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引导

practice-guidance

首页 / 实修引导/禅修是如何治愈心理疾病的?|智广阿阇梨“快乐禅”开示(连载三)
禅修是如何治愈心理疾病的?|智广阿阇梨“快乐禅”开示(连载三)

通过禅修,你的心就可以获得自在。心自在了,你的人生就会不一样。

标签:
2020.09.29

禅修是如何治愈心理疾病的?|智广阿阇梨“快乐禅”开示(连载三)

通过禅修,你的心就可以获得自在。心自在了,你的人生就会不一样。

智广阿阇梨开示

快乐禅

系列连载·三

修行的人,首先要了解戒律。因为所有禅修的方法都可以归纳在“戒、定、慧”三个字里面。戒,就是取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们首先要有因果正见,要知道所有的行为都是会有后果的,要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知道了以后,我们在守持戒律的前提下要去禅修,首先是练习寂止,这就是“定”。

定,是能够帮助你获得心的自在的一种方法。凡夫的心是不自在的,是无法控制自己的。你的情绪是无法控制的,你的念头也是无法控制的,你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无法控制的,但是你通过禅修,通过禅定的训练,慢慢地你的心就会得到自在,就像野马经过训练就会变成一匹非常好的良马,你让它跑就跑,你让它停就停。

禅修好的人不管修什么都能够很清晰地让心专注在这个所缘上面。想要专注鼻尖,就能够专注鼻尖;想要专注脐下,就能够专注脐下;想要修数息,就能够清晰地数息;想要听声音,就可以专注于听声音。所有的禅修都是非常自在的。不管你禅修的所缘是什么,你都可以很清晰地专注在这个所缘上,包括想要“什么都不想”——无所缘的寂止,你的心就可以什么都不想。

真正修行好的人,他的心是很自在的,就像良马一样,是完全可以随心所欲的。它和你配合得非常好,让它停就停,让它跑就跑。禅修就是让我们的心获得自在的方法。如果没有受过训练,你的心是无法自在的,你让它专注,它专注不了,它东跑西跑、心猿意马;但是通过禅修,通过禅定的训练,你的心就可以获得自在。心获得自在了,你的人生就会不一样了。

人为什么会有烦恼,比如焦虑症或者是抑郁症?是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无法让自己的心保持觉知。其实当焦虑或者抑郁发作的时候,如果你有觉知,不被感受所带走,应该是会缓解或者消除这种症状的。

我从小有一种社交恐惧症,非常恐惧跟任何人交往,这种感觉是无法控制的,跟任何人接触都会有恐惧感,都会莫名其妙地紧张、恐惧、焦虑,跟人交往的时候马上就想退回去,把自己关到房间里面。当时就是这样的感觉,我觉得这肯定是一种病,无法控制,即使我告诉自己:“啊,没关系,我要有勇气,我要冲出去!”那也是没有用的。

后来我通过修行,得到了彻底的改变,可以说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没有这个问题了。我想,焦虑症和抑郁症等心理疾病可能也是一样,疾病发作的时候也是无法控制自己的,但我觉得修行一定可以改变焦虑和抑郁的问题。

从本质上讲,焦虑症、抑郁症等疾病其实是一种业力的结果。你为什么会有这种痛苦的感受?当然是因为以前的业力,这是远的因;那么近的因是你没有觉知,你没有把觉知和感受分开来。当你焦虑的时候,你就是焦虑,焦虑就是你,所以你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决了。

我小时候修行佛法主要是持大悲咒。持咒是一种密宗的禅修方法,《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中记载了持诵大悲咒的禅修要诀:“观世音菩萨言。大慈悲心是。平等心是。无为心是。无染着心是。空观心是。恭敬心是。卑下心是。无杂乱心无见取心是。无上菩提心是。当知如是等心。即是陀罗尼相貌。汝当依此而修行之。”根据此经典记载,持咒肯定可以消除业力,业力消除了,恐惧症这个问题自然就不存在了。当然后来我也修持了很多其他的禅修方法,我觉得禅修是对治焦虑、抑郁等问题的好方法。所以我建议大家最好要把其他的禅修方法和持咒的禅修法结合起来,这两者结合起来,效果会更好一点。

当我们心情不好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静下心来,好好地保持觉知,然后看着这种感受。看着这种感受非常重要,你一定要把觉知跟感受分开来。不管我们有什么感受,其实快乐的时候,你要这样去练习;痛苦的时候,也要这样去练习。你放松下来好好地看着这种感受,看着它产生,看着它消失。而且,你如果真的经常训练的话,你会发现这种感受其实一直是在变化的,它不可能不变化,因为感受是一种无常的东西,它会生起也会消失。

大家可以去练习,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你要好好地放松下来,好好地去观察自己的感受。当然开始的时候,你会觉知到好像有个难受的感受在,会有的;然后你继续放松,继续看,感受会慢慢消失的。

你不断地去练习,你的觉知力会越来越强大,然后你就会越来越熟悉这样的一种方法。慢慢地,当你产生情绪、产生念头、产生感受的时候,你就不会被它所带走,你就会看到“苦、空、无常、无我”的真相,这其实就是一种解脱。

附录两则现代案例:

禅修治好了情绪困扰

Despite severe emotional difficulties, a Vietnamese monk, Venerable Khippa-Panno, was able to attain insight with Dipa Ma’s encouragement. In 1969, he had gone on a retreat during which, for five days, he was unable to stop laughing and crying. His teacher, deciding Khippa-Panno had gone mad, told him to stop the retreat and return home. When Dipa Ma heard this, she invited Khippa-Panno to practice with her.

有一位越南的基帕帕诺禅师,他虽然有很严重的情绪障碍,但是在蒂帕玛的鼓励下,还是获得了洞见。在1969年,他参加了一次为期五天的禅修营,在这几天里,他无法克制地大哭大笑,他的老师认为他已经疯了,就叫他停止禅修回家去。蒂帕玛听到了这个消息,就叫基帕帕诺跟她一起修行。基帕帕诺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For a whole month, I practiced at her house. She advised me, “You will overcome this difficulty. If everything is noted, all your emotional difficulties will disappear. When you feel happy, don’t get involved with the happiness. And when you feel sad, don’t get involved with it. Whatever comes, don’t worry. Just be aware of it.”

我整个月的时间都在她们家跟她一起修行。她教导我:“你可以克服这个难关的。如果你观照每一件事情,情感上的障碍就会消失。当你感到快乐时,不要陷入这个快乐当中;感到悲伤时,也不要陷入其中。不论内心生起什么样的情绪,都不要忧虑,只要觉察它就好。”

On a later retreat, when I felt the craziness come, I remembered her words. I had so much difficulty with the emotions that I wanted to leave the retreat, but I remembered her faith in me, and her saying, “Your practice is good. Just note everything, and you will overcome the difficulty.” With this knowledge of her confidence in me, my concentration got deeper.

在后来的这次静坐中,当我感觉到那股疯狂的感觉又逐渐生起时,便想起她所说的话。我在情绪处理上有许多障碍,而且打算放弃这次的静坐,但是我想起了她对我的信心,以及她所说的:“你的修行非常好,只要观照每件事情,就会克服这个障碍。”由于知道她对我有信心,我的专注力也就更加深了。

Soon I came to see that all emotion was from thinking, nothing more. I found that once I knew how to observe the thoughts that led to the emotions, I could overcome them. And then I came to see that all thoughts were from the past or the future, so I started to live only in the present, and I developed more and more mindfulness…I had no thoughts for a period of time, just mindfulness, and then all my emotional difficulties passed away. Just like that! And then I had an experience. I wasn’t sure what it was. It was only a moment, and there wasn’t anyone to confirm it at the time. My emotional problems have never returned.

我很快就明白,所有的情绪其实都来自于思考,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我发现一旦自己明白如何观察那些会导致情绪产生的思惟,我就能克服它们。然后我才明白,所有的思惟其实都来自于过去或者未来,所以我就开始活在当下,然后内心生起愈来愈多的正念……有一段时间,我的内心没有任何的念头,只有正念生起,然后我所有的情绪障碍都消失了。就是这么简单!接着,我有一种特殊的体验,我并不确定那是什么,它只停留了一瞬间,在当时我没有办法向任何一个人求证这个经验。总之,我的情绪困扰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Later, in 1984, when I saw Dipa Ma in America, she took me aside and asked about my meditation. When I told her, she told me that I had completed the first stage [of enlightenment]. She told me like a mother would tell a child.

Venerable Khippa-Panno

不久之后,1984年,当我在美国看见蒂帕玛的时候,她把我拉到一边,问我修行的状况。我告诉她那时候发生的现象,她说我已经完成了初阶的开悟。她对我说话时的态度,犹如母亲般温和。

基帕帕诺禅师

An excerpt from “Dipa Ma-The Life and Legacy of a Buddhist Master”

——摘自《佛陀的女儿蒂帕玛

——南传佛教大修行人的传奇心灵》

我就这样克服了我的恐慌症

我想坦白告诉大家一件事。打从童年开始,恐惧感和焦虑感就不断困扰着我。每当身处陌生人群之中,我就会心跳加速,冷汗直流。这种状况发生在一位转世喇嘛身上似乎很奇怪,因为转世者累世以来不是已经累积了许多善根(Gewa)(藏文,形容能赐予力量或增强力量的事物,常译为“善”)善行吗?当时我所经历的不安根本毫无理由可言。我住在一个美丽的山谷,身边围绕的都是亲爱的家人、男女出家众,还有那些致力学习如何唤醒内在平静与喜乐的人。然而,焦虑感却与我形影不离。

大约6岁时,我这种状况才开始有所缓解。在孩童好奇心的促使下,我开始爬上村落附近的山巅,探索历代佛法修行者终生禅修的各个山洞。有时我会爬进山洞假装自己在禅修,可想而知,当时我对禅修根本就一窍不通,我只是坐在那儿,心里不断持诵“唵嘛呢叭咪吽”——这是几乎所有西藏人,无论佛教徒与否,都耳熟能详的密咒。有时我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心里不断默念这个密咒,虽然我并不了解自己在做什么。但即使如此,我还是开始感受到一股平静感悄悄潜入心中。

往后三年,我就经常在山洞中静坐,试图搞清楚到底该如何禅修。但是,焦虑感仍然持续增强,到最后演变成可能是西方医学所说的恐慌症。有一阵子,祖父会随意地给我一些简单的教导。祖父是一位伟大的禅师,但不愿公开自己的成就。后来我终于鼓起勇气,请母亲代我向父亲祖古·乌金仁波切请求,让我正式跟随他学习。父亲答应了,于是在接下来三年之中,他教导我各种不同的禅修方法。

一开始我其实并不十分明白,我努力试着依照父亲所教导的方法安住自心,但我的心就是无法安住。事实上,在正式修学的最初那几年,我发现自己的心竟然比以往更加散乱。让我心烦意乱的事情真的是不计其数:身体的不适、背景的声响,以及和他人的冲突等。多年之后我才逐渐明了,当时的我其实并没有退步,而是变得更具觉知,更能察觉到念头与感官知觉之流相续不断地来去,这是我过去不曾认出的。看到其他人也经历同样的过程时,我终于了解,这是初学者以禅修方法审察自心时大多会有的经验。

虽然我开始有一些短暂的平静体验,但恐惧和忧虑却依然如鬼魅般纠缠着我,尤其是在那段期间,我每隔几个月就会被送到印度的智慧林,和一群陌生同学一起跟随新老师学习,然后再被送回尼泊尔,继续向父亲学习。智慧林是第十二世泰锡度仁波切的主座,而泰锡度仁波切是藏传佛教当代最伟大的大师之一,也是对我影响最深的老师之一,他深广的智慧和无比的恩德引导了我成长,我实在无以回报。我就这样在印度和尼泊尔之间来来去去将近三年时间,接受父亲和智慧林老师们的正式指导。

…………

闭关第一年是我生命中最凄惨的一年,所有我曾经历过的焦虑症状,如身体紧绷、喉头紧缩、眩晕,以及团体共修时特别强烈的阵阵恐慌感,全面袭来。按照西方的说法,我得了精神崩溃症(a nervous breakdown)。

我现在会说,我当时所经历的,其实应该叫做“精神突破”(nervous breakthrough)。在闭关期间,因完全不受日常生活干扰,我发现自己处于一种必须直接面对自心的状况。当时,我的心可不是日复一日乐于我所见到的美景,随着每个星期过去,我所见到的心与情绪景像似乎变得愈来愈恐怖。闭关第一年接近尾声时,我终于觉悟到,我必须做一个抉择:在接下来的两年当中,我是要继续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还是真正接受父亲及其他老师所教导的真理——不论我所经历的问题是什么,那都只是根植于我自己心中的想法和感知的习性。

我决定遵循他们的教导。连续三天,我待在自己的房间里,运用本书稍后会叙述的许多技巧禅修。逐渐地,我开始认识到困扰我多年的那些念头和情绪,其实是脆弱且刹那即逝的,也认识到执着于小问题会如何把小问题变成大问题。只是这样静静地坐着,观察念头和情绪如何迅速且经常不按逻辑地来来去去。我开始“直接”认识到,念头和情绪并不像表相上看起来那样具体或真实。一旦我不再相信它们告诉我的故事之后,我开始见到背后的“作者”——无垠广阔、无限开放的觉性,也就是心的本性。

试图以言语捕捉自心本性的直接体验,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我们顶多可以说,这种体验无比平静,经过重复体验而逐渐稳固之后,几乎就不可动摇了。这是透过一切生理、情绪和心理状态而散发出来的一种绝对安好的体验,甚至连一般可能视之为不愉悦的状态也都如此。这种安好的感觉不受内外经验的变化影响,是了解佛教徒所说的“快乐”的最明确方式之一。我很幸运,能在独处的那三天之中瞥见了它。

三天之后,我走出自己的房间,重新加入团体共修。继续专心禅修两个星期之后,我总算克服了自幼如影随形的焦虑感,并且透过直接体验,领悟了上师所教导的真理。从此以后,我的恐慌症再也没有发作过。而此次体验所产生的平静、自信和安好的感觉,即使在一般认为压力很大的情况下,也不曾动摇过。我所经历的这种转化并不是我个人的功劳,我只是努力地直接运用前人传下来的真理而已。

——摘自《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未完待续

禅修是如何治愈心理疾病的?|智广阿阇梨“快乐禅”开示(连载三)

禅修是如何治愈心理疾病的?|智广阿阇梨“快乐禅”开示(连载三)

2020.09.29

禅修是如何治愈心理疾病的?|智广阿阇梨“快乐禅”开示(连载三)

通过禅修,你的心就可以获得自在。心自在了,你的人生就会不一样。

智广阿阇梨开示

快乐禅

系列连载·三

修行的人,首先要了解戒律。因为所有禅修的方法都可以归纳在“戒、定、慧”三个字里面。戒,就是取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们首先要有因果正见,要知道所有的行为都是会有后果的,要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知道了以后,我们在守持戒律的前提下要去禅修,首先是练习寂止,这就是“定”。

定,是能够帮助你获得心的自在的一种方法。凡夫的心是不自在的,是无法控制自己的。你的情绪是无法控制的,你的念头也是无法控制的,你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无法控制的,但是你通过禅修,通过禅定的训练,慢慢地你的心就会得到自在,就像野马经过训练就会变成一匹非常好的良马,你让它跑就跑,你让它停就停。

禅修好的人不管修什么都能够很清晰地让心专注在这个所缘上面。想要专注鼻尖,就能够专注鼻尖;想要专注脐下,就能够专注脐下;想要修数息,就能够清晰地数息;想要听声音,就可以专注于听声音。所有的禅修都是非常自在的。不管你禅修的所缘是什么,你都可以很清晰地专注在这个所缘上,包括想要“什么都不想”——无所缘的寂止,你的心就可以什么都不想。

真正修行好的人,他的心是很自在的,就像良马一样,是完全可以随心所欲的。它和你配合得非常好,让它停就停,让它跑就跑。禅修就是让我们的心获得自在的方法。如果没有受过训练,你的心是无法自在的,你让它专注,它专注不了,它东跑西跑、心猿意马;但是通过禅修,通过禅定的训练,你的心就可以获得自在。心获得自在了,你的人生就会不一样了。

人为什么会有烦恼,比如焦虑症或者是抑郁症?是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无法让自己的心保持觉知。其实当焦虑或者抑郁发作的时候,如果你有觉知,不被感受所带走,应该是会缓解或者消除这种症状的。

我从小有一种社交恐惧症,非常恐惧跟任何人交往,这种感觉是无法控制的,跟任何人接触都会有恐惧感,都会莫名其妙地紧张、恐惧、焦虑,跟人交往的时候马上就想退回去,把自己关到房间里面。当时就是这样的感觉,我觉得这肯定是一种病,无法控制,即使我告诉自己:“啊,没关系,我要有勇气,我要冲出去!”那也是没有用的。

后来我通过修行,得到了彻底的改变,可以说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没有这个问题了。我想,焦虑症和抑郁症等心理疾病可能也是一样,疾病发作的时候也是无法控制自己的,但我觉得修行一定可以改变焦虑和抑郁的问题。

从本质上讲,焦虑症、抑郁症等疾病其实是一种业力的结果。你为什么会有这种痛苦的感受?当然是因为以前的业力,这是远的因;那么近的因是你没有觉知,你没有把觉知和感受分开来。当你焦虑的时候,你就是焦虑,焦虑就是你,所以你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决了。

我小时候修行佛法主要是持大悲咒。持咒是一种密宗的禅修方法,《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中记载了持诵大悲咒的禅修要诀:“观世音菩萨言。大慈悲心是。平等心是。无为心是。无染着心是。空观心是。恭敬心是。卑下心是。无杂乱心无见取心是。无上菩提心是。当知如是等心。即是陀罗尼相貌。汝当依此而修行之。”根据此经典记载,持咒肯定可以消除业力,业力消除了,恐惧症这个问题自然就不存在了。当然后来我也修持了很多其他的禅修方法,我觉得禅修是对治焦虑、抑郁等问题的好方法。所以我建议大家最好要把其他的禅修方法和持咒的禅修法结合起来,这两者结合起来,效果会更好一点。

当我们心情不好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静下心来,好好地保持觉知,然后看着这种感受。看着这种感受非常重要,你一定要把觉知跟感受分开来。不管我们有什么感受,其实快乐的时候,你要这样去练习;痛苦的时候,也要这样去练习。你放松下来好好地看着这种感受,看着它产生,看着它消失。而且,你如果真的经常训练的话,你会发现这种感受其实一直是在变化的,它不可能不变化,因为感受是一种无常的东西,它会生起也会消失。

大家可以去练习,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你要好好地放松下来,好好地去观察自己的感受。当然开始的时候,你会觉知到好像有个难受的感受在,会有的;然后你继续放松,继续看,感受会慢慢消失的。

你不断地去练习,你的觉知力会越来越强大,然后你就会越来越熟悉这样的一种方法。慢慢地,当你产生情绪、产生念头、产生感受的时候,你就不会被它所带走,你就会看到“苦、空、无常、无我”的真相,这其实就是一种解脱。

附录两则现代案例:

禅修治好了情绪困扰

Despite severe emotional difficulties, a Vietnamese monk, Venerable Khippa-Panno, was able to attain insight with Dipa Ma’s encouragement. In 1969, he had gone on a retreat during which, for five days, he was unable to stop laughing and crying. His teacher, deciding Khippa-Panno had gone mad, told him to stop the retreat and return home. When Dipa Ma heard this, she invited Khippa-Panno to practice with her.

有一位越南的基帕帕诺禅师,他虽然有很严重的情绪障碍,但是在蒂帕玛的鼓励下,还是获得了洞见。在1969年,他参加了一次为期五天的禅修营,在这几天里,他无法克制地大哭大笑,他的老师认为他已经疯了,就叫他停止禅修回家去。蒂帕玛听到了这个消息,就叫基帕帕诺跟她一起修行。基帕帕诺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For a whole month, I practiced at her house. She advised me, “You will overcome this difficulty. If everything is noted, all your emotional difficulties will disappear. When you feel happy, don’t get involved with the happiness. And when you feel sad, don’t get involved with it. Whatever comes, don’t worry. Just be aware of it.”

我整个月的时间都在她们家跟她一起修行。她教导我:“你可以克服这个难关的。如果你观照每一件事情,情感上的障碍就会消失。当你感到快乐时,不要陷入这个快乐当中;感到悲伤时,也不要陷入其中。不论内心生起什么样的情绪,都不要忧虑,只要觉察它就好。”

On a later retreat, when I felt the craziness come, I remembered her words. I had so much difficulty with the emotions that I wanted to leave the retreat, but I remembered her faith in me, and her saying, “Your practice is good. Just note everything, and you will overcome the difficulty.” With this knowledge of her confidence in me, my concentration got deeper.

在后来的这次静坐中,当我感觉到那股疯狂的感觉又逐渐生起时,便想起她所说的话。我在情绪处理上有许多障碍,而且打算放弃这次的静坐,但是我想起了她对我的信心,以及她所说的:“你的修行非常好,只要观照每件事情,就会克服这个障碍。”由于知道她对我有信心,我的专注力也就更加深了。

Soon I came to see that all emotion was from thinking, nothing more. I found that once I knew how to observe the thoughts that led to the emotions, I could overcome them. And then I came to see that all thoughts were from the past or the future, so I started to live only in the present, and I developed more and more mindfulness…I had no thoughts for a period of time, just mindfulness, and then all my emotional difficulties passed away. Just like that! And then I had an experience. I wasn’t sure what it was. It was only a moment, and there wasn’t anyone to confirm it at the time. My emotional problems have never returned.

我很快就明白,所有的情绪其实都来自于思考,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我发现一旦自己明白如何观察那些会导致情绪产生的思惟,我就能克服它们。然后我才明白,所有的思惟其实都来自于过去或者未来,所以我就开始活在当下,然后内心生起愈来愈多的正念……有一段时间,我的内心没有任何的念头,只有正念生起,然后我所有的情绪障碍都消失了。就是这么简单!接着,我有一种特殊的体验,我并不确定那是什么,它只停留了一瞬间,在当时我没有办法向任何一个人求证这个经验。总之,我的情绪困扰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Later, in 1984, when I saw Dipa Ma in America, she took me aside and asked about my meditation. When I told her, she told me that I had completed the first stage [of enlightenment]. She told me like a mother would tell a child.

Venerable Khippa-Panno

不久之后,1984年,当我在美国看见蒂帕玛的时候,她把我拉到一边,问我修行的状况。我告诉她那时候发生的现象,她说我已经完成了初阶的开悟。她对我说话时的态度,犹如母亲般温和。

基帕帕诺禅师

An excerpt from “Dipa Ma-The Life and Legacy of a Buddhist Master”

——摘自《佛陀的女儿蒂帕玛

——南传佛教大修行人的传奇心灵》

我就这样克服了我的恐慌症

我想坦白告诉大家一件事。打从童年开始,恐惧感和焦虑感就不断困扰着我。每当身处陌生人群之中,我就会心跳加速,冷汗直流。这种状况发生在一位转世喇嘛身上似乎很奇怪,因为转世者累世以来不是已经累积了许多善根(Gewa)(藏文,形容能赐予力量或增强力量的事物,常译为“善”)善行吗?当时我所经历的不安根本毫无理由可言。我住在一个美丽的山谷,身边围绕的都是亲爱的家人、男女出家众,还有那些致力学习如何唤醒内在平静与喜乐的人。然而,焦虑感却与我形影不离。

大约6岁时,我这种状况才开始有所缓解。在孩童好奇心的促使下,我开始爬上村落附近的山巅,探索历代佛法修行者终生禅修的各个山洞。有时我会爬进山洞假装自己在禅修,可想而知,当时我对禅修根本就一窍不通,我只是坐在那儿,心里不断持诵“唵嘛呢叭咪吽”——这是几乎所有西藏人,无论佛教徒与否,都耳熟能详的密咒。有时我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心里不断默念这个密咒,虽然我并不了解自己在做什么。但即使如此,我还是开始感受到一股平静感悄悄潜入心中。

往后三年,我就经常在山洞中静坐,试图搞清楚到底该如何禅修。但是,焦虑感仍然持续增强,到最后演变成可能是西方医学所说的恐慌症。有一阵子,祖父会随意地给我一些简单的教导。祖父是一位伟大的禅师,但不愿公开自己的成就。后来我终于鼓起勇气,请母亲代我向父亲祖古·乌金仁波切请求,让我正式跟随他学习。父亲答应了,于是在接下来三年之中,他教导我各种不同的禅修方法。

一开始我其实并不十分明白,我努力试着依照父亲所教导的方法安住自心,但我的心就是无法安住。事实上,在正式修学的最初那几年,我发现自己的心竟然比以往更加散乱。让我心烦意乱的事情真的是不计其数:身体的不适、背景的声响,以及和他人的冲突等。多年之后我才逐渐明了,当时的我其实并没有退步,而是变得更具觉知,更能察觉到念头与感官知觉之流相续不断地来去,这是我过去不曾认出的。看到其他人也经历同样的过程时,我终于了解,这是初学者以禅修方法审察自心时大多会有的经验。

虽然我开始有一些短暂的平静体验,但恐惧和忧虑却依然如鬼魅般纠缠着我,尤其是在那段期间,我每隔几个月就会被送到印度的智慧林,和一群陌生同学一起跟随新老师学习,然后再被送回尼泊尔,继续向父亲学习。智慧林是第十二世泰锡度仁波切的主座,而泰锡度仁波切是藏传佛教当代最伟大的大师之一,也是对我影响最深的老师之一,他深广的智慧和无比的恩德引导了我成长,我实在无以回报。我就这样在印度和尼泊尔之间来来去去将近三年时间,接受父亲和智慧林老师们的正式指导。

…………

闭关第一年是我生命中最凄惨的一年,所有我曾经历过的焦虑症状,如身体紧绷、喉头紧缩、眩晕,以及团体共修时特别强烈的阵阵恐慌感,全面袭来。按照西方的说法,我得了精神崩溃症(a nervous breakdown)。

我现在会说,我当时所经历的,其实应该叫做“精神突破”(nervous breakthrough)。在闭关期间,因完全不受日常生活干扰,我发现自己处于一种必须直接面对自心的状况。当时,我的心可不是日复一日乐于我所见到的美景,随着每个星期过去,我所见到的心与情绪景像似乎变得愈来愈恐怖。闭关第一年接近尾声时,我终于觉悟到,我必须做一个抉择:在接下来的两年当中,我是要继续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还是真正接受父亲及其他老师所教导的真理——不论我所经历的问题是什么,那都只是根植于我自己心中的想法和感知的习性。

我决定遵循他们的教导。连续三天,我待在自己的房间里,运用本书稍后会叙述的许多技巧禅修。逐渐地,我开始认识到困扰我多年的那些念头和情绪,其实是脆弱且刹那即逝的,也认识到执着于小问题会如何把小问题变成大问题。只是这样静静地坐着,观察念头和情绪如何迅速且经常不按逻辑地来来去去。我开始“直接”认识到,念头和情绪并不像表相上看起来那样具体或真实。一旦我不再相信它们告诉我的故事之后,我开始见到背后的“作者”——无垠广阔、无限开放的觉性,也就是心的本性。

试图以言语捕捉自心本性的直接体验,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我们顶多可以说,这种体验无比平静,经过重复体验而逐渐稳固之后,几乎就不可动摇了。这是透过一切生理、情绪和心理状态而散发出来的一种绝对安好的体验,甚至连一般可能视之为不愉悦的状态也都如此。这种安好的感觉不受内外经验的变化影响,是了解佛教徒所说的“快乐”的最明确方式之一。我很幸运,能在独处的那三天之中瞥见了它。

三天之后,我走出自己的房间,重新加入团体共修。继续专心禅修两个星期之后,我总算克服了自幼如影随形的焦虑感,并且透过直接体验,领悟了上师所教导的真理。从此以后,我的恐慌症再也没有发作过。而此次体验所产生的平静、自信和安好的感觉,即使在一般认为压力很大的情况下,也不曾动摇过。我所经历的这种转化并不是我个人的功劳,我只是努力地直接运用前人传下来的真理而已。

——摘自《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未完待续