出国手续顺利办妥后,法王一行人如期抵达印度首都新德里。

尊者亲自派车来新德里迎接法王。达拉姆萨拉,距新德里约八百多公里。5月24日,法王及随从顺利抵达这里的南嘉寺院。他们初次见面好似久别重逢的亲兄弟一般喜悦之情实难形容,携手来到尊者的居室中,津津有味地叙起往世多生中共同弘法利生的因缘。

当天,尊者献上前一世专用的银元以及黄金曼茶罗,祈求灌顶。法王以自己的伏藏品“项戴金刚橛”灌顶奉上。在灌顶的过程中,智慧中显现出《金刚橛火供仪轨》,随即口述,尊者执笔记录。极为奇妙的是,这一伏藏品中的吉祥文,他在十几年前就已能流利地背诵。

25日,为了世界和平安宁、众生喜享佛法甘露,二位尊者在南嘉寺的大殿里,依靠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的《金刚橛极密宝剑》中的会供仪轨,举行了十分隆重盛大的会供法会。

26日中午,在尊者的新住室里,共进午餐,期间互叙前世中互为师徒、君臣的殊胜宿缘,同时也对一些显密教法的难题进行了探讨。尊者诚心地说:“您是雪域佛法的怙主,不应因暂时的违缘而止步不前。要像傲然挺立在风雪中的青松一样,长久住世,广利有情。”并赠送法王一尊闪闪发光的长寿佛。下午,法王为他传授“文殊大圆满”灌顶。

27日以后,法王每天为其传讲《文殊大圆满》窍诀、华智仁波切的《大圆满三要诀》等大圆满最甚深的基道果修要,尊者自始至终谦逊恭聆。

应法王及其随从诚挚祈请,尊者授予五世尊者的伏藏品“密修总集”灌顶及《莲花生大士祈祷文》等法要传承。此后,法王又为南嘉寺的僧众赐“金刚橛”灌顶。他们则以精妙的辩论作为法供养,法王十分欢喜,连声赞叹他们高超的辩才。

在内穹寺进行“金刚童子”灌顶,到了迎请智慧圣尊的时候,金刚称护法神突然降临,恭敬供养法王洁白的哈达和曼茶罗,并说:“莲花生大士在法界中恒时关照加持您,您应当用‘金刚橛猛修法’降伏一切邪道魔众。”此外,吉祥天女等护法神也纷纷降临,亲口授记法王是真实莲师的幻化身,可作为浊世众生的慈悲怙主。


圣境的巡礼

从达拉姆萨拉返回,在印度南方大乘朗朝高级佛学院,法王如意宝为宁玛派教主贝诺法王及其眷属数千余众,授予“四心滴”等甚深灌顶,并用两个多月时间传讲了《定解宝灯论》为主的殊胜法要。他窍诀性的讲法入木三分,博得了所有闻受者的一致好评。整个佛学院上至法王、大活佛、大堪布等知名大德,下至普通僧人,无不被他深邃广博的智慧、无与伦比的口才所折服。在此,法王荣获了佛教界公认的最高荣誉学位——精通显密教藏的佛教博士证书。

后又应邀来到格鲁派的色拉寺,在辉煌的大殿中为格鲁派的大格西等千余僧众,传授了宁玛无上教法。随后,噶举派、萨迦派等印度兴盛的各宗派赫赫有名的大德、寺院住持,纷纷迎请法王传讲窍诀。本来,在印度,各宗派相互之间略有分歧,法王的到来,在他们之间架起了通畅的桥梁,使所有宗派彼此宛如水乳交融般和睦。印度的人们异口同声称赞法王是西藏佛法的顶梁之柱。

在世尊为五比丘初转法轮的圣地——鹿野苑,法王为鹿野苑高级佛学院为主的信众,赐“文殊智慧勇识”灌顶。并迎合非佛教人士、学者们的心理,以佛法与现代科学相结合的方式为他们作了开示,使在场的非佛教徒大有茅塞顿开之感。

来到世尊转无相法轮的灵鹫山,法王在山下带着幽默的神情说:“六世达赖喇嘛来到此处时,见到此山堆满了经书,我现在所看见的一切都是光明,真正现前了佛经中所说‘佛陀无涅槃,佛法无隐没’的境界。你们去山顶,我就不去了。”

朝拜世尊六年苦行的尼连河时,法王为众多信徒讲述了苦行的功德。

来到昔日牧羊女供养世尊醍醐的地方,正当法王宣说供养的功德,一只可爱的小猴子手捧鲜花蹦蹦跳跳来到他的面前供上。

在佛陀示现涅槃的圣地,法王又感慨万分地说:“为了使人们对轮回生起厌离心,深深体会到无常的道理,遍知佛陀住世八十一年、说法四十九载后,色身在此趋入法界。因此,我们对任何法都不要执为常有。”

最后到了世尊诞生之地——蓝毗尼花园。这座花园位于横亘喜马拉雅山和楚里亚山之间的卢尼河畔。朝礼此地时,想到大慈大悲的佛陀为度化浊世众生降临人间,一出生便口诵“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不禁热泪盈眶,心生敬仰,合掌祈祷称诵世尊圣号。

对一般人来说,去圣地是带着欣赏、参观的心态前往,到了之后也仅仅是游览观光、拍照留念而已。法王一行朝拜圣地,却着重于祈祷、顶礼、转绕、发心、发愿等。可见,大成就者无论讲经说法还是巡礼圣地,都与平凡人大有区别。

(未完待续)

注:此《法王晋美彭措传》(摘略版)是经作者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亲自开许,由本刊秉持只摘不改的原则,从原著《法王晋美彭措传》中摘录而成。

 

法王晋美彭措传(摘略版上)

法王晋美彭措传(摘略版上)

2016-01-08

我没有什么传记可写的,但有一点,凡是我所依止过的上师,我从未做过令他们不欢喜的事。对任何一位上师都是恭恭敬敬,谨遵师教,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传记。

——法王晋美彭措

多世中的化身

法王在多生累劫中,示现了种种不同的形象利益有情。

据历史记载:

法王曾是普贤王如来于密严刹土法界宫殿中转无上光明大圆满法轮时的结集者,金刚藏菩萨;

三十三天大圆满教主,德瓦桑炯天子;

金刚持尊前结集密宗者,智藏菩萨;

大圆满十二本师前结集三内密续者,金刚藏菩萨;

吾等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姨母,众生主母大爱道比丘尼;

大持明者嘎绕多吉降临人间弘扬大圆满时的母亲,德丹旺母;

阿阇黎蒋花西宁的首座弟子,如意贤婆罗门;

莲花生大士在人间时,于印度八大尸林传无上密法,其继承者法太子释迦莫扎,尼泊尔的哲纳麦扎,藏地二十五大弟子之一的降魔金刚;

后弘时期的措普大译师;

大持明者郭吉得澈坚;

大持明者乐旦多吉;

阿革旺波(语自在);

伏藏大师班玛陈列;

伏藏大师列绕朗巴。

为了调化不同根基的众生、弘扬各宗各派的教法,法王还曾在印藏化现为各大宗派的教主。法界金刚大师的伏藏品中授记:

昔日印度罗汉萨革拉,莲师座下降魔金刚尊,

萨迦派法王根嘎嘉村,格鲁派中给洛华桑尊,

木纳地方根桑秋扎等。

明确地指出法王曾是印度阿罗汉萨革拉(《戒律花鬘论》的作者);莲师座下的持明者降魔金刚;文殊菩萨化身的萨迦法王萨迦班智达根嘎嘉村;格鲁派教主宗喀巴大师两大弟子之一给洛华桑(克主杰);木纳地方的根桑秋扎(《入行论大疏》的作者)。

又据伏藏大师离垢觉性金刚的伏藏品记载:

“尊者昔日是帕思巴法王、明朗教主、道孚大智者拉龙华多、列绕朗巴等。列绕朗巴再过五世成为时轮金刚军队的主帅,统领五万眷属降临人间消灭外道。凡与之结缘者,均可往生香巴拉刹土。”

转世的授记

法王如意宝是本师释迦牟尼佛早在2500多年前就于《文殊根本续》中授记的大德。此续云:

名为阿字大德者,受持佛陀之正法,

具慧功德诸尊敬,授记获证正等觉,

将悟我之诸菩提。

其中的梵文“阿”,即是指法王晋美彭措(梵文全名阿白拉江)。

对于法王的名字,1200多年前,持明大师莲花生又更进一步地加以说明了。他在《甚深幻镜》中预言:

我子降魔金刚者,将于康区新龙地,

潺潺缓流江河畔,巍巍三峰雪山前,

龙年降生密咒师,成为列绕朗巴尊,

修持无上密乘道,开取诸多伏藏品,

倘若缘起自然聚,遣除浊世诸灾难,

广弘显密之教法,伏藏大师于人间,

住世八十一周年,七位弟子证佛果,

一百五十名眷属,获得中等之成就,

结缘众生四千余。尔后转世之灵童,

鸡年诞生于多康,名有阿字通三藏,

教法住世三千年,九百获得大成就,

随行瑜伽六千余,结缘众生有七万,

大师年寿八十六。后世降生于卫藏,

虎年诞生名吉祥,住世三十三周年,

教法住期二百年,三名弟子得成就,

结缘有情千余众。此世再过三世后,

又于康藏交界处,龙年生在富贵家,

具足善巧之方便,名为无碍金刚力,

成为一切伏藏主,广行弘法利生事。

萨玛雅!

这其中已对法王的前一世、现世、后两世,作了明确授记。

伏藏大师列绕朗巴本人也指出了自己转世灵童的七种标记。他在《未来授记文》中写道:

降魔金刚之化身,鸡年降生法源地,

父亲之名为莲花,母亲名为璁玉海,

手掌具有空行纹,传授如海之三藏,

证悟法身之本面。

神奇的诞生

佛陀在《无垢称经》中亲自授记、邬金第二佛莲花生大士等许多大持明者加持、大慈大悲怙主观音菩萨的所化刹土——藏地雪域的多康交界地带,有一个景色宜人的地方,名为法源圣地多科紫媚曲列(今青海省班玛县境内)。

在这美丽的地方,住有藏族五大尊贵种姓之一的嘉贡宗族。这一家族世代沿袭,到了嘉贡阿单这一代,生下了两个儿子。长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大圆满瑜伽士——一世敦珠法王,次子嘉贡秋吉有一男孩名为尼穹。

嘉贡尼穹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巴德(莲花)。巴德渐渐地长大,他仪表堂堂,十分出众,与生俱来正直勇敢、忠厚诚实的秉性非常明显,并具有一定的修证功德。

在色达洛若地方,十三代连续涌现高僧大德的一宗族中有一妙龄淑女,芳名意措(璁玉海)。她心地善良、纯洁无瑕,并且虔信三宝、慈爱众生,当地人都交口称赞她品貌双全。

巴德与意措二人共同生活,相敬如宾,仅以放牧少量牛羊维持生计。尽管生活十分清苦,却常常供奉三宝、慷慨济贫,过着自由自在、清净快乐的草原生活。

1932年,万物复苏的阳春三月,意措怀孕后,出现了许多不同以往的感受,心情异常舒畅,对有情更加慈悲。同时,巴德也有许多吉祥梦兆,而且室内经常散发出扑鼻的妙香。并且,周围的人们也常常听到从他们的帐篷里传出美妙的声音等,有各种各样的奇特征象。

翌年(即1933年),释迦牟尼佛显示神变降伏六外道本师之佳节——藏历一月初三的吉祥日,意措临盆了:婴儿头部朝上出母胎,随即身体端直金刚跏趺而坐。他睁开双眼,目光炯炯,面带微笑地注视着人们,将胎盘像披法衣一样甩到左肩,口中朗朗念诵文殊心咒“嗡阿Ra巴扎纳德”七遍。

在场的忠泽等众人被这一奇特的情景惊呆了,闻名当时的莲花金刚大师(巴多活佛)听后喜出望外,说:“这孩子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高僧大德的转世灵童。”

后来,伏藏大师旺修、大成就者阿亨拉贡等许多大德,根据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的授记及他出生时的稀有标志,准确无误地认定法王是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的转世。


彻证大圆满

随着时间的流逝,法王长成了一位英俊潇洒的少年,浓浓眉宇间透出超凡脱俗的气质,深沉敏锐的双目已看破世间一切。虽然家族中的人对他寄予厚望,可是他已下定决心绝世离俗,14岁在扎宗堪布索南仁亲前剃发出家,受沙弥戒,法名善说贤。

他依止数位具足法相的善知识,广泛闻思显密教法,背诵五部大论为主的经论,每天不下三百偈颂,智慧如潮水般难以抑制。就像全知无垢光尊者14岁时开始广转法轮一样,法王从这时开始也相合时宜,不断地为有缘者转妙法轮。

当时,以自然觉性中流露的智慧,撰著了不少词句优美、意义深奥的论典。只可惜,除了《麦彭仁波切之修法仪轨》,以《文殊智慧宝剑内外密赞》、《八辩才修法窍诀》为主包罗万象的许多论典都已遗失。

15岁时法王对无上光明大圆满产生了无以言表的信心,一心一意祈祷麦彭仁波切,短期内就念诵了一百万遍麦彭仁波切祈祷文:

觉空文殊童子加持力,密意界中获得八辩才,

教证法藏海洋胜尊主,恭敬祈祷麦彭南嘉尊。

深入研阅了他所著的大圆满窍诀精髓《直指心性》一万遍。这时,心性已与以往截然不同,觉空赤裸的自性,脱落了所有贪执觉受、分别念的糠秕,骤然显露出来,心坎深处完全解开了一切是非的桎梏,恍然大悟。毫不夸张地说,即使成千上万的大成就者降临,一同否定他的定解,他也不会动摇分毫。真实文殊菩萨化现的麦彭仁波切以幻化身摄受法王,并赐予“阿旺罗珠宗美”的美名。大持明者达贤尊曾预言:

护持佛法精通密藏义,金刚降魔化身名阿旺,

具有威力成就大威德。

法王的这一圣名,伏藏大师秋嘉朗巴也作过授记:

名有阿旺身着红法衣,声誉远播康区卫藏等,

广弘显密佛法遍十方。

法王当时的证悟境界,记录在《大圆满直指心性注疏》中。16岁时又在自然觉性中撰著了《大圆满实修秘诀》。

尽管证悟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但为了在所化众生面前显示正法难得、依止善知识的重要性,法王又如理依止了下列数位具相善知识。

远离故土

16岁那一年,他听到托嘎如意宝的尊名时,与昔日米拉日巴尊者初闻马尔巴译师圣名相仿,周身汗毛悉竖,泪水溢流,心中暗自思筹:无论如何一定要去谒见依止他老人家。

到了第二年,生育养育自己的母亲悄然离世,他内心十分悲伤,心想:父亲英年故去,母亲未到不惑之年也离我而逝,从今以后,除了正法我再无有其他的依恋,我应当寻访具相的善知识。

法王与土巴背着包袱,一路上翻山越岭,忍饥挨饿,终于抵达目的地——石渠江玛佛学院。

他不顾旅途劳顿,立刻去觐见上师。托嘎如意宝身材修长,体格清瘦,却十分硬朗,慈眉善目又不失威严,身穿陈旧的僧衣。一见到上师的尊颜,法王顿时生起了无比信心,一切粗大的分别念全然消失,立即上前礼拜,并默默发愿:我一定恭恭敬敬终生以三喜依止上师。之后在恩师前认真全面地接受显密教法,尤其是大圆满的灌顶、传承、窍诀。

他和普通僧人一样,一丝不苟精进求学。住的是十分简陋的草坯房,只能勉强容身、遮风避雨,遇到狂风暴雨就摇摇欲坠,大雪纷飞时,全部被埋在雪中像个大雪堆;无论天寒地冻还是酷暑炎炎,一年四季身上穿的是从尸陀林捡来的破布做成的粪扫衣;止渴果腹的是僧团中分下来的少量酸奶,本来十八九岁的少年正是身体需要营养的时候,法王却仅以此果腹,就像无垢光尊者依止恩师革玛燃匝一样,追随前辈高僧大德的足迹求学。他当时所经历的苦行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江玛佛学院的僧人看他竟能如此吃苦,都十分钦佩。

依师广闻如海法

除了依止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听闻显密法要之外,还在如下诸位上师前听受了五部大论为主的如海教法。

在观音上师班玛斯德前,听受本来清净、任运自成的窍诀和中阴法门;于大成就者南堪晋美前,聆听《上师心滴》,得受一百本尊的灌顶;依止竹庆堪布云丹贡布,恭听《四心滴》、《时轮金刚》大灌顶;于堪布嘉措前,闻受《中论》、《四百论》、《入中论》等中观为主的法要;在才嘎上师前,倾听《俱舍大疏》为主的俱舍法门及《大藏经》的传承;在堪布邬金衮布前,听取《三百颂》、《律藏根本论疏》等戒律法;在拉智仁波切前,听闻《现观庄严论》、因明、历算以及文法等共同文化。此外,于大瑜伽士嘎秋喇嘛、班玛洛吾活佛、堪布达哦、根登达吉上师、索南仁亲、罗珠洛桑、哦洛等善知识座下闻过许多正法。

总而言之,共依止过十余位上师,在他们面前谛听数不胜数的显密法要。无论依止哪一位上师,均是诚心诚意,表里如一地依教奉行。

曾经有弟子请求法王如意宝写自传,法王说:“我没有什么传记可写的,但有一点,凡是我所依止过的上师,我从未做过令他们不欢喜的事。对任何一位上师都是恭恭敬敬,谨遵师教,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传记。”

尤其对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信心和恭敬心更是不言而喻。法王曾多次对徒众说:“我从最初见上师到他老人家圆寂之间,一刹那也没有将他看成是凡夫人。从上师本人注重持戒及眷属净护戒律这两方面来看,根据《入中论》中‘犹如大海与死尸,亦如吉祥与黑耳,如是持戒诸大士,不乐与犯戒杂居’的教证,我一直认为他是戒度圆满的二地菩萨。当亲眼目睹上师圆寂时出现的种种瑞相,方知他成就了究竟佛果。”

法王又说:“我依止托嘎如意宝六年期间,从未扰乱过上师的心,就像如来芽尊者依止智悲光尊者那样,甚至没做过一件令上师怒目而视不欢喜的事。只是有一次,我怕影响闻思修行不愿意去俗人家做经忏,托嘎如意宝得知后说:‘难道你不想利益众生了吗?’当时我非常害怕,吓哭了。对上师的所作所为从未起过邪见,就算是开玩笑,我也觉得有深深的密意,视为善妙教言。每次上师给我摸顶,或者与我碰头加持,我都会连续几天兴奋不已、数数欢喜。”

为成千上万的眷属传法过程中,法王每每提到或忆起托嘎如意宝,都是声泪俱下,对恩师的怀念之情不可言表。这一点凡是在法王座下闻过法的人,都会深有感触。

拒纳空行母

在石渠苦行求学六年的法王回到洛若寺,当时刚满24岁。他的归来给寺庙带来空前的朝气,人们欢喜之情溢于言表,为他举行了隆重盛大的坐床典礼。自此,法王开始住持该寺,广转法轮。

一日,法王面前来了一位名叫法界母的芳龄少女,她典雅秀丽、冰肌玉骨,宛如出水芙蓉般亭亭玉立,毫未修饰却给人一种清新、高贵的感觉,言谈举止落落大方。她对法王说:“我是具相的空行母,您我二人有宿世的缘分,若能结为伉俪,一定会对弘法利众事业大有利益。”

法王暗自沉思:本来,具相明妃对远离世间八法的密宗大持明者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正如《威猛根本续》中所说:“一切幻化中,女幻最殊胜。”然而,在如今五浊恶世中,许多无有任何修证功德的凡夫人以密宗为借口,完全以自相贪心恣意妄行双运,严重地玷污了三戒。为了抵制这种弊端,我应以清净的比丘形象弘扬显密正法。想到这里,便毅然拒绝了。

后来,他将此事原原本本地向罗珠上师呈述。罗珠上师听后伤感地说:“藏人的福报实在太浅薄了,你此番断然拒绝接纳空行母,对你将来的事业,尤其是开掘伏藏方面会有很大影响。不过,你今后常诵空行母咒,在僧众中多讲双运降伏赞,晚年时也会眷属云集,事业广大。那时,你可广传全知无垢光尊者、麦彭仁波切的著作。”听了这话,他沉默不语。

罗珠上师之所以如此惋惜,是因为莲花生大士曾亲口授记:

彼二十六七岁时,有位具相空行母,

名为甘露法界母,百般劝请结伉俪。

若能欣然接受彼,则可顺利而开启,

五大甚深伏藏门,遣除藏地动荡难,

璀璨之日高升起,人们享受无比乐。

当时授记的时间已到,但因藏地的人们福报有限,法王一口回绝了接纳具相明妃,否则,雪域不至于遭受那样惨无人道的战乱。

枪声中的讲经

法王26岁时,由于众生的共业所感,藏地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战乱。

令人很难想象,就在狮堡静处,法王搭起茅棚建立道场。周围驻扎着许多军营,但他每天坚持为六十几位眷属传讲《七宝藏》为主的显密法要。雪山雄狮般的岩石作为他们的堡垒,郁郁葱葱的森林作为他们的屏障。战火冲天,枪声不断,有时子弹落在身边,有时击在树上,打得树叶七零八落,可法王却神态自若地传讲佛法,不为所动。座下听法的弟子却各不相同,有些颇有定力的人,信心稳固,效仿上师凝神专注;有些三心二意的人则忐忑不安,心有余悸。极为奇妙的是,周围的军队来来往往、川流不息,有时昼夜巡逻,却丝毫没有发现法王传法的场面。

在那样的乱世,接二连三的饥荒,饿死的现象随处可见,整个藏地成了饿鬼世界一般。当时,保持高尚行为的人极为罕见。法王说过:“在那样的危难时期,我也从来没有做过杀生、偷盗等非法行。如果有迫在眉睫的需要,就修财神法,结果所需之物轻易获得;有时修摄生术,连续十几日不用进食。”

金鹰展翅腾飞

历经了千锤百炼,法王的利生壮志丝毫未减,反而更加意气风发。此时佛教处于百废待兴之际。

1980年(铁猴年)10月10日,在清水碧山的喇荣山谷,喇荣五明佛学院落成了。自此,法王如意宝正式树起佛教之胜幢,开始了蒸蒸日上的宏伟事业。

一百多年前,一世敦珠法王在此建立密宗道场,有一百余座修行茅棚,十三位弟子获得虹身成就。后来这里逐渐成了人迹罕至的荒谷。尼敦秋杰宁玛活佛在《莲花深藏》对此早有授记:

怀业山沟莲花开,洛若金鹰空中翔,

洪亮声音传十方,飞禽皆集彼羽下。

大持明者具力金刚的授记中也说:“色达地方法鼓之声震天动地,悦耳动听的妙音引来四面八方的蜜蜂云集于此。”

诚如所授记的那样,从法王建立佛学院时起,弟子便如潮水般涌至。从最初的十几个人,发展到如今的庞大僧团——1993年《纽约世界报》登载:“喇荣五明佛学院是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

“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法王如意宝怜悯不知取舍的可怜众生,发大菩提心,广摄有缘弟子。几十年来不辞劳苦,不间断广转法轮,为他们传授显宗的五部大论,密宗甚深修部、顶乘大圆满窍诀续部注疏,现已培养出一大批堪为中流砥柱的高僧大德,甚多学而有成的弟子正在世界各地吹大法螺、击大法鼓,广利群生。

此外,具足真修实证、示现成就验相的弟子也颇为众多。比如,曾在法王前聆听过《大圆胜慧》密法的果庆喇嘛获无余虹身成就,《密宗虹身成就略记》中提及的秋巴堪布、嘎巴堪布、金旺堪布等在圆寂时均有身体缩小、出现金刚舍利等瑞相,还有闻学大圆满法六个月获成就的汉族比丘尼明慧等,往生极乐世界等清净刹土者更是数不胜数。而且,在法王传法或举行法会期间,天降舍利等瑞相也是屡见不鲜。

好似当年的那烂陀寺又再现于世,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真正体会到这一点。


面见三大文殊

在藏地,人们共称有三大文殊,即格鲁派的宗喀巴大师,萨迦派的萨迦班智达根嘎嘉村,宁玛派的全知无垢光尊者。法王以不可言说的修持力一一面见文殊三大化身的尊颜,并在他们面前聆听法要传承,获得灌顶加持。

当年在石渠求学,初学因明《量理宝藏论》时,对有些深奥的因明术语略微觉得难懂,就一缘专注猛厉祈祷上师本尊。一天晚上光明梦境中,萨迦班智达显现,为他传授了一遍《真实名经》并赐予殊胜加持。醒来以后,对显密一切法要无所不知,尤其是因明的所有问题迎刃而解。

1981年(木鸡年)冬天,为佛学院数以千计的弟子传授密续《大幻化网》期间,也是屡次出现吉兆瑞相。一日,法王在寝室中闭目沉思,蓦然间睁开双目,只见五彩的光芒中,全知无垢光尊者与益西措嘉佛母飘然降落,赐予他“大幻化网”甚深灌顶,完毕后腾空而去。法王欣喜之余,立即将灌顶仪轨全部记录下来,现收集于他的作品中。

1986年(火虎年)7月20日,法王安闲地坐在床榻上,突然眼前掠过一道刺眼的白光,一位头带班智达黄色长耳帽、身着三衣、面如冠玉的大士降临在面前。他马上认出这位尊者是宗喀巴大师,于是上前见礼。大师为他传授《三主要道论》后,微笑着说:“我今在至尊弥勒菩萨座下,名为文殊藏。如今你的弟子中若有人背诵我的《三主要道论》法要,受持八关斋戒,以法性力的加持,暂时一定可以转生到兜率天享受法乐,将来我成佛为狮子吼如来时,成为我的首座眷属。”说罢化光而逝。法王将此经历讲述给弟子们听,之后道孚、炉霍等地格鲁派的大格西、僧人们纷纷前来求法。遵照宗喀巴大师所说,背诵《三主要道论》、守持净戒的人与日俱增。

因为法王曾亲自面见各派教主,致使如今藏传佛教中鼎足而立的格鲁、萨迦、宁玛等各大教派友好团结,关系十分融洽。

亲睹文殊菩萨

1986年一日上午,进行“文殊幻化网”灌顶时,法王诵到迎请天尊仪轨之际,突然从法座上腾空而起,尔后又徐徐落到法座上。入定良久后,法王平静地对大众说:“刚才,在我感觉中,汉地五台山的文殊菩萨、布玛莫扎亲自来此迎请我们。我从现在开始与汉地众生结缘,度化他们。以后我们佛学院可能会有许许多多的汉族弟子前来求法、修学,并将显密佛法弘传到世界各地……”

1987年藏历四月六日,法王率众眷属启程朝拜五台山。随行眷属有一万多藏人,声势浩大。此时的五台山柳枝泛绿,和风吹拂,处处透露着春天的气息。来自四川、青海、西藏等各省的藏族弟子信徒纷纷而至,身着红色僧衣的僧人几乎遍满整个五台山,给这一举世闻名的圣地增添了前所未有的风采。

汉地各地的善男信女也慕名而来,观者如云。各方面的缘起均十分吉祥,瑞相随处可见。

法王为汉、蒙为主的信众传授了《菩提道次第摄颂》、《佛子行》等法要。在佛舍利塔前,为度化一切众生,与随行眷众一起念诵《普贤行愿品》,并且发愿:凡与我结缘的众生都往生极乐世界。

尤其为使宁玛教法得以广弘,在五台山的五十多所寺院中塑造了宁玛派教主邬金莲花生大士像。此外,还修建了文殊宝殿、宗喀巴大师殿等。自此开始正式摄受汉族为主的眷属。

本来,法王到五台山后一直住在菩萨顶。一天,为成千上万的信众传法后,到了下午时分,毫无准备地搬到了善财洞。到后不久,突然不知从何处来了七个孩童。他们在法王前恭敬聆听佛法,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后法王严格地闭关21天。4月29日,在清净的显现中,清晰了然地现见了三世诸佛智慧的本体——文殊菩萨。他身色金黄,头带五佛冠,一面二臂,左手执持书函,右手高举宝剑,双足金刚跏趺坐,圆满报身装束,以寂静姿态而住。法王欢喜不已,信心倍增,随即以金刚歌的形式唱道:“我就像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孩渴望见到母亲,以猛烈的信心日日夜夜到处寻找您的踪影,可是在此之前,却根本不知您身在何方。今日我与数以万计的弟子不远万里、不辞辛劳,从藏地来到此地,完全是为了寻觅您……”

并在文殊菩萨面前立下誓愿:生生世世度化沉溺于轮回中的一切苦难众生,使他们摆脱业惑的枷锁,获得无上的安乐,趋入究竟的法界。在此期间,还以自然觉性中流露出的智慧,撰著了开显殊胜窍诀的《忠言心之明点》等诸多论典。

之后,前往《华严经》中授记文殊菩萨安住的那罗延窟山洞中闭关14天。法王亲口说:“在此期间,我日日夜夜都处于光明境界之中。”通过文殊菩萨智慧的加持,造了《文殊静修大圆满•手中持佛》等殊胜论典。与之同时,格萨尔王等护法神纷纷发誓,竭力护持协助法王弘法利生。

随行弟子也随其缘分现量见到了文殊菩萨的手印、文字(心咒)、宝剑等《五台山志》中所说文殊菩萨色身的各种标志。更为可喜的是,有些利根者全然现见了自心了义的文殊怙主。


摄受四众弟子

一天,在善财童子洞,法王对众弟子说:“我曾经在梦中三次来过此圣地。有一次,我在中台金刚寺附近的一棵树下,发现了一尊破损的文殊菩萨石像,现在你们去寻找试试。”随从立即前往中台,果然在那里发现了一尊破损的文殊像。后来将此像请回佛学院,今供奉在心宝山的文殊殿中。

在众人依依不舍之情中,法王一行挥手告别了晨雾笼罩宛如仙境的五台山。与来时不同的是,法王身后多了一支身着北传佛教僧衣的汉族僧团队伍,他们随同法王一同返回了藏地,来到喇荣五明佛学院,开创了汉族僧团入藏的历史先河。

自此,各地汉僧接连不断地步入喇荣,畅游在佛法的大海中。从最初的几个人,逐渐增多,如今已成了僧才济济的庞大僧团。

1988年,法王在大众中说:“本来,吾等本师释迦牟尼佛已慈悲开许女众享有与男众同等出家的机会,但由于种种原因,藏地一直未有过大规模的尼众僧团。为令可怜的女子有摆脱尘世的机会,不再虚度人身,从现在开始,我将广摄尼众,建立尼众僧团。”

令人惊讶的是,此金刚语一出,藏族的女子纷纷弃俗出家,尼众已由几十个迅速增加到数千余。不仅仅是数量上居首,每年都会涌现出一批品学兼优的女尼,接受法王亲授堪姆学位,之后赴各地讲经说法等。此外,法王还摄受了海内外大量的汉族尼众。此举在藏地前所未有,如今已成为世界之最。

与班禅大师的会晤

历代班禅大师,被公认为阿弥陀佛的化身。在藏族人的心目中,他是佛陀慈悲智慧的化现,被尊崇为至高无上的第二精神领袖。

1985年夏,十世班禅大师视察藏区时,来到色达会晤法王。班禅大师诚恳深切地说:“您在佛法再弘时期,树立起了再兴佛法的丰碑,为佛教所做的卓越贡献有目共睹,尤其在如今浊世,能大刀阔斧地创建佛学院,在这神山圣地建立道场,培养僧才,实在可喜可贺。我衷心地希望佛学院不断发展壮大,名扬天下。”

1987年4月,法王携眷属朝礼五台山,途经北京时,两位大师再次会晤。班禅大师对法王重新振兴佛法、高举佛教法幢,整顿僧团内部的弊端等,予以高度赞叹,并诚挚地说:“您真不愧为藏地雪域的明日,完全扭转了昏天暗地的局面,使藏族人民重新沐浴在佛法的雨露中……”4月15日,二位尊者满面春风地来到位于北京的佛牙塔,举行隆重的开光仪式,众人共诵兴盛佛教广弘佛法的吉祥愿文。

1988年,班禅大师亲自来函,诚挚邀请法王赴京,到他创办的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讲经说法,法王也欣然应允。抵京后,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法王为宁玛、格鲁、萨迦等各教派的高僧大德传授了以《定解宝灯论》为主的法要,并为他们赐予甚深灌顶修要及窍诀。所有听受者均感受益匪浅,为能聆听到此次传法而深感荣幸。班禅大师更是再三表达了他的钦佩之意与感激之情,频频赞叹法王深邃的智慧不可比拟。

黑山羊的故事

法王不仅以正法饶益了无数的人类,而且经常在身边的小狗、旱獭、鸽子、山兔耳畔宣说法要,使它们获得解脱。

有一只黑色的羊羔降生后,就形影不离跟着法王,对主人俯首贴耳,十分温顺,晚上一直卧在枕边过夜。暑往寒来,它长成一只大山羊,始终忠心耿耿,无论法王去哪里,都心甘情愿地驮运物资。

法王对它十分慈爱,经常为它传一些显密法要,哪怕是密法中最深奥的《四心滴》、《七宝藏》,也给它完整地念了传承。山羊跟随他十六年之久后,安详离世了。之后,法王多次念及,不知它转生到了哪里。

1989年(土蛇年)1月24日凌晨5点左右,法王起床静坐,眼前突然出现五彩缤纷的光芒,光中一位头挽发髻、身着白衣、伶俐可爱的童子轻捷地来到面前,恭敬礼拜,随即口中诵道:

无畏讲辩著之语自在,圆满一切三学胜智慧,

无边利乐之源如意宝,无等具德师前吾顶礼。

念完三遍之后说:“您认识我吗?我就是您以前的那只黑山羊啊!昔日您时常在我耳边传讲显密甚深法要,加上您大慈大悲的加持力,我死后就转生到了香巴拉刹土,变成了十分聪明、通晓两种语言的鹦鹉,并且能够听懂法王玛嘎巴传讲的所有教言。在一个月之前,我已往生到了东方现喜刹土,在救畏菩萨座下,他就是麦彭仁波切。我这次前来拜见您,愿您长久住世,事业遍满十方。”说罢化作一团光消失了。

法王生起了极大的信心与欢喜心,唯恐日久会淡忘,于是立即执笔写下颂文:

今闻东方现喜刹,无等大恩麦彭尊,

已成怙主救畏身,无量净眷菩萨中,

开示深广之教法。然吾沉于轮回城,

业劣异生所化中,恒受病魔祸违缘,

一心思维此理时,心生悲喜交加情,

内心深处常向往。唯有利众弘佛法,

务必成办利众生,尊岂不知我无力?

如今雪山此处境,虽有众多讲修法,

实则唯行世八法,修正法者如晨星,

一思此事发心疾。地上所住诸有情,

难忍苦担所压伏,尚恒行于痛苦因,

具悲怙主岂堪忍?与吾结缘诸有情,

祈求引导净刹土,五浊极盛此显现,

愿转昔时圆满劫。今起生生世世中,

父汝欢喜摄受吾,适合有情之意乐,

愿设深法之喜宴。

为使众弟子对听闻佛法产生强烈兴趣和信心,法王在大众中叙说了此事经过。

在尼泊尔的山洞

尼泊尔,是一个佛教圣地,宁玛派祖师莲花生大士等许多大持明者都在这里修持、弘扬过密法。尤其扬烈修地方的阿斯热山洞,是莲师修行并获得大手印持明果位的圣地。

1990年,应贝诺法王的再三邀请,法王与随行赴印,途经尼泊尔。

在景色宜人的尼泊尔境内,法王先后应邀在二世敦珠法王的邬金寺和不丹国师顶果钦哲仁波切的钦哲寺等处灌顶、传法。此后又朝拜了腾布哈日殿堂。据说,这是阿底峡尊者亲自创建的,寺内供奉有龙树菩萨从龙宫请到人间的四部般若经。

这一天,法王及随从七人在许多信徒簇拥之下,来到了扬烈修地方。这里环境幽雅、赏心悦目,法王触景生情,当下处于无取无舍、等净无二的光明境界中,面对着许多肤色黝黑、性情豪放的尼泊尔人和一些藏族的信众,即兴唱了一支欢乐的歌:

诸佛事业总集文殊尊,住于心间童子瓶身界,

加持殊胜智慧光永存,祈愿证悟传承之密意。

至尼泊尔扬烈修圣地,不净迷现如虹消法界,

并非有勤修道天尊身,现见了义幻化网本面。

诸法觉空一味清净性,希疑贪执轮涅皆解脱,

无迷乱瑜伽士安睡时,顿启辩才总持慧百门。

希求今生安乐在家众,寻求来世乐果出家者,

犹如金链毛绳缚相等,摆脱此二桎梏有困难。

昔日如敌五毒分别念,今日净住觉空本性中,

徒劳无义四座平等舍,幻瑜伽士欲眠舒适处。

据说往昔莲师于此处,现前大手印之持明果,

如今儿我亦追随父亲,不求其他窍诀自解脱。

此处集聚七轮宝数众,享用先辈持明之佳肴,

如同大鹏至四持明地,成为引导无边众商主。

在阿斯热山洞,顿时一切显现全部成为清净,彻见了诸法大净等的本性,自己前世成为尼泊尔大臣则纳莫扎时的情景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并且当时莲师在此赐予殊胜法要《金刚橛降伏法》的场面也是了然在心。于是立即从智慧的宝海中取出意伏藏《项戴金刚橛修法》。实际上,这一金刚橛法门是莲花生大士亲自所造,是遣除违缘最殊胜的法门。昔日莲花生大士就曾授记:“自生我莲花生,将一切金刚橛续部究竟心要,仅此托付汝则纳莫扎(法王的前世),勿忘失修持。未来末法时,汝之化身圣者将面晤此法弘扬之。萨玛雅!”后来,贡萨遍知尊者在印度对此金刚橛修法作了《传承祈祷文》。

殊胜的宿缘

佛教界中被公认为观音菩萨化身的贡萨遍知尊者,宿世中与法王如意宝有着不同寻常的缘分。

据《王朝明镜史》中记载:“历代贡萨遍知尊者兴盛事业、遣除违缘,必须依靠莲花生大士之密法及伏藏大师们所取之伏藏品。五世尊者拜明朗伏藏大师为经师,班玛陈列尊者(法王前世)作为法主。七世尊者依止了达波卓德伏藏大师,他们依此缘起,得以住世久长、事业圆满。后来,因为吐蕃政府中某些官员以宗派偏袒之心极力反对尊者依止宁玛派经师,崇尚宁玛派密法。致使以后连续几世中尊者的世寿、事业都遇到了严重违缘。到了十三世尊者时,他了解这一缘起后依止了伏藏大师列绕朗巴(法王上一世),得受甚深灌顶,在他面前恭听宁玛密法,并着重弘扬其伏藏品《金刚极密宝剑》。十六胜生周土龙年(1928年),伏藏大师从一金刚岩中取出金刚亥母、马头明王的魂石如意宝,供养十三世尊者。以此缘起,他住世期得以延长,利生事业也颇为广大,法政犹如日月的光芒普照雪域。”

十分巧合的是,当时轮转到第十七胜生周年的土龙年(1988年),法王如意宝在藏地为上千僧众传授金刚乘甚深密法时,智慧觉性中顿然现出一意义深刻的偈颂:

一旦空中雷声响,地上孔雀起舞时,

愿您作传喜讯雨,令叶繁茂结硕果。

又特意为来自印度的南卓堪布献上一洁白的哈达。他从雪域返回后,在印度哲蚌寺将法王的一部著作呈献给第十四世尊者。他非常欢喜,双手承接,以头顶戴,并且祈祷:愿我很快能与晋美彭措大尊者见面。

一日,他对印度南方高级佛学院的院长贝诺法王说:“十三世尊者的经师伏藏大师列绕朗巴尊者的化身晋美彭措法王,如今在藏地雪域弘扬佛法,您若能迎请他赴印,必将对弘法利生的事业大有利益。我本人也要在尊者前求灌顶、闻法要。您是一位具有信心、本性善良、戒律清净的大德,又是我忠诚的密友,这件事就完全委托您承办了。”贝诺法王欣然应许。

随后贝诺法王立即派人来藏地迎请法王如意宝。可是因法务繁忙、法体欠佳等缘故,没有能够即时前往。1990年,依靠三宝的加持,一切出国手续顺利办妥后,法王一行人如期抵达印度首都新德里。

尊者亲自派车来新德里迎接法王。达拉姆萨拉,距新德里约八百多公里。5月24日,法王及随从顺利抵达这里的南嘉寺院。他们初次见面好似久别重逢的亲兄弟一般喜悦之情实难形容,携手来到尊者的居室中,津津有味地叙起往世多生中共同弘法利生的因缘。

当天,尊者献上前一世专用的银元以及黄金曼茶罗,祈求灌顶。法王以自己的伏藏品“项戴金刚橛”灌顶奉上。在灌顶的过程中,智慧中显现出《金刚橛火供仪轨》,随即口述,尊者执笔记录。极为奇妙的是,这一伏藏品中的吉祥文,他在十几年前就已能流利地背诵。

25日,为了世界和平安宁、众生喜享佛法甘露,二位尊者在南嘉寺的大殿里,依靠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的《金刚橛极密宝剑》中的会供仪轨,举行了十分隆重盛大的会供法会。

26日中午,在尊者的新住室里,共进午餐,期间互叙前世中互为师徒、君臣的殊胜宿缘,同时也对一些显密教法的难题进行了探讨。尊者诚心地说:“您是雪域佛法的怙主,不应因暂时的违缘而止步不前。要像傲然挺立在风雪中的青松一样,长久住世,广利有情。”并赠送法王一尊闪闪发光的长寿佛。下午,法王为他传授“文殊大圆满”灌顶。

27日以后,法王每天为其传讲《文殊大圆满》窍诀、华智仁波切的《大圆满三要诀》等大圆满最甚深的基道果修要,尊者自始至终谦逊恭聆。

应法王及其随从诚挚祈请,尊者授予五世尊者的伏藏品“密修总集”灌顶及《莲花生大士祈祷文》等法要传承。此后,法王又为南嘉寺的僧众赐“金刚橛”灌顶。他们则以精妙的辩论作为法供养,法王十分欢喜,连声赞叹他们高超的辩才。

在内穹寺进行“金刚童子”灌顶,到了迎请智慧圣尊的时候,金刚称护法神突然降临,恭敬供养法王洁白的哈达和曼茶罗,并说:“莲花生大士在法界中恒时关照加持您,您应当用‘金刚橛猛修法’降伏一切邪道魔众。”此外,吉祥天女等护法神也纷纷降临,亲口授记法王是真实莲师的幻化身,可作为浊世众生的慈悲怙主。


圣境的巡礼

从达拉姆萨拉返回,在印度南方大乘朗朝高级佛学院,法王如意宝为宁玛派教主贝诺法王及其眷属数千余众,授予“四心滴”等甚深灌顶,并用两个多月时间传讲了《定解宝灯论》为主的殊胜法要。他窍诀性的讲法入木三分,博得了所有闻受者的一致好评。整个佛学院上至法王、大活佛、大堪布等知名大德,下至普通僧人,无不被他深邃广博的智慧、无与伦比的口才所折服。在此,法王荣获了佛教界公认的最高荣誉学位——精通显密教藏的佛教博士证书。

后又应邀来到格鲁派的色拉寺,在辉煌的大殿中为格鲁派的大格西等千余僧众,传授了宁玛无上教法。随后,噶举派、萨迦派等印度兴盛的各宗派赫赫有名的大德、寺院住持,纷纷迎请法王传讲窍诀。本来,在印度,各宗派相互之间略有分歧,法王的到来,在他们之间架起了通畅的桥梁,使所有宗派彼此宛如水乳交融般和睦。印度的人们异口同声称赞法王是西藏佛法的顶梁之柱。

在世尊为五比丘初转法轮的圣地——鹿野苑,法王为鹿野苑高级佛学院为主的信众,赐“文殊智慧勇识”灌顶。并迎合非佛教人士、学者们的心理,以佛法与现代科学相结合的方式为他们作了开示,使在场的非佛教徒大有茅塞顿开之感。

来到世尊转无相法轮的灵鹫山,法王在山下带着幽默的神情说:“六世达赖喇嘛来到此处时,见到此山堆满了经书,我现在所看见的一切都是光明,真正现前了佛经中所说‘佛陀无涅槃,佛法无隐没’的境界。你们去山顶,我就不去了。”

朝拜世尊六年苦行的尼连河时,法王为众多信徒讲述了苦行的功德。

来到昔日牧羊女供养世尊醍醐的地方,正当法王宣说供养的功德,一只可爱的小猴子手捧鲜花蹦蹦跳跳来到他的面前供上。

在佛陀示现涅槃的圣地,法王又感慨万分地说:“为了使人们对轮回生起厌离心,深深体会到无常的道理,遍知佛陀住世八十一年、说法四十九载后,色身在此趋入法界。因此,我们对任何法都不要执为常有。”

最后到了世尊诞生之地——蓝毗尼花园。这座花园位于横亘喜马拉雅山和楚里亚山之间的卢尼河畔。朝礼此地时,想到大慈大悲的佛陀为度化浊世众生降临人间,一出生便口诵“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不禁热泪盈眶,心生敬仰,合掌祈祷称诵世尊圣号。

对一般人来说,去圣地是带着欣赏、参观的心态前往,到了之后也仅仅是游览观光、拍照留念而已。法王一行朝拜圣地,却着重于祈祷、顶礼、转绕、发心、发愿等。可见,大成就者无论讲经说法还是巡礼圣地,都与平凡人大有区别。

(未完待续)

注:此《法王晋美彭措传》(摘略版)是经作者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亲自开许,由本刊秉持只摘不改的原则,从原著《法王晋美彭措传》中摘录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