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师传记

biographies

首页 / 祖师传记/法王晋美彭措传(摘略版下)
法王晋美彭措传(摘略版下)

信仰宗教是值得赞叹的,无论哪一种宗教,都有其值得颂扬的一面,所以,各宗教之间应互相学习、互相团结、互相了解。 ——法王晋美彭措神游小兜率天提到梦,每个人都不会感到陌生。可是,在梦中自在畅游佛刹,与佛菩…

标签:
2016.10.15


信仰宗教是值得赞叹的,无论哪一种宗教,都有其值得颂扬的一面,

所以,各宗教之间应互相学习、互相团结、互相了解。

——法王晋美彭措

神游小兜率天

提到梦,每个人都不会感到陌生。可是,在梦中自在畅游佛刹,与佛菩萨如常人对话般交谈,这样的梦境对普通人来说,可能就是一件比较遥远的事了。下面叙述的法王这一梦境,想必一般人不会漠然视之。

《法王著作》中记载:

1992(水猴年)10月1日午夜,我睡在自己寝室里,半梦半醒的境界中,一位可爱的童子来到我面前,看上去他只有16岁左右,头上像现在的某些孩童一样扎着几个发鬏,身上穿着绸缎衣裳,并佩戴珍宝饰品,玲珑剔透的模样令人百看不厌。他脆声地对我说:“我俩一起到外面游览一番吧。”“我现在重病缠身,身体十分沉重,行走都有困难,你是谁呀?”“我是与你相处已久的朋友,叫无比智慧童子。你不要顾虑重重,如果你走不动,我可以背你。”说完牵着我的手,我也未加思索,毫不迟疑地跟在他后面。

我们翻越了许多前所未见的崇山峻岭,来到一个环境幽美的岩洞前,一眼看到托嘎如意宝坐在那里,他与临圆寂时一样十分庄严。我兴奋无比,生起猛烈信心,顿时一切敏锐的分别念然而止,愣住了。

当我转过神儿来,便问:“上师,您不是很早以前就圆寂了吗?当年我们师徒诀别时我才24岁,如今我已到垂暮之年,幻身也是丑陋不堪、腐朽衰弱,您却与从前一模一样,既未年轻也未衰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师幽默地说:“这即是‘何者皆不成立中何者皆可显现’之理呀,难道你不懂吗?哈哈!”

我忧伤地说:“大恩上师,我被心脏病折磨得有些心神不宁,尤其现在染上了一种十分严重、无法确诊的疾患,请您给我吹气加持一下吧。”

上师带着惊讶的口吻说:“哎哟,原来在所有的事情中,你最重视的是自己的病啊!”

听了此话,我顿觉羞愧难当,惭愧地说道:

呜呼祈求大悲怙主尊,慈悲垂视恶业劣缘我,

虽自久时已发菩提心,然却注重自利诚惭愧。

说着说着,泪水止不住地涌出。

上师慈爱地安慰我:这一点没什么,在修学菩提的道路上,必须披上勇猛精进的铠甲。我们父子碰碰头,我为你念诵一偈愿词:

有寂善聚唯一因,珍宝殊胜菩提心,

愿你自然生起后,成就弘法利众业。

边说边爱抚地与我碰头……我有些激动,心想:我要永远呆在上师身边。

正当这时,那位童子不满地说:“不要将自现执为实有。走吧,走吧!”又领着我来到一处茂密的森林中,那里一位悦意的小天子居坐中央,四周围绕着无数声闻缘觉、菩萨众。

我轻声地问童子:“这是什么地方啊?这位本师是谁呢?这些眷属又是从哪里来的?”

童子回答:“此处被称为小兜率天,这位本师是弥勒菩萨的太子,这些眷属全部是一来菩萨,虽然以往他们曾多次在您等面前发愿往生极乐世界,但因舍法罪与无间罪的业障而暂时转生在这里,自此定会往生极乐世界的。”

我不解地问:“据说欲界天人无有精、血,只能通过散气享受男女欲乐,弥勒菩萨怎么可能有太子呢?”

他启发我说:“无者不生,有缘即生,这不就是他的因吗?”

我立刻明白了,小天子即是真正的弥勒怙主。于是上前礼拜,恭敬祈祷:

众生怙主佛补处,恒时任运现慈悲,

浊世说法我依处,顶礼童子天尊您!

接着我又问道:“昨天,我所提出关于发心方面的几个命题(立宗)是否正确呢?”

弥勒菩萨答言:“言词上虽有一些疏漏不妥之处,但意义上与我的意趣极为相符。”

我又问道:“那么,明天安排智者们研讨‘加行道有无分别’一题,对此说法各异,究竟密意到底是怎样的呢?”

弥勒菩萨笑着说:“研究、讨论加行道的分别念有什么用呢,即使不懂此理,也不会障碍获得圣道,还不如专修大圆满好。

呵呵,我是在开玩笑。我的论著中对此有阐述:‘三轮何分别,许为所知障。’如果能将此等论典中的上下意义融会贯通,还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呢。关于这一点,狮子贤论师也作了详细论述,不妨认真参阅。”

我继续请教:“对于您《现观庄严论》的密意,藏地的智者、愚者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知您究竟的意趣何在?请明示。”

他慈爱地说:“我很久以来就想宣说,可时机尚未成熟,一直拖延至今。”说完伸出右手为我摸顶,一边加持一边诵道:

愿具善缘士夫你,不久光临兜率天,

无数菩萨同欢聚,此深广法当授你。

说罢便消失不见了。

无比智慧童子如前一样将我送回到自己的床榻上,叮咛道:“你好好地睡吧,切切莫忘此行之深义,定要铭刻于心!”

第二天清晨醒来,云游的情景记忆犹新。

未能开成伏藏门

宁玛派的伏藏,有着特殊的奥妙。法王一生中虽然开取过许多伏藏品,可最主要的还是开启珠日神山的伏藏门,这也是他今生最为重要的事业。因为,如果能够顺利地打开这一伏藏门,就可以使成千上万的人不舍肉身直接前往清净刹土,还可以让科学界人士等非佛教徒亲眼目睹具有实质性的佛教奥秘。

这一点,莲花生大士在《幻化明镜》中也授记过,其中写道:

今日降魔金刚您,未来龙年于新龙,

开取伏藏除世难,化身鸡年于东方,

若具缘起开伏藏,令诸浊世之众生,

                                            不舍肉身至净刹。

伏藏大师觉性离垢金刚也授记说:

一旦色达珠日建寺院,五座雪山红白花开时,彼将开启十三伏藏门。

要想将十三伏藏大门一一打开,必须从珠日神山伏藏门开始。也就是说,如果珠日神山这一伏藏门未能开启,其余的伏藏门也就无法打开。

1992年,法王如意宝要在10月10日开启珠日神山伏藏门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四面八方,成为当时雪域的一大焦点,人们拭目以待。法王如意宝在大众中以坚毅的口吻说:“这次要开珠日神山伏藏门,关系重大,其价值不可估量。如果能够成功,将使无数众生获得殊胜成就。在一切因缘具足的情况下,我若不能打开此伏藏门,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像狗一样爬着走。可是你们在猴年猴月之前必须使一切缘起聚合,否则,我也无能为力。”

但是,在末法浊世,魔众十分猖狂,他们到处兴妖作怪,特别是对于利众的事业,更是千方百计阻碍设障。一伙鬼使神差的人,被魔王加持对此百般阻挠,不让开路,致使缘起完全被破坏了,人人都处于沉痛悲哀之中。

法王流着泪说:“本来,我想在青年时着重闻思修,中年时弘法取伏藏,晚年之际开启伏藏门,令那些不信佛法、难调难化的众生,尤其是科学工作者现见清净刹土,解除他们的疑惑,并使无数众生不舍肉身飞往净刹。昔日,我曾在莲师面前发愿要开取伏藏。可是浊世众生的福报实在太浅薄了,以至于这么殊胜的伏藏之门未能打开,想起来令人痛心疾首,寝食不安。现在实在无法开启,如果十三年后的因缘能够具足,也许还有一次机会。”但后来此因缘也未能聚合,这一伏藏之门始终未能开启,委实令人遗憾。

      又过了几年,法王沉痛地说:看来,现在无论如何也无法再使缘起聚合。今生不能打开此伏藏门,唯有发愿来世开启。

隆重的法会

法王平时除了不断讲经说法之外,为了给无法长期专心闻思修的人提供一个良好机会,广结法缘,还经常举行定期、不定期的法会。佛学院每年有规模盛大的定期法会,即神变月的持明法会、萨迦月的金刚萨埵法会、明净月的普贤云供法会、天降月的极乐法会。

首次举行的十万持明大法会,场面十分壮观,令人见而生信,来自海内外的僧俗纷纷云集。据统计,僧人的数目多达三万八千,身披黄色袈裟的僧众铺遍了山坡,金光闪闪,耀眼夺目,似乎日光也显得有些逊色。自此以后,每年持明法会,四面八方的信众均会前来参加,人数不可胜数。在末法时代,这种空前的盛况,除了佛国,实属罕见。

法王曾于1995年开取了莲师所造的金刚萨埵修法伏藏品。莲师授记此法对以汉地为主的众生有极大利益。为此,法王不仅着重将此法弘扬于汉地等海内外,而且在释迦牟尼佛诞生、成道、圆寂的藏历四月初八,定期举办金刚萨埵法会,每年参加者不计其数。

法王一生极为重视《普贤行愿品》。每年提供可观的资金作为供品费用;每一天不间断三千数的五供;在定期八天的普贤云供法会里,每天有十万数的五供。看到经堂里整齐摆放的水供、灯盏、各种花束组成的八吉祥、酥油做成的千姿百态的食子……人们的信心油然而生。并且,每次法会发愿念诵《普贤行愿品》的数量都达一亿。法王经常在大众中说:“我对人世间没什么贪恋,如果现在离开,唯一贪执的就是僧众们每一天供养、回向这不可思议的善根。”

除了佛学院每年定期举办极乐法会,法王还经常前往各地举行隆重的极乐法会,劝人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其中规模最大的有三次,第一次是1993年在喇荣举行的极乐法会。当时银白色的帐篷铺天盖地、漫山遍野,人流如海洋般一眼望不到边,信众手中抛出的白哈达,好似飞溅的浪花,吟诵声已盖过苍龙的轰鸣,声势之浩大无法形容。据粗略统计,参加法会者达四十五万之多。后来,新龙唐加极乐大法会、道孚惹郭极乐法会也盛况空前,人数约五十万左右。

不仅限于内地,法王在海外时,也举办了数次盛况空前的大法会。诸如,印度邦贝的莲师法会,美国旧金山的观音菩萨大法会,不丹廷布的金刚橛法会,加拿大吉克森的长寿法会,法国蒙毕利金的禅定大法会,香港的普巴法会,新加坡的金刚萨埵法会,台湾的普贤法会……每一个法会都令人瞩目,与会者成千上万。通过这些法会,使无数人结上殊胜的法缘。

1993年,四十五万人的极乐大法会接近尾声之际,法王收到来自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加拿大等多个国家二十几所佛学中心的邀请函,开始了历时三个月的环球弘法旅程。

七八月的美国,正值酷暑时节,法王如意宝的到来,给这里的人带来了无比清凉。金刚界佛教中心,由享有盛誉的创巴仁波切一手创办,在美洲、欧洲等地也设有一百三十多所分中心,并在多处建有修行院,是美国最大的佛教中心。法王受到热情隆重的欢迎和款待,在此举行了传法灌顶活动。该中心还特意举办了一次国际性的盛大法会,与会者是来自十几个国家的大德、僧人、信徒,人数极多。

随后,来到本地的曼则德达修行大中心,这里常住修行者有六百多人,他们一致祈请法王传授窍诀。于是,法王为专修加行六年的修行者,传授了无上大圆满精华《大鹏展翅》、《文殊大圆满》等深法。许多人通过这一窍诀性的深传,完全证悟了诸法实相;有些人虽未彻底了悟,却也对大圆满有了不共的定解以及殊胜的觉受。他们不禁对法王的真修实证生起了猛烈信心。法王高兴地说:“美国很多人对密法和上师的信心极为强烈,所以证悟大圆满并不困难。”

尔后又前往俄勒冈州,在玛尔巴佛教大学,为四百多名师生讲授了佛教源远流长的历史,以及藏传、南传、北传佛教殊途同归的意趣和差别,博得了全体师生的一致赞誉。

其后,又访问了噶玛朗佛教研究中心及噶举派的吉祥寺,并为信众赐予“金刚橛”灌顶及噶举派的教言。

在阿底智慧中心,举行了十几天的隆重法会。

在佛旦大殿,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其他宗教的教主前来拜会法王。法王讲述了佛教的起源,并说:“信仰宗教是值得赞叹的,无论哪一种宗教,都有其值得颂扬的一面,所以,各宗教之间应互相学习、互相团结、互相了解。”所有教主都频频点头。

法王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了一次规模盛大、别开生面的国际性佛教和平法会。随后,应邀来到贝诺法王亲自认定的美国女活佛阿贡拉姆的白玉普贤寺,为华盛顿最大的僧团传戒,宣讲持戒的功德。法王还在二战阵亡的美国将士墓碑前,举行了超度仪式。

翌日,乘机抵达美国第一大城市——纽约,并在莲师中心、佛恩寺、创巴法会中心等处,进行数日的灌顶传法活动。此后的两天,受联合国副秘书长莫日斯章的委托,不丹驻联合国大使陪同法王等人,参观了联大会场和国际基金会会场。在联大会场,法王为世界和平作祈祷。通过政府批复,创立了纽约喇荣显密中心,这是在国外建立的第一处最大的佛教联络中心。对此,《纽约世界报》、《纽约新闻周刊》等以醒目的标题,在头版头条刊登了这一要闻。

在加拿大,一位记者在新闻报道里如实地道出了心声:“他给人一种极为自在的感觉。尽管他并非回答所有提问者的问题,奇怪的是,他使每个人都感到快乐、温馨。他没有丝毫高高在上的言行,而是异常平和谦逊,这更显出他的尊贵。这位佛教领袖的不凡气质,远远超过高谈阔论、具有声望的国家元首的魅力。只有这样的大圣者,才能真正给一切众生带来和平、幸福。”

法国巴黎,法王访问了巴黎的寺院、佛教团体等,会晤了社会高级官员,接见了许多拜谒者,给信徒赐以相应的教言,使他们心满意足。深刻的开示也令各界人士对佛教产生信心,许多人皈依了佛门。

此后,乘机到达蒙比利亚的列绕寺,见到谦逊的索甲仁波切和彬彬有礼的信徒,法王十分高兴。在十三天的时间里,法王连续传法、灌顶,为大圆满根基的修行者赐予殊胜窍诀,令许多人证悟了大圆满。法王说:“证悟大圆满很容易,但稳固增上证悟的境界却很难,必须有持之以恒、锲而不舍的毅力,对传承上师生起不共的信心……”

总之,法王无论到哪一个国家,都给那里的人带来了吉祥、安宁、和平、法乐。他老人家以谆谆善诱,接引无数众生趋入正法,将佛法的甘露遍洒南赡部洲。

病中蒙受胜加持

1995深秋,由于内、外、密的种种因缘,法王示现重疾。

一日晚上,法王在光明觉受的显现中,阿底峡尊者、仲敦巴尊者、麦彭仁波切、罗珠上师一同出现。阿底峡尊者默不作声,以慈目凝视着法王。仲敦巴尊者和颜悦色地说:“我们此番前来,主要是因为阿底峡尊者倍加垂念你。不久后的3月10日,汹涌的大海波浪就会平息,善男子,你明白这其中的涵义吗?(意为法王的病会完全康复。)”说完,二位尊者就消失于明空无别的法界中。

新春之际,诸多大德从各地专程来蓉,献上价值连城的供品,殷重祈请法王长久住世,常转法轮。众弟子更是百般祈祷。法王表情沉重地说:“虽然我可以接受你们的请求,可我对这个五浊横溢的娑婆世界已生起强烈的厌离心,对自己的衰朽身体也十分厌烦,我不想再留住于世了。”

之后的一天夜里,在梦与光明无二的净现中,五部空行步履轻盈款款前来迎接法王来到一个庄严悦意的清净刹土,中央摆放着一个珍宝严饰的妙高法座,上面却空无一人。在那里,麦彭仁波切担任管家,明朗伏藏大师做维那师,智悲光尊者是事业金刚阿阇黎的形象。

见到麦彭仁波切,法王欢喜异常,靠近其前顶礼祈求:“诸佛幻化身相无等大恩上师:我在业力之地南赡部洲,对浊世的邪行众生生起强烈的厌离心,并对自己腐朽不堪的身体也生起深深的厌烦心,我不愿再继续住在娑婆世界中了,要到清净刹土中,以菩萨的清净行为度化无量众生,请您开许。”

麦彭仁波切略显不悦地说:“我的心子,难道你不知道佛法即将隐没了吗?难道你忍心舍弃你的金刚弟子吗?难道你忘记了三界轮回中有情的痛苦吗?如同天鹅喜爱莲花海一样,到地狱中度化众生也心甘情愿的誓愿,难道你遗忘了吗?五浊泛滥的娑婆世界,其实是清净刹土;你这个肉身,实际上也是金刚不坏身。所以,不要生起这样的恶分别念。”

听了这番话,法王面露愧色地说:“您老人家生生世世慈悲摄受、呵护我,尽管我早已发了殊胜菩提心,却还贪执自利,真是惭愧;虽然轮涅无二无别,我却贪执安乐的寂灭,真是惭愧。从现在起,为满足一切众生的愿望,我不畏一切痛苦,仍然愿意在南赡部洲度化有情。”

麦彭仁波切笑容满面,说:“善哉!你以广大的发心仍愿留在娑婆世界饶益有情,实在可嘉可赞。你心间的童子瓶佛身,与了义我麦彭嘉措无二无别,你以善巧方便利益无边众生,弘法事业将更加蓬勃兴盛。五浊越横行,光明大圆满越殊胜。这个法座是为你准备的,将来你在人间的利众事业圆满后偕眷属一同来此,坐此宝座,广转法轮,这法座非你莫属。”

法王又来到明朗大师前祈祷:

本来清净周遍觉性相,执相迷乱网中得解脱,

证悟无变真谛实相义,祈祷遍知金刚持尊者。

在智悲光尊者足下献上祈祷文:

遍知诸法于众大悲藏,无垢光尊意藏之化身,

光明广袤虚空瑜伽士,无畏洲尊足下诚祈祷。

此时,明朗大师领诵,智悲光尊者随之而吟:

                                          南无

如来藏遍诸众生,广发殊胜菩提心,

此无非法器有情,具有十力诸圣尊,

恒以大慈大悲心,利益众生三宝尊,

于真意幻之此刹,祈请如来及眷属,

降临于此殊胜处。赐汝行者四灌顶,

                                          愿获共不共悉地。

同时赐予法王殊胜的加持。

顷刻间,各种供品自然显现,诸空行轻歌曼舞,所有持明众在欢乐的气氛中享用会供品。之后五部空行恭送法王返回人间。

此后,法王的病情日趋好转。3月10日,已完全康复,并返回佛学院。

此时喇荣已冰雪消融,阳光和煦,草木泛绿,到处充满春天的气息。众弟子很早就为迎接法王而做准备,脸上洋溢着难以抑制的笑容。身着红色僧衣的出家人排列在路的两旁,远远望去,宛如两条长长的红飘带顺着山道一直延伸,大家以最隆重的仪式恭迎上师归来。

对此,法王特意作了《胜利道歌·天鼓妙音》,并为庆祝遣除一切违缘,战胜一切外魔,与全体弟子在欢乐的气氛中,举行了数日的金刚娱乐法会。

南方一行

1997年,法王不顾高龄年迈、法体染病,跨省越市,朝拜名山圣地,以种种方便饶益众生,足迹几乎遍布了中国南方。

首先,来到四大佛教名山之一、普贤菩萨的道场——峨眉山。法王在峨眉山之巅千佛顶,与云集于此的众弟子一同观赏普贤菩萨化现的五彩佛光,在佛光的辉映下,追随普贤菩萨的发愿共诵《普贤行愿品》,并为信众讲了许多殊胜教言。此处的各大寺院、佛学院,纷纷邀请法王转妙法轮。

随后又来到乐山,举行规模盛大的放生活动。

之后前往桂林,此时正值八月桂花香的时节,在漓江的游船上,法王俯视江面上被溅起的水花,感怀地说:“在我的分别念中,好像忆起了前世,自己曾为善财童子时,就是在这座城市依止某些善知识,在他们面前恭聆了难遇的妙法。当时的桂林名为熏香城。”

此后,又去了广西壮族自治区的首府南宁。在这里,令许多非佛教徒皈依佛门,同时也作了大量放生。当时,智慧中顿然显现出藏汉历史上从未曾有过的《三戒同受仪轨》,撰著成文。

之后,前往云南境内的鸡足山。这里是释迦牟尼佛教法的继承者——大迦叶尊者遗体所在之处,也是弥勒菩萨的道场。鸡足山各大寺院及云南其他寺院,以汉地最隆重的仪式迎接法王如意宝。

在金顶寺阿难和未生怨王所建的佛塔前,依靠种种缘起,法王恩赐教言并明确授记:“此鸡足山圣地是弥勒菩萨的刹土,被誉为小兜率天。尽管我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但在梦中却畅游过此地,并幸见了弥勒菩萨尊颜。在座的诸位宿缘深厚,你们中凡是护持净戒者,将来必定成为弥勒佛的首座眷属。因此,大家应生起欢喜心,谨慎持戒。”

其后,在华首门闭关七天,期间瑞相纷呈,并很奇妙地获得了迦叶尊者的法衣。法王谆谆教诲弟子们:“此处加持力极大,迦叶尊者的遗体就在华首门内,待弥勒佛出世后携眷属来此,打开这扇门,将迦叶尊者遗体置于掌中,为大众讲述持戒功德……一千多年来,无著菩萨在此闭关修行十二年的山洞一直鲜为人知,未能被确认。此番我以等持力认定,在华首门下方的金刚洞,即是无著菩萨苦行的山洞……当时,我为善财童子,与文殊菩萨以乞丐的形象长途跋涉前来看望无著菩萨。他专心勤修,身边只有一个土罐,所历经的苦行可想而知。那时我与文殊菩萨就一起发愿:生生世世形影不离,共同弘法利生……”随行弟子中,许多人也依不同根基而见到了种种加持、证悟的瑞相。

告别鸡足山后,又依次去了广州、深圳、汕头、福州、温州等城市。然后,来到浙江省杭州市,在济公和尚的岩石床榻及留有手印的石壁前,法王高兴地赞叹:“济公和尚真可称得上是大瑜伽士,他以无取无舍的行为,利益了无量众生。”

在宁波的阿育王寺佛舍利前,与弟子们共同发愿。

尔后来到观音菩萨的刹土——普陀山,为佛学院和各寺的四众弟子传授显密深法。在新塑造的南海观音像前,为成千上万的弟子赐予殊胜教言。

绝妙的讲辩著

法王一生所有事业中,最重视的就是讲经说法,除非万不得已,从未间断过为人传法。

当年在江玛佛学院求学时,每天讲法不下七八堂,因博通各教派显密经论,传讲时往往引经据典,深入浅出。当今时代,能滔滔不绝地讲经说法者不乏其人,但通过真修实证而传讲的却屈指可数。法王完全是以自己的体悟与经验而宣讲。特别是深入细致地讲解无上大圆满续部窍诀,有此能力的人在整个藏地也寥寥无几。

他老人家虽已年过七旬,每天仍然不断传法,有智慧的人哪怕仅仅听一次,也会有非同寻常的感受。而且,法王极具加持的法音也吸引着非人,他们有时化为人的形象前来闻法。

法王曾亲口说过:“我的所有论著没有一部不是经传承上师本尊加持而写的。但末法时期,所缺少的不是法,而是修法学法的人,所以我不愿造论。”

法王所造的著作共有三函,囊括方方面面的内容,既有意义深奥的顶乘大圆满窍诀,也有抒情逸志的道歌,既有佛教的显密注疏、证悟道歌等,也会涉猎共同文化领域。在写历算方面的《华鬘论》时,瑞兆纷呈,文中提出了许多天文学家未曾发现、前所未有的观点。还造过篇幅颇为可观27万字)的《声明大论》,遗憾的是,此论已在文革期间失落。晚年所著的《对21世纪人们的教言》一书,以现代科学解释轮回因果的道理,受到了知识界人士的刮目相看。

法王讲辩著及内在的修证功德虽已完美,然而,在取舍因果方面却细致入微。尽管恒时处于等净无二的光明境界中,但显现上却依然精进修持,念诵本尊心咒已达十一亿之多。

最大的愿望

在这世上,没有一人不愿享受安乐,也没有一人不想远离痛苦。如果有一个地方,无有痛苦唯有安乐,那么,有谁不心驰神往呢?

引导无量众生往生极乐世界,是法王一生最大的心愿,也是最主要的事业。他经常说:“我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凡与我结缘的众生,无论亲怨,都将其引到极乐世界。虽然也有东方现喜刹土、邬金铜色吉祥山等许多清净刹土,可是像极乐世界那样功德圆满,又极易往生的净刹,却绝无仅有。而且往生之后,可以成就一切所愿,无勤度化一切有情……”

法王时常宣讲极乐世界的功德,不仅自己发愿往生,并劝无量有情也如是发愿。

1989年前往拉萨,朝拜释迦牟尼佛亲自加持的觉沃佛像时,想到佛陀的大慈大悲,泪水不禁夺眶而出,法王猛厉祈祷并默默发愿:悉心毕力弘法利生,解救沉溺在轮回中的无数众生,使他们往生净土。随即入定,在境界中,觉沃佛像放射出耀眼的光芒,面带微笑地说:“善男子,以后凡与你结缘的众生,都能往生极乐世界。”得到了如是授记。

此外,罗珠上师、观音上师都说过:“你在晚年时将广泛弘扬净土法门,依此可使无量众生往生极乐世界。”根据这些授记,法王开始广弘净土法门,劝诫众人念诵阿弥陀佛名号。他鼓励人们:“凡能念诵一百万阿弥陀佛名号者,必定能往生极乐世界。(这是指藏文佛号,汉文“南无阿弥陀佛”需要念六百万。)

此后,举办了多次规模宏大的极乐法会,为无数众生与之结上法缘提供了殊胜良机。其中盛况空前的有三次,分别在色达、道孚、新龙。每次都是人山人海,人数达几十万之多,最为隆重的一次,参加者近一百万。发愿念一亿遍阿弥陀佛名号者不可胜数。从这一分功德来看,一般人不仅难以想象,更是难以做到。

回归光明法界

2003年的冬天,是喇荣最冷的一个冬天。

这一年的极乐法会上,法王似有深意地对四众弟子说:“像这样的交流机会,很可能是最后一次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会在极乐世界重逢。”

藏历十月,法王为僧众传讲《宝性论》时,示现法体欠安,离开佛学院先后前往马尔康、成都治疗。弟子们忧心不已,殷切地恳求上师长久住世。

法王在成都接受心脏手术之后,当时手术似乎非常成功,侍者欣喜地说:“您的气色很不错,法体很快就会康复的。”法王却回答:“这不一定,看来你们都很傻。”

之后的几天,法王陆续谈及一些古大德圆寂时的教言和境界,隐隐流露出一些征兆。

2004年1月7日,法王感到身体不适,自言自语地说:“念诵的时候到了。”然后开始念诵一生中最重视的一特殊续部,脸上呈现出极其安详静谧的表情。不久后,法王让侍者将其扶起,身体端直不动,双目凝视前方,安然回归本初光明法界,众生怙主、三界导师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色身示现圆寂。此时是藏历十一月十五日,正值阿弥陀佛节日。

之后,法王的法体被迎回喇荣五明佛学院,七日后供奉在金刚萨埵殿,让各界信众公开参拜。在这期间,法体一天天地缩小。法王生前体重二百多斤,身高一米八左右,到后来,大多数人拜见时都不禁惊叹:“法王的肉身缩小得这么明显。”虽然法王曾经说“我今生大规模地传讲了本该保密的大圆满密法,所以在我死后,肉身应该不会缩小”,但事实证明,这只不过是自谦而已。

法王的法体在接受朝拜期间,好几次头自动转向西方,脸部也向西方望去。将其扶正后,又再次偏向西方。这表明法王往生的刹土,是西方极乐世界。

与此同时,天空中出现了不同形状的各色彩虹,以及椭圆形和阶梯状的竖直形光团。按照大圆满续部的观点,此人已即生成就佛果。

藏历十二月初三,举行荼毗大典。清晨6点开始举火,经过几个小时的焚烧,烈焰的高温将荼毗塔上的钢条都熔化掉了,法王的心脏却一直烧不坏,令人深感不可思议。历史上很多大成就者,像无垢光尊者、贡智仁波切,圆寂后也都留下了金刚不坏之心。

法王在生前曾叮嘱弟子:“你们不必去寻找我的转世灵童,也不必大动干戈为我建造灵塔,我会以另一种方式与你们在一起。”

“即使有一天我不在人世,我期望我的弟子们能坚定不移地修持并弘扬佛法,力争将佛法的智慧之炬一代代传下去,这就是对我最好的纪念与报恩。”

在我离世后,诚恳地希望大家不要因我的离去而丧失对佛法的信心,喇荣五明佛学院还是应该存在下去。”

尤其是留给弟子们的最后一句教言,值得每个人再三体会。这句教言就是:“莫舍己道,勿扰他心。”

对于真正的大成就者而言,生死自在,无来无去,一切皆是利益众生的方便示现。法王的色身虽已离开了我们,但他老人家的法身,尽未来际将与我们同在。只要以虔诚的信心时时祈祷,法王的加持一定不离。

附:大圆满传承次第




注:此《法王晋美彭措传》(摘略版)经作者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亲自开许,由本刊秉持只摘不改的原则,从原著《法王晋美彭措传》中摘录而成。

 

法王晋美彭措传(摘略版下)

法王晋美彭措传(摘略版下)

2016-10-14


信仰宗教是值得赞叹的,无论哪一种宗教,都有其值得颂扬的一面,

所以,各宗教之间应互相学习、互相团结、互相了解。

——法王晋美彭措

神游小兜率天

提到梦,每个人都不会感到陌生。可是,在梦中自在畅游佛刹,与佛菩萨如常人对话般交谈,这样的梦境对普通人来说,可能就是一件比较遥远的事了。下面叙述的法王这一梦境,想必一般人不会漠然视之。

《法王著作》中记载:

1992(水猴年)10月1日午夜,我睡在自己寝室里,半梦半醒的境界中,一位可爱的童子来到我面前,看上去他只有16岁左右,头上像现在的某些孩童一样扎着几个发鬏,身上穿着绸缎衣裳,并佩戴珍宝饰品,玲珑剔透的模样令人百看不厌。他脆声地对我说:“我俩一起到外面游览一番吧。”“我现在重病缠身,身体十分沉重,行走都有困难,你是谁呀?”“我是与你相处已久的朋友,叫无比智慧童子。你不要顾虑重重,如果你走不动,我可以背你。”说完牵着我的手,我也未加思索,毫不迟疑地跟在他后面。

我们翻越了许多前所未见的崇山峻岭,来到一个环境幽美的岩洞前,一眼看到托嘎如意宝坐在那里,他与临圆寂时一样十分庄严。我兴奋无比,生起猛烈信心,顿时一切敏锐的分别念然而止,愣住了。

当我转过神儿来,便问:“上师,您不是很早以前就圆寂了吗?当年我们师徒诀别时我才24岁,如今我已到垂暮之年,幻身也是丑陋不堪、腐朽衰弱,您却与从前一模一样,既未年轻也未衰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师幽默地说:“这即是‘何者皆不成立中何者皆可显现’之理呀,难道你不懂吗?哈哈!”

我忧伤地说:“大恩上师,我被心脏病折磨得有些心神不宁,尤其现在染上了一种十分严重、无法确诊的疾患,请您给我吹气加持一下吧。”

上师带着惊讶的口吻说:“哎哟,原来在所有的事情中,你最重视的是自己的病啊!”

听了此话,我顿觉羞愧难当,惭愧地说道:

呜呼祈求大悲怙主尊,慈悲垂视恶业劣缘我,

虽自久时已发菩提心,然却注重自利诚惭愧。

说着说着,泪水止不住地涌出。

上师慈爱地安慰我:这一点没什么,在修学菩提的道路上,必须披上勇猛精进的铠甲。我们父子碰碰头,我为你念诵一偈愿词:

有寂善聚唯一因,珍宝殊胜菩提心,

愿你自然生起后,成就弘法利众业。

边说边爱抚地与我碰头……我有些激动,心想:我要永远呆在上师身边。

正当这时,那位童子不满地说:“不要将自现执为实有。走吧,走吧!”又领着我来到一处茂密的森林中,那里一位悦意的小天子居坐中央,四周围绕着无数声闻缘觉、菩萨众。

我轻声地问童子:“这是什么地方啊?这位本师是谁呢?这些眷属又是从哪里来的?”

童子回答:“此处被称为小兜率天,这位本师是弥勒菩萨的太子,这些眷属全部是一来菩萨,虽然以往他们曾多次在您等面前发愿往生极乐世界,但因舍法罪与无间罪的业障而暂时转生在这里,自此定会往生极乐世界的。”

我不解地问:“据说欲界天人无有精、血,只能通过散气享受男女欲乐,弥勒菩萨怎么可能有太子呢?”

他启发我说:“无者不生,有缘即生,这不就是他的因吗?”

我立刻明白了,小天子即是真正的弥勒怙主。于是上前礼拜,恭敬祈祷:

众生怙主佛补处,恒时任运现慈悲,

浊世说法我依处,顶礼童子天尊您!

接着我又问道:“昨天,我所提出关于发心方面的几个命题(立宗)是否正确呢?”

弥勒菩萨答言:“言词上虽有一些疏漏不妥之处,但意义上与我的意趣极为相符。”

我又问道:“那么,明天安排智者们研讨‘加行道有无分别’一题,对此说法各异,究竟密意到底是怎样的呢?”

弥勒菩萨笑着说:“研究、讨论加行道的分别念有什么用呢,即使不懂此理,也不会障碍获得圣道,还不如专修大圆满好。

呵呵,我是在开玩笑。我的论著中对此有阐述:‘三轮何分别,许为所知障。’如果能将此等论典中的上下意义融会贯通,还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呢。关于这一点,狮子贤论师也作了详细论述,不妨认真参阅。”

我继续请教:“对于您《现观庄严论》的密意,藏地的智者、愚者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知您究竟的意趣何在?请明示。”

他慈爱地说:“我很久以来就想宣说,可时机尚未成熟,一直拖延至今。”说完伸出右手为我摸顶,一边加持一边诵道:

愿具善缘士夫你,不久光临兜率天,

无数菩萨同欢聚,此深广法当授你。

说罢便消失不见了。

无比智慧童子如前一样将我送回到自己的床榻上,叮咛道:“你好好地睡吧,切切莫忘此行之深义,定要铭刻于心!”

第二天清晨醒来,云游的情景记忆犹新。

未能开成伏藏门

宁玛派的伏藏,有着特殊的奥妙。法王一生中虽然开取过许多伏藏品,可最主要的还是开启珠日神山的伏藏门,这也是他今生最为重要的事业。因为,如果能够顺利地打开这一伏藏门,就可以使成千上万的人不舍肉身直接前往清净刹土,还可以让科学界人士等非佛教徒亲眼目睹具有实质性的佛教奥秘。

这一点,莲花生大士在《幻化明镜》中也授记过,其中写道:

今日降魔金刚您,未来龙年于新龙,

开取伏藏除世难,化身鸡年于东方,

若具缘起开伏藏,令诸浊世之众生,

                                            不舍肉身至净刹。

伏藏大师觉性离垢金刚也授记说:

一旦色达珠日建寺院,五座雪山红白花开时,彼将开启十三伏藏门。

要想将十三伏藏大门一一打开,必须从珠日神山伏藏门开始。也就是说,如果珠日神山这一伏藏门未能开启,其余的伏藏门也就无法打开。

1992年,法王如意宝要在10月10日开启珠日神山伏藏门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四面八方,成为当时雪域的一大焦点,人们拭目以待。法王如意宝在大众中以坚毅的口吻说:“这次要开珠日神山伏藏门,关系重大,其价值不可估量。如果能够成功,将使无数众生获得殊胜成就。在一切因缘具足的情况下,我若不能打开此伏藏门,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像狗一样爬着走。可是你们在猴年猴月之前必须使一切缘起聚合,否则,我也无能为力。”

但是,在末法浊世,魔众十分猖狂,他们到处兴妖作怪,特别是对于利众的事业,更是千方百计阻碍设障。一伙鬼使神差的人,被魔王加持对此百般阻挠,不让开路,致使缘起完全被破坏了,人人都处于沉痛悲哀之中。

法王流着泪说:“本来,我想在青年时着重闻思修,中年时弘法取伏藏,晚年之际开启伏藏门,令那些不信佛法、难调难化的众生,尤其是科学工作者现见清净刹土,解除他们的疑惑,并使无数众生不舍肉身飞往净刹。昔日,我曾在莲师面前发愿要开取伏藏。可是浊世众生的福报实在太浅薄了,以至于这么殊胜的伏藏之门未能打开,想起来令人痛心疾首,寝食不安。现在实在无法开启,如果十三年后的因缘能够具足,也许还有一次机会。”但后来此因缘也未能聚合,这一伏藏之门始终未能开启,委实令人遗憾。

      又过了几年,法王沉痛地说:看来,现在无论如何也无法再使缘起聚合。今生不能打开此伏藏门,唯有发愿来世开启。

隆重的法会

法王平时除了不断讲经说法之外,为了给无法长期专心闻思修的人提供一个良好机会,广结法缘,还经常举行定期、不定期的法会。佛学院每年有规模盛大的定期法会,即神变月的持明法会、萨迦月的金刚萨埵法会、明净月的普贤云供法会、天降月的极乐法会。

首次举行的十万持明大法会,场面十分壮观,令人见而生信,来自海内外的僧俗纷纷云集。据统计,僧人的数目多达三万八千,身披黄色袈裟的僧众铺遍了山坡,金光闪闪,耀眼夺目,似乎日光也显得有些逊色。自此以后,每年持明法会,四面八方的信众均会前来参加,人数不可胜数。在末法时代,这种空前的盛况,除了佛国,实属罕见。

法王曾于1995年开取了莲师所造的金刚萨埵修法伏藏品。莲师授记此法对以汉地为主的众生有极大利益。为此,法王不仅着重将此法弘扬于汉地等海内外,而且在释迦牟尼佛诞生、成道、圆寂的藏历四月初八,定期举办金刚萨埵法会,每年参加者不计其数。

法王一生极为重视《普贤行愿品》。每年提供可观的资金作为供品费用;每一天不间断三千数的五供;在定期八天的普贤云供法会里,每天有十万数的五供。看到经堂里整齐摆放的水供、灯盏、各种花束组成的八吉祥、酥油做成的千姿百态的食子……人们的信心油然而生。并且,每次法会发愿念诵《普贤行愿品》的数量都达一亿。法王经常在大众中说:“我对人世间没什么贪恋,如果现在离开,唯一贪执的就是僧众们每一天供养、回向这不可思议的善根。”

除了佛学院每年定期举办极乐法会,法王还经常前往各地举行隆重的极乐法会,劝人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其中规模最大的有三次,第一次是1993年在喇荣举行的极乐法会。当时银白色的帐篷铺天盖地、漫山遍野,人流如海洋般一眼望不到边,信众手中抛出的白哈达,好似飞溅的浪花,吟诵声已盖过苍龙的轰鸣,声势之浩大无法形容。据粗略统计,参加法会者达四十五万之多。后来,新龙唐加极乐大法会、道孚惹郭极乐法会也盛况空前,人数约五十万左右。

不仅限于内地,法王在海外时,也举办了数次盛况空前的大法会。诸如,印度邦贝的莲师法会,美国旧金山的观音菩萨大法会,不丹廷布的金刚橛法会,加拿大吉克森的长寿法会,法国蒙毕利金的禅定大法会,香港的普巴法会,新加坡的金刚萨埵法会,台湾的普贤法会……每一个法会都令人瞩目,与会者成千上万。通过这些法会,使无数人结上殊胜的法缘。

1993年,四十五万人的极乐大法会接近尾声之际,法王收到来自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加拿大等多个国家二十几所佛学中心的邀请函,开始了历时三个月的环球弘法旅程。

七八月的美国,正值酷暑时节,法王如意宝的到来,给这里的人带来了无比清凉。金刚界佛教中心,由享有盛誉的创巴仁波切一手创办,在美洲、欧洲等地也设有一百三十多所分中心,并在多处建有修行院,是美国最大的佛教中心。法王受到热情隆重的欢迎和款待,在此举行了传法灌顶活动。该中心还特意举办了一次国际性的盛大法会,与会者是来自十几个国家的大德、僧人、信徒,人数极多。

随后,来到本地的曼则德达修行大中心,这里常住修行者有六百多人,他们一致祈请法王传授窍诀。于是,法王为专修加行六年的修行者,传授了无上大圆满精华《大鹏展翅》、《文殊大圆满》等深法。许多人通过这一窍诀性的深传,完全证悟了诸法实相;有些人虽未彻底了悟,却也对大圆满有了不共的定解以及殊胜的觉受。他们不禁对法王的真修实证生起了猛烈信心。法王高兴地说:“美国很多人对密法和上师的信心极为强烈,所以证悟大圆满并不困难。”

尔后又前往俄勒冈州,在玛尔巴佛教大学,为四百多名师生讲授了佛教源远流长的历史,以及藏传、南传、北传佛教殊途同归的意趣和差别,博得了全体师生的一致赞誉。

其后,又访问了噶玛朗佛教研究中心及噶举派的吉祥寺,并为信众赐予“金刚橛”灌顶及噶举派的教言。

在阿底智慧中心,举行了十几天的隆重法会。

在佛旦大殿,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其他宗教的教主前来拜会法王。法王讲述了佛教的起源,并说:“信仰宗教是值得赞叹的,无论哪一种宗教,都有其值得颂扬的一面,所以,各宗教之间应互相学习、互相团结、互相了解。”所有教主都频频点头。

法王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了一次规模盛大、别开生面的国际性佛教和平法会。随后,应邀来到贝诺法王亲自认定的美国女活佛阿贡拉姆的白玉普贤寺,为华盛顿最大的僧团传戒,宣讲持戒的功德。法王还在二战阵亡的美国将士墓碑前,举行了超度仪式。

翌日,乘机抵达美国第一大城市——纽约,并在莲师中心、佛恩寺、创巴法会中心等处,进行数日的灌顶传法活动。此后的两天,受联合国副秘书长莫日斯章的委托,不丹驻联合国大使陪同法王等人,参观了联大会场和国际基金会会场。在联大会场,法王为世界和平作祈祷。通过政府批复,创立了纽约喇荣显密中心,这是在国外建立的第一处最大的佛教联络中心。对此,《纽约世界报》、《纽约新闻周刊》等以醒目的标题,在头版头条刊登了这一要闻。

在加拿大,一位记者在新闻报道里如实地道出了心声:“他给人一种极为自在的感觉。尽管他并非回答所有提问者的问题,奇怪的是,他使每个人都感到快乐、温馨。他没有丝毫高高在上的言行,而是异常平和谦逊,这更显出他的尊贵。这位佛教领袖的不凡气质,远远超过高谈阔论、具有声望的国家元首的魅力。只有这样的大圣者,才能真正给一切众生带来和平、幸福。”

法国巴黎,法王访问了巴黎的寺院、佛教团体等,会晤了社会高级官员,接见了许多拜谒者,给信徒赐以相应的教言,使他们心满意足。深刻的开示也令各界人士对佛教产生信心,许多人皈依了佛门。

此后,乘机到达蒙比利亚的列绕寺,见到谦逊的索甲仁波切和彬彬有礼的信徒,法王十分高兴。在十三天的时间里,法王连续传法、灌顶,为大圆满根基的修行者赐予殊胜窍诀,令许多人证悟了大圆满。法王说:“证悟大圆满很容易,但稳固增上证悟的境界却很难,必须有持之以恒、锲而不舍的毅力,对传承上师生起不共的信心……”

总之,法王无论到哪一个国家,都给那里的人带来了吉祥、安宁、和平、法乐。他老人家以谆谆善诱,接引无数众生趋入正法,将佛法的甘露遍洒南赡部洲。

病中蒙受胜加持

1995深秋,由于内、外、密的种种因缘,法王示现重疾。

一日晚上,法王在光明觉受的显现中,阿底峡尊者、仲敦巴尊者、麦彭仁波切、罗珠上师一同出现。阿底峡尊者默不作声,以慈目凝视着法王。仲敦巴尊者和颜悦色地说:“我们此番前来,主要是因为阿底峡尊者倍加垂念你。不久后的3月10日,汹涌的大海波浪就会平息,善男子,你明白这其中的涵义吗?(意为法王的病会完全康复。)”说完,二位尊者就消失于明空无别的法界中。

新春之际,诸多大德从各地专程来蓉,献上价值连城的供品,殷重祈请法王长久住世,常转法轮。众弟子更是百般祈祷。法王表情沉重地说:“虽然我可以接受你们的请求,可我对这个五浊横溢的娑婆世界已生起强烈的厌离心,对自己的衰朽身体也十分厌烦,我不想再留住于世了。”

之后的一天夜里,在梦与光明无二的净现中,五部空行步履轻盈款款前来迎接法王来到一个庄严悦意的清净刹土,中央摆放着一个珍宝严饰的妙高法座,上面却空无一人。在那里,麦彭仁波切担任管家,明朗伏藏大师做维那师,智悲光尊者是事业金刚阿阇黎的形象。

见到麦彭仁波切,法王欢喜异常,靠近其前顶礼祈求:“诸佛幻化身相无等大恩上师:我在业力之地南赡部洲,对浊世的邪行众生生起强烈的厌离心,并对自己腐朽不堪的身体也生起深深的厌烦心,我不愿再继续住在娑婆世界中了,要到清净刹土中,以菩萨的清净行为度化无量众生,请您开许。”

麦彭仁波切略显不悦地说:“我的心子,难道你不知道佛法即将隐没了吗?难道你忍心舍弃你的金刚弟子吗?难道你忘记了三界轮回中有情的痛苦吗?如同天鹅喜爱莲花海一样,到地狱中度化众生也心甘情愿的誓愿,难道你遗忘了吗?五浊泛滥的娑婆世界,其实是清净刹土;你这个肉身,实际上也是金刚不坏身。所以,不要生起这样的恶分别念。”

听了这番话,法王面露愧色地说:“您老人家生生世世慈悲摄受、呵护我,尽管我早已发了殊胜菩提心,却还贪执自利,真是惭愧;虽然轮涅无二无别,我却贪执安乐的寂灭,真是惭愧。从现在起,为满足一切众生的愿望,我不畏一切痛苦,仍然愿意在南赡部洲度化有情。”

麦彭仁波切笑容满面,说:“善哉!你以广大的发心仍愿留在娑婆世界饶益有情,实在可嘉可赞。你心间的童子瓶佛身,与了义我麦彭嘉措无二无别,你以善巧方便利益无边众生,弘法事业将更加蓬勃兴盛。五浊越横行,光明大圆满越殊胜。这个法座是为你准备的,将来你在人间的利众事业圆满后偕眷属一同来此,坐此宝座,广转法轮,这法座非你莫属。”

法王又来到明朗大师前祈祷:

本来清净周遍觉性相,执相迷乱网中得解脱,

证悟无变真谛实相义,祈祷遍知金刚持尊者。

在智悲光尊者足下献上祈祷文:

遍知诸法于众大悲藏,无垢光尊意藏之化身,

光明广袤虚空瑜伽士,无畏洲尊足下诚祈祷。

此时,明朗大师领诵,智悲光尊者随之而吟:

                                          南无

如来藏遍诸众生,广发殊胜菩提心,

此无非法器有情,具有十力诸圣尊,

恒以大慈大悲心,利益众生三宝尊,

于真意幻之此刹,祈请如来及眷属,

降临于此殊胜处。赐汝行者四灌顶,

                                          愿获共不共悉地。

同时赐予法王殊胜的加持。

顷刻间,各种供品自然显现,诸空行轻歌曼舞,所有持明众在欢乐的气氛中享用会供品。之后五部空行恭送法王返回人间。

此后,法王的病情日趋好转。3月10日,已完全康复,并返回佛学院。

此时喇荣已冰雪消融,阳光和煦,草木泛绿,到处充满春天的气息。众弟子很早就为迎接法王而做准备,脸上洋溢着难以抑制的笑容。身着红色僧衣的出家人排列在路的两旁,远远望去,宛如两条长长的红飘带顺着山道一直延伸,大家以最隆重的仪式恭迎上师归来。

对此,法王特意作了《胜利道歌·天鼓妙音》,并为庆祝遣除一切违缘,战胜一切外魔,与全体弟子在欢乐的气氛中,举行了数日的金刚娱乐法会。

南方一行

1997年,法王不顾高龄年迈、法体染病,跨省越市,朝拜名山圣地,以种种方便饶益众生,足迹几乎遍布了中国南方。

首先,来到四大佛教名山之一、普贤菩萨的道场——峨眉山。法王在峨眉山之巅千佛顶,与云集于此的众弟子一同观赏普贤菩萨化现的五彩佛光,在佛光的辉映下,追随普贤菩萨的发愿共诵《普贤行愿品》,并为信众讲了许多殊胜教言。此处的各大寺院、佛学院,纷纷邀请法王转妙法轮。

随后又来到乐山,举行规模盛大的放生活动。

之后前往桂林,此时正值八月桂花香的时节,在漓江的游船上,法王俯视江面上被溅起的水花,感怀地说:“在我的分别念中,好像忆起了前世,自己曾为善财童子时,就是在这座城市依止某些善知识,在他们面前恭聆了难遇的妙法。当时的桂林名为熏香城。”

此后,又去了广西壮族自治区的首府南宁。在这里,令许多非佛教徒皈依佛门,同时也作了大量放生。当时,智慧中顿然显现出藏汉历史上从未曾有过的《三戒同受仪轨》,撰著成文。

之后,前往云南境内的鸡足山。这里是释迦牟尼佛教法的继承者——大迦叶尊者遗体所在之处,也是弥勒菩萨的道场。鸡足山各大寺院及云南其他寺院,以汉地最隆重的仪式迎接法王如意宝。

在金顶寺阿难和未生怨王所建的佛塔前,依靠种种缘起,法王恩赐教言并明确授记:“此鸡足山圣地是弥勒菩萨的刹土,被誉为小兜率天。尽管我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但在梦中却畅游过此地,并幸见了弥勒菩萨尊颜。在座的诸位宿缘深厚,你们中凡是护持净戒者,将来必定成为弥勒佛的首座眷属。因此,大家应生起欢喜心,谨慎持戒。”

其后,在华首门闭关七天,期间瑞相纷呈,并很奇妙地获得了迦叶尊者的法衣。法王谆谆教诲弟子们:“此处加持力极大,迦叶尊者的遗体就在华首门内,待弥勒佛出世后携眷属来此,打开这扇门,将迦叶尊者遗体置于掌中,为大众讲述持戒功德……一千多年来,无著菩萨在此闭关修行十二年的山洞一直鲜为人知,未能被确认。此番我以等持力认定,在华首门下方的金刚洞,即是无著菩萨苦行的山洞……当时,我为善财童子,与文殊菩萨以乞丐的形象长途跋涉前来看望无著菩萨。他专心勤修,身边只有一个土罐,所历经的苦行可想而知。那时我与文殊菩萨就一起发愿:生生世世形影不离,共同弘法利生……”随行弟子中,许多人也依不同根基而见到了种种加持、证悟的瑞相。

告别鸡足山后,又依次去了广州、深圳、汕头、福州、温州等城市。然后,来到浙江省杭州市,在济公和尚的岩石床榻及留有手印的石壁前,法王高兴地赞叹:“济公和尚真可称得上是大瑜伽士,他以无取无舍的行为,利益了无量众生。”

在宁波的阿育王寺佛舍利前,与弟子们共同发愿。

尔后来到观音菩萨的刹土——普陀山,为佛学院和各寺的四众弟子传授显密深法。在新塑造的南海观音像前,为成千上万的弟子赐予殊胜教言。

绝妙的讲辩著

法王一生所有事业中,最重视的就是讲经说法,除非万不得已,从未间断过为人传法。

当年在江玛佛学院求学时,每天讲法不下七八堂,因博通各教派显密经论,传讲时往往引经据典,深入浅出。当今时代,能滔滔不绝地讲经说法者不乏其人,但通过真修实证而传讲的却屈指可数。法王完全是以自己的体悟与经验而宣讲。特别是深入细致地讲解无上大圆满续部窍诀,有此能力的人在整个藏地也寥寥无几。

他老人家虽已年过七旬,每天仍然不断传法,有智慧的人哪怕仅仅听一次,也会有非同寻常的感受。而且,法王极具加持的法音也吸引着非人,他们有时化为人的形象前来闻法。

法王曾亲口说过:“我的所有论著没有一部不是经传承上师本尊加持而写的。但末法时期,所缺少的不是法,而是修法学法的人,所以我不愿造论。”

法王所造的著作共有三函,囊括方方面面的内容,既有意义深奥的顶乘大圆满窍诀,也有抒情逸志的道歌,既有佛教的显密注疏、证悟道歌等,也会涉猎共同文化领域。在写历算方面的《华鬘论》时,瑞兆纷呈,文中提出了许多天文学家未曾发现、前所未有的观点。还造过篇幅颇为可观27万字)的《声明大论》,遗憾的是,此论已在文革期间失落。晚年所著的《对21世纪人们的教言》一书,以现代科学解释轮回因果的道理,受到了知识界人士的刮目相看。

法王讲辩著及内在的修证功德虽已完美,然而,在取舍因果方面却细致入微。尽管恒时处于等净无二的光明境界中,但显现上却依然精进修持,念诵本尊心咒已达十一亿之多。

最大的愿望

在这世上,没有一人不愿享受安乐,也没有一人不想远离痛苦。如果有一个地方,无有痛苦唯有安乐,那么,有谁不心驰神往呢?

引导无量众生往生极乐世界,是法王一生最大的心愿,也是最主要的事业。他经常说:“我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凡与我结缘的众生,无论亲怨,都将其引到极乐世界。虽然也有东方现喜刹土、邬金铜色吉祥山等许多清净刹土,可是像极乐世界那样功德圆满,又极易往生的净刹,却绝无仅有。而且往生之后,可以成就一切所愿,无勤度化一切有情……”

法王时常宣讲极乐世界的功德,不仅自己发愿往生,并劝无量有情也如是发愿。

1989年前往拉萨,朝拜释迦牟尼佛亲自加持的觉沃佛像时,想到佛陀的大慈大悲,泪水不禁夺眶而出,法王猛厉祈祷并默默发愿:悉心毕力弘法利生,解救沉溺在轮回中的无数众生,使他们往生净土。随即入定,在境界中,觉沃佛像放射出耀眼的光芒,面带微笑地说:“善男子,以后凡与你结缘的众生,都能往生极乐世界。”得到了如是授记。

此外,罗珠上师、观音上师都说过:“你在晚年时将广泛弘扬净土法门,依此可使无量众生往生极乐世界。”根据这些授记,法王开始广弘净土法门,劝诫众人念诵阿弥陀佛名号。他鼓励人们:“凡能念诵一百万阿弥陀佛名号者,必定能往生极乐世界。(这是指藏文佛号,汉文“南无阿弥陀佛”需要念六百万。)

此后,举办了多次规模宏大的极乐法会,为无数众生与之结上法缘提供了殊胜良机。其中盛况空前的有三次,分别在色达、道孚、新龙。每次都是人山人海,人数达几十万之多,最为隆重的一次,参加者近一百万。发愿念一亿遍阿弥陀佛名号者不可胜数。从这一分功德来看,一般人不仅难以想象,更是难以做到。

回归光明法界

2003年的冬天,是喇荣最冷的一个冬天。

这一年的极乐法会上,法王似有深意地对四众弟子说:“像这样的交流机会,很可能是最后一次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会在极乐世界重逢。”

藏历十月,法王为僧众传讲《宝性论》时,示现法体欠安,离开佛学院先后前往马尔康、成都治疗。弟子们忧心不已,殷切地恳求上师长久住世。

法王在成都接受心脏手术之后,当时手术似乎非常成功,侍者欣喜地说:“您的气色很不错,法体很快就会康复的。”法王却回答:“这不一定,看来你们都很傻。”

之后的几天,法王陆续谈及一些古大德圆寂时的教言和境界,隐隐流露出一些征兆。

2004年1月7日,法王感到身体不适,自言自语地说:“念诵的时候到了。”然后开始念诵一生中最重视的一特殊续部,脸上呈现出极其安详静谧的表情。不久后,法王让侍者将其扶起,身体端直不动,双目凝视前方,安然回归本初光明法界,众生怙主、三界导师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色身示现圆寂。此时是藏历十一月十五日,正值阿弥陀佛节日。

之后,法王的法体被迎回喇荣五明佛学院,七日后供奉在金刚萨埵殿,让各界信众公开参拜。在这期间,法体一天天地缩小。法王生前体重二百多斤,身高一米八左右,到后来,大多数人拜见时都不禁惊叹:“法王的肉身缩小得这么明显。”虽然法王曾经说“我今生大规模地传讲了本该保密的大圆满密法,所以在我死后,肉身应该不会缩小”,但事实证明,这只不过是自谦而已。

法王的法体在接受朝拜期间,好几次头自动转向西方,脸部也向西方望去。将其扶正后,又再次偏向西方。这表明法王往生的刹土,是西方极乐世界。

与此同时,天空中出现了不同形状的各色彩虹,以及椭圆形和阶梯状的竖直形光团。按照大圆满续部的观点,此人已即生成就佛果。

藏历十二月初三,举行荼毗大典。清晨6点开始举火,经过几个小时的焚烧,烈焰的高温将荼毗塔上的钢条都熔化掉了,法王的心脏却一直烧不坏,令人深感不可思议。历史上很多大成就者,像无垢光尊者、贡智仁波切,圆寂后也都留下了金刚不坏之心。

法王在生前曾叮嘱弟子:“你们不必去寻找我的转世灵童,也不必大动干戈为我建造灵塔,我会以另一种方式与你们在一起。”

“即使有一天我不在人世,我期望我的弟子们能坚定不移地修持并弘扬佛法,力争将佛法的智慧之炬一代代传下去,这就是对我最好的纪念与报恩。”

在我离世后,诚恳地希望大家不要因我的离去而丧失对佛法的信心,喇荣五明佛学院还是应该存在下去。”

尤其是留给弟子们的最后一句教言,值得每个人再三体会。这句教言就是:“莫舍己道,勿扰他心。”

对于真正的大成就者而言,生死自在,无来无去,一切皆是利益众生的方便示现。法王的色身虽已离开了我们,但他老人家的法身,尽未来际将与我们同在。只要以虔诚的信心时时祈祷,法王的加持一定不离。

附:大圆满传承次第




注:此《法王晋美彭措传》(摘略版)经作者大堪布索达吉仁波切亲自开许,由本刊秉持只摘不改的原则,从原著《法王晋美彭措传》中摘录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